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二三章:不同的際遇(一)

歷史謎團 | 2021-04-11 10:06:08 | 巴幣 1144 | 人氣 312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經過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在過年前夕開始連載目前進度的第二卷故事。

因為我覺得再怎麼死撐活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乾脆把這個故事直接放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甚至有趣?

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畢竟獅醬並沒有外掛(各位覺得需要嗎?),本身也是個挺屁的孩子。但他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男孩子嘛。

另外我的更新頗慢的,因為我比較像在寫書,所以每個段落都要安排得很仔細。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卷二第三章:人生,卻是不同際遇(一)

***


「奧絲雅,妳喜歡什麼食物呀?」

「奧絲雅,妳喜歡什麼顏色的衣服?」

「奧絲雅,妳最討厭哪一個季節?」

「奧絲雅,妳平常喜愛做什麼事情打發時間?」

「奧絲雅,妳有兄弟姊妹嗎?」

「奧絲雅,妳當騎士以前都在做什麼?」

「奧絲雅,妳――」

自從上次與海倫娜見面之後,我被賦予了一個新的任務:多多了解奧絲雅

只有當奧絲雅親自告訴我她自己的故事之後,修女海倫娜才會決定協助我。所以最近我開始詢問奧絲雅各種各樣的問題來瞭解這名雌性人類。

當然,說得比做得容易太多了。尤其是我根本不懂得如何跟雌性人類相處......

「殿下,可以請您安靜點嗎?」

那天我在長廊上巧遇穿著全副武裝盔甲的奧絲雅;我猜大概是吉莎幫她穿上的。後者不只是我的女僕兼寵物,最近也成為奧絲雅的私人侍女。只不過她們之間的關係還是很緊繃。

我立刻小跑步上前叫住她,結果沒想到我才剛開口她就一臉不耐煩地叫我閉上嘴巴。

「奧絲雅,妳好像很煩躁耶。」我說。

「這不是當然的嗎?」奧絲雅說:「因為最近這幾天有個小鬼一直機哩瓜啦地向我問個不停!」

啊,也是齁。

「奧絲雅,妳要去哪裡呀?」

「你還問!」

「抱、抱歉......」

只見奧絲雅嘆了口氣,頭痛似地伸出一根食指抵在自己的太陽穴上。

「我要去花園一趟。」她最後緩緩回答。

「花園......啊!我都差點忘記了。」

我赫然想起第一次來到這座城堡的時候,我在高塔上發現城堡與塔樓之間有一處特別平坦的區域,還有一棵看起來像是死掉的巨大樹木坐落於其中。

不過這段時間實在太忙了,我完全忘了這檔事。

「反正本來就很少人知道。」奧絲雅聳肩道:「這座城堡的本質上更貼近一座軍事要塞,所以基本上沒有太多讓人休閒的空間。以前的城主特別建立一小處花園,能夠讓人偶爾散散心。」

「為什麼妳之前都不提醒我?」我追問她。

「你又沒問。」奧絲雅皺起眉頭。

「齁喲,早想起這座城堡內有花園的話,我就不需要每次行禮時都得跑到外頭去了!」我鼓起雙頰抱怨。

「每次行禮時都得跑出城堡外......你難道不能就地行禮嗎?」

「當然不行!我們嚴格規定必須在室外的土地上對大地之母表示感謝――也就是在泥土地或草地上行禮,絕對不能在室內這麼做。」

「啊,現在回想起來,你確實會在固定時刻消失無蹤一陣子。原來是跑到外面城堡外行禮。」

「就是這樣,從今以後我不用累個半死特別跑到外頭去行禮!太好啦!奧絲雅好厲害,不單單對「白城」本身聊若指掌,就連這座城堡就都像是妳的家一樣,」

「家......」

我看見奧絲雅偷偷咬了一下下唇,她可能以為我沒有發現吧?

「這不是當然的嗎?」接著她一邊用食指輕戳我的額間,一邊說道:「我自從出生後就沒離開過「白城」和附近的領土。而且我還曾是埃爾多迪家族婦女的親衛隊,不可能對這個地方一無所知吧?」

啊,也是齁。

「那我跟妳一起去吧,好嗎?好嗎?好嗎?」我仰頭看她,猛搖尾巴。

「你要跟也是可以啦。不過我想去花園獨自一人練個劍,你去是想做什麼?」

「我滿好奇這裡種了什麼樣的花朵,是不是跟修道院那邊一樣漂亮呢?真期待。」

「呃......」

奧絲雅發出了微妙的聲音。

***

對野獸人來說,花園是個極其重要存在。

我們的祖先擁有遷徒習性的民族,時常必須離開乾旱之地尋找肥沃的土壤。為了讓未來能夠擁有更多綠地,我們養成了隨手種植物的習慣。漸漸地,種植綠樹和花朵成為一種象徵,城市與森林的融合也代表野獸人的文化。

「蓋房子的人應該在門前種一棵樹。」這句諺語我幾乎要從大人嘴裡聽到爛掉了。

所以當我看見城堡內的花園時,下巴幾乎快掉了下來。

比較起我們野獸人皇城的御花園規模,這座花園的佔地跟百姓自家的後院菜園沒兩樣。

不過,真正令人無法接受的是另一件事――

「全都枯萎了......」

由於現在是入冬之際,我不期望能看見百花齊放的景緻。

即便如此,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花園內的植物與花朵都是因為缺乏照顧死去,而非在大地之母的死亡吹徐下死去。在皇城裡頭,就算是僕役們居住的宿舍,他們也會將自家後院照顧得漂漂亮亮的。

「雜草長到需要修剪,樹木和花叢也都需要重新換新的泥土。這幾棵也都枯死了,要整棵砍掉......可惡,我一定要找時間請人重整花園,不然的話簡直有辱我們野獸人的名號。」

我一邊碎念著,一邊在這座花園內亂晃,最終來到那一棵醒目的巨樹面前。

這是一棵橡樹,我猜大概有快兩百多年的歷史了。粗大的樹幹需要十個人張開雙臂才圍得起來,而它至少有五、六米之高吧?假使把周圍的人造建築全部拆掉,眼前多半會是一棵巨樹聳立於山丘的最高峰的景象吧?

「非常適合當王座呢。」我呢喃道,臉上藏不住笑意。

根據流傳已久的傳統,獅族的王座會挑選一棵最宏偉的大樹當作自身權威的代表。位於獸族帝國的皇城內,就有種一棵龐大無比的無花果樹;父王無論是宣布重大諭令或接見臣子與賓客,全都是都在那棵樹前舉行的。

「雖然比不上父王的無花果樹,不過這一棵橡樹也不賴。嘿嘿,我可以威風凜凜地坐在大樹底下,而身為母獅的奧絲雅也能待在樹上俯視一切,展現我的權威風範。妳不這麼認為嗎,奧絲雅?」

我轉過頭正向詢問她的意見,卻看見奧絲雅已經開始自行鍛鍊起來。她拔出長劍,獨自一人對著空氣揮舞,態度毫不馬虎。

一看見這幕,我馬上轉身回去拿了一把只屬於自己的御用武器過來。那是一把刀,從刀柄處延伸出去的刀身逐漸彎曲成新月型;我曾答應要給奧絲雅看。

「原來這就是基利刀。」奧絲雅微微彎下腰,一臉興味盎然地說道:「的確是一把造型特殊的武器。」

「我來跟妳對打吧,就跟我們被圍困在森林裡時一樣。」

「沒問題,但我們最好換成練習用的木劍。這樣比較安全。」

「好主意。」

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我們倆就在空無一人的花園內練起刀劍來。

以一名雌性人類來說,奧絲雅的身手絕對不凡。她的動作中「剛」中帶「柔」、「柔」中帶「剛」。

「看我的,嘿呀!」

「砍擊太用力了,殿下。」

每當我認為可以壓制對方之際,這名女騎士揮出的劍身總能以輕盈且俐落的弧度引開我的攻勢。

「你的左側門戶大開,注意一點。」

「嗚哇!」

乍看下奧絲雅始終以雙手持劍揮砍,她卻在我的防禦露出破綻的一瞬間,突然對我使出單手刺擊,迅速逼近的劍尖嚇得讓我心臟都快停止了。

不過我本人也不是省油的燈。

雖說今年才剛滿十一歲,我仍然是一名獸族――更別說還擁有獅族血統!強健精實的身軀,讓我比同齡的人類幼仔更強壯、更快速。我一雙獅眼也足以捕捉對方任何一絲小動作,因此雙方交手幾次後我依然能全身而退。

當然啦,由於我與奧絲雅始終保持極近距離,只見她矯揉靈動左右踏步、躍動,她的耳鬢與額頭早已覆蓋著一層香汗,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汗水從白皙的肌膚上揮灑、飛濺。搭配那一張極為專注的神情。

我暗暗讚道:「雌性人類戰鬥的姿態這麼美麗,一點都不輸給女性獅人。」

只可惜奧絲雅穿著密不透風的人類盔甲,讓我絲毫沒有機會看見那一具肌肉張弛的胴體......

奇怪,怎麼有一股熱熱的感覺湧上身子?

「你分心了,殿下。」

「哇啊!」

一個不注意,木劍的尖端已經輕觸我的胸口。

「投、投降?」

我高舉雙臂。

***

「女性戰士在獸族中很常見?」

持續一個多小時的訓練,我和奧絲雅累得筋疲力竭,雙雙癱倒在雜草叢生的花園內歇息、天馬行空地談天說地,結果正好聊到獸人與人類文化之間的不同。

果然跟奧絲雅打上一架後,比較容易聊開吧?我心想著。

「大多數獸族以女性為尊,女性跟男性一起進行艱苦的體格訓練。因為獸族認為只有強壯的母親,方能孕育出強悍的戰士。所以我們的婦女都十分堅忍,地位也很高。」我道。

「我聽那個女僕說過,獅族是一夫多妻制的社會。這難道不是意味著男性獅人更強勢嗎?」

「事實正好相反。」我苦笑一聲,說:「以獅族為例,要成立一個正常的婚姻通常是由男性獅人向某一氏族證明自己實力後,與該氏族中若干名未婚女性成員成婚。由於妻子們原本就認識彼此,她們之間的關係通常比較好,丈夫也容易成為被孤立的對象。我們有一句老話又是這麼說的:「雄獅們統治草原,而他們的妻子們統治他們。」」

「好詭異的婚姻。」奧絲雅的臉頰抽動一下。

「更極端的例子是斑鬣狗獸族。鬣狗國是由一名女王和數名女性鬣狗人所統治的王國。我聽說鬣狗男性的地位非常卑微。很久很久以前,他們甚至只能靠吃女性族人吃剩的殘渣剩飯過存。過於強壯的鬣狗男子甚至不允許跟貴族鬣狗女子結婚!」

「呃,非常有趣,大概......」奧絲雅的臉頰又抽動一下。

仔細一想,能夠生為獅族實在太幸運了;我在心中鬆了一口氣。

「所以我先前才說過,奧絲雅不是生為獸族女性實在太可惜了。」我道:「以妳的身手鐵定能當個大將之類的人物,當初根本用不著被桃樂絲那種軟弱的雌性人類欺負。」

「可能吧?」奧絲雅說:「雖然我完全無法想像自己成為獸人的模樣。」

「嗯,我還是覺得很可惜。」我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用她聽得見的音量嘀咕道。

儘管奧絲雅是我的母獅,到頭來只是徒有虛名上罷了;或許我應該讓她做些更符合女性獅人或女性獸族的事情?

不過一時半刻我也想不到什麼好點子。

再說了,奧絲雅在花園獨自鍛鍊,不正是因為她同團的姊妹們都被我刻意隔離在其他地方嗎?

在解決一大堆問題之前,其他事情暫且擱著吧。

「殿下――」

奧絲雅的嗓音打斷我的思緒。

「雖然我不得不承認,聽起來獸族對自己的女性更加尊重。可是在我們人類的文化中,不一定要身強體壯或擅長戰鬥才算得上優秀的女性。也是有許許多多有才能的婦女,在這個社會的角落默默付出。」

「像海倫娜嗎?」我道。

奧絲雅愣了一下,接著點頭道:「小時候海倫娜就展現不凡的氣質,她具有比貴族女子還高貴的人格。我不想說些多餘的話,但就算她是個聖女我也不感到意外。」

「妳對她的評價很高。」

「那是事實。」

「妳能多講講她的事情嗎?」我問,下意識地搖擺起尾巴來。

奇怪,我怎麼有種既視感?

「海倫娜......即使眼睛看不見,她辦得到的事卻比誰都來得多。她的臉上總是帶著謙遜的微笑,又擁有很深的寧靜,除此外看不見其他像是生氣或不耐煩的表情。她絕不詭辯,就算不是自己的錯也願意承擔所有責任,更別說她份內的職務了。無論是多麼辛苦的勞動,我不曾在她臉上看見不悅,也找不到她的過失。」

「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這麼完美的人。」

「海倫娜就是這麼完美。她的口常讚美天主,並渴望承擔痛苦來改善他人,彷彿那是很大的恩惠和喜悅。她曾這麼告訴過我:為了任何一個人,她情願被砍成一千塊,而讓對方享有接觸上主的機會。」

「我怎麼一點都不意外嘞?」我挖苦道,回想海倫娜一邊鞭打自己一邊喜樂受苦的神情。

「其實不只是海倫娜,那間修道院內的修女每一位都非常聰明。她們懂得好幾種語言,知道怎麼讀寫,手工藝也非常厲害。」

「這麼一來,我們更應該說服她們離開自己的小圈圈,出來幫助「白城」的人民!」

「姆姆不會答應的。」

「那就想辦法讓她答應!像是......像是提供資助給修道院或什麼的。」

「殿下,別忘了那是一間守貧修道院。而且她還不接受定期收入,只接受樂捐和獻儀。」

「原來修道院還能有定期收入啊。」

「修院可以有恩人提供固定的生活基金,大多數也都是如此。不過姆姆一直希望她的修會是靠獻儀和自己賺取的收入生活。她認為定期收入會造成心思混亂。「凡守貧窮者,不會缺乏生活所需。人數少又貧窮,就能夠好的服侍天主。」她時常把幾句話掛在嘴邊,聽得我耳朵都長繭了。」

我回想起修道院內樸素到極點的裝潢。

「那我再派妳跟她交涉一次如何?」我說。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應該說,我是最沒資格跟她做交涉的人......」奧絲雅嘆道,臉上忽然蒙了一層陰霾。

一看見奧絲雅露出憂鬱又悲傷的神情,我心裡頭感到很不是滋問,但也說不上原因為何。

所以我笑嘻嘻說道:「沒辦法,畢竟奧絲雅小時候太頑皮了。妳總是頂撞姆姆,最後都落得清洗廚房和廁所的份。我還聽說妳六歲時還被她打過屁股......」

「你、你從哪裡知道這件事的?」奧絲雅站起身來,臉頰變得通紅。

「糟糕......」

「你你你你你你是不是偷偷跑去找海倫娜卻沒通知我!」

本來想緩和一下氣氛,結果反倒暴露了秘密行蹤啦。

「我突然想起還有事情,我要走――」

我才剛轉過身想逃跑,後頸卻迅速遭到奧絲雅伸出來的手掌給掐住。

「動、動噗鳥惹(動不了惹).....」

「殿~~~~~下~~~~~」

「咪嗚!」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如既往地後記: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經營。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這哪裡是獅子
完全是被馴養的貓咪阿www
2021-04-11 13:26:57
歷史謎團
被女僕養成橘色的肥貓了w
2021-04-11 20:48:26
修斯
已經完全被妻子管的死死的獅子
2021-04-11 13:45:17
歷史謎團
妻管嚴,get
2021-04-11 20:48:34
紫色徘徊的執念
社會性雄性的悲哀...鷹:你知道猛禽也都是女大於男嗎? 熊:所以搞啥群居呢?
2021-04-11 16:08:29
歷史謎團
老虎:還好我都跟我妻子不同住、分房睡。
2021-04-11 19:48:14
槭葉楓紅
說到雄性地位的問題
雛鳥季常常有白頭翁的幼鳥被撿到,通常救傷志工以引導民眾協助放回為優先,有些民眾會好奇哪隻是爸爸哪隻是媽媽;基本上站在高處瘋狂鬼叫的是爸爸,而下到低處接寶寶的是媽媽
這時民眾就會開始吐槽爸爸都出張嘴,可是爸爸跟著跑下來會被媽媽巴(默
2021-04-11 20:34:59
歷史謎團
哀真假XDDDD完全不知道這件事w太有趣了~~~~~雄性悲劇XD
2021-04-11 20:46:03
紫色徘徊的執念
其實這也牽扯到"性選擇"跟"兩性博弈"這兩種很有趣的概念 因此我寧可下輩子去當蜥型綱說不定還好過一點
2021-04-13 07:46:20
歷史謎團
公獅看起來很爽 但其實一點都不爽 生命週期又短 悲傷QQ
2021-04-14 22:33:2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