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二二章:不同的女孩(四)

歷史謎團 | 2021-04-02 09:19:24 | 巴幣 1142 | 人氣 285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經過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在過年前夕開始連載目前進度的第二卷故事。

因為我覺得再怎麼死撐活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乾脆把這個故事直接放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甚至有趣?

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畢竟獅醬並沒有外掛(各位覺得需要嗎?),本身也是個挺屁的孩子。但他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男孩子嘛。

另外,我也在想要有什麼方式可以跟讀者多互動,甚至申請特約作家。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卷二第二章:人類女子,卻是不同的傢伙(四)

***


時隔一個禮拜,我再度重返位於城外郊區的那一座修道院。

只不過這一次,我是獨自前去尋找海倫娜;一方面是我想找對方單獨談談,另一方面帶太多守衛在身邊挺麻煩的,也容易被修道院的人發現。

身邊缺少護衛隊隨行,空曠無一物的平原讓我感到異常孤獨。而且我總覺得身後怪怪的,好像有什麼人一直在監視自己。可是每一次回頭,每一次探尋都沒什麼收穫。

大概是我的錯覺吧?

而且「白城」的平民百姓看見我時不是慌慌張張的,就是眼神飄來飄去。最慘的是直接把我當成空氣無視,好像不知道該怎麼正視我這名獸族統治者一樣。我發現他們只會對奧絲雅表示敬重。

正如同吉莎所說,我必須做點什麼來贏得本地人類的心。

如此這般,我只好大費周章去拜訪海倫娜。

正午時分,我悄悄攀過石牆,趁著四下無人之際偷溜進入修道院。第二度看見生氣生氣蓬勃花園與菜園,海倫娜的種植技術令我佩服無比,更別說她的眼睛完全看不見了!

「奇怪,海倫娜不在花園嗎?」

我片尋不著那名修女的身影。

「果然沒這麼好運嗎?」我低喃道:「看來只能進入修道院內了。可是被發現的機率挺高的,是不是該下次再來呢?」

如果是以前的我,可能會立刻打退堂鼓吧?

此時此刻,另一個更鮮明的想法湧上心頭:簡單的道路似乎不一定是正確的,面對困境時也不一定意味著自己做了錯誤的抉擇。

這是我從跟人馬族戰鬥中學來的重要一課。

「上吧!」

我拍了拍臉頰,鼓足勇氣鑽入其中一扇矮窗。

由於修道院內幾乎是由石頭所建造,所以裡頭冰冷無比。這讓我聯想到「白城」的城堡。人類貴族似乎會在城堡地面上大量毛毯,或在牆壁掛滿毛絨織物來保持室內溫度。可是這一間修道院內空蕩蕩的,充分展現出守貧的概念,也使得周遭環境毫無溫度可言。

「天主,求你按照你的仁慈憐憫我,依你豐厚的慈愛,消滅我的罪惡!」

豎耳一聽,我發現在這冰冷冷的建築物中,竟然響起了一陣又一陣熱情的吶喊。

「那是什麼......」

隨著聲音的來源,我緩緩朝著修道院深處走去。

「求你把我的過犯洗盡,求你把我的罪惡除淨,因為我認清了我的過犯,我的罪惡常在我的眼前!」

出自於數十人之口的朗誦宛如一場大合唱,響徹修道院內的每個角落。

「天主,求你給我再造一顆純潔的心,求你使我心重獲堅固的精神!」

最終,我躡手躡腳地來到一處較為寬敞的空間。

大約有二十多位修女跪坐在這個地方,這些雌性人類年約十八至二十多歲不等,相當年輕。她們一邊以虔誠的姿態跪在地上,一邊以充滿激情的語調歌頌著人類宗教的詩詞......

然而,真正令我感到吃驚的不只如此。

「那個是海倫娜嗎?她在.....」

我揉了揉眼睛,確保自己沒有看錯。

「呃,她在鞭打自己嗎?」

她真的在鞭打自己!

只見海倫娜跪坐在一座聖壇最前方,手裡拿著麻繩製成的短鞭。那支鞭子的柄頭上連著七條繩子,每條繩子末端上還綁了結實的繩節。海倫娜本人則隨著唱頌的段落,不斷拿鞭子往後甩出去,使勁鞭打自己的後背。

噼啪!

鞭子狠狠打在肉體上的聲音,融入了高昂激情的歌頌之中。

「天主啊,求你給我再造一顆純潔的心。」

啪——

「天主啊,我的救主,求你免我血債,我的口必要歌頌你的慈愛。」

啪——

「天主啊,我的祭獻就是這痛悔的精神!」

噼啪!

彷彿隨著每一下清脆的聲音響起,都讓在場修女們的情緒更加高昂亢奮。而海倫娜鞭打自己的力道更加用力,聲音也越加響亮。縱使感到極大的疼痛,她也沒有表現出來,甚至有些醉心其中的感覺。

這個過程持續了將近十分鐘,最後眾人才在「阿們」的結語中漸漸緩和下來。我看見有的修女滿臉通紅、有的汗流浹背、有的淚水直流,顯然仍沉浸於方才狂熱的氛圍之中。

「這就是人類的宗教嗎......」我吞了一口口水,感覺背上的毛髮都豎了起來。

「非常好,今日的聖詠集念誦就告一段落了。」

就在此時,姆姆從旁邊走出來。

年邁的修道院院長掃視在場的每位修女,我從她佈滿皺紋的臉上看出十足滿意的神情。

「我的天主,願祢永遠受讚美。我忠貞聖善的修女們,願我們除了受苦以外,在世上沒有活下去的理由。」

她來到眾多修女面前,張開雙臂像是要擁抱她們,但似乎又不像。

「請各位跟我一同虔誠地求天主賞賜更多苦難:主呀!或是讓我死,或是讓我多受苦,除了這兩件事外,我什麼也不向祢求。」

「主呀!或是讓我死,或是讓我多受苦,除了這兩件事外,我什麼也不向祢求。」在場所有的修女一齊重複高喊。

接著,在姆姆的指令下修女們都一一去做自己被分派的職務,我則躲在暗處監視著這一切。

「姆姆,我還想留在經堂獨自祈禱一會。」我聽見海倫娜這麼對老修女說。

「我知道了。」

姆姆點了點頭,沒過多久她的腳步聲逐漸遠去——冥冥之中鐵定有大地之母保佑!

我輕手輕腳地接近海倫娜;有一瞬間,我忽然想要從身後用雙手遮住對方雙眼說:「猜猜我是誰?」不過隨即想起她根本看不見而作罷。

我是白癡嗎?

「殿下,您來了。」

我本想偷偷靠近她,居然在距離她五公尺外就被發現了!

「妳、妳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我依然躲在暗處,盡可能壓低音量說道。

「我聽見的。」海倫娜講話時沒有轉過頭,不知情的人可能會以為她在跟她的上帝對談呢。

「從什麼時候開始?」

「當姊妹們離開之後,我馬上就察覺到您的呼吸聲以及腳步聲。」她平靜地回答。

「那妳怎麼沒向姆姆報告?」我問她:「妳難道不害怕嗎?」

「我為什麼該感到害怕呢?」她反問我。

「呃,因為對妳來說我是野獸人......」

「照您這麼說,野獸人全都是壞人囉?」

「絕對不是!」

「這就對了。」海倫娜道:「您是奧絲雅的朋友殿下,她認可的朋友絕對不會是壞人。」

「事實上,奧絲雅不是我的朋友。」我糾正海倫娜,「她是我的母獅。」

「母獅?」她微微傾首。

「呃,這說來話長啦。而且妳稱呼我的方式怎麼異常饒舌?」

「抱歉,您不喜歡被稱為奧絲雅的朋友殿下嗎?」她思考了一下後說道:「那麼朋友殿下如何呢?可是您並不是我的朋友......啊,還請不要誤會,我不是在嫌棄指揮奧絲雅的朋友殿下。我很樂意做您的朋友!哎,這種講好像似乎太自傲了。」

「就叫我殿下吧,反正我本來就是一名獅族王子。」我趕在事情變更複雜之前打斷她。

「遵命,奧絲雅的朋友殿下。」

這不就跟一開始完全一樣嗎?我垂下雙肩。

「待在這裡講話太顯眼了,」她說:「不嫌棄的話就去我的房間聊聊吧。」

「如果妳同意的話......」我沒想到事情會如此順利。

「那麼請跟我來,奧絲雅的朋友殿下。」

「妳不嫌那稱呼很麻煩嗎,海倫娜?」

「怎麼會呢,奧絲雅的朋友殿下?

「妳唸的速度明顯加快了喔!」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如既往地後記: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經營。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鴞吉
主線同步
•潛入羞道院√
•觀看整段彌撒√

次要同步
•不要被任何人發現×

記憶同步率80%
2021-04-02 09:52:18
歷史謎團
超有趣的,竟然變成刺客教條了~!!!!獅醬擔任刺客,用他的短劍刺殺女騎士團長和羞女!
2021-04-02 10:57:40
Sword
潛入修道院,被一個修女發現,修女不通告其他人,要單獨跟獸人去房間聊天,這獸人不簡單啊,不怕進房間立刻就被砍了

(修女大人,我覺得不妥,這樣有損修女大人的名譽,微臣提議,讓我先跟其他修女一起商討策略為上,這是為了修道院的未來!!!)
2021-04-02 11:04:47
歷史謎團
竟然把目標從女騎士團轉向修女團了~這壞壞喔~~~~~
2021-04-03 14:47:1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