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61

符晴 | 2021-06-16 20:00:02 | 巴幣 706 | 人氣 201






或回到上一回




61

【午夜夢迴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這場戰鬥就這麼措手不及地在街上展開了。
 
  其他行人被突然召喚出來的魁儡給嚇著,倉皇地快步四散,在不引起更大的風波前,我跟鷹眼講上兩句話,便有志一同地決定速戰速決。
 
  使用增益法術之後,我就先退到後衛,讓鷹眼先在前方獨自應對著三個魁儡,而自己負責去注意魔法師的動作,猜測這些魁儡的等級並不是太高,就算劈砍凌亂且錯落地斬下,他都能輕易閃過。
 
  那個魔法師目前似乎並沒有打算加入戰鬥,召喚出來的魁儡也都是以攻擊鷹眼為主,大概是想搶了東西就跑。
 
  如果要解決這些魁儡,除了直接打壞之外,就是攻擊魔法師讓其無法施法控制魁儡,剛剛在施法時我也有特意提醒過鷹眼這一點。
 
  就在三具魁儡再次一同朝鷹眼的位置砍下去的時候,他從被捲起的煙霧後毫髮無傷地翻了出來,移動到我的前方,用我能聽到的聲音指示。
 
  「昕里,等等我衝過去的時候,限制住那幾個魁儡的行動。」
 
  理解意思後才略微點了點頭,鷹眼就蹬腳衝了出去,我只得在腳下先展開出藍色的魔法陣。
 
  如同化為了一道閃光,鷹眼在一瞬間內從魁儡的前方來到了後背,其中對胸部各給予了一次傷害,同時雪花出現在三具魁儡的腳部,再次閃光後將三具魁儡的腳下都凍結,它們被衝擊的後座力又因為無法動彈而硬直。
 
  此時取低姿態的鷹眼並沒有起身,而是順著身形往上翻了一整圈,舉攏在他身旁的水之力跟著迴圈時就像是一條鯊魚踢起了魁儡們和腳下的冰塊,而趁著對方滯空時鷹眼再度向下前方突刺,那股力量就像是海浪般由上而下地捲襲這些魁儡,將其通通擊毀在地。
 
  做完了一套連技,鷹眼卻還沒有停下,而是側身又利用了方才如閃光般的衝刺直接衝向了魔法師。
 
  面對鷹眼的直奔而來,魔法師卻紋風不動,我正懷疑她是逃不走還是有什麼打算時,前者的拳頭就在要碰到後者時先被一道隱形的牆壁給彈了回去,承受反作用力的鷹眼摩擦著腳底後退,在路上造出了兩條煙霧。
 
  是屏障魔法……果然針對戰鬥先對自己設下了保護系的魔法。
 
  「真是的,兩個人有這麼難對付嗎?」
 
  魔法師不悅地舉起杖,魁儡底下再度出現魔法陣,將鷹眼造成的傷害全都恢復,它們重新站了起來,而她現在似乎也打算加入戰鬥,對著才剛落地的鷹眼打出了幾個白色的魔力彈。
 
  眼見鷹眼又再次得閃避魁儡的攻擊,我連忙朝著那幾個魔力彈擊出數量更多的火球,兩者碰撞在半空中產生了小型爆炸,眼見產生的煙塵裡沒有其他東西飛過來,應該是勉強擋了下來。
 
  呼嘯的風在耳邊喧囂,我移開護住眼部的手,猜想對方是不會善罷甘休,我察覺原本就已經在認真應戰的鷹眼似乎也打算拿出真實力來結束這場戰鬥,動作更加迅速,手裡藍色的水精靈之力變得可視。
 
  為了配合他,我這次想辦法叫出了多個石柱穿插在魁儡的腳部之間,藉此來加固禁錮的力度,並主動對那個魔法師再一次使用火球攻擊,好讓她無法支援自己的魁儡行動。
 
  就在魔力彈跟火球第二次碰撞的時候,鷹眼已經用我無法辨識的速度來到了半空,逆著光在手中拿著鎖鏈連接一個白底燙金及鑲著藍寶石的船錨如多道落雷般砸向魁儡,掀起地表的磚頭引發震動,我猜那是他的力量凝聚成的武器。
 
  被直擊的魁儡們不像剛剛只是被打壞,而是真的四分五裂,應該無法馬上再生,那現在就只剩打破魔法師的屏障來打倒她了。
 
  不過,也許是目睹了鷹眼精湛的戰鬥能力,看向自己已經毀壞的魁儡們,鷹眼才剛看向她,那個魔法師就面露難色,想必是知道靠自己絕對沒辦法一挑二,不自覺後退了幾步,只得羞愧地大叫。
 
  「我、我一定會再過來的!」
 
  講完後,那個魔法師就提著裙擺落荒而逃,走前還不忘把自己的魁儡都帶走,我沒先去拿東西,而是先上前去詢問鷹眼,順便察看他的狀況,應該是沒什麼大礙。
 
  「鷹眼,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因為我們的武器。」
 
  鷹眼稍微提起手,露出上頭穿戴的指虎,看起來是一種特殊的武器,閃爍的冷光微露,十分鋒利,可那個魔法師的執著證明了應該不只是外觀的問題。
 
  「騎士團長的武器上都會賦予女皇跟神獸的祝福,大概那個魔法師是注意到這股力量了。」
 
  原來是這樣……這還是我第一次聽說,畢竟自己一直以來只需要用手就能夠施法,不知道大概也是正常的。
 
  聽到這裡,比起開口,我倒是先意會到了什麼而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
 
  「那這裡魔法師這麼多,除了我之外,大家都有可能遇到這種事。」
 
  我一邊講一邊提起戰鬥前放在一旁的補給品,既然知道其他人也有可能發生相同的事情,那就事不宜遲得馬上知會彼此。
 
  不過在急著去找人前,路上還是得順手把該做的事情做好才是。
 
  「趕快收集情報,晚點回去跟大家講一下吧。」
 
  於是我們加緊腳步,趕快收集了一下一層人民對黑市的資訊後才回到奧茲師傅家,不過很可惜的是由於一層的人民基本上都不是魔法師,因此對黑市的實際內容除了流傳的做實驗,再者都一概不通。
 
  但有個可疑的共通點是,在人民聽見黑市兩字時,臉色就會立刻沉悶下來,有些老人甚至還把我們認為是想進黑市研究的魔法師給罵了一頓,勸戒我們沒事不要去那裡。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問了人民也隻字不提,實在很難判斷是如何,而且在每個話題的尾端,幾乎每個人都會勸導晚上不要一個人單獨在梅爾席特的路上走動,講話嚴聲厲色,讓我不免有些發毛。
 
  而一層的人民數量也不少,兜兜轉轉時已經天色漸暮,就開始有人會推託我們的詢問,只想著趕快結束談話然後回家,好像後面有什麼東西在追趕人群一樣。
 
  最後,我們就只能先拿著手頭上僅存的幾個資訊向大家呈報。
 
  「沒想到就連我們也有可能被當成魔法師的目標……」
 
  米哈逸一臉難以置信,雖然他自己和其他人都沒遇到這件事,不過他手頭上的情報量跟我和鷹眼差不多,看來只能把希望放在奧茲身上了。
 
  而奧茲倒是誰也沒看,手抵著下巴,像是自身也不太想承認這件事。
 
  「而且跟我想的很不一樣,除了些微還在學習而沒辦法進黑市,或者不喜歡實驗的魔法師之外,幾乎所有魔法師都往黑市裡跑了。」
 
  簡而言之,就連奧茲也收集不到什麼資訊,今天一天可以說是白做工還打了一場無意義的架。
 
  「那看來,真的只能進黑市裡一趟了。」
 
  奧茲看向谷松,話語裡面帶著對他早前的下策尋求同意的成分。
 
  谷松沉默了一下,眉頭深鎖,看著我們先一個個同意一起進入黑市,才像是想到了什麼而放緩表情開口。
 
  「等一下。」
 
  簡單的三個字卻彷彿帶著某種吸引力,大家都不自覺把頭湊的更近,看著他的左手指著我們游移了一圈。
 
  「妳跟妳的朋友這樣走進去,人數一次太多難免會引起懷疑。」
 
  谷松看向鷹眼跟米哈逸,自顧自地就把他們兩個用手指在空中劃在一起。
 
  「我會提供另外一條路讓你們兩個進去調查,至於奧茲……」
 
  順了順後腦的銀髮,他嘴帶嘶音地長吐出一口氣,似乎還在為可能發生的事情做各種假設跟如何應對的處置,而最後提出了一個較有可能的。
 
  「入口的守門員應該會問妳為什麼會去那裡,妳就報上我的名號說來看看就行了。」
 
  「這樣真的可以嗎?」
 
  奧茲牢牢地看著谷松,又問了一次,畢竟搞錯可會引發無法挽回的後果,不過後者只是輕輕扯了嘴角。
 
  「放心,我本來就不管這種東西,這次要管只是因為讓這群人繼續玩下去,總有一天會害到我們自己而已。」
 
  「好的……」
 
  確認好奧茲這邊的事情後,米哈逸跟鷹眼的事情會等到明天兩人回到這裡時再細講,谷松坐起身子,環望了我們一眼。
 
  「好了,所有人把武器交出來,我來施展一點混淆魔法師感覺的障眼法。」
 
  為了預防舊事重演,大家都沒什麼意見地先把自己的武器堆置在桌上,他將手移到上頭打了個響指後就收手不動,須臾之間的過程沒一個人反應過來,還是鷹眼先後知後覺地開口。
 
  「這樣就好了嗎?」
 
  「嗯,我把附在上面的力量先隱藏了,不然一交手,要是被認出是皇家騎士團的人會很麻煩的。」
 
  準備好一切事項之後,我們一行人回到一層旅館借住,推測隔天的行動在如此籌畫下應該不會太過容易,因此大家也早早休憩,準備養足精神,可我中途還是睡到一半後走出了旅館吹風。
 
  這是平常一天的夜晚,和其他時候並沒有什麼差別。
 
  但或許是習慣了耶雷弗炎熱的天氣,亦或是城裡流淌的異樣氣氛,今天暫住在這裡,很冷。
 
  我坐在旅館門口的長椅上,夜半的街道上早已沒有行人的蹤影,幾乎無星的夜晚裡,只剩遠處的街燈渺渺。
 
  城裡人民說的話多少還是有放在心上,因此出門時有開啟感知,沒過多久就察覺到有人,我看向來源,陰影晃動了一下,如墨一般的身影從黑暗中走出,緩緩來到了我的面前。
 
  我還想說誰會這麼大搖大擺地走出來……看來連這個人也差不多,明明就已經說過了還總是不放棄……
 
  「你還真是窮追猛打啊。」
 
  面對我隨口一說,伊卡勒特連眼珠都沒有轉動一下,目光淡漠地看著我。
 
  雖然很想就這麼起身離開,不過我之前都已經說得這麼絕了,怎麼說也要堅持一下,搞不好他度過這一次就會放棄了吧?
 
  於是我別開眼神,假裝沒有看見他,繼續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
 
  「……抱歉。」
 
  忽然,不再冰冷的話語像霧氣般被風吹進了漆黑的夜中,彷彿也稍稍吹進了自己的心房,讓表情一時間轉變。
 
  明明表面上只是個道歉,卻讓自己震驚地說不出話來。
 
  在被寫好劇本的結局裡,沒有想過中途有人會說出這種話。
 
  天空厚重的烏雲也映襯著裂開一道縫,如同被開啟的某扇門,冰冷的月光灑在寂靜的這一方。
 
  「為什麼要道歉?」
 
  「我應該要顧慮你的感受的。」
 
  我莫名地被這句話噎住,所有的話語消失在空氣裡,彷彿連同那些後悔、絕望、憎恨全都被這句話給停留在了這一刻。
 
  明明我有大好的機會可以為自己出聲,卻絲毫無法反抗,也許是我始終無法將兩個人給完全抽離。
 
  「……那就算了。」
 
  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我只覺得很是煩悶,或許只是因為不知道說什麼,我才懶得去追究吧。
 
  然而就在此刻,腦海中卻一層層畫面閃過,我像是被什麼擊中了心靈。
 
  以前……也是這樣的。
 
  當我來到聖因特城時第一次因為身分被欺負,氣得坐在某個長椅上發呆而忘記了時間,等到後來夜已經深,在一旁也傳來了這句話。
 
  「……抱歉。」
 
  我順著聲音的來源看去,只見辰熙一臉愧疚地站在那裡。
 
  「為什麼要道歉?」
 
  「我應該要顧慮你的感受的。」
 
  他走了過來,自然地坐在我身旁,一邊拍拍我的頭,雖然眉頭還蹙著,一邊自責卻在後來用上我最喜歡的那個笑容安慰著我,好氣又好笑,到頭來都讓人忘了到底在發什麼怒。
 
  「作為補償,以後發生了什麼事可以告訴我。」
 
  耳邊似乎還能瞧見他說這句話的表情,時隔已久的時光在眼前再度重演,我彷彿從一場輪迴夢中清醒過來,面前變回已經神不知鬼不覺靠過來的伊卡勒特,所有語句跟動作只差在他沒有真的坐下來。
 
  看著他我突然一怔,嘴邊竟在方才因為回憶而感慨地揚起,回神過來後我馬上變回了原本的面無表情,然後迅速溜進了旅館裡回房。
 
  安靜地躺上床鋪,我摸著左胸,心中似乎有什麼被壓抑的感覺在默默做聲。
 
  因為我還不知道他心裡究竟在打什麼算盤——
 
  所以只能去祈禱,別再出現這樣的情況來玩弄我了吧。
 
  沉寂的夜裡,城市的齒輪還在繼續轉動,沒有人注意到,夜色中還有微亮的亮光在閃爍。
 
 
 
 
 
 
  水晶垂鑽吊燈灑落著光在漆黑的室內,優雅,卻又危險。
 
  進入黑市的我們四個似乎正要逃跑,眼前有兩個模糊的身影,一藍、一粉。
 
  但我四處都看不到出口,彷彿已經走投無路。
 
  不知道為什麼,我敏銳地察覺到一絲異樣,抬起頭,我被伊卡勒特推了出去。
 
  同時間水晶吊燈落了下來,落在我們之間的碎片透過裂開的天花板折射出耀眼的光,彷彿是鑽石星塵在世界裡翩翩起舞,我的腳下光芒四射,燈具閃現出那顆傳送水晶的光。
 
  我正措手不及時,一顆龐大的火球朝向伊卡勒特飛去,幾乎要蓋過他的身影。
 
  即將泛白的夢境裡,我看見了他那雙帶著淡淡悲傷的雙眸,隨著白光將一切抹去。
 
  結束了夢境,這一天我睡得很早,就算夢裡看見了熾熱的火球,現實還是因為猝不及防的寒冷而甦醒,一樣的,除了不見的伊卡勒特之外的人還在休息。
 
  趁著時間還充裕,我坐在床邊回想夢中的景象,有些恍神。
 
  這次的夢境居然來得這麼快,而且又跟伊卡勒特有關……
 
  不過這是代表……有可能前面都是我自己嚇自己,這個夢境才是真正會導致他離開的夢境嗎?
 
  想起他轉身時遙遠的身影,和他在推開我時那深深的回眸,我的心底彷彿有什麼被撬開了一樣。
 
  如果這是我會經歷的事情……就算要付出代價,都得試圖去推翻這個結局才是!

  想到這裡,諭先前在耶雷弗警惕三人時帶著的想法便隨之浮現在腦海裡,他像是覺得,就算是親自經歷到事件之中,也什麼都無法改變,但從我們的角度看,現實依舊在各方面的介入下產生了變數,和這個思想便有些出入。
 
  整理不出個所以然,我只得先坐起身,在梳理自己的過程中鷹眼和米哈逸也接連醒來,很快我們就來到旅館門口和其他人集合,準備辦理今天的正事。
 
  「那我跟鷹眼先到妳師傅家一趟,後面有機會再會合吧。」
 
  我們回到二層,在通往谷松家的路口前和兩人分頭,從這裡開始由奧茲領隊,谷松家跟黑市其實距離不遠,直走後拐個彎就能看到兩幢廢棄的房屋之間有一條小路,也大概是因為這樣才能察覺到裡面的情況。
 
  「那裡就是黑市的入口了。」
 
  奧茲讓我們停在一個距離外,外頭乍看逼仄的小道裡似乎沒什麼東西,卻不斷有人流進去又出來,絕大部分都為魔法師,臉上興致勃勃透露著某種野心,造就一種奇怪的氛圍從裡頭傳出。
 
  她巡視了我們一眼,像是在作最後的心理建設,各自交換了眼神,最後四個人一起慢慢走了進去。
 
  一走到門口,一股類似魚的腥味就撲鼻而來,給人的感覺不是很好,再加上這裡的地點是位於建築物之間的間隙,導致這裡的光線昏暗,狹長的通道裡卻人聲吵雜,販賣各種奇怪商品的帳篷櫛比鱗次,各個老闆都在吆喝逛街的人群來購買自己的魔法商品或實驗體。
 
  我偷偷望了一眼那些被販賣的實驗體——殭屍魔物、史萊姆魔物……甚至有死人?
 
  而不只是我,就連伊麗娜也探到我的耳朵旁說她注意到了其他地方有標上價錢的死人實驗體,雖然人也是生物的一種……但這樣真的可以嗎?
 
  「奧茲?原來妳也會來這裡啊?」
 
  心裡還在搖擺不定地張望,其中一道尖細的聲音格外明顯,我跟伊麗娜看了過去,是門口的守門員湊到了奧茲的面前,穿著小開的藍背心跟白襯衫西裝套,水兵帽下從髮際線分開的瀏海看似專業,卻長了一股如老鼠般尖嘴猴腮的臉,就連體型看起來都比我消瘦些許。
 
  「屬老闆……」
 
  奧茲喃喃地唸出眼前男人的稱呼,看起來似乎認識的樣子,而後者雙手交扣,似要阿諛奉承地走近。
 
  「這都多久沒見了,妳難道也是因為好奇回來看看的嗎?」
 
  「呃、嗯,師傅說有時間回來的話還是來這裡看一下會比較好……」
 
  奧茲將提早準備好的說詞用上,而屬老闆則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用手掌拍了拍自己的腦門。
 
  「原來是谷松師傅啊!難怪難怪。」
 
  也是從這時,他才把視線從奧茲移到我們身上,比起我跟伊卡勒特的迅速一瞥,他視線停留在伊麗娜身上倒是特別的久,還不自覺露出了一點傻笑。
 
  「話說這些人是妳的朋友嗎?妳這個朋友還挺漂亮……」
 
  大概是感受到話裡的意圖,伊麗娜只是尷尬地笑笑,趁他不注意時移了個位置擠到我的後面,而對方多少也意識自己的話語沒造成什麼好反應,便趕緊岔開話題。
 
  「好啦,不開玩笑了,沒想到妳師傅也會叫妳來這裡看……說不定是想加入我們嗎?」
 
  聽完屬老闆說出一整串要是她的師傅能加入會帶來什麼樣的好處後,奧茲只是微笑,然後順勢照自己的想法配合來這主要的行動回答。
 
  「雖然你可能要自己問,但這也是我們來的原因,可以帶我們去看看你們的實驗場所嗎?」
 
  「當然沒問題,這次讓妳進去,可別忘了幫我說幾句好話。」
 
  屬老闆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奧茲,大概是覺得拒絕奧茲就是給谷松難堪,不想讓自己惹進無妄之災,又或者奧茲本來就是魔法師,沒理由阻攔她,總之不管是哪個都能讓計畫順利進行。
 
  在我們等接應的人來時,我跟伊麗娜問了下奧茲這邊怎麼會有死人實驗體的問題,她表示其實一直以來都會有,因為也會有人的遺體拿去給學校作解剖實驗的課程,為了滿足那些想要在人身上做實驗的魔法師,這邊會賣人的屍體也是正常的。
 
  就算條文禁止,只要有需求,這裡的人能幫忙變出來,就會有人要,這就是為什麼黑市存在的原因。
 
  面對如此事實我倆也不好回嘴什麼,雖然想說很不道德,但對這裡的人感覺又說不通,只好點點頭作結,而屬老闆又趁機插話進來。
 
  「話說,妳這次怎麼會突然回來?」
 
  「因為現在處理的事情剛好到一個段落,想說沒事就回來一趟,剛好從師傅那裡知道這邊的消息。」
 
  「那還真是辛苦妳了呢……」
 
  他的手指磨著下巴思索,接應的士兵這時剛好來到門口,我們就在那個老闆的目光下往深處走進各處崎嶇蜿蜒的小路,左彎右拐,繞得我有點頭昏腦脹後,才來到了一個相較小巷豁然開朗的室內。


 


61.End











鷹眼使用的技能:閃光、迴旋、海浪、霹靂

創作回應

carly
居然會有死人......[e21]
2021-06-16 20:25:38
符晴
黑市裡能變出的東西無遠弗屆[e21]
2021-06-17 12:50:24
東堂隼人
突然帶有黑暗系風格了[e17]
2021-06-16 20:57:05
符晴
好像真的要邁入這樣的風格了XD
另外也很感謝東堂常常來這邊留言[e7]
2021-06-17 12:50:55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