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耶雷弗:契約醫生》97

符晴 | 2021-12-16 22:00:04 | 巴幣 578 | 人氣 110







或回到上一回




97

【死因


(本篇建議服用背景音樂,音源:youtube)





  「對了,如果你能……變成和現在完全不同的某個存在,你覺得會怎樣?」

  在童話村發生那場大火的前一天,鬼怪和九尾狐一如往常地待在一起,鬼使神差地,九尾狐問了鬼怪這句話。

  鬼怪從來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應該說牠對於這方面的問題感到害怕,因此拒絕回答,除了回覆現在這樣就很好的回答外,還反過來叫了牠為九尾狐取的新綽號,小白。

  小白的綽號,是因為九尾狐的毛一身雪白又蓬鬆,所以鬼怪喜歡這麼叫牠,但九尾狐本身似乎不太喜歡就是,兩者常常因為這樣而吵起來。

  雖然會因為小名的關係時常鬥嘴,可是九尾狐的出現讓鬼怪獨來獨往的生活開始有了聲音,每天下來日子也很快活,彼此的存在化解了那份曾經所抱持的情感。
 
  「因為已經不孤單了。」

  鬼怪是真心這麼覺得,人類懼怕牠,其他生物也不敢貿然接近,在橫行童話村邊郊的同時,又有一個軟綿綿的九尾狐時刻陪伴著牠。
 
  「真的嗎?可、可是……說不定……可以變成人類呢?你認為有可能嗎?」

  即使九尾狐依然是嚮往著人類的生活,偶爾還得替牠被人類欺負給收拾後局,鬼怪卻一點也不覺得麻煩,不如說就像是順手救了幾隻流浪貓狗,只是有一隻特別會闖禍而已。

  隨著時間推移,鬼怪自己卻不知道,九尾狐帶來的這些事物已經變成牠生活中的一部份,而牠以此為樂。
 
  「或許可能吧?」

  以為這只是一個平常老是問的問答題而馬虎地回答過的鬼怪,卻沒有料想到,這後面連接著將牠們給拖往悲劇的鎖鏈。
 
  「我今天啊,發現了一個……可以完全變成某種東西的寶物!」
 
  九尾狐那段期間老是跟在朴大爺的身旁,牠嘴上老是說朴大爺是唯一不會把牠們當成怪物的人類,就算鬼怪勸戒過靠近人類的危險,也始終無法阻止九尾狐對於人類所產生的熱情。

  只是講了好幾次,耐心也終究會到極限,鬼怪依然謹記著人類對於牠們倆的忌憚心,也擔心九尾狐會被朴大爺欺騙導致又被欺負,所以牠告訴九尾狐,再靠近人類的話,牠會很嚴肅地生氣。

  難得看見鬼怪這麼認真,九尾狐遲疑了一下,答應了鬼怪不再靠近人類的要求。

  不過才圓了尷尬的場,九尾狐便想起今天忘記澆花的事情,話都沒說完就匆匆地離去,鬼怪一想覺得很奇怪,平常九尾狐是沒有在澆花的……

  雖感怪異,不過鬼怪還是讓九尾狐自己跑了出去,並沒有追上,想著晚點九尾狐就會跟平常一樣地回來,可是——
 
  之後九尾狐再也沒有回來了。
 
  接著隔天,山上就發生了大火災……
 
  「……沒想到牠把那句話解讀成那樣……」

  朴大爺悠悠地長嘆了一口氣,彷彿就連他自己也是現在才知道,九尾狐心中想的到底是什麼。

  一句話可以有很多種解釋,對朴大爺而言,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而對九尾狐來說,這等同於給了一個有機會變成人類的機會,像是給予走投無路之人的孤注一擲。

  變成完全不同於自己的某個存在,如果運氣夠好,或許就真的能夠變成人類吧?

  那麼,就不會被討厭了。
 
  「但是,我絕對沒有惡意。」

  朴大爺信誓旦旦地對著鬼怪、還有聽完整起事件內幕的我們起誓,紛雜的說詞在我的心底百轉千迴,慢慢陳列出軌跡,他的誓言在鬼怪面前卻不值一提。
 
  「終究都是你和其他人類害的。」

  牠已經篤定地將罪給扣在了我們的頭上,對著我們咆哮起來。
 
  「根本不了解九尾狐,卻一直對牠指指點點的說是怪物!」

  在場的我們三個根本沒有見過九尾狐的真身,因此根本沒餘地說話,實際上是只有鬼怪和朴大爺說話的空間,牠卻將這股怨氣不講理地釋放到我們身上。
 
  「就連欺騙想成為人類的牠而讓牠死去,也是人類的詭計!」

  或許就是因為對這件事情沒有太多的深入,就算聽到九尾狐死亡的訊息,我們三個人感到的震撼也絕對不比朴大爺此時臉上寫著的更多。
 
  「九尾狐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朴大爺也是一個渾然不知,鬼怪果然更加憤怒,幾分鐘前幽靡就是這樣惹怒牠的。
 
  「到現在為止……人類果然一點都不關心為什麼九尾狐要這麼做……」

  與此同時,腳步的沙沙聲跟著其他童話村村民的聲音從後面接連傳來,我背脊一涼,一定是聽見這裡有聲音才跟了上來的!

  不一會,興夫、樂夫、小荳,還有其他待在下層的居民們都聚了過來。
 
  「終於把火都撲滅了!」
 
  「這都是你大哥我的功勞啊!」
 
  各自吆喝完自己剛才大顯神威滅了多少火以後,看到站在這裡的鬼怪,臉上的表情馬上又是另一回事。

  「啊!是鬼怪!」
 
  「哎呀……那個不是鬼怪嗎……」
 
  原本我覺得朴大爺在最惡劣的時候來到現場已經是最糟糕的事情,現在根本沒有怎樣卻搞得跟人多欺少一樣,把目前困頓的境界再往上推了一個層次。

  而可能就是人類這種瞬間變臉的能力令牠感到厭惡,微弱的嗚咽聲後,鬼怪忽然嚎啕大哭起來,像一場突然下起的雷陣雨般,猝不及防。
 
  「誰、誰都不會去在乎……」

  我被突如其來的轉變噎住,鬼怪用空閒的手擦眼淚和鼻涕,另一支拿著狼牙棒的手指則舉了起來,豎起食指繞了牠所能看見的人一圈。
 
  「九尾狐……九尾狐就是因為在場的所有人才死的!」

  後方的樂夫見此想多言,馬上就被其他人給摀住嘴巴給制止,朴大爺則是沉默了一段時間,可能是想著鬼怪現在悲從中來,待牠稍微釋放了情緒後再接續話題。
 
  「……冷靜一點,我也很難過,那麼善良的孩子,到底怎麼會……」
 
  「……那孩子死去的地方就是這裡。」

  兩年前,鬼怪在大火瀰漫的禁忌斷崖,找到了被濃煙搞得一身灰頭土臉,狼狽又受了傷的九尾狐。

  牠尋了好幾個地方才在這裡找到牠心心念念的九尾狐,可是當鬼怪要靠近九尾狐時,牠卻很大聲的叫鬼怪不要靠近。
 
  「都是因為我……村莊才會起火,還有玉石也……」

  九尾狐麻木地攤在原地,後腳似乎扭了所以無法走動,唯一能做的只剩下哭哭啼啼地面對這山谷底下的大火海。
 
  支離破碎的言語讓鬼怪一時搞不清牠在說什麼,但很快鬼怪就想起了九尾狐先前的異狀。

  「……妳該不會……碰了那個朴大爺所說的……玉石吧?」
 
  「因為我太貪心了……不聽話,還以為可以變成人類……」

  九尾狐陳述了事實,也認了就是因為牠碰了那些玉石,結果玉石的力量受到吸引,便附在了九尾狐的體內,轉眼間也燒起幾乎毀滅整個童話村的大火。

  鬼怪沉默了一陣子,牠沒有料想到九尾狐就是災難的罪魁禍首,理應要罵要罰,可牠另一方面也想到了討厭的人類時常說的,只要懂得認錯,去彌補過錯,一切就可以重新來過。

  所以,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利用人類所言吸引,藉此把九尾狐給帶到安全的地方去。
 
  「我不能繼續活下去……森林會一直著火……會燒掉整個童話村的!」

  只是九尾狐怎麼樣都不願意動身,牠用尾巴捲起周圍的泥土跟石頭丟向鬼怪,就是不願意讓鬼怪靠近牠,無論鬼怪說了多少次的沒關係。
 
  「作惡的人……就是要付出代價……」
 
  鬼怪其實在搜尋九尾狐的過程當中就受了點傷,被九尾狐這樣一鬧用出了更多傷痕,但那些傷口不管多痛,都無法阻止鬼怪想拯救九尾狐的心。

  可是,九尾狐終究還是說出了那句,不論是誰都會感到異常害怕的話。
 
  「對不起。」

  此句話猶如生死之間的催命符,意識到九尾狐方才所言會衍伸出什麼樣的後果,鬼怪急了。
 
  「我只是想成為人類而已……」
 
  九尾狐雖然無法正常行動,但還是靠著挪動身子,一點點往山崖的邊緣逐漸靠近,在牠對於接近的牴觸之下,鬼怪無得貿然動身,只怕九尾狐真的會想不開而做出傻事。
 
  「等等!等等!」

  不過鬼怪當然不可能就這麼看著九尾狐耍性子,牠很清楚現在要想辦法在拖延的時間內安撫並抓住九尾狐,可九尾狐卻已經放棄,懊悔跟愧疚佔據了心靈。
 
  「拜託你,一定要把玉石放回原位,還有,希望村民不要太恨我……」
 
  如同囑咐最後的遺願,那是九尾狐最後一次看向鬼怪,當牠轉頭面對底下好幾米深的底下時,鬼怪趁機衝了過去,龐大的陰影卻先一步從天而降。

  「等、快躲開!那棵樹!」
 
  燒斷的大樹整柱落了下來,同時砸向了九尾狐跟鬼怪,兩者都被嚴重波及,而九尾狐最後離得越來越遠的慘叫聲,就是鬼怪對於九尾狐記憶的終點了。

  後來醒來的鬼怪還身在斷崖上,可是山崖上除了樹木燒毀的大片碎片,什麼都沒有,就連鬼怪一族用來遮蔽臉孔的面具,都因為剛剛的衝擊摔成碎末。

  即使鬼怪在原地怎麼叫九尾狐的名字,九尾狐卻再也沒有出現了。

  「結果我連屍體都沒找到,只剩下這些玉石。」
 
  在九尾狐可能跌落山谷的可能地點,鬼怪每個地方都找過了一次,火雖然滅了,但是對於鬼怪來說,那是多麼的諷刺。

  山谷底下,除了朴大爺告訴九尾狐的那些玉石,牠的一分一毫卻像是徹底從這世界上蒸發了一樣,毫無尋獲。

  「那天,我的假面、九尾狐、還有出生來第一次感受到的幸福……一次全被毀滅了。」

  鬼怪的眼淚停了下來,卻開始在深處匯聚成更濃厚的情緒,嘴角都咬得發白。
 
  「那孩子只是想要成為人類而已啊……」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疾風盤旋而起,在風勢早已強勁的此處沒入氣流當中,帶著些微的鋒利感劃過自身。
 
  「如果不是村民們這樣對待牠,如果不是朴大爺你欺騙牠……」

  似乎這股風正依照著鬼怪的意識,隨著怒氣越來越兇猛,任誰都無法輕易靠近一步。
 
  「……我絕對無法原諒人類,絕對。」

  說著說著,鬼怪從牠的後腰處拿出了一顆蒼藍色的石頭,就是那猜忌的玉石正在發出著詭異的光輝。
 
  「喂!等一下!不能這樣使用玉石啊!」

  無視著朴大爺的警告,鬼怪運用著自身的氣力在不斷激發出玉石的力量。
 
  「作惡的人要付出代價,所以我今天會讓所有人都付出代價。」

  語畢,牠把玉石放到自己的胸口前,彷彿就是當年九尾狐與牠說的一樣,玉石像是被吸入一般淡化在了鬼怪的身體裡,幽靡忍不住一叫。
 
  「牠把猜忌之玉植入身體裡了!」
 
  「可惡,終究還是……」

  朴大爺說著話,話語卻霎時被狂風吞噬,瞬間猛烈的氣旋吹得人頭腦都發疼,氣流中發散的玉石之力更是讓她重回了當時的那副慘況。
 
  「呃!玉石的氣息……好強!我的頭……」
 
  「幽靡!」

  幽靡又一次陷入被玉石氣息給束縛的疼痛裡,鬼怪有意的催化讓這次她所感受到的痛苦更劇,眼看著她受難,我和朴大爺拼命嘗試著要邁出步伐去靠近她。

  可任憑怎麼努力,強烈的風依然將人都困在原地。
 
  「幽靡!振作點!玉石的氣息會對她造成影響的!」

  最後他只能眼睜睜地杵在原地大吼,轉而離較近的我和延陞求起救來。
 
  「昕里小弟,拜託你們一定要阻止鬼怪,幽靡,幽靡她……」

  轉過頭,我傷神地看了朴大爺一眼,什麼也沒說,便回身默默地抵禦面前的風勢,穩固身姿。

  「……我知道了。」

  加持法術提升了對於風的抗性,我使勁地眨著眼睛止住乾澀,不管是瀏海還是身上的白袍都像是要被掀起一般在氣旋中鼓脹。
 
  「小子要注意點,這傢伙的實力非比尋常啊。」

  延陞叮囑完後便飛向空中,即使風是那麼的猛烈跟亢奮,他在半空中仍紋絲不動,像是他本身的氣場把這些風都給推散了一般。

  如同堅毅的壁壘,永遠雄偉地矗立山河。

  而我回過神,現在的情況不能再使用風跟火的精靈法術,懸崖地勢險峻,更不能使用地屬性……

  我一邊在腦海中盤算著該如何出招,一邊伺機而動,只有把鬼怪給停下來,才有辦法繼續把九尾狐的事件給拼湊出來,這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

  好在鬼怪即使獲得了玉石的力量,在本身的體格和先天限制下是採取直線前進的物攻法,並不會因為玉石而突然學會魔法,狼牙棒的攻擊範圍也不大——

  那麼,在碰得到人之前就是魔法跟法術的天下。

  延陞叫出了多隻蝙蝠擾亂鬼怪的視線,同時啃咬鬼怪的身軀造成傷害,我瞧準這一點,在鬼怪的四肢不斷凝出冰,限制牠攻擊蝙蝠和延陞的行動。

  即使牠的力氣能輕易擊碎這些冰塊,但對銜接上延陞本人的出招已經足夠。

  他召喚的黑暗跟當時制服興夫一樣不斷消耗著鬼怪的體力,由於兩者的級別不同,我能從現在這力量當中感受到更深厚的魔力,顏色似乎也更深沉。

  雙腳被禁錮,上空又有蝙蝠追打,可鬼怪絲毫沒露出卻意,宛如是天生戰鬥的習性而從不示弱,在牠猛烈揮舞武器做掙扎的同時,陣陣雷鳴襲來試圖麻痺牠。

  只要鬼怪待在延陞的魔法範圍之內就會持續損耗,所以與其限制動作,不妨直接讓牠無法動彈,雷屬性也不像是冰塊一樣能用蠻力掙脫的東西,實為上策。

  原本可能會很膠著的戰鬥,真的是還好我方的條件佔盡了優勢,不一會兒就結束了。

  「嗚……嗚。」

  鬼怪被擊退在原本的地方,肆虐的狂風因為被擊潰而降為微風,我和延陞還在張望情況,朴大爺趁機快手湊到了幽靡的身旁。

  「幽靡,妳還好嗎?」

  「呃,我的頭……好痛,好像想起了什麼……玉石,還有火……」

  幽靡的狀況也穩定了一些,但仍不樂觀,我抬起腳想跟過去看幽靡的情況,走兩步卻沒料想……

  「天哪,鬼怪又開始移動了!

  興夫忽然大叫,嚇得我心中一顫,急遽加速的心跳上,面前的鬼怪慢慢地爬起身子,先前玉石的氣息在這時變得可視——

  「在懲罰所有人以前,我是不會死的!

  迸出一陣電光石火,牠周身紊繞的凜冽強風爆發開來,一瞬間我的耳朵被大量的呼嘯聲給刺穿,身體一瞬感覺到的高溫並不是來自於風的銳利,而是睜開眼後重新升起的熱氣。

  腳部輕微的漂移讓我有種自己被吹倒在地上的錯覺,啪啪的火苗聲響接續在風之後傳入耳裡。

  四周,再一次被火包圍。

  原本沒有著火的禁忌斷崖,連著山谷底下再一次燃起更加猛烈的火,蒙主恩召的蒸氣似是寬廣的紅色煉獄,見狀,後頭傳來了村民們氣餒的聲音。

  「我、我已經沒力氣滅火了……

  「火比剛剛還大,真的沒希望了……

  鬼怪身上不詳的氛圍包圍在這範圍中的我們,掀起一陣陣黑色颶風,像是湧動的雷雲,席捲著目所能及的一片,密不透風的矩陣令人幾乎要喘不過氣。

  「哇啊啊!」

  一聲激烈的尖叫劃過風聲,幽靡又受牽連,她的身體彷彿是無法再承受玉石強烈的壓迫,越趨狂暴的狂風從她身體竄出,推開了朴大爺,還竟是跟鬼怪一樣詭譎的氣息。

  可是兩股罡風非但沒有相互聚攏,反而還彼此角力了起來,撞擊的風刃不斷反彈到各處,鏗鏘聲不絕於耳。

  「我是絕對、絕對……不會放過人類的!」

  鬼怪像是受到了挑釁,狂躁地用狼牙棒在面前不斷揮舞,甚至發起了無意義的重複攻擊,即使那裡並沒有東西。

  紊亂的風無法遮蔽牠臉上怪異的表情,但光是從動作看,就顯得極其不自然。

  恍若是越戰越強的兩個將士在拚命搏擊,每一次的碰撞都接連引出雙方更深層的力量,呼應著達到臨界值的那一刻,決出高下。

  但玉石的能量彷彿永無止盡,全場的眾人全都被戰火波及,在每一次衝擊裡都牢牢抓著能夠保住自己的物體,而我沒有。

  在那幾次的擦撞裡,我都是靠著自己的力量擋了下來,到頭來是蹲了下來,抓著旁邊的石頭好給自己添加些重量。

  比起山崖,兩股力量彈去天空上的數量更甚,讓延陞根本沒辦法下來,即使我有聽見他的聲音,也只剩下閉上眼睛死命抓著石頭的直覺。

  後來,風暫時停了下來,我偷偷睜開眼睛——

  逆著光的鬼怪舉起武器,四散的玉石之氣凝聚在牠的狼牙棒上,形成了一個混濁的球體,而牠目光的中心點正對準著幽靡!

  我心尖一凜,球體的大小卻告訴我無論是要擋還是要救都來不及,而奇蹟也沒有降臨在我的身上……

  氣還沒喘完,鬼怪就將那顆球給揮了出去,幽靡身上吸收的氣想必也不會乖乖示弱,還未看清,高熱的渦流如湧起的巨浪,席捲世間。

  只記得那一刻我的耳朵像空氣被抽乾一樣什麼都聽不見,是因為旋動的大氣翻覆搞得我胃裡噁心,眼睛自然地張了開來,迎接我的卻是開始傾倒的黃昏地帶。

  腳下驟然傳來的失重感向上蔓延,無一不告訴我現在的位置處在哪裡——

  縱使難以相信,但我明顯是被風的衝擊波給捲到天上去了。

  在那個時候,我看見了底下的延陞,還有山崖壁上紅色的彼岸花,混雜惡火的空氣忽冷忽熱,惹得身體飄然,讓我恍若進入了一個光怪陸離的空間當中。

  如果現在是順著夢境產生的走向的話……

  恍如印證著我的想法,我的人一飛到鬼怪與幽靡的氣場再也觸及不到的界線,狂風馬上消失。

  可零點五秒過後,我的身體就開始慢慢往下,然後隨著重力拉扯越來越加速。

  光子一般的畫面在眼前飛速地拉長,即使我怕得想要閉上眼睛,心頭那盤據的恐懼又讓我根本動彈不得。

  頭頂傳來了摩擦造成的炙熱,痛得生慌,而我只能開始倒數自己著地的秒數——

  但預料中的墜落並沒有到來,世界再度變得很安靜。

  我落入了某個人的懷抱之中。





97.End



下一回


【重演









12月出去玩還是會更新
沒有失蹤的大家放心XDDD

創作回應

玲玲璇~
玉石就是潘朵拉的盒子[e5]
2021-12-17 10:17:23
符晴
沒錯XD
2021-12-19 20:46:3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