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二三章:不同的際遇(二)

歷史謎團 | 2021-04-20 19:59:54 | 巴幣 1030 | 人氣 487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經過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在過年前夕開始連載目前進度的第二卷故事。

因為我覺得再怎麼死撐活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乾脆把這個故事直接放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甚至有趣?

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畢竟獅醬並沒有外掛(各位覺得需要嗎?),本身也是個挺屁的孩子。但他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男孩子嘛。

另外我的更新頗慢的,因為我比較像在寫書,所以每個段落都要安排得很仔細。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卷二第三章:人生,卻是不同際遇(二)

***


又過了幾天,當我第二度潛入修道院中在房間內找到海倫娜,並且把這件事情講給對方聽的時候,她竟然捂著嘴優雅地笑出聲來。

「呵呵、呵呵呵呵呵。」

「這一點都不好笑!」我鼓起雙頰,對這名人類修女大吐苦水。「奧絲雅抓緊我的後頸不放,質詢我整整一個小時,確保我沒有說謊後才善罷甘休。」

「她都問你些什麼呢?」

「那女人一直問我有沒有在修道院內被抓包,或者對其他修女有沒有胡作非為。她最在乎當然還是妳。她威脅我如果對妳亂來的話,絕對會把我做成貓皮大衣。」

「典型的奧絲雅。」海倫娜微笑道。

「事後我的脖子又痛又僵的,好像都她捏得瘀青了。」

「不介意的話能讓我看看嗎?」

我轉身背對著海倫娜,隨即感覺到幾根修長的手指撫上我的後頸。海倫娜的手很軟、很舒服。我整個人放鬆下來,閉目舒服的嘆息著,不自覺地輕輕抖動後腿。

「原來這就是獸人的身體。這裡是脖子......下巴......還有臉龐,毛茸茸又軟呼呼的。」

我聽見海倫娜一邊低吟,手指也一邊從我的後頸爬上臉部,開始揉捏起來。她偶爾還會搔弄我的下巴,好像在確認我的臉型。

「好、好舒服喵嘎......快回神啊我!」我隨即感到這樣下去不行,急急忙忙地跳開。

「哎呀,真可惜。」海倫娜輕嘆一聲,似乎還沒摸夠。

「差、差一點就掉進雌性人類的溫柔鄉了。」我用手抹了一下額頭,擦掉不存在的汗水。

「不過脖子感覺好多了嗎?」

「哪有可能這麼快――哎,真的復原嘞!」我左右轉動幾下頭,毫無先前的不適。「海倫娜,妳該不會對我使用治癒能力?」

「我只是捏捏揉揉而已,很舒服吧?」

「是很舒服沒錯啦,簡直就跟奧絲雅那個暴力狂有天壤之別。那......為了感謝妳,我分妳吃這個。」

「嗯?」

我從掛在腰際間的小布袋中掏出杏桃乾,我外出時一定都會準備小點心以備不時之需。

「這是什麼?聞起來甜甜的。」她聞了聞我遞給她的一小片水果乾,似乎從未嚐過這種東西。

「這是用杏桃製作而成的乾燥水果,很好吃喲。」

「您的好意我心領了。」海倫娜搖了搖頭道:「我們這間修道院時刻都在行齋戒,除了病人外一天只能吃一餐。」

「把這當點心如何?」

「那就更不合體統了。」她說:「點心是一種奢侈之物,我絕對不能食用。」

某方面來說,海倫娜也挺固執的。

「其實妳本人也挺喜歡吃甜食的,口水都快流下來囉。」我說。

「哎?」海倫娜斯稍稍嚇了一跳。

「這是奧絲雅告訴我的。」我竊喜道:「她叫我向妳轉達:「妳竟然跟殿下透露我曾被姆姆打屁股,那我也要跟他講許許多多妳的糗事!」」

「奧絲雅居然――」

「嘿嘿,妳曾經向姆姆請求許可打苦鞭,對方看在妳年紀還小而拒絕。結果妳求她求個不停,求得她煩了。姆姆便隨口說一句:「妳去走走吧。」而妳就這麼傻傻地在花園繞圈子,從天亮走到天黑。甚至當有其他修女問妳,為什麼要走這麼多路時,妳還說是院長的命令。」

「連這事都被外人知道了......」

「還有一次,妳在照顧花圃時抓到一條非常大隻的毛毛蟲。妳摸了摸之後說,多麼肥大的蟲子呀。一位剛好路過的修女前輩當場開玩笑地說:「那就吃了她」。結果妳竟然真的把毛毛蟲交到負責廚房事務的修女手中,希望對方好好煎炸牠。要不是姆姆看見及時阻止妳,妳可能就當真拿去料理吃掉了。」

「服......服從是極大的美德,由上主賜予恩惠給我們,讓我們樂於精進於此!」

海倫娜試圖板著面孔說這番話,卻沒發現自己到早已首度失去始終如一的平靜神情,雙頰也略為發紅。

「還要我講更多嗎?嘻嘻。」

「啊啊啊,承受這種羞人的尷尬局面也算得上一種苦難吧?這顯然是上主給我的挑戰,我會欣然接受的。」

海倫娜一邊用手指在空氣間劃十字,一邊自言自語著的模樣有趣極了。

就在此時,她像是想起什麼似的忽然抬起頭。

「殿下,請您馬找地方躲起來。」海倫娜說。

「為什麼?」

「有人要快來了。」

「我沒聽見腳步聲呀?」

「快一點。」她堅持道。

「就算妳這麼講,這房間根本沒地方躲......」

我四下張望了一下幾乎空空如也的房間,最後目光落在位於頭頂上方的梁柱。然後我伸出爪子,靠著石牆間的隙縫往上爬,最後只能倒掛在梁柱上頭。

令我感到吃驚的是,當我爬上去的時候正好響起咚咚的敲門聲,而房門也在下一秒被推開;要不是海倫娜剛剛早一步警告我,我鐵定會被發現的!

「這裡的人腳步走得太輕了吧?我居然完全沒聽到......」我暗暗呢喃著,通常很少人類能瞞得住我一雙獸耳。

走進房內的是一名臉上帶有雀斑的黑髮修女。她大概跟海倫娜差不多大,過肩的長髮綁成辮子置於腦後,臉上綻放著無邪燦爛的微笑。只是相貌平平,講好聽點是五官端正,講難聽點是沒啥記憶點的村姑。

她一隻手抱著折疊好的厚重布料,另一隻手提著裝有針線與編織工具的小箱子,開開心心地向海倫奈打招呼。

「嗨,海倫娜修女,妳好嗎?」雀斑修女打聲招呼。

「我非常好。謝謝妳,安卡修女。」海倫娜微笑道:「今天要來編織些什麼嗎?」

「喔是呀,前陣子因為天氣變冷來的緣故,我們織的毛毯和披風賣得都很不錯呢。」被稱為安卡的修女原本還興高采烈的,但她接著卻臉色一沉說道:「可是......」

「可是?」

「自從野獸人佔領「白城」之後,幾乎沒有人能隨意出城。不僅告解神師無法拜訪我們修院,就連城裡的商人再也沒來過,使得我們買不到新鮮的麵包。我聽其他姐妹說喔,最近糧食似乎挺吃緊的,只靠菜園的菜根本無法度日。妳知道的,我們平常都靠買賣藝品或樂捐度日嘛。」

我一聽後皺起眉頭,心裡頭暗暗吃驚;原來戒嚴令也同樣影響到這間隱修院,我竟渾然不知這件事。

「這樣啊,我們果然必須面對野獸人打交道......」

「妳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海倫娜修女?妳是我們之中最聖潔的修女呢!而且我聽說野獸人都是哈啾!都是一群渾身長毛的哈啾!野蠻動物哈啾!」

「安卡修女,妳怎麼一直在打噴嚏呢?」

「我也不清楚,只是突然覺得鼻子好癢哈啾!好像有什麼搔到鼻尖一樣哈啾!」安卡揉了揉鼻子,又吸了吸鼻涕。

「真糟糕,該不會是換季的關係而感冒了?」海倫娜一臉擔憂道。

「我以前從沒這樣耶?哈、哈......」眼看她又要打起噴嚏了。

「我看今天就別織東西了,妳好好回房間休息。」海倫娜趕緊說道。

「別擔心!假使我現在生場大病,那也是天主給我的考驗!」

「天主自然會給予我們試煉,但不照顧自己而得病卻是愚痴的。姆姆不是常常這麼講嗎?妳應該也不想在彌撒的時候打噴嚏,結果被她斥責吧?」

「對齁,在那種情況出聲鐵定會被罵一頓......我看......我看我還是回去躺一下吧!」

「請保重,安卡修女。」

「下次見囉,海倫娜修――哈啾!」

等到狂打噴涕的安卡離開房間之後,我才從梁柱上一躍而下輕盈著地,一丁點聲響都沒發出來。

「幸好安卡修女對動物毛髮很敏感,不然您可得躲在上頭半天了。」海倫娜輕聲說道:「我剛剛才想起來,她總會在這個時間找我一起做手工藝品,。而且安卡修女還有個小小的壞習慣,就是在別人應門前自己開門走進來。」

「原來如此,難怪妳剛才叫我趕快躲起來。」我不住說道:「不過妳真厲害,海倫娜。不只有能力創造美麗的花園,居然還能夠做編織活。妳一點也不像失明的人。」

「熟能生巧,殿下。」閉著眼的倫娜仍然能夠露出一臉謙遜的神情,她補充道:「況且安卡修女與其他姊妹們也會在旁協助我。」

「我看她們都挺喜歡妳的。」

「我們就像真的家人一樣......奧絲雅也是如此。」話鋒一轉,她突然提起奧絲雅。「從奧絲雅會透漏我的小秘密這點看來,您已經能和她聊開了。」

「是呀,尤其談到妳的事情,奧絲雅就會顯得開心多了。」

我發覺奧絲雅不太喜歡談過去的事情。

假如是跟海倫娜有關的話,那又另當別論了。她們倆曾是朝夕相處的好姊妹,藉由這兩人的回憶來多了解奧絲雅的過去再適合不過了。

不過......

「妳仍不願意協助我嗎,海倫娜?」我問她。

「不行。」

「看在妳們快沒吃的份上,妳就答應我吧。我剛剛都聽到安卡說的話囉!」

「這跟那是兩回事。」海倫娜堅持道。

「即便親如家人的姊妹們都可能挨餓受凍嗎?」

「您有自己需要承擔的考驗,而我們修道院有自己的考驗與痛苦。我想大家都會理解的。」

「怎麼這樣~~~!」我拉長尾音說道,充滿表達我的無奈與不滿。「奧絲雅明明和我講了很多以前的事情,為什麼妳就是不肯點頭嘞?」

「因為您仍未更深入地去了解奧絲雅這個人。」

「更深入......她曾說過自己沒有資格跟姆姆談條件,又稱姆姆以前不是現在這樣難搞的人......難不成她和姆姆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我不知道。」

「好詐,妳擺明就知道!快點告訴我嘛!」

「很抱歉,您得靠自己得到答案來說服我幫忙。」

「想要找到真正的答案還真難呢......」

「呵呵,人生不就是如此嗎?就和一幅巨大的圖畫一樣,你越是努力的緊盯著一個點,能夠察覺到的事物也越清晰,但是這完全不是這一整幅圖畫所要表現出來的絕對意義,你當下所理解的僅僅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喔。」

「那我該怎麼辦嘞?」

「總有一天,這一幅畫會由你的雙眼親自看完,而你究竟能不能徹底了解這整幅畫、甚至是此畫背後所蘊含的意義,就要看殿下你自己的慧根與機運了。」

「海倫娜說的這些話好深奧喔。」我垂下雙肩道:「感覺需要花上好多時間。」

「有時候循序漸進是一種美德,一步步慢慢來會比橫衝直撞還要更有效率的。殿下正是需要學習如何沉住氣的時候啊。」

不得不說,今天的海倫娜真的讓我徹底改觀。沒想到她能夠說出這麼多精闢的道理,也許,這便是我今天所得到的最大收獲也不一定呢。

「不過,如果殿下心有迷惘而不知該如何解決的話,要不要嘗試打苦鞭呢?」

........欸?我剛剛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面對露出燦爛笑容的海倫娜,一滴冷汗自我的額間滑落。

「海、海倫娜,妳剛才說什麼啊?打苦鞭?就是那個拿著繩子朝自己背上打的奇怪儀式嗎?」

「奇怪的儀式?不不不,打苦鞭可是在至尊上主的見證之下,親手體會天主之子曾經承受過痛楚的萬分之一;是非常莊嚴的神聖儀式喔。而且打完以後會讓你好一段時間都感到通體舒暢,就好像重生了一樣!」

這時,我眼中的海倫娜已經將雙臂舉到與肩齊平、同時手掌朝上,臉上那副癡迷的表情看不出究竟是在陶醉還是在細細品味著什麼。而且她整個人就好像是再發光......不對!她是真的在發光啊!!

「殿下總認為痛苦是無用的。但其實越是痛苦,得到的回報有時也越大。儘管當下感覺不出來,但我認為事實正是如此。來吧,我可以從姆姆那借一隻苦鞭。她絕對不會懷疑的,到時候我可以教殿下如何用最疼痛的方式鞭打自己――」

「我突然想起還有事情,我要走――」

我才剛轉過身想逃跑,後頸卻迅速遭到海倫娜伸出來的手掌給掐住。

「動、動噗鳥惹(動不了惹).....」

「殿下,一起來體驗看看這至高無上的痛苦吧~~~~」

「咪嗚!」

沒想到海倫娜居然光聽我的敘述就察覺到我的弱點在哪裡,她和奧絲雅果真是一對姊妹,惹不起啊!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如既往地後記: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經營。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被曼妙的美女用鞭子抽打、辱罵,媽寶獅子就像開啟了新的視野且無法自拔,每天都在追求更高層次的痛苦。
羞女海倫娜也意識到施比受更有福的道理,承受痛苦只能提升自己的境界,但施加痛苦給他人則能提升他人的境界。
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哀,從此隱修會充斥著快活的氣氛……

(Ending - Pain, love it!)

(放結局音樂,上工作人員名單)
2021-04-20 21:18:35
歷史謎團
這結局到底是GE還是BE啊XDDDD哪一條結局啊XDDD
太好笑了w咕桑真是非常幽默呢(結果是認真的?!!!!
2021-04-22 20:43:33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虐貓,這是虐貓啊哈哈哈你看看你XDDDDD

「殿下,請您馬找地方躲起來。」<---這句感覺像在爆粗口阿XDDDD
2021-04-21 00:32:35
Sword
我願意體驗這份痛苦,因為這是為了人類的神明,為了人類的未來我甘願
2021-04-21 21:27:4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