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69

符晴 | 2021-07-14 20:00:03 | 巴幣 506 | 人氣 447






或回到上一回




69

【它會保護你的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一瞬的死寂壓下,彷彿所有人都沒有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

  直到尖銳的聲音落地。

  「啊啊啊啊啊啊!殺人啦!殺人啦!」

  唯一倖存的客戶帶著高分貝的尖叫聲拔腿而奔,先前被按下暫停鍵的局面在這一刻重新活動了起來,我的意識被女孩實驗體的氣勢所產生的風給吹得迷濛,連帶著強勁的力量不斷在把眾人向四周推開。
 
  「看到了吧!學姐!這才是魔法,這就是能讓大家看到的成果!」

  瓊可的情緒似乎已經進入了某種走火入魔的階段,可我卻沒有心思再分神去看她,腳底一直不斷地在被往後退,站立不穩,或許這個時候能穩住的只剩下谷松,他還給了一隻手粗魯地抓著我的手腕。

  即使風聲在耳邊不斷喧囂,谷松的聲音卻也沒有被吹散。
 
  「不趕快阻止這個實驗體的話,她的身體會承受不住的。」

  狂風越來越兇猛,女孩實驗體處在風暴的中心,力量隨之變得越來越強大,跟之前完全不可相提並論。

  「可是——

  我眼看氣流把彼此越拉越遠,就算現在貿然地衝上去,也只是會被疾風推開,毫無助益,甚至有可能讓目前還未動手的她就此展開反擊。

  這樣的敵人究竟要如何阻止?

  我想要想出方法,不好的預感卻像是灰色的蔓藤,從腳底持續蔓延到心頭。

  「谷松,這可真是個大麻煩呢。」

  誰!

  陌生的男聲像是水波一樣迴響,穿過一切直直地落入所有人的耳中,引起了注意,我一個激靈,連忙四處張望卻沒有看見聲音的源頭。

  「……終於來了。」
 
  從谷松意味不明的語句裡,我再度把視線放回他的方向,多個魔力同時之間從天而降。

  四個身影兩兩地利用傳送魔法來到現場,此群人馬都穿著與谷松相似而顏色不同的法袍,其中一組在現身於瓊可的兩旁時立刻就對她使用了方才谷松對巨型實驗體所使用的減益法術,其他兩人也對女孩實驗體使用了相同的法術。

  所有人就跟第一次見到谷松時難以辨識誰是誰,只能認出有男有女,使我不自覺地嘴唇開闔。
 
  「這些人是?」

  即使又一次什麼事情都發生得太快,谷松依然沒漏聽我尚未意會過來而脫口溜出的問句。
 
  「梅爾席特的政府官員。」

  現場的風勢因為女孩實驗體跟瓊可力量的減弱而開始趨緩,卻異常緩慢,其他人從這個時候重新聚集到我和谷松這裡,谷松同樣簡述了一下這些人的身分後,提出在這裡的最後一個指示。

  「能夠使用定身系列法術的人負責定住那個實驗體,我要跟這些官員們讓她冷靜下來。」
 
  話音剛落,谷松就也利用傳送魔法去協助兩個官員將女孩實驗體的力量給削弱,我們也當機立斷地各自圍到這三個人的附近,除了沒有任何束縛技能的鷹眼,其他人跟著繞圈使用自己的定身法術。

  米哈逸叫出了純白的聖劍從上空刺下,穿插在她的裙襬跟地毯之間,奧茲跟伊麗娜使用當初對抗假的夥伴時所使用的火風連攜,伊卡勒特伸長影子如同金縛,我再一次嘗試叫出石柱來限制她。

  挨了這麼多法術,想當然爾,對方也不可能乖乖的就讓我們如意。

  一陣更強烈的波動帶著更巨大的響動聲從地表傳來,腳下的地板從女孩實驗體的腳下像是蛛網一樣迸裂開來,整個大廳都開始猛烈震動,連帶著天花板都有陷落的建築掉下。

  「使勁點啊各位!」

  不知道這句是哪個官員說的,女孩實驗體像是失控的木偶,手一陣在空中亂劃就輕易打碎了我和騎士團長的所有技能,並在下一刻來到了某個官員的前面,手中凝聚的魔力早已如刃般劈砍下去,打在了早已構築的屏障上卻被彈開。

  可若是一下不夠,那多打幾下還說不定呢。

  就像是為了要打出破口,女孩實驗體雙手持續使勁地攻擊那個官員的屏障,過一會又以極快的速度去到另一個官員那裡開始攻擊,雖然同樣也被屏障給擋下,但在讓她冷靜下來前,只怕這些年長的官員會先吃不消。

  「我來牽制她,大家快點!」

  鷹眼跳到我們的中央,嘗試著不干擾我們的法術與對方消耗,可對方卻一點都沒有把鷹眼看在眼底,如同深悉自己要是跟鷹眼耗在這裡,那就絕對不會有逃脫的機會。
 
  於是就這樣僵持了一會,在我仍施力試著捕捉女孩實驗體的同時,她一閃而過來到了我的上空。

  時間彷彿又再度停滯了下來,但我知道這次就只是一種生理上的錯覺,當那隻右手劈下來的同時,我毫不猶豫地使用了冰的防護罩,使用渾身解術只想著把她給擋下,不然自己就會發生無法預料的悲劇。

  當手跟防護罩相撞的一瞬間,也許是因為自己的力氣早就耗盡了,對方的手僅在防護罩上壓了一下,防護罩就像是玻璃一樣碎裂而飛散開來,她的手卻沒有馬上停下,而是繼續朝著我的脖頸邁進。

  在脖子上的汗毛被她的手割斷的同時,宣告著我已經完事休矣——

  可就在這一刻,時間似乎真的停了下來,眼前的女孩實驗體停止了動作。
 
  「呼……千鈞一髮呢。」
 
  谷松的聲音幽幽地在耳邊響起,女孩實驗體體內的魔力如同蒸氣一般消散在身體之外,她被魔力佔滿顏色的瞳孔也逐漸變得無神,最後閉上了眼睛,落在我的身上被尚未回神的我給接住。

  「要是再晚一秒的話,小子你就真的要準備升天了。」

  我一邊調整著摟抱女孩的姿勢盯著谷松,由於風勢停下,現場忽然安靜得過分,令人有一種恍如隔世的錯覺。

  不遠處漸近的腳步聲零散地此起彼伏,我們自己人再度重聚一塊,奧茲身手矯捷地幫我一起承擔了女孩實驗體的重量以後,連忙就是對谷松一陣開口。
 
  「師傅!這個女孩……」

  「先把她帶回我家看看,至於妳學妹就只能先交給政府處置了。」

  谷松不疾不徐地回答以後,眾人也順著他的話語看向瓊可的方向,四位政府官員已經用了某種特殊的魔法,像是手銬一般封住了瓊可的雙手,她不知何時已經脫力的跪在地上,低頭咬著牙,臉上是寫不盡的悔恨和不甘心。

  看著瓊可就這樣慢慢的被往外帶走,奧茲碰到我的手有些顫抖,我望向她,她的眼裡似乎有什麼悲傷要傾洩而出,而我不敢說破。

  從出口湧入的風聲嗚咽,就像是無聲的哭泣。

  最終,我們離開了這個充滿波折的黑市,在谷松的帶領之下馬不停蹄地回到了他家。

  雖然很簡陋,但也處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我們只好先把女孩實驗體安置在地板上,底下鋪著谷松不知道從哪裡抽來的毯子,並即刻開始診斷。
 
  「很混亂呢,除了三種不同的魔力外,還多下了一大堆的壓制咒法來抑制剛剛那股失控的力量。」

  即使谷松的語氣再多平淡,如此不樂觀的情況都還是讓大家陷入沉默,當然奧茲也不意外地問起了有沒有救的可能性,而他只是這麼回答。
 
  「我會想辦法消除她身上的所有魔力,不過她現在的生命很微弱,不知道撐不撐得下去。」

  如果是需要加強生命能量的話……說不定我還能幫上忙。

  在心底決定好以後,我率先比其他人都更快出聲。
 
  「我來幫她補充體力吧。」
 
  「那好,你跟奧茲留下來,其他人我有任務要吩咐。」
 
  據谷松說安置完瓊可以後,政府的人員們會再到一次黑市裡面進行搜查,所以他要求米哈逸等人跟著政府一同進去銷毀活體實驗的任何資料,要是隨意讓某個魔法師隨行,難保這樣的情況不會再次發生。

  人離開以後,谷松便在我跟奧茲的視線下,手掌凝聚著一股靛色的魔力平放在女孩實驗體的身上,與此同時,她的身體再度出現了剛剛像是蒸氣般力量逸散的現象。

  而或許是怕我尷尬,谷松在這個時候才道出了三種魔力其實有一個是從我而來的事實,惹得奧茲一陣驚訝,不過事實並不需要隱瞞什麼,我就如實講出了當時發生的所有事情。

  聽完以後,谷松只是凝視著這個女孩實驗體,輕輕舒了一口氣。
 
  「是嗎……沒想到這個女孩這麼亂來……」

  幫女孩實驗體承擔了幾句不珍惜身體的說教以後,促成這個結果的我也一陣尷尬,連忙為她委婉地說了幾句好話。
 
  「可要不是她幫忙,我要逃出去還要費點功夫呢。」
 
  「就算是這樣,昕里你還是太亂來了。」

  我抬起頭,正對上谷松另一側奧茲的顏面,她就像上次黑暗天堂一樣皺著眉嘟起嘴,一副擔心到很不悅的樣子,我看了更為難,只能乾笑。
 
  「這種時候就更應該要相信我啊……」
 
  「相信歸相信,擔心還是會擔心的。」

  總體來說我確實還是魯莽了些,因此我無言以對,只得尷尬地笑笑面對奧茲,而她這次也不打算就此停口,一路嘮叨到谷松的聲音打斷了她。
 
  「妳別念了,還不知道妳學妹的下場會是如何呢。」
 
  「瓊可……」

  奧茲的表情頃刻間垮了下來,變得陰沉沉的,我想要試著安慰她幾句,卻又馬上被谷松叫去恢復女孩實驗體的體力,一路上就只能這麼閉口不言地聽下去。
 
  「師傅……您以前知道她是這樣想的嗎……」
 
  「即使是如同家人般的存在,也不會時常都知道對方在想什麼的。」

  即使谷松講的話一直都像是某種教誨,而不是鼓勵的話,卻擲地有聲,聽了並不會因為罪惡感讓人生氣或更加沮喪,而是能夠引以為戒,重新好好的振作起來。
 
  「黑市的事件就算是給彼此一個教訓,時間過了,一切又會恢復往常的。」
 
  「希望如此。」

  而在這個時候,我也想起了某件事情,趁著現在大概是最適合的時機,即使這有可能再把目前的氣氛再往下拉,在免於讓還沒回來的其他人也跟著無謂的恐慌下,我清了清喉嚨,對著谷松誠摯地開口。
 
  「那個,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

  他隨即點了點頭。
 
  「請說。」
 
  「請問這裡……有會施展招魂魔法的魔法師嗎……」

  簡單說明了一下我看到的現象用做某種示例,谷松進入了一個短暫的沉思。
 
  「這類型的魔法……我能夠很確定的說沒有。」
 
  「昕里,你為什麼要問這個?」

  我會忽然講出如此奇怪的問句想必引來了奧茲的注意,我也搞不清楚自己是怎麼回事,是在害怕這個事實的沉重性還是如何,講話的時候磕磕絆絆。
 
  「因、因為……」
 
  遲疑了一下,看著奧茲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更加探究,我心一橫先請兩個人聽完我所要講的之後再問問題,便將逃跑後遇到幽靈的所見所聞給說了出來。

  順著過程,我看見奧茲臉上的表情一路從訝異演進到難以置信,最後是懷疑。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
 
  「妳覺得現在是適合開玩笑的時間嗎?」

  我只能無奈地微笑,再怎麼說也不會有人在這種時候講這種話吧……

  好在奧茲通常會選擇相信我,馬上就開始協助我一起思考起其他角度的問題。
 
  「不過也確實很奇怪,我們當初在聖因特城發生那些事,依那個男主教的個性,絕對會馬上衝過來理論的,原來是這樣……」

  就在我跟奧茲開始從當初的事件抓出很多個奇怪的點想開始繼續延伸時,唯有谷松就事論事,除了告訴我們那裡的確是這座城的舊址外,也幫忙解答了幽靈在地底下跟我所說的話。
 
  「如果是包含怨恨的靈體,有可能是亡靈。」

  谷松望著我,他的側臉全都被斗篷的帽的給擋住,透不出一絲陽光。
 
  「亡靈會不斷侵蝕周遭的生命能量,若是怨念持續擴大,甚至能夠直接把人的生命能量給吸走。」

  也許是已經深諳世事,谷松不論隻字片語仍是平平無起,可不需要任何語調,單單靠這句話就讓我的心又再度劇烈跳動起來。
 
  「如果照這位小弟所說的,那當地的侵蝕程度應該不是隨便帶著軍隊進去就能解決的事情了。」

  沒想到局勢竟如此可怕,或許已經擴散到了一種無法控制的地步。

  不曉得是冷汗還是施力的汗從背後滑過,從腳下生起了一絲無法忽略的惶恐,不斷在向上攀住我的整個身體。

  隱隱之中,我不知怎地,覺得內心跟這件事有種莫名的聯繫,好像就是在……召喚我過去處理一切一樣。

  是因為我答應了這個請求,所以才會這麼感覺嗎?

  我還在思考,奧茲的聲音頃刻把我拉回了現實。
 
  「不管怎麼樣,回去後,昕里你就立刻稟報吧。」

  點了點頭,谷松也在這個時候站了起來活動筋骨,然後從上俯瞰正在仰視著他的我。
 
  「好啦,你就先出去晃晃吧,奧茲留下來就好了。」

  還卡在上個狀況的我完全沒慧根去留意眼下發生的事,只是抬頭不自然地微笑,還以為做錯什麼。
 
  「怎麼了嗎?」

  卻沒想到,谷松只是很無言地看了我一眼。
 
  「現在處理好了,人家姑娘要換件衣服,我當然叫你出去,你留在這裡能幹嘛?」

  「好吧……」

  還以為是什麼要緊事,結果只是這樣,我也只得認命地起身拍拍身子,正握著門把還沒開門的時候,奧茲又從身後給了我一個不錯的提議。
 
  「昕里,你可以去一層的公園區晃晃,那裡很安靜,通常這時不會有人在,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不用想急著回來幫忙,休息到你可以了也不遲。」
 
  谷松又補了一句後,我就開門在大街上悠哉地走著,反正黑市的問題已經解決了,再怎麼樣也不可能天還沒黑就把人抓走吧?

  不過天雖然是沒黑,卻也在開始落日,今天一整天都關在密不透風的屋子裡面,等到現在能夠欣賞天空時,陽光在天際先一步繪出了夕陽。

  跟著奧茲的指示,我又照路牌來到了一層的公園區,在一層的最右邊,雖然說是公園,但也只有幾個長椅跟小孩坐的搖搖馬,不過有野草在人工草皮冒出了新芽,周遭樹上的枝葉隨著微風輕輕顫動。

  可見,奧茲說的少人,確實是如此。

  雖然是走在自己幾乎一無所知的道路上,想起今天發生的種種,又覺得放眼望去,所見的一切都是那麼新鮮美好。

  呼吸著純粹的空氣,我打發時間地用腳踢了踢地上的石子,石子滾一滾卻落到了人的腳邊,正當我想要輕聲道歉時,抬頭看清楚人的那一刻,我傻住了。

  伊卡勒特就那樣站在那裡,眼色鐵青。

  從眼神判斷出他一臉怒容,晚霞在他的髮絲上落下靜謐的光暈。

  看到我的瞬間,他的眼中劃過失而復得和驚喜,然後又全被生氣給取代。

  比上次我們兩個在黑暗天堂裡掉落後還要生氣,氣的,就好像他下一秒會衝過來打我都不意外。

  「你怎麼……」

  我的話還沒有說完,伊卡勒特也沒有回答,他就這樣筆直地朝我走過來,眉頭擰得越來越重,讓我也跟著心虛地僵在原地,卻不知道我到底在害怕什麼。

  下一秒,我就結結實實地撞進了一個懷抱。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定格的這幾秒裡,我想不出任何能形容現在狀況的東西,只覺得鼻子有點酸酸的。

  還有,貼近胸口的那個地方,他的一顆心正飛快地跳躍著。
 
  「你還記得你說了什麼嗎?」

  他的話在耳邊低低地響起,我順著思考腳步不自覺往後了一步,他卻又馬上收緊手臂將我整個攏了回去。
 
  「你還在生氣嗎?」

  彷彿是原本想說的字太多,最後都凝聚在了某個地方,過了很久我才聽到他的聲音。
 
  「……累了。」
 
  「我還以為你會氣到現在呢……」

  或許是我想把氣氛搞輕鬆一點的語調還是太狂妄,讓伊卡勒特忍不住就反問了我。
 
  「你希望我生氣嗎?」
 
  「不是,因為上次我這樣的時候……你也是發了很大的火啊……」
 
  「……總之,回來就好。」

  我聽到伊卡勒特吸了一下鼻子,然後輕笑了一聲,鬆開了我。

  也是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他的脖頸上掛著一層細密的汗珠,眼睛變成了某種如釋重負,像是卸下防備的野獸。

  陣陣清風依然在吹拂,宛如是吹動了夕陽的暮色,在伊卡勒特的面具上落下了薄薄的暖色沉暉。

  還不知道現在能說什麼,只看見伊卡勒特從身後拿出了一個黑色的小盒子,面對我的方向打開了它。
 
  「這個給你。」
 
  「這個是?」

  裡面,一個削成飛鏢狀的純白玉石被完好的安置在盒中的海綿之間,玉石的某一角打了個洞並穿著一條黑繩,看起來像是一個鍊子。

  彷彿自己被下了某種咒語站在原地,我就這麼看著伊卡勒特抽出那條鍊子,靠近我的同時收起了盒子,雙手繞過我的脖頸,皮膚與手指之間的接觸讓我微微發顫,直到一片冰涼的東西落在我的鎖骨之間。
 
  「一種護身符,可以保護你免於厄運。」

  等到他再一次說話的時候,我才後知後覺地回神過來,胡亂地想到什麼就說什麼。
 
  「原來你也會相信這種東西呀……」
 
  「或許這個能提醒你別弄壞我送的東西,減少你搞事的次數。」

  而面對我無厘頭的發言,伊卡勒特也只是看著我,沒有躲閃地眼含笑意,堂堂正正。
 
  「可是……你什麼時候變出這個東西來的?」
 
  「做的。」
 
  「……難道是黑暗天堂前?」

  我幾乎是下意識就脫口猜測了這個時機,要說他真的能從哪生出時間,似乎也只有當初我去楓葉丘陵的時候了。

  結果大概是我講話太過於直白,就像是自己的行動被講中一般,伊卡勒特不自然地別過頭,右手搓揉著自己的後頸,耳朵游過些許潮紅。
 
  「那個時候只做好墜飾,剩下的是之後才做好的。」

  要將一塊石頭打磨成這樣肯定很難,所以他那個時候手才會受傷……

  想到這裡,我的心怦怦跳得厲害,臉燒得通紅,怔怔地看著他,過了好一會兒才想起說出自己的感受。
 
  「謝謝你,我很喜歡。」

  伊卡勒特說這個玉石裡面附上了他本身的力量,這樣他除了追蹤我的力量找到我之外,也能追蹤這個玉石,雖然聽起來怪詭異的,不過這個時候,高興跟感動的心情還是壓過了所有一切,讓我忍不住對著他傻笑。
 
  「這樣感覺就像有兩個伊卡勒特在保護我一樣,感覺好奇怪。」
 
  「能想出這種形容方式的你也足夠奇怪。」

  今天的伊卡勒特似乎格外溫柔,就算我說傻話,露出奇怪的笑臉,他也不會說我蠢還是怎樣,只是陪我一直胡鬧下去,但我特別喜歡。
 
  「不然應該要怎麼說才對嘛……
 
  「不管怎麼樣,它……」

  這個時候,我還傻傻地陶醉在當時的氣氛當中,沒有聽出他的欲言又止、也沒有搞清楚伊卡勒特說的是什麼意思。
 
  「它會……保護你的。」

  伊卡勒特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語氣裡是肯定,但更多的卻是搖搖欲墜的堅定。

  這句話對現在的我來說還太過隱晦,直到那天,我才真正意識到伊卡勒特的決定是什麼。

  他只有說這個鍊子會保護我,並沒有說更多,剩下的都是我自己揣測的。

  可當時的我卻自顧自地認為,他說的就是這個意思。

  後來不論是誰想起這段對話的時候,或許都會感嘆命運的捉弄與無常,讓我們從此走向了那條道路……
 
  這個時候的我還不知道這場已經拉開布幕的命運會以怎樣的形式展露在我的眼前,也不知道如今天空下的世界究竟發生了何種翻天覆地的變化。

  而我們,只能沿著那偏離的軌跡,變得越來越遠。
 
  我曾經以為的、曾經堅持的,也在同個時候,徹底崩塌。
 




69.End



next stage.










伊卡勒特是求婚啦求婚
我們下一篇直接結婚
六章結束了
每個故事都喜歡拖到打完人才來幫
這次就偏偏不給拖ㄏㄏㄏ
感謝大家

創作回應

阿鳴
有甜又有刀[e3]
2021-07-14 20:16:44
符晴
又好吃又酸疼XD
抱歉最近生活繁忙比較晚回QQ
2021-07-17 20:20:14
大漠倉鼠
看完之後心情複雜
2021-07-14 21:23:08
符晴
我寫得也很複雜[e21]
倉鼠抱歉 最近生活較為繁忙就晚回了QQ
2021-07-17 20:20:44
東堂隼人
【他、與他、與他】,有意境呢![e12]
2021-07-15 21:48:06
符晴
我也不曉得我為什麼會光一閃想到這個XD
東堂不好意思QQ 最近生活較忙就更新後才來回了QQ
2021-07-17 20:21:20
東堂隼人
符晴客氣了,在煩忙之餘還能持續寫作就很辛苦了,那像老宅女常常自己打到一半就發脾氣,然後開始耍廢,我就懶![e29]
2021-07-17 20:57:30
符晴
不會不會,寫作就是自己開心就好,我有時候也會懶得打稿,不要逼自己才是最重要的XDD
2021-07-18 13:14:27
沫兮
又甜又虐
快點結婚啦(不是)
2021-08-18 23:04:35
符晴
我也覺得快去結婚啦 (乾)
2021-08-21 22:11:2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