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88

符晴 | 2021-10-21 22:00:05 | 巴幣 504 | 人氣 201







或回到上一回




88

【情歸何處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什麼?」

  我跟幽靡幾乎是異口同聲,合在一起的聲音大到把地面上啄米的鴿子都嚇跑了。

  距離成功就只差臨門一腳的七誠,如今卡在了自己的心魔這關。
 
  「我太緊張了,不知道該怎麼做……如果她拒絕我了呢?該怎麼辦?」

  聞言,我微不可聞地點點頭,七誠害怕的原因確實是情有可原,感情這種事情,說好聽一點就是失敗還能當朋友,但實際上兩個人應該都會尷尬到不敢再往來。

  那樣的話,或許比保持這樣的關係,還要更令人難堪。

  「可是現在不把握的話,以後就沒有機會了哦。」

  體察七誠的顧慮和惶恐,幽靡擰了一下顏面,卻還是嘗試著勸他,豈知他已經自顧自地將最壞的結局放大成必然會發生的事。
 
  「但那總比……以後一見面就會想起失敗而尷尬,形同陌路還好吧……」

  眼看所有的努力都即將要功虧一簣,七誠的畏縮或許引起了幽靡的惱火,我能看見她的眼睛瞇的越來越細。
 
  「為什麼一直認為會失敗呢?」
 
  「因為我很害怕、很擔心……如果這樣的話,還不如維持現狀就好……」
 
  「你真的覺得這樣就好了嗎?」

  像是在給予七誠最後能想清楚跟確認的暗示,幽靡從這句質問後的每句話都特意提高了音量。
 
  「如果覺得這樣就好,那我們為什麼要為了你的幸福去找花呢?」

  我知道如果讓七誠在這裡放棄,對於浪費了一整天奔波的我們肯定是容不下幽靡的眼,卻也擔心她會因此失態而做出什麼踰矩的舉動,輕輕喚了聲她的名字,七誠忽然迸出的一句話卻蓋住了我的音量。

  「是不覺得這樣可以滿足沒錯!但是、但是還能怎麼樣呢……除了持續這樣的關係……」

  如同也被這樣的怒氣挑畔,他即使試著反駁,講到後來聲音依舊是越來越小,甚至是沒把話說完,幽靡腦中那維持理智的底線終究是到了極限,只見她大步流星地走向七誠。
 
  「好吧,那你就繼續這樣活下去吧!」

  幽靡惡狠狠地搶走了七誠手裡的花,絢爛的幾片花瓣在碰撞中落了開來,從半空緩緩地降至地面,又被風帶走。
 
  「這可是你自己選的,不傳達心意,遺憾就只能忍耐,痛苦也只能咬牙撐過去。」

  注視著還想把花要回來卻只能瑟縮地張著手掌抓空氣的七誠,既然他害怕的是告白之後的失敗,幽靡就反過來跟他說不去告白後所會遇到的下場,一邊諷刺他說要是七南,可能還不用這麼大費周章。
 
  「當其他人幸福、勇敢的活下去時,你就這樣孤單的活下去吧!」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幽靡最後講的話尤為直接,很精準地打在了那些最核心的點上,令七誠整個人都啞口無言。
 
  「……妳這話也太。」
 
  「不是嗎?當你這樣活到最後時,你會想起來……

  她後來的語氣卻又突然緩和了下來,安靜地凝望著七誠。

  也是從這裡開始,我漸漸感受到,與之前從來沒有體會到的一種,不同的感觸。
 
  「早知道當初要放手一搏的、早知道要向她表明心意的……」

  可能是這種話總是讓人感慨,還是自己或許也曾經是那後悔的一員,莫名有四散的碎片在我的心裡千迴百轉,覺得自己也被講得很狼狽。

  我頓時有些羞愧,感覺自己也沒面子去面對七誠,反過來卻在幽靡那雙溫柔的目光中看到了很多東西,有心疼、有惋惜。
 
  「早知道……要讓自己過得更幸福的。」

  那一刻我藏得很深,很深的什麼好像被輕輕觸動了。

  似乎我老是認為自己已經足夠堅強時,卻忽視了那些看似淺薄的傷口,直到名為幽靡的小太陽照進了光,我才能真正看清事實。

  若有似無的那些聲音,藏在黑暗裡從未停止過紛擾,時時刻刻地提醒著我——

  早知道當初那麼做,那後面的這些事情,是不是就不會發生了?

  那些我為了顧及全局而被我壓下的個人思想反覆地驚擾著我,在不約而同的某些場合,卻如出一轍地提醒著我再也忘不掉的往事。

  是因為是前幾天才發生的事嗎?我不知道。

  假如過了十年我還會在意這些事嗎?我也不知道。

  很多問題的解答我都答不出來,但我隱隱有個猜想,其實是我自己不去面對,並不是無法解答。

  有些時候,只要我願意向前一步,藏在反面的答案就會呼之欲出,而我根本生不出勇氣前行,以為自己重新站了起來,其實並沒有,我都只是摸著邊前進,然後避開那些尖銳的地方而已。

  不然,我何必有這麼大的反應呢?

  這麼想的時候,就像是找到了解開鎖的那把鑰匙,卡的一聲,我感覺胸口忽然變得輕輕的。

  在裝滿焦躁、恐懼跟後悔的貧瘠之地中,幽靡圍起了一個小小的天地,卻非將這些負面情緒給抵擋在外,充滿包容的光輝在細細地包裹住那些疼痛,留下的只有持續萌芽的溫暖。
 
  還好有把她帶來這裡。

  眼角可能還是脆弱得閃出了淚光,心頭顫動,我縮了縮脖子,在微蹙的眉宇之間,提起的嘴角無聲地昭示著我好像終於能放下那些令我窒息的事物。
 
  不然我們……可能誰都講不出這麼激勵人心的話呢。
 
  「你可以試著讓自己幸福點,無論過與不過,都會讓你成長的。」

  講著講著,幽靡變回了小淘氣的那副笑容,然後她就沒有繼續再說下去,直到七誠默默地吭聲。
 
  「……沒想到我會被一個比自己小的小女孩給教訓呢。」
 
  「還不感到羞恥嗎?所以……快鼓起勇氣吧。」

  語畢,那束依舊美麗的鮮花又被捧到了七誠的臉前,而這次他不再猶豫,伸手緊緊接過了花莖,彷彿終於下定了決心要去追求自己的心之所向。
 
  「……嗯,我應該也可以活得更幸福一點吧。」

  隨著隱藏在花後方的自言自語,七誠逐漸展開了一點笑容,陽光不知何時繞過了雲,折射了花上的露珠,或許是呼應他的心境,我們的身上被映照出了細碎的琉璃光彩。
 
  「決定好了嗎?」

  點點的光在幽靡的眉眼間流動,更加點亮了她原先就一直是那麼有朝氣的笑顏。
 
  「嗯,讓我再做幾次深呼吸……」

  應允著自己說的話,七誠在大大地做了幾次深呼吸後,提起腳步堅定地往那少女所在的方向走去,不再有任何的猶疑跟遲疑。
 
  「加油!拿出自信來!」

  而像是給他最後一次的鼓勵和打氣,幽靡一直喊到他消失在我們的視線盡頭,才願意轉頭跟我一起回到了延陞旁邊,他和煦的笑似是恭迎多時。
 
  「辛苦妳了。」

  我跟延陞基本上是輪流著朝幽靡這麼說,她舒了舒身上筋骨,能見心靈上的疲憊遠比身體上的來得更明顯,可她嘴上還是嘀嘀咕咕的。
 
  「呼……真的不簡單耶……沒想到要他去告白是這麼難的一件事。」

  她一副委曲樣,延陞拍了拍她的頭,咧嘴一笑,像是在哄一個小孩子。
 
  「能夠坦率說出自己的想法,本來就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要考慮的事太多了。」

  收回手,延陞看著七誠離開的方向,附近非但沒有任何人在,他卻說得很輕,帶著意味深長的某種感觸,又格外鄭重。
 
  「特別是這種感情上的……弄不好就會造成永遠的遺憾呢……」

  風一陣陣吹過,將我們的衣襬向著氣流流動而鼓動,令人莫名感到蕭瑟,也讓我感受到了和延陞之間某種若有似無的距離感。

  彼此明就處在一個相同的空間當中,他卻好像在看著很多此時的我還看不清的東西。

  一字一句,如同在告誡我們小心,那些有時離得離我們太遠,卻又可能在一瞬間變得極近的事物。

  心底有些不著邊際的情緒湧動,讓我沒有、也不知道該說什麼話,反倒是幽靡像是上了一堂課般,睜大著眼睛和嘴巴低低地說話。
 
  「啊,是這樣嗎……」

  似乎這樣是他預想中的反應,延陞轉而面向幽靡,眨起一邊的眼睛,唇瓣露出的尖牙帶著孩子氣。
 
  「是啊,等幽靡哪一天有喜歡的人之後,也會有類似的想法的。」
 
  「這麼說,延陞大哥有喜歡的人囉?」

  莫名抓住了話中若有似無的把柄,幽靡出奇不意地開口,賊賊地笑著,冷不防的問題卻只有我應聲獨自打了個冷顫,延陞倒是鎮定萬分。
 
  「我嗎……」

  他語尾的音拉得很長很長,眼神有意無意地游動,卻始終還是落在了我的身上,配上一個黠然的魅笑,一旁翹首以盼的幽靡也跟著他瞳孔的方向看了過來,但他先一步開了口。
 
  「我還在等他願意回答我的時候呢!」

  目光還沒落了個定點的幽靡又被延陞笑得燦爛的聲音給引回去,讓我們方才撞在一起的視線只化作了彼此之間的秘密。

  但僅僅只是頃刻之間,我的心就像是被撩撥起層層漣漪,當下狂雷不止,腦子裡突然都被昨晚他那近在咫尺的臉給佔據。

  逐漸強烈的太陽讓氣溫跟著升高,體內也接連不由自主地發熱,總覺得有很多事情又被延陞給看穿了。
 
  「哦哦!所以是已經告白的意思嗎?」

  幽靡越問越起勁,雙手都花枝亂顫,延陞倒也是氣定神閒,面對這種問題坦然得徹底,臉不紅氣不喘的。
 
  「嗯……所以要不要祝我好運呢?」
 
  「當然會!」

  怎料不是我在說話,結果卻是我替人感到害羞似的,霎時一頓雜陳感湧了上來,幽靡自然是沒看在眼底,問完了延陞還想繼續研究下去,苗頭指向了我。
 
  「那昕里有沒有過這樣的感受呢?」

  好在我先於她在問延陞的過程當中就預料到了這個狀況,雖然還是下意識震了一下,但並不阻撓我能夠冷靜下來思考的思緒。
 
  「我嗎……還沒耶。」

  還沒說出來的話應該不算吧?

  我側過身子,躲避兩個人投來好奇的目光,望向澄澈的天空,只是想到這裡,我忽然咯噔定格,片刻後便自嘲地笑笑。

  不是還沒說出來……應該是沒機會說出來了才對。

  像是種原生反應,無法遏止的某種酸楚漫上了心尖,多麼惹人在意,可我只是釋然地吐出一口氣,坦率地轉回兩人的面前,說出了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但如果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我想我還是會努力去爭取的吧。」

  畢竟都說是想要了,如果就這樣遠遠看著也太可惜了。

  ——那我有好好去爭取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嗎?

  與此同時,心裡浮現出了這個問題,我的腦海裡一瞬間閃過好多個我曾經或想要,或期盼的東西——

  ……或許從來都不算是有過吧。

  在記憶裡那個鮮明的人形之上,既然我已經這麼認為,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那現在先去找七南吧。」

  見我兀自沉默,也不打算再補充點說詞,幽靡便點到為止,針對現在的局勢提出下一步。

  我跟延陞自是沒有太多意見,現在確實不是先去觀看七誠的情況先,而是別讓同樣處在三角關係中的七南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分出勝負,這樣對他而言實屬不公。

  可前腳才剛到七南的家,幽靡開頭還沒講幾句,他馬上就沉不住氣。
 
  「什麼?大哥去告白了?」
 
  「對啊,總要有一個人去打破目前的窘境吧?」

  幽靡雲淡風輕地論述理由,七南卻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臉猙獰得可怕,看上去完全忘了男女之間碰觸的界線,只想著質問。
 
  「妳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現在不就是……喂,等一下!」

  被盛氣凌然的七南搞得些許露怯,幽靡的聲音變得有點小,不過這次她還沒說完,七南就又馬上甩開人往少女的位置跑去,而我伸手接住了順著慣性踉蹌幾步的幽靡。
 
  「這是……要去跟著告白的意思嗎?」

  站在原地吸了幾口七南拔腿而揚起的沙塵,我幽幽著開口推測,延陞也跟著吐槽。
 
  「他倒是比自己的哥哥還勇敢呢。」

  話音剛落,跑得飛快的七南也消失在視線的盡頭,幽靡整理了一下被他唐突一抓弄得生皺的衣服,面色看來有些複雜。
 
  「反正……這樣至少會有結果了吧……我們趕快跟上看看吧?」

  偷偷利用傳送先一步來到了少女的店舖旁,我們躲在附近的樹下,沒有其他客人打擾的店鋪前,是仍舊在僵持之中的七誠跟少女。
 
  「那、那個……」

  瞧著七誠只是笑笑但又什麼都不說的狀貌,少女露出了一副疑惑的模樣。
 
  「嗯?七誠先生你怎麼都不說話呢?藏在後面的花又是什麼?」
 
  「那、那是……」

  放眼望去,七誠居然還把花握在手裡,少說到我們去找七南並來到這裡也過了至少十分鐘,其中有些花都已經被他握得歪七扭八的,讓幽靡都不禁傻了眼。
 
  「天哪,竟然到現在都還沒送出去……」
 
  「人家還是需要勇氣的嘛……」

  已經無法再做任何作為來幫助兄弟倆的我們只剩下當觀眾的餘地,而我無奈地替七誠說句措辭之後,便只能眼見隨後跟上的七南衝進去來了個棒打鴛鴦。
 
  「等一下!我喜歡妳!」

  腳都還沒站定,七南顧不得氣喘如牛的臉朝著少女大喊,那聲音或多或少引起了周遭人的注意,而在現場的兩人則是一臉吃驚。
 
  「什、什麼?七南先生你這是……」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告白,少女一臉驚慌失措,摀著臉默默向後退了一兩步,還撞到了攤上的布料,七南卻絲毫沒有留意,好像只想著要先比旁邊的七誠更早行動。
 
  「我說我很喜歡妳,比哥哥還要更喜歡妳!」
 
  「這、這到底是……」

  看著七南的奮不顧身,還有少女不知是驚喜、還是驚訝,可能有太多種結果的反應混雜著,一旁被捷足先登的七誠這才猛然生起了膽量,把背在後面的花一口氣舉了出來。
 
  「啊!我也是真的很喜歡妳!」

  是只有我們能看得出來那少女……應該是嚇壞了嗎?

  我暗自苦笑,與其說這是一場告白,不如說這更像是兩個男人在比氣勢一樣,難為了那個少女,身旁的幽靡也忍不住咕噥。
 
  「……這下演變成了更複雜的情況呢……」

  原本拿來告白的捧花應該會是攻陷女生們最有用的東西,卻在七誠熱切的步步逼近之中變得像是一把危險的利刃抵在人家的脖子上一樣,任誰看了都覺得很有壓力。
 
  「我才是比弟弟還要更喜歡妳!真的……真的很喜歡妳!」
 
  「……但是,我……還沒有心理準備……」

  在七誠的半強迫表白過程中,一隻手硬是介入其中,轉過了七誠的臉,讓他看見七南嚴肅的臉。
 
  「大哥,是我先告白的。」

  被這樣的下馬威搞得不是滋味,七誠露出了跟七南一樣的臉,不過多了更多的不屑跟強勢。
 
  「誰先誰後不重要,重要的是心意。」

  兩個人就這樣表白完以後,又把少女給晾在一旁吵了起來,過於唐突的局勢讓我們都太過無語,這兄弟居然老是能做出出乎我們預料的事情。
 
  「我的天哪……看不下去了……」

  唉聲嘆氣地抱怨完,幽靡走了出去,換上她那副大發脾氣的嘴臉,如雷霆震怒般跺著腳朝著兩個人喊停。
 
  「是妳啊?」

  兄弟倆這時倒是特別有默契,看到攔在少女面前的幽靡還講了一樣的話。
 
  「大家冷靜一點,特別是兩位大哥先請回吧。」

  幽靡氣鼓鼓地朝著兩人放話,可是這對才被她請過來表明自己心意的兩人而言,無非是造成了一個很大的矛盾,七誠與七南先後回答。
 
  「啊,可是……」
 
  「告白了就應該要聽到回覆不是……」
 
  足見這兩個人唯一想的就是要拚過自己的手足,幽靡無言地嘆氣,歪頭瞧了一眼身後還驚魂未定的少女,再看向兩人。

  「人家都說需要時間考慮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你們這樣逼人家不太好吧?」

  自顧自說完,她轉過身去朝向那位少女,轉到了一個我看不見的角度,少女同時轉變了臉上原本不安的表情。
 
  「就請妳好好考慮一天,明天正午把自己的回答好好地跟這兩位說說,可以嗎?」
 
  「可是……」

  從幽靡的身形後瞥見眼前兩個男人期盼的眼神,少女似乎有些膽怯,不敢回答幽靡的問題,似是深怕一回答就會傷了誰的心一樣。

  感受到她不想傷害兄弟倆的心意,幽靡卻一語道破,戳開了那層看不見的疑慮和徬徨。
 
  「還是妳能現在馬上回答呢?我想這種事情還是需要一點時間準備比較好吧?」

  又僵持了一會,少女細細考慮著幽靡的建議,臉上的神態變得堅定。
 
  「……也對,好的。」

  得到了肯定的回覆,幽靡轉過身來,一本正經地對兩人說教。
 
  「來,兩位都聽到了吧?就回去靜靜地等待結果吧。」

  或許是看見了少女也做出了自己的決定,又或許是剛才也覺得幽靡說的話有道理在,兄弟倆也不再執著,兩個人接連離開了現場。
 
  「那、那我就先走了,我會等妳來的……」

  七南離開後,七誠將那束花放在一旁的木桌上,臨走前還不忘再說幾句。
 
  「我、我一定會等妳來的!」

  確認兩個人都走遠以後,幽靡鬆了口氣,轉而開始跟少女閒聊起來,還替兄弟倆的唐突道了個歉。
 
  「雖然莽莽撞撞的,但這兩個人只是不擅於表達,他們一定都是真心的,希望妳可以理解。」
 
  「啊……沒事的。」

  看似也脫離了先前的壓迫感,少女只是莞爾,看來沒受到太多困擾。
 
  「那麼,選擇權就在妳身上囉。」

  幽靡故作隨意,雙手背在腰後,腳尖輕盈地在地面上舞動,卻一點也不失禮貌。
 
  「不管是哪一邊,希望妳可以做出誠實的選擇,那才能真正幫助到他們。」

  以一句淡淡的忠告作結,幽靡離開了店鋪,回到我們身邊,示意我們先打道回府,給三個人各自冷靜的時間,不要再打擾誰。

  後來,我和幽靡回到了朴大爺家和老人家聊天,延陞則是飛去四處逛逛,途中好像看見了什麼很有趣的景觀,回來的時候還樂此不疲。

  就這樣到了隔天,我們再度往七誠的家門前去,他一副焦急,像是很早就等在這裡,看見幽靡和我就是止不住地碎念。
 
  「唉……不覺得我真的很像笨蛋嗎?」
 
  「至少你努力過了,現在只能靜靜等待結果囉。」

  幽靡雖是沒潑他冷水,卻也是乾淨明瞭地告誡了他。
 
  「但是記住,不管她選擇哪一邊,你都得接受事實。」
 
  「嗯……我會理解的。」

  說服了七誠,為了消磨時間,我們就先迴避到能躲起來偷看的地方晃晃,可是一直到了正午,已經過了二十分鐘,少女還是沒有出現。

  如同這二十分鐘是給七誠最後的寬恕,幽靡也是等到了這個時候現身在他面前提醒他。
 
  「看來,結果很明顯了……」

  看來也是忍著自己不敢接受的事實,七誠或許是從正午來臨時就持續忍耐的心緒終於潰堤,他放聲吼了出來,滿滿都是怨懟和不甘
 
  「啊啊……啊……哈啊!我、我……」

  就連我看了也感到一陣失意和同情,幽靡緩緩走到了他的身後拍了幾下背以做安慰。
 
  「去找你的弟弟吧。」
 
  「……我實在沒有自信看著那兩個人在一起的樣子。」

  要看著自己喜歡的人跟別人在一起,一定很難。

  我好像從七誠的身影當中看見了某個很遠的地方,而另一個自己站在那裡,好像曾經也是跟他如出一轍的難過和迷惘。
 
  「之前說好的,不管是哪一邊,都要接受結果哦。」
 
  當事實擺在眼前時,該承認就是該承認,這樣才能徹底放棄。

  恍然間有點重合的感覺,我知道我那種感同身受是因為我把自己帶入了用盡全力卻還是失敗的七誠,因此格外感受到了那份心酸與苦悶。

  眼前的一切淡化成了白布,隨著我的思緒出現了伊卡勒特的身影,他彷彿從一開始就沒有看著我,專注地朝著自己所看的方向前進,那些事情,他一個人就能做得很好。

  可能從一開始,那些爭吵,那些沒做到的承諾和約定,嚴格說來並沒有任何的是非對錯。

  而我只是需要一個機會來詢問自己,那些我太執著於緊抓的人事物,——

  究竟是非我不可,還是我自己捨不得放手。

  帶著失戀的七誠,我們來到了應為勝利者的七南家,卻看見七南也露出了跟七誠相同的心碎,他慢慢的走到七誠的面前,雙手搭上他的肩之外,徑自開口。
 
  「哈啊……大哥,恭喜你……」
 
  「你、你在說什麼啊?」

  被七南怪異的行為搞得一頭霧水,我看了一下七南的臉色,接著視線放往四周,卻也沒看見應當待在這裡的少女。

  這個瞬間我忽然想到了什麼——
 
  「……等一下,這、你、你該不會也是……」

  晚了我半刻才想到相同結果的七誠面露詫異,他一樣一把抓住七南的肩膀,晃了晃他讓他能夠聽話。
 
  原先只顧著難過的七南被多叫了幾次才意識到有人在呼喚他,注視我們的瞳仁恢復了清明,看了一圈回到自己的哥哥臉上時,總算能看清現在這裡所發生的真相。

  「嗯?該不會……該不會,大哥也是?」

  那就是,那位少女,一個人也沒選。

  沒想到最後的結局居然是這樣,但也不曉得有沒有比硬是選出了一個人還來得好些,我們默然著觀望收起苦大仇深的兄弟倆,兩個人就像是靜止了一樣。
 
  「老弟。」
 
  「大哥。」

  彼此就這樣呼喊對方的名號來回了好幾次,正當我以為該不會又有更離奇的事情要發生的時候,七誠與七南忽然把手掌扣在一起,重重地擊了個掌,臉上是感動萬分的神色。
 
  「老弟啊!」
 
  「大哥啊!」
 
  「果然,果然只有我們兄弟彼此啊……」
 
  「是,大哥,果然只有我們兩個,兄弟才是永遠的。」

  看著不知為何又突然和好的兄弟倆,我覺得此時附近烏鴉叫的聲音格外刺耳,好像在笑我們做白工一樣。
 
  「天哪……該說這是皆大歡喜的結果嗎……」

  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的我看往出聲的幽靡,她無可奈何地閉起眼睛,上揚的髮尾都垂了下來,大概跟我一樣,難以形容的心累佔據了整個思考。
 
  「比起真的分出勝負來……這樣好像真的比較好……」

  我的眼神一陣發昏,全身的力氣像是漏水一樣流個精光,身體無法控制地頹軟下來。
 
  「那裡,玉石掉出來了。」

  延陞豎起指尖,我倆也跟著看了過去,只看見一個亮亮的石頭掉在地上,連兩個人發光的過程都被我方自動忽略,最後還是延陞幫我們拿回來的。
 
  「雖然獲得玉石了,但我怎麼覺得好累哦……」

  幽靡打自處理這兩人的事情後,碎碎念的次數就變得許多,手上忌妒的玉石是酒紅色的樣貌,跟憤怒的鮮紅色不太一樣。
 
  「老弟啊!」
 
  「大哥啊!」

  不再去理會他們,幽靡雙手推著我跟延陞,臉上寫著的就是想趕快離開現場。
 
  「好煩喔……我們快走吧……」

  抱持著同樣的想法,我也不多說話,趕緊回到了隔壁朴大爺的家做回報。

  聽了整起事件的過程後,朴大爺露出了了然的神情。
 
  「原來是這樣啊……難怪覺得他們倆最近關係怪怪的……」
 
  「我現在只覺得好累……」

  幽靡少見的癱在朴大爺家的平台上,整個人躺著像打水花一樣揮動四肢又停下,藉著這樣回復了一點體力之後,她提起身子等待朴大爺將玉石收入盒中。

  「忌妒……喜歡上某個人時,不得不感受到的心情。」
 
  因為那兩個兄弟總是為對方著想,所以非常了解彼此。
 
  不過正就是因為太了解了,所以共同想要的事物,也才更不想被對方奪走吧……

  對那些村民來說,要調整這種感情還是太過困難,無法好好調整的話,就會像兄弟倆一樣受到大大小小的痛苦呢。

  「總之,大家這次也辛苦了。」
 
  把盒子安置好,朴大爺坐在幽靡的旁邊,長滿繭的右手搓了一下幽靡的碎髮,環視我們的面容慈藹。

  「累了的話,要不要去吃點東西休息一下呢?」

  她應了聲,沒有否決,大概是在思考,由於我們這幾天都是吃懷茲幫忙準備的食物,就在我四處觀望哪裡適合去稍作休息的時候,她驀地又突然大叫。

  轉過身的時候,幽靡已經從原本的位置上彈了起來。
 
  「對了!我想起來這附近有間店的年糕超級好吃的!」
 
  「年糕?」

  我翻找著記憶裡來回童話村的驚鴻一瞥,似乎有看過類似年糕店的居家,疑似就在七誠家的附近。  
 
  「嗯嗯!小日家的年糕最好吃了,大家都會搶著要呢。」

  幽靡笑得開懷,把那個美味也說得煞有其事,剛好現在我們的精神狀況也不太好,吃點好吃的食物或許更能提振精神,我便欣然同意。
 
  「那我們就過去看看吧。」





88.End

創作回應

摸摸林
早知道要讓自己更幸福[e1]
2021-10-21 22:40:43
符晴
早知道可以幸福[e1]
2021-10-25 09:46:45
九方思想貓
鼓起追尋幸福的勇氣,有時候真的是畢生的勇氣
2021-10-22 12:05:14
符晴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要經歷過幾次
但比起不去試都沒有結果來得好!
2021-10-25 09:47:33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