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86

符晴 | 2021-09-22 22:00:02 | 巴幣 488 | 人氣 140







或回到上一回




86

【如星璀璨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挨著延陞的身旁坐下,涼風同時吹了過來,喚起心底沉澱的微酸。
 
  如果說爸爸的面貌像是糊掉的水彩一樣模糊不清,媽媽就像是一張被砂紙刮過的照片,好像可以記得起來是什麼樣子,但是又會覺得似乎不是那個樣子。
 
  明明只要她在眼前就一定能認得出來,卻再也沒有這個機會,努力想從記憶中找尋那一點快要淡忘的歷歷過往,卻離得越來越遠。
 
  「放心吧,你母親的美貌無人能及呢。」
 
  延陞是噙著笑說的,感覺又像是故意沒考慮我的心情,害得我也有些無言地望向他,更多的卻是想笑的念頭。
 
  「你這樣講我怎麼會知道……」
 
  聽完我似笑非笑的嫌棄,延陞的眉毛挑高了一下,然後他的眼神瞥向我,帶著些銳利。
 
  「你還記得關於你母親的多少事啊?」
 
  「很少……」
 
  我回答得飛快,幾乎沒有任何考慮。

  媽媽陪伴我的時間老實說比爸爸還少,縱使完全不想承認,但是腦海裡記著跟媽媽共度的時光似乎是可以用兩隻手數出來的那樣。
 
  可最令我感到惆悵的,卻並不是這件事。
 
  「只是比起回憶少這件事,我回想起過往時老覺得有一件事很奇怪……」
 
  一瞬間時間彷彿倒回到我的童年時光,即便我接下來所要說的一直都只是一個推論而已。
 
  「媽媽……似乎比一般人還容易來得累。」
 
  這比剛剛我想表達延陞現在並不討厭人類的狀況還難形容,即使如此,我還是用盡可能簡單的字詞去排列出我想說的意思。
 
  「不是體力不好,但就像是天生跟別人差了一大截那樣……」

  假如用一到十來評估的話,像延陞這樣有鍛鍊的人可以說是九或十,我說好聽一點大概也有個七,而媽媽的狀況,如果常人用五來當分界點,媽媽可能就只有三,甚至是二。

  即使我小時候練習治癒術時常常也用來恢復媽媽的體力,但效果感覺就大打折扣了一樣。
 
  不曉得這樣子表達他能不能懂,可現在似乎只有這樣才最能抒發我現在想說的,類似的狀況一連發生了好多次,我都覺得自己的神經快出現問題了。
 
  而儘管我總是表達得這麼支離破碎,延陞卻還是聽懂了我的話。
 
  「……那是因為你母親曾經生過一場大病的關係吧。」
 
  只是,落在我面前的竟是我生平裡從未聽說過的事,我不由瞪大雙眼,聲音也跟著放大了起來。
 
  「有嗎?爸媽都沒告訴我跟我姐呢。」
 
  瞧著我不可置否的詫異之貌,延陞一怔,隨後毫不遮掩地顯露出了一副想說在搞什麼鬼的樣子。
 
  「……竟然瞞成這樣,你爸還真是……」
 
  我沒注意聽他低聲碎念的咕噥,只是直勾勾地盯著他,強烈暗示著既然漏了點蛛絲馬跡,我是絕不可能會讓他含糊帶過。
 
  面對我那顆就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決心,好在延陞從一開始大概就沒打算要瞞我,故事的第二篇章在此時拉開了序幕。
 
  「你母親的身子一開始不太好,聽說是家族遺傳,治癒的機率微乎其微。」
 
  畢竟是一直以來都不知道的事情,我難以相信,卻又不認為延陞會說謊,唯一能做的好像也就只能這麼靜靜地聽下去。
 
  「為了治好她的身體,你爸還來找我到各地四處蒐集藥草呢。」
 
  他跟我講了很多有關於取得那些藥草過程中的艱辛,不過沒實際接觸,或是心放在了別處,我都聽得不大懂,最後只針對了記憶裡媽媽的情況做推論。
 
  「原來是這樣……那看來你們成功了呢……」
 
  「不是你想的那樣。」
 
  延陞不容置疑的否決又讓我哽住,他垂了下眸,被吹散的瀏海垂落在眉間,然後他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我記得很清楚,那時候我們找到了醫生都推薦的各種藥材,但是就是沒有效果……」
 
  他告訴我,媽媽的這個宿疾極為罕見,對所有藥物都具有一定的抗藥性,但要是輕易加重藥的劑量,又會讓她感到痛苦不堪,聽得我一陣顫慄跟不忍。
 
  然而,讓人覺得異常奇怪的事,又如晴天霹靂般猛然乍現。
 
  「只不過,就在我分頭取回某些藥方前,你媽媽的病忽然就這麼好了。」
 
  「啊?」
 
  我所有的疑問,扭曲的臉孔,全都投射在了這個毫無意義的狀聲詞上。
 
  事件的走向不僅是峰迴路轉,更可說是曲折離奇,我不免懷疑延陞在唬我,可他沉穩到抓不出任何破綻的神情也只告訴我四個字,要信不信。
 
  最後,是由於媽媽早逝所埋藏於心的疑問先打消了我想要質問是否真假的念頭,以便先順著他的說詞繼續推進下去。
 
  「會是爸爸那邊成功了嗎?」
 
  忽地感到心亂如麻,卻只見延陞不再看我,面朝前默默低下了頭、又仰起了頭,到頭來平視著眼前的湖面,吁了一口氣。
 
  「不清楚,我之後不管怎麼問,你爸說話都含含糊糊的,我也不好意思問你母親。」
 
  用膝蓋想也知道這其中一定埋藏了什麼無法一言以蔽之的真相。
 
  所以是從一開始……爸爸就選擇要藏起這個祕密嗎?
 
  「雖然病好了是好事,但我也沒想到……她這麼快就走了。」
 
  延陞的聲音彷彿是染上了現場的水氣,流露著感慨的心緒也感染了我,我默默低下頭,總覺得自己好像掉入了一種莫比烏斯環的輪迴當中,聽了很多,但覺得跟完全沒聽沒有兩樣。
 
  單方面地沉默了很久,始終都是延陞的聲音把我給牽了回來。
 
  「至少,她也盡到了一個做為母親的最好。」
 
  我不知其意地抬起頭向他看去,卻猛地對上了他的目光灼然,比星空更璀璨,比月光更明亮。
 
  亮得我一時有點不敢看他。
 
  延陞的瞳孔慢慢地從我臉上流轉過,如同要把看見的東西給完整刻劃在視界中,不放過任何一吋,我只是呆呆地怔忪著,可好似也能從這裡慢慢理解出延陞口中的最好到底是什麼意思。
 
  「當時還小的你第一次看見我,嚇得逃跑還跌倒在地上。」
 
  相應的畫面跟從著他的聲音逐漸聚攏在腦海裡,或許很模糊了、或許想不太起來實際情況是什麼樣子了,但我能夠回想起,也確信這件事確實有發生過。
 
  「而我把你抓回來,假裝說要吃掉你的時候,你就哇哇大哭了呢。」
 
  延陞簡潔了明地解釋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是他所喜愛的事物,眼前的人,連眉開眼笑的表情都生動了幾分,就連夜色都遮不太住。
 
  看著月亮下笑容比周遭的景色都要好看的延陞,我的呼吸莫名地窒住了。
 
  那裂開了不少裂縫的門,好像偷偷有了點動靜。
 
  可回過神來,身體還沒忘記他是在拿我小時候的懵懂開玩笑,羞恥感接連竄上了耳根。
 
  「別、別說了!」
 
  「還沒,重要的在後頭呢。」
 
  延陞隨意哄了哄我,笑著搓了搓我的頭髮,皎潔的月光灑落在他的髮絲上,顯得格外柔軟,又在眼下落了一圈深色的陰影。
 
  然而當我再一次直視延陞的眼睛時,卻看到太多的情緒在他的瞳仁裡不斷跳動,閃耀。
 
  濕漉漉的空氣中,他身上淺淡的木質香氣紊繞在我的鼻間,襯出了他的微笑。
 
  「即使害怕,你還是會試著靠近我。」
 
  一邊聽他這樣講,我也跟著慢慢回想起,小時候蹣跚學步時往每個人的小腿上撞的記憶。
 
  起初還不會走路,腳也不聽使喚,歪歪扭扭地走著,好不容易攀上了誰的腿,便傻裡傻裡地對著頭上的那個人傻笑著。
 
  有爸爸、媽媽、姐姐、村裡的大家、也有延陞。
 
  「不像那些人一樣,討厭就是討厭。」
 
  他深深地注視著我,我們兩個彼此對望,卻像是都回到了各自的從前。
 
  因為是延陞,所以我就想起了一開始厚顏無恥地抓住他時,他臉上那個跟化石一樣的沉悶臉孔,雖然他不會推開我,但也總是沒有任何反應。
 
  可隨著時間,他似乎變得會笑了,開始會蹲下身子跟當時什麼都還聽不懂的我說話,就是因為他說的這個原因嗎?
 
  寂靜的夜色中,他先一步回到了現在,微微側著身,目光專注地在我臉上流連。
 
  「所以啊,與其說是你爸的關係,更像是……你也默默打動了我吧。」
 
  他看著我,眼睛的光旋轉了一下,勾起的嘴角漾著溫柔的弧度。
 
  奇怪,為什麼沒有風,我卻覺得好像在心頭一陣陣掠過,讓我的心臟大肆喧囂了起來。
 
  是天空太過安靜了嗎?我聽不到蟬鳴,聽不到水聲,鋪天蓋地裡全是心跳和他的氣息。
 
  一定是我現在臉上的表情又變得奇怪了,延陞側了側頭,像是故意捉弄我似的,狡黠地眨了眨眼,輕柔的語氣中帶著一絲戲謔。
 
  「我可是認真的哦。」
 
  延陞目不轉睛的凝視和溫柔的笑意過了一瞬才抵達後知後覺的大腦裡,我的兩頰倏地發熱起來,下意識地偏開了視線。
 
  「我、我知道啦!」
 
  明明延陞就在一旁調侃我,我卻沒有想要回擊他,反倒覺得心底暖暖的,被一陣呼嘯而來的風包圍。
 
  十六歲、十七歲、十八歲……十九。
 
  每個人都跑在一條長長的時光隧道裡,可無論是我的哪一個時光,似乎總有一個目光炯炯的人在身邊不遠的地方,在這條隧道裡陪著我跑下去。
 
  滿滿的,都是他駐足的痕跡。

  恍然間,我有種時空倒流的錯覺,好像回到了某個熟悉的那天,與此同時,一隻大手又過來撒野。
 
  「還有力氣打鬧,現在應該好很多了吧?」
 
  延陞還是那副讓我不太敢看他的表情,似乎只要想引起注意他就一定會揉我的頭,只顧著把那隻手拿開的我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了——
 
  「有你在旁邊吵吵鬧——」
 
  像是無形般被什麼東西給重重啪了一下,我遽然定格,全部的聲響跟動作都驟然停止。
 
  如同被摁下了暫停鍵一般,相似的語句奏出了不同的聲音,使得那些光怪陸離的畫面再度回到了這裡,而我總是沒有辦法去阻止想起那絕望的一刻。
 
  說不清楚是哪個時間點開始,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感情,對像風一樣的他來說是種負擔。
 
  可能一開始只是不安,然後慢慢地、慢慢地收集到足以證明這件事的線索,從那些態度的轉變、用詞的選擇、若有似無卻又日漸清楚的距離感。
 
  後來自己找到、也確定了這種猜測,那就是他早已成為了另一個人的清晨,想為那人帶來光明。
 
  在過程裡,以為自己可以忍耐、以為自己可以承受、以為自己可以習慣,卻終究只是欺騙自己、也欺騙別人的假象。
 
  就在延陞抱住我的時候,我才發現,我害怕得要命,恐懼於一種被永遠拋棄的感覺。
 
  於是,我自私地抓住了他,抓住了這個好像永遠可以在我落地的時候抓住我的男人。
 
  可其實,我並不知道延陞當下是怎麼想的。
 
  他可能只會覺得我好笑,甚至是矯情,把一個沒經過對方同意、甚至沒被肯定的感情硬要誇大成好像自己非常受傷,還覺得難受,但對方根本無意傷我。
 
  只是模糊地感受到了對方的心意,卻還是願意用對方允許的關係留在他身邊,食髓知味,顯得或卑微、或死皮賴臉、或有些難過。
 
  直到後來,好像就連保持著這樣的距離,都會造成雙方無法直說的困擾了。
 
  所以我離開了、不說話了、不主動了、從這個本來就沒有我的世界乾乾脆脆地消失了。
 
  還記得,當自己告訴自己不可以的那天,心是碎的。
 
  不可以過問、不可以阻止、不可以出頭,那都不可以、都不可以。
 
  再難過、再想要,都不可以。
 
  所以,不可以的最後,就只剩下放棄了。
 
  像是一篇凌亂的篇章終於拼湊出脈絡,好不容易從沉澱的意識中解離出來,我卻鬼使神差地彎起了唇角,剛才的時間裡,或許一直只有我跟延陞綿長的呼吸聲。
 
  「……我現在算是有點體會你當初被我爸設圈套的心情了。」
 
  「什麼意思?」
 
  而我這樣意味不明的發言,無疑是讓他不知所云,可我只想著抬起頭,對著他揚起了真心感謝的笑容。
 
  雖然,是從苦笑轉變而來的,所以很醜。
 
  「沒事,但謝謝你又再一次接住了我。」
 
  帶著曾經的眼淚,所有未說完的話,所有的難過不安和懊悔,哽咽著把藏在心底的話,想辦法告訴延陞。
 
  「每一次我好像要這麼往下掉的時候,都是你及時抓住了我。」
 
  謝謝你總是在我最徬徨無助的時候出現在我身旁。
 
  謝謝你的安慰、你的擁抱、你的這份心意,點點滴滴我都能感受到。
 
  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嘴巴自己動了起來,縱使剛剛才想起會讓心情瞬間降到低谷的事情,不知何時生出的勇氣卻告訴我,現在似乎有力量去對抗這個心魔了。
 
  心裡那些趁虛而入的陰影跟迷惘在全部散去,開始照進了縷縷陽光,所有的不安、難過、傷感、恍惚、疑惑都慢慢不見。
 
  精神上沉重的枷鎖隨之解了開來,我好像終於能看見悠長和靜謐的夜空,能看見身旁那溫暖而認真的目光。
 
  「……小子很聰明,但也就是這樣的聰明才不記得要在某些時刻放過自己。」
 
  延陞的細碎髮絲被風吹起,蹙起的眉眼顯出他的萬般無奈,徒留他在夜色裡篤定的唇畔依然高高地上揚著。
 
  「我不是指有什麼不好,只是還有些地方需要修正。」
 
  透過延陞的瞳孔,我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身影,他的眼裡似乎波開一圈漣漪,漾出和煦的笑來。
 
  似乎是我的目光停留太久,讓那一刻的我忽然覺得有些暈眩,連他接下來的行動都沒有預測到。
 
  「至少在你又想獨自承擔一切前——」
 
  忽然,他向我側身更近了一點。
 
  「我希望你能先學會想起我。」
 
  近在咫尺的距離中,那溫柔的笑容無比清晰地映入我的眼簾,比頭頂的星空更加深沉。
 
  呼吸跟著心跳斷了半拍,湖上的飛鳥擦過水面起飛,也在我的心池泛起無數漣漪。
 
  他的雙手霸道萬分,壓過來的掌心瞬間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只需要再靠近一點,指尖便會互相交纏,猶如我早就被那雙腿給疊起的小腿一般,被他圈在另一隻看似隨意擺放的手所圍出的狹小空間中。
 
  時間好像忽然停止了,空氣靜止了、呼吸靜止了,這種情況下我彷彿只能愣愣地抓著他的衣襟,再也無法組織所有漫到嘴邊的隻字片語。
 
  曾經飛過心間的羽毛又被吹了回來,令我的心臟不由自主地怦怦直跳,一股道不明說不清的情緒慢慢充斥了整個心房。
 
  「你、我……」
 
  心跳即使很久沒這麼快過,讓我一時亂了手腳,理智卻還是壓過了任何一絲情緒,我咬牙板起臉孔,斬釘截鐵地回覆延陞。
 
  「不行,我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不能?」
 
  疑問來得太過於自然,讓我忍不住挑起眉想向他確認他平時沉穩冷靜的頭腦是不是故意忽略了什麼,然而他只是停頓了一下,轉而更認真地看著我的眼睛。
 
  「……知道他跟你之間的事,讓你的心也跟著走了……」
 
  他的嗓音含雜著氣音,像是怕弄痛了我,深邃的眼中流露出一絲異樣的情緒,像是對事物的不捨。
 
  「但是缺了一塊的拼圖……還是會隨著時間,慢慢地找到下一個填補它的人。」
 
  是因為現在情不自禁的關係嗎?
 
  凝視著延陞眼底那打轉的流光,像是他自己也曾經是缺失過一塊拼圖的人,我不了解現在我心底又生出的感傷是為了自己,還是為了眼前的他。
 
  困惑的心潮讓我不禁有些怔住,只能看著延陞專注的神色,半明半暗的月光將他的側臉渲染得無比柔和,立下的誓言是毫不置疑的決絕。
 
  「因此,在你能再次尋找自己的幸福之前,我會一直守著你。」
 
  我的心忽然像是被什麼撞了一下,一陣顫動後,像是那些沒流出來的淚在心底下起了雨,濕漉漉的。
 
  偏離航線的船隻,或許終於找到了屬於自己的島嶼。

  是你讓我知道,在那已經殘破不堪的門後,原來一直有你。
 
  無名的感動在心頭怦然炸開,像璀璨的花火騰入夜空,與漫天星光交相呼應,我紅著眼眶迎上他的目光,激動得無法言語,只能用一個很蠢的笑,來回應他越發張揚的作為。
 
  延陞溫熱的指尖貼上了我的掌心,在我還沒回過神時,另一顆心臟先行譜出了怦怦的期待,讓人瞬間在茫茫星海中失衡,也就此沉溺。
 
  「——你願意給我這個機會嗎?」





86.End



下一回











甜蜜蜜啊甜蜜蜜
我喜歡這種直球的男人XD

創作回應

摸摸林
啊啊啊糖分過高!!><
2021-09-22 22:28:20
符晴
好高好高XDD
2021-10-01 23:07:09
阿鳴
猜到有糖吃[e5]
2021-09-22 22:29:00
符晴
猜對囉XDD
2021-10-01 23:07:13
甜到被炸出來了><
2021-09-23 08:02:27
符晴
令人心動的高糖分><
2021-10-01 23:07:2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