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62

符晴 | 2021-06-19 20:00:02 | 巴幣 804 | 人氣 140






或回到上一回




62

【實驗體們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四周是用水泥跟灰色磚頭搭建起來的空間,除了用好幾個桌子臨時搭建的櫃台,大廳裡甚至還用磚塊圍出了好幾個隔間,可以從無門的空隙看到裡面有人在走動。
 
  支撐天花板的支柱也不只是單單只是單純的柱子,而是一座被挖空的牢籠,鐵柵欄裡面擺放著會動的各式實驗體,不知道是因為魔力才動起來還是等等就會被處理掉的,無論是哪個都讓我一陣發毛。
 
  這裡比起黑市,各種人的討論聲又更加鼎沸,而大概是要管控這些實驗體,包的密不透風的士兵也部屬了好幾個在這裡加強緊戒,無意帶給人一種壓迫感。

  見著聲勢如此盛大,就連奧茲也忍不住咕噥起來。
 
  「這裡人也太多了吧,而且感覺還沒蓋完呢……」
 
  「沒辦法,魔法師想要趕快進行實驗,加上客戶也在等,我們也是很難做人呀……」
 
  雖然帶著我們的士兵也是看不見面容,但似乎跟著學了不少商業語句,面對她的話也是能從善如流。
 
  「所以我們現在也在增收人手,像是雇傭可以下去幫忙處理實驗體的人。」
 
  奧茲點了點頭,然後很快地問了幾個問題來了解這裡的環境。
 
  「如果這裡的實驗已經開始了,那進行到什麼程度了啊?」
 
  「我不知道,那些只有魔法師本人或老闆會知道。」
 
  「所有的實驗體都放在這裡?」
 
  「不是,這裡只有剛抓來的,有很多已經都被帶往那些挑選的魔法師那裡了。」
 
  回答完一連串大小問題之後,從回答裡我也能判斷這個士兵只知道外部的事情,面對這些魔法師實際的作為仍完全不知,就算中途有問一些旁側敲擊的問題來判定,也確認了他是真不知道。
 
  大致清楚這裡的系統後,士兵臨走前朝奧茲留下一句話,手比往某個方向。
 
  「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想再繼續參觀,妳就帶頭去跟櫃台那個戴眼鏡的女生說一下。」
 
  目送士兵離開後,我們也不再耽擱,立刻就在原地開起了小型會議。
 
  「看來我們是一定得繼續往內深入了。」
 
  伊麗娜首先贊同了奧茲提出的意見,接著看了人群一眼,建議了一點方向。
 
  「這裡看起來不會太容易迷失在人群裡,各自收集下情報吧。」
 
  於是我們四個人分開了十分鐘,在這裡的人除了魔法師、士兵、傭兵還有商店老闆,算是把基本上該有能處理現場問題的部門先給設立出來。
 
  魔法師的字句中都充斥著對實驗的狂熱和興致,士兵和傭兵們大多抱怨前者的要求太過刁鑽,或是管控實驗體很可怕,但也有些已經習慣了。

  至於來這邊擺攤賣貨的人,只是看到這裡或許有賺錢的機會才來的,並沒有什麼情報。
 
  因此,除了魔法師之外,其他人一致認為要不是這邊給任何人的價錢都很優渥,都不會留下來幫忙。
 
  看到如分水嶺的兩種反應我心裡謎團漸起,這些魔法師想要做的到底是什麼呢?
 
  而集合後交換的資訊也非常片面,大部分就跟我一樣都是相同的內容,所以我們便決定直奔櫃台,找到了那個戴眼鏡的女生,奧茲也直接說明了來意。
 
  「我們想繼續往裡面參觀,剛剛有人說是要來找妳。」
 
  「嗯,上面有交代下來,不過今天客戶剛好要來,可能很難撥的出人手……」
 
  綁著兩條橘色麻花辮的工裝少女擺出為難的表情佇著下巴思考了一下,接著像是靈光乍現般雙手鼓掌,語氣也驟然增大。
 
  「啊啊!看妳這身打扮,還是妳能幫我們一件事情嗎?」
 
  「什麼事?」
 
  「樓下的實驗場有些實驗體需要回收再利用,不過我們現在沒人有空去處理。」
 
  女孩手指指向了這個空間的盡頭,兩個士兵站在一個向下的樓梯前守著,注意到我們的目光也看了過來。
 
  「由於得和這些實驗體近距離接觸,因此我們需要一點有戰鬥能力的旅行者。」
 
  「簡單說就是打手就是了?」
 
  奧茲很快轉過頭來,用一個問句來驗證這整個說明中的重點,而那個女孩也如搗蒜般地點頭應和,露出一個禮貌的笑容。
 
  「對啊,如果妳願意跟朋友來幫忙的話,不僅能夠直接觀察研究成果,我們還會付酬金給妳唷!」
 
  聽完了整個內容,伊麗娜率先越過了奧茲出口表示需要考慮,得到了對方的同意以後,就把我們人都給拉到一旁,用不會被其他人聽到的聲音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我覺得還不錯,不是在酬金的部分,而是如果只有我們四個下去,就能夠更好的調查妳師傅想知道的事情。」
 
  而其他人當然也是這樣覺得的。
 
  考慮再三後達成了協議,大家才又邁進一步,由奧茲來接受這個提議。
 
  「好,我們可以幫忙。」
 
  女孩莞爾著點頭,遞過來一張要簽名的委託確認單,上面是任務內容跟賞金,既然要隱瞞身分,除了早就被認出的奧茲,我們三個簽上的都是假名,遞交後女孩又讓剛才才帶過我們的士兵走了過來。
 
  「帶這些人到樓下去處理實驗體吧。」
 
  走下那條長長的樓梯,陰暗的環境下,我開始能聽見有生物活動的聲音取代了上頭的人聲,最終來到一個相當寬敞的地下室裡,周遭就跟迷宮一樣區塊間上下起伏,有各種左轉右轉的路,大抵上就是要上下台階移動跟找路,會設計成這樣應該是避免實驗體在平坦的空地上打成一團。
 
  「這裡就是實驗體活動的地方,牠們會自己活動,要找一下。」
 
  抵達了目的地,士兵同樣介紹了一下這裡的環境,除了告訴我們正確的路徑,也提到這裡還設計了和前者反方向,會連到死胡同的路徑,實驗體們通常會待在那裡,接下來就是該如何回收。
 
  「能夠讓這些實驗體安靜下來就好,看是要戰鬥還是如何,妳跟妳的朋友們看著辦吧。」

  說明完,那個士兵就快手快腳地上樓,頭也沒回,偌大的空間裡頓時只剩下我們。
 
  不知道為什麼,這裡的涼意似乎過於明顯,空曠的室內迴盪著某些奇怪的異音,彷彿近在耳邊。
 
  鞋子踩在地下室冰涼的水泥地板上,或許是因為面對著自己一無所知的領域,戰戰競競得彷彿是我此刻的心跳。
 
  鼻翼下那股腥味在這裡變得更重,像是血的味道,或者只是那些……我不清楚的東西。
 
  奧茲同樣領在前頭,帶著我們從原本所處的平台上走下幾個台階,順著路右轉後就來到了一處死路,一隻形似藍鱷魚的實驗體曲著身子待在這裡掙扎,身體竟呈現半透明化,或許是一種魔法,但能辨認出神情相當痛苦。
 
  「……失去了靈魂,肉體承受太多的魔力還是會產生不穩定現象。」
 
  奧茲思索了一會,說出了平時我們不曾聽她說過的理論,如此片面的字句想當然讓人無法理解,伊麗娜便請她稍加再說明成常人能釐清的範圍。
 
  「生物死後,身體會慢慢經歷我們所說的魂飛魄散,但假如還存在著什麼沒有散去的話,便會產生類似生命般的反應。」
 
  簡單來說,大概就是這個鱷魚還沒死透就被抓過來當成實驗體,支撐身體的靈魂雖然不在了,但仍有什麼存在於其體內,才能夠做得像是活的一樣。
 
  伊麗娜接著又詢問了留下的東西像是什麼,奧茲表示可能就是執念或者意志,這種由生物自己的想法凝聚成的東西,例如她認為她是奧茲,也就是對自己存在的認知。
 
  而我也偷偷使用了聖力去感知這個實驗體的狀況,的確,這個實驗體如果沒有看到真身,只憑感知感覺就跟活著沒兩樣。
 
  雖然這可能是魔法師習以為常的實驗反應,但對我來說還是不免一陣詭異。
 
  「那有辦法讓牠安靜下來嗎?」
 
  我出聲提問,奧茲望著我輕輕微笑,不假思索地就給了一個答案。
 
  「聖力有穩定生命的作用,像這種實驗體應該也起得到用處。」
 
  說完她就讓我去試試看,不過這還是第一次對實驗體使用治療法術,我心中不免感到怪異,但還是嘗試著對這隻鱷魚使用和煦風,接受法術後的實驗體停止了掙扎的動作,神情還無法辨認是好是壞。
 
  「再等一下,治療法術的結果就會出來了。」
 
  為了觀測情況,我們就這麼在原地等待著,可能是壓不下那股忽然湧上來的五味雜陳,雖然才剛進來沒多久,但我很快就說出了自己腦袋中的感想。
 
  「老實說我覺得……這裡有點恐怖,況且等等還有可能遇到死人的實驗體……」
 
  要知道,假如這邊的實驗體本質上都是死亡的生物,卻能在我們面前像活的一樣行動,描述起來雖然抽象,但我實在不太敢細想拉到現實究竟是如何。
 
  也許是我臉上的表情顯出一種恐懼,伊麗娜望著某個角落,臉色深沉,開口時可能也在試著接受自己從未碰觸的那個部分。
 
  「就魔法師而言,這是對未知領域的追求吧。」
 
  奧茲垂下眼眸,沉默良久,嘴巴都抿成了一直線,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才在最後娓娓道出事情的始末,也就是我們無意間在不斷暗示她的解答。
 
  「追求人家無法超越的境界。」
 
  無法超越的……境界?
 
  我把漫到嘴邊的話咽了下去,打算先繼續聽奧茲說明。
 
  「這裡的魔法師跟外面的魔法師不一樣,人們每天都在競爭,嘗試著用魔法做出更多的突破,超越極限、超越任何人、達到無所不能。」
 
  她再度望向那個實驗體,不動聲色地打量著其從半透明逐漸恢復顏色的現象。
 
  「會做這些生物實驗,也是因為生死之間的範疇仍是一個魔法無法突破的存在。」
 
  聽不出這些話裡有哪些起伏,或許對奧茲來說,這就是一個在這座城市裡習以為常的事情,而剩下的我們,只是那些全無所聞的外來者。
 
  可是伊麗娜接下來問的問題,卻讓我不由自主打了個寒顫。
 
  「那如果真的被這些魔法師突破了,會怎麼樣呢?」
 
  奧茲瞳孔中的光跳動了一下,然後她昂首看向我們,我從未看見平時伶俐的她像現在一樣在語氣裡露出了一種徬徨的意味。
 
  「……我不知道。」
 
  話音剛落便落下一陣閃光,霎時裡那個實驗體恢復了原本的樣貌,身體也變回正常的顏色,奧茲上頭檢查時還活潑地動了動,應該是不會攻擊我們。
 
  「或許,也不會有人知道。」
 
  這就是她轉過身時的第一句話,聽不出任何情緒。
 
  查看這個實驗體沒有問題了之後,她就帶著我們繼續往深處走,表情變得若有所思,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或許正流淌著很多的思緒。
 
  退回原本的路口走向另外一條路,進入一條單行道後的盡頭是岔路,左邊是正確的路,代表向右邊走會來到一條死路,最後發現了一隻當初魔族召喚的惡魔在這裡面露難色。
 
  沒想到連惡魔都被抓過來當實驗體了……
 
  「這一個體內就沒什麼魔力,但是也少到足以產生無法維持機能的混亂。」
 
  奧茲用法杖敲了一下地面,下一秒她和這個惡魔的腳下都出現了相同的魔法陣,應該是打算把自己的魔力分一點點給這個惡魔來穩定狀況。
 
  接受魔力的惡魔也逐漸舒緩下來,同樣在等待的過程裡,我們除了保持緘默,也只剩下繼續討論的餘地。
 
  「我在想……」
 
  明明並沒有任何監視我們的東西,奧茲開口卻變得更加小心翼翼,如臨大敵。
 
  「這裡似乎就像是一個組織在做有關生命的實驗,而延續剛剛的話題,假如真的被哪個魔法師突破界限的話……」
 
  緩慢的語句一字一字敲擊在我的耳畔,也讓我忍不住心跳加速。
 
  只見她的面容變得異常慎重,眉頭微微蹙著,好像接下來講出的內容會對目前的情勢造成什麼無法挽回的後果一般。
 
  「有可能,這種力量會瞬間變成眾矢之的。」
 
  「因為那些人競爭的本能嗎?」
 
  伊麗娜直接提出了一個從根本衍生出的問題,而奧茲也毫不猶豫地點頭。
 
  「沒錯,而且擁有這個力量的事一流傳出去,其他國家或勢力都不會坐以待斃的。」
 
  奧茲一邊解釋,同時環望著周邊的環境,我也不由地跟著她的視線到處亂看,感覺自己似乎在那條通往真相裡的隧道裡好不容易前進了一大步。
 
  「因此準備了一切援助的黑市,非常難讓魔法師不心動。」
 
  在競爭如此激烈的環境當中,若誰提供了一個目標,魔法師們又會為此而汲汲營營。
 
  而現在這個空間,正是能讓那些人合理地發揮實驗成果的地方。

  「不管怎麼樣,我們遲早會知道真相。」
 
  聽到這裡我不禁覺得——或許這裡存在的真相,會比任何人想像中的都還要可怕。
 
  同一時間,光芒再度一閃而逝,那個惡魔也恢復了正常的相貌,看來也不會攻擊我們,因此我們就放著讓其在那邊自由活動。

  一路繼續探查,途中也解決了幾個實驗體身上的小問題。
 
  而這層的路並沒我想像中的多,很快就走到了通往再下一層的路,各自確認好沒有問題之後,我們前腳才剛踏穩下樓後的平台,眼前巨大的身影卻早在下樓前就映入眼簾。
 
  前方是一個幾乎與天花板同高的巨人,臉部類似獸類還帶著角,皮膚藍底卻有著黑色的花紋,人會長毛髮的所有地方在牠身上都被綠色的皮毛給覆蓋,右手拿著一根跟體型相差無幾的金屬狼牙棒。
 
  「怎麼又有人來了!我不是說不要過來了嗎!」
 
  這裡像是兩個樓層之間的中繼站,不大的長方形平台上只有我們跟這個實驗體,牠的後方就是再往下的樓梯,只不過這個實驗體一看見我們卻似乎相當驚恐,我心底也正在訝異對方居然會說話。
 
  怎料我們還沒想出該怎麼解決這個實驗體的問題,牠顫抖的狀態竟忽然停下,握緊武器就一邊大吼一邊張牙舞爪地衝過來。
 
  「又是人類……我絕對饒不了所有的人類!」
 
  「大家小心!」
 
  牠的狼牙棒砸碎奧茲的呼喊,落在我們四個人分頭跳開的起始點上,整個耳朵頓時都是轟隆聲響,腳下也因衝擊而搖晃,依這個情況看來,不先用武力制服這個實驗體是沒辦法處理好狀況的。
 
  穩住身形,伊卡勒特已經率先使用影子綁住了那個實驗體,後者卻頑強地抵抗著,彷彿隨時都要掙脫,此時實驗體上方的天花板卻出現一道藍綠色的魔法陣,從裡頭擊出的箭矢如暴雨般給予一波又一波傷害。
 
  為了減輕伊卡勒特的負擔,我召喚石柱禁錮住實驗體的腳部,並召喚雷電試著麻痺牠的身體,奧茲旋轉法杖,利用之前攻擊普蘭西斯的火焰漩渦將其淹沒在火海裡。
 
  因為這畢竟是人家的實驗體,要是弄壞的話也不好交代,因此我能察覺到大家都有手下留情。
 
  就在稍微的短兵相接後,這個實驗體很快就被擊倒在地上,再站起來時已經戰意全失,原本驚慌失措的樣子又再度爬回了身上,顫巍巍地揮舞著手上的狼牙棒,讓我們想要靠近都有些困難。
 
  「不要!離我遠一點!我不要再回到那裡了!」
 
  在哀求聲前,奧茲想先讓我使用聖力讓那個實驗體冷靜下來,其中也解釋了究竟是怎麼回事。
 
  「因為巨人族的生理機能比起其他生物都慢,實驗的效果也會比較慢才產生。」
 
  結果我一治療下去,那個實驗體就再度產生了異狀,發出了淒厲的嘶吼聲,接著就是一陣亂棒在空間裡毫無章法地亂打亂敲,就像是失去了控制一樣。
 
  「危險,大家快退開!」
 
  四個人分頭在這個平台上閃躲可能被波及到的攻擊,視野天搖地動,慌亂之中,在被各種撞擊聲模糊的聲音裡,我聽到了伊麗娜問奧茲為什麼會這樣。
 
  「得先牽制牠才行!我跟昕里想辦法限制牠,姐姐妳跟伊卡勒特找機會下手。」
 
  下達完指示,我就看見某個角落出現了奧茲魔法的火紅之光,如海潮般的火焰直直襲向實驗體,將其大字型推到了牆上,而我也趕快趁現在,發多點力呼喚出石柱一次箝制住牠的四肢。
 
  實驗體還在瘋狂掙扎,我能感受到有股外力一直在反抗我的力量,便不斷釋放精靈之力加重力道,飛鏢也在同時直接射入牠身體的各個部位把牠釘在牆上,我跟奧茲一齊看向了正把弓拉滿的伊麗娜,同時出聲——
 
  「趁現在!」
 
  伊麗娜的弓發散出耀眼的光芒,像是一對羽翼直立著張開,從四個方位螺旋狀地凝聚力量在箭尖發射了出去,直直刺中了實驗體的身體中心,威力讓其身後的牆壁也裂出如蜘蛛網般的裂痕。
 
  被命中的實驗體順著衝擊身體向上傾,然後在一陣閃光後只留下了類似燃燒過後的灰煙在原地。
 
  怦怦直跳的心還驚魂未定,我們四個也接連慢慢靠近那一團煙霧的位置,腳步緊張又擔憂。
 
  「看來肉體已經完全撐不住任何外力的負荷而失控,因此現在是完全消散了。」
 
  奧茲簡短地描述了剛剛實驗體暴走和現在眼下的情勢,周圍也因而陷入了片刻絕對的安靜,我似乎還能在耳邊聽到剛剛這個實驗體大吼大叫的聲音。
 
  「……大家沒事吧?」
 
  許久,我才發覺低下頭的奧茲已經抬起頭,自己也跟著回過神來。
 
  「我先幫大家治療一下。」
 
  施放完治療法術後,伊麗娜的表情依舊複雜,眼中有一種晦暗不明的光在流動。
 
  「這是沒辦法中的辦法……吧?」
 
  像是為了再替自己的說詞多下幾道防護,她又多說了一句想要確定自己剛剛的行為沒有做錯。
 
  「畢竟剛剛要是手下留情,倒在地上的就是我們四個。」
 
  即使理由正當,但諷刺的是我們都沒有說話,或多或少躲避著彼此的視線,不知道是默認還是如何,繼續走向了那個往下的階梯,下一層樓似乎只有單行道,我們就一邊順著路走,中途來到一個路口前,兩個熟悉的身影毫無預兆地闖入視線,我心口一跳。

  彷彿早已預料到我們會出現在這裡,鷹眼跟米哈逸站在對面,如往常一般看著我們。
 
  「鷹眼,米哈逸?你們兩個怎麼會在這裡?」
 
  伊麗娜眼睛一亮便很快湊上前去,我雖然也想跟上,但某種異樣的感覺限制著我,似乎有那麼點違和。
 
  「嗯……我們就是從另一邊來的啊?」
 
  鷹眼嘟起嘴,看似很平常地回答了這個問題。
 
  我眼帶迷茫地盯著鷹眼跟米哈逸沒有言語,就連伊卡勒特跟奧茲都和我一樣愣在原地,這般舉動讓伊麗娜狐疑地看向我們。
 
  「怎麼了嗎?怎麼三個人都站在那裡發呆啊?」
 
  奧茲為難地嘴唇開闔,也許是不知道說這話適不適當或者是正確與否,支支吾吾才勉強拚湊出一句完整的字句。
 
  「妳忘了嗎?除了我們,會在這裡出現的……都是已經失去靈魂,死去的實驗體耶……」

 



62.End



下一回

【假象









這篇可能會比較難懂一點
我已經用盡量簡單的字去說明了XD

創作回應

carly
劇情往某種沉重的方向在走[e8]
2021-06-19 20:16:09
符晴
前面相較之下太輕鬆了XDD
2021-06-20 12:52:35
東堂隼人
好懸疑的氣氛喔![e21]
2021-06-19 21:27:28
符晴
畢竟不是一直都這麼平和的......[e20]
2021-06-20 12:52:52
大漠蒼鼠
失去靈魂而且死去的實驗體,看來又是主教的經驗海XDD
2021-06-19 22:25:48
符晴
不行,這邊都是人家的實驗體,打了要賠錢阿XDDD
2021-06-20 12:53:0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