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二二章:不同的女孩(三)

歷史謎團 | 2021-03-27 16:40:46 | 巴幣 138 | 人氣 275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經過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在過年前夕開始連載目前進度的第二卷故事。

因為我覺得再怎麼死撐活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乾脆把這個故事直接放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甚至有趣?

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畢竟獅醬並沒有外掛(各位覺得需要嗎?),本身也是個挺屁的孩子。但他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男孩子嘛。

另外,我也在想要有什麼方式可以跟讀者多互動,甚至申請特約作家。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卷二第二章:人類女子,卻是不同的傢伙(二)

***

「對、對了,我們是希望能夠得到修道院的協助才來的不是嗎?」我說道。

「對吼,差一點就忘了。」奧絲雅也一副回過神似的。

「得到修道院的協助?」海倫娜更不懂了。

奧絲雅嘆了一口氣,接著花了十幾分鐘的時間向海倫娜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其中包括「白城」的陷落、人馬族圍困事件、桃樂絲背叛的意圖,以及奧絲雅本人同意加入獅群,與我共同管理「白城」一事。

我注意到奧絲雅講得很慢,似乎害怕海倫娜會出聲指責她一樣。

「狀況我大致清楚了。」

最後,海倫娜只是點了點頭。

「對不起,奧絲雅。我竟然完全不知道妳過得這麼辛苦。」她一邊說一邊舉起雙手,奧絲雅則毫不猶豫上前握住她的手掌。彷彿光憑一句話或一個動作,這一對雌性人類就能夠理解彼此之間的思緒。

「不,辛苦的人是妳。」奧絲雅輕輕搖頭,垂下頭沉默一會兒,輕聲說:「我不該拋下妳們。或許我......當初我應該不顧一切離開桃樂絲,直接帶騎士團的人來守護修道院。」

「假使妳為了私情而拋棄人民,那妳就不是我所認識的奧絲雅了。」海倫娜微笑道:「他們從過去到現在就都是妳的子民。就算領主變成其他人,這個事實自始自終沒有改變過。」

本地人民是奧絲雅的?海倫娜在講什麼啊?

「而且多虧了上主的庇護,我們這陣子不也活得好好的嗎?」

「那只是因為運氣好罷了。如果不是我和獅人殿下約法三章、如果野獸人率先發現了這間修道院......誰知道那群野獸會對妳們做出什麼恐怖的事。」

「妳不該輕視上主的祝福喔,奧絲雅。」海倫娜抓住與奧絲雅交疊的手掌,以極為堅定的語氣說道:「而且因服侍天主而受苦是美妙的。遇到的迫害與磨難越大、心中的欣悅也越大,因為這意味著上主賜予我們靈魂力量。我們不該去懼怕它們。」

「然而,並非所有人都擁有足夠堅強的靈魂去面對這一切。」奧絲雅道:「妳能不能幫幫我安撫「白城」以及這片土地上人民。現在「白城」內極度缺乏神職人員,神父和修士都非常需要人手。」

正當我以為海倫娜會看在往日情誼上,答應奧絲雅的要求之際――

「很抱歉,我無法提共任何的幫助。」

她居然拒絕了!

「為什麼?」「怎麼會?」奧絲雅與我一口同聲問。

「因為姆姆不會敞開修道院的大門,更不可能允許我們跟外界有所接觸。奧絲雅,妳明知本修會是赤足隱修會。我光是在這裡妳對談,甚至沒有通報外人闖入就已經嚴重違反「會規」了。」

「至少妳沒有因我是野獸人而嚇得尖叫。」我挖苦道:「或者像姆姆一樣對我充滿敵意。」

「姆姆並沒有教導我們去憎恨野獸人。我相信她當時會那麼講,單純是嚇嚇你而已。」

「那妳可以幫幫我們說服姆姆嗎?」我問海倫娜。

「不行。」

「拜託嘛。」

「修女不應該做出違背院長意願的事情,但......也許可以請姆姆將消息帶給其他修會。」

「如果可行的話我們早就這麼做了。」奧絲雅說:「除了那些自願留下來的少數神職人員,這附近方圓百里大概就只剩下這裡還能抽調出人手了。所以我只能厚著臉皮來找姆姆。」

「也許這正是至尊陛下賦予的考驗吧?上主要測試「白城」的人們是否虔誠,在此等逆境之中能否屹立不搖,依然一往無悔的遵循上主所指點的道路。」

「這未免也太冷酷了!」

霎那間彷彿有人將周遭的聲音給通通抽走,只留下完全的靜默。奧絲雅與海倫娜兩人看向我這的方向,而海倫娜的臉上第一次失去了剛開始的那份餘裕。

「生命可不是單靠你口中的至尊陛下就能延續,活著更不可能只靠禱告和求神啊!我們的神......大地之母教會我們弱肉強食的鐵則。假使不靠自己死裡求生,就絕對活不下去。如果對自己的手足與同類冷眼旁觀,更不可能使同血脈的族群繁衍下去。」

「世界上只有一位真神,殿下。而我們都無法逃出祂的安排。」

這個宗教場所的人類都有毛病嗎?

為什麼她們寧願躲在牆內種花草,而不出來協助深陷水深火熱的同類呢?海倫娜從剛才就是把虛無飄渺的至尊陛下和上主掛在嘴邊,那個神明真的有這麼強大嗎?

我不懂,我完全不懂。

「膽小鬼......」

「您說什麼?」

「妳和姆姆全都是膽小鬼!」

我氣得說出口,不過馬上就被奧絲雅瞪了。

「哼,都說到這份上了也不幫我,到時候妳們人類修女遇上任何事情的話,別想要我出手幫忙啦!我只會照顧願意付出的人,妳們什麼都別想從我這邊得到。」

我本以為海倫娜聽到我的威脅後會有所動搖,結果她卻反而回應:「為拯救那些在外頭受苦受難人民的靈魂,我願獻上整個生命,以及所有我能忍受的苦難和痛苦。阿門。」

「最好的方法是讓他們的生活一開始就幸福美滿啦!吼,為什麼妳就是不懂呢?」

眼下雙方沒有一絲交集,這讓我決定準備起身離去,不要再浪費時間在這群無聊的雌性人類身上。

「請等一等。」

不過海倫娜竟出聲叫住我們,難不成她改變心意了?

「奧絲雅,妳和殿下是如何潛入修道院的?」

什麼嘛,居然是為了這種事情。

「我從小時候挖的那條秘密通道鑽進來的。」奧絲雅回答。

「那麼小的通道......妳一定弄得全身是傷,對不對?」海倫娜質問對方。

「呃,對啦。」奧絲雅一臉不太情願地承認,她說:「我剛剛在鑽過祕密通道時不小心擦傷了手肘和腳裸。」

「我們都長大了,不像小時候一樣自由自在。就連妳挖的秘密通道都快用不著了。」

「是啊......」奧絲雅似是有些疲倦的垂下眼簾,眼神中透露出一絲感傷。

「不過妳跑跑跳跳弄傷自己,這一點還是沒變呢。過來我這兒,讓我幫幫妳。就跟以前一模一樣......」海倫娜向奧絲雅招招手。

「麻煩妳了。」

我看見奧絲雅走近海倫娜,以半跪的姿態蹲在摯友的面前。

「妳們要做什麼?」我問。

緊接著,不可思議的事情就在我眼前發生了――

***

「吉莎妳過來一下,唉妳過來一下!」

「又怎麼了,殿下?慌慌張張的。」

「那個,其實我......」

「嗯,原來如此。剛邁入發情期的殿下終於按耐不住內心滿溢的肉慾而強上了還有婚約在身的雌性人類。我懂了。」

「才怪嘞,妳根本什麼都不懂!而且我和奧絲雅之間只有――呃......」

「只有什麼?」

「我們到現在只有蹭蹭臉頰和鼻子而已......」

「嘖,沒用的東西。」

「妳剛剛嘖了一聲,還偷偷罵我沒用。對不對!」

「您完全聽錯了,殿下。我只是在嘀咕著明明正處於血氣方剛的年齡還硬要裝成紳士讓人以為您是一根性無感的木頭。」

「什麼跟什麼啊?」

「廢話少說,快點進入正題。」

「居然若無其事地轉移話題!」

「殿下。」

「別這樣瞪我嘛,有一件很驚人的事情要告訴妳。我親眼見到魔法了!…..吉莎妳幹嘛?不要拔我的鬃毛啊痛痛痛痛!」

「我得確定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要拔就拔妳自己的頭髮啦吼!」

「請問您是在哪裡看見魔法的?」

「在人類的宗教場所......記得叫做修道院吧?裡面有一隻雌性人類懂得使用魔法。啊,她和奧絲雅是關係非常好的姊妹喲。」

「魔法只存在於傳說故事中,您不可能不知道吧?」

「我知道妳想說什麼――傳說中只有精靈能夠使用魔法。他們為了阻止人類傷害大地之母,將有意願起身反抗的動物轉變為具有人形的獸族,一同並肩作戰對抗人類。然而,精靈因不明原因消失殆盡,只剩下獸族繼續與人類抗衡......」

「那麼您應該清楚明白,那是個完全不可考的傳說故事。」

「就算你這麼說,我卻可以變身成人類的外貌喔!這是精靈留在我們獸族身上的上古魔法!」

「而獸族除了這點小把戲外,什麼魔法都使不出來。真沒用。」

「妳真的是我獸族的寵物咩?」

「殿下!」

「別這樣瞪我嘛,總之我真的看見魔法了!奧絲雅身上本來有幾個小傷口,可是那隻雌性人類用手輕輕碰觸一下,溫柔的光芒接連顯現,然後那些擦傷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嗯。」

「妳怎麼一點都不驚訝?」

「我比較擔心您跟對方之間的協商。請問這一方面進展如何?」

「她們不願意幫忙......」

「殿下,容我提醒您一件事。儘管您從人馬族手中拯救本地人類,但您終究是佔領他們家園的入侵者。您必須樹立起您個人的威信,讓他們承認您是個有足夠擔當的統治者。」

「樹立威信......那麼吊死幾隻使亂的人類不就好了嗎?」

「您沒聽懂嗎?您對本地人類來講是個入侵者,一丁點負面影響都可能促使他們起身反抗。相反的,這些人類卻是您當下唯一可用的資產,嚴刑峻罰在此刻並不是個長遠的方案。更重要的是,你現在身邊並沒有一位卡迪(Kadi)頒布教法判決!」

「啊!對、對齁......每個桑賈克中至少會有一位教法法官......卡迪......提供合法判決,不然桑賈克貝伊沒有權力擅自進行審判。」

「沒有錯,而且卡迪是獸族皇帝陛下親自指派委任的職位。在新的卡迪上任之前,大概會有一個月的空窗期。請您採用其他方式將本地人類轉變為服服貼貼的人民,或至少成為唯命是從的家畜。」

「可是修道院內的修女們腦袋跟石頭一樣硬,無論我怎麼講她們都拒絕幫我。」

「您剛才說那名修女是奧絲雅的好友。那麼您可以利用這一層關係去和對方套些交情、認識一下彼此,藉此來說服她和她的同類加入我方。」

「吉莎好聰明喔。」

「是您太依賴我了。」

「嗚!」

「如果對方真的會使用「魔法」,那麼放任她獨自待在郊外絕非明智之舉。最好的辦法,是拉攏那隻雌性人類加入您的獅群。」

「好麻煩喔......在古代,流浪雄獅是透過打敗其他獅群的獅王來稱霸一整群母獅。為什麼現在我卻得去和一隻隻母獅建立感情,好讓她們加入我的獅群?」

「因為您只講對一半;一隻雄獅在獅群之間來來去去很少久留,而母獅們才是一個獅群中穩定的核心。假使您不懂得如何跟雌性人類相處,您未來也不會懂得跟獅族女性相處。您難道忘記皇后陛下的教誨了嗎?」

「我當然知道這件事,她常常說:「雄獅們統治草原,而他們的妻子統治他們。」。妳看看其他母后們如何操縱父王就知道了......」

「知道就快去,少囉嗦。」

「喔呃、喔!」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如既往地後記: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經營。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山本惡司
為什麼我看到後面會分不清楚誰是主誰是從(誤
2021-03-27 18:42:21
歷史謎團
完全不會很意外XD~~~~~女僕根本就是在養大橘貓w
2021-03-27 19:54:21
槭葉楓紅
公師獅無法逃離被雌性統治的命運吶(搖頭
2021-03-29 21:13:23
歷史謎團
這就是雄獅的命運啊wwww
被一群母獅吼吼,只有特定時候才能稱王。
2021-03-29 21:35:2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