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二二章:不同的女孩(二)

歷史謎團 | 2021-03-21 09:55:57 | 巴幣 1136 | 人氣 397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經過深思熟慮後,我決定在過年前夕開始連載目前進度的第二卷故事。

因為我覺得再怎麼死撐活撐下去,也不會有任何改變。乾脆把這個故事直接放上來吧!

不知道是不是太過著重於獅醬慢慢經營領地和培養感情的過程,反而讓整體步調變慢、進而變得不那麼直接、刺激,甚至有趣?

希望大家都能體諒,而不是把這部作品當成爽作觀看。畢竟獅醬並沒有外掛(各位覺得需要嗎?),本身也是個挺屁的孩子。但他還只是個十、十一歲男孩子嘛。

另外,我也在想要有什麼方式可以跟讀者多互動,甚至申請特約作家。

總之,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這怎麼想都很奇怪啊!》
卷二第二章:人類女子,卻是不同的傢伙(二)

***


沒過多久,我們便來到位於修道院後方的一處花園。

相較於樸素的石磚高牆和死板的高塔建築,眼前這座花園綻放出五顏六色的光芒。每一片草皮都經過精心巧妙的修剪,完美地鋪展開來。儘管時值秋冬轉換之際,園內的的花圃與菜圃卻仍舊相當茂密且繁盛,幾乎看不出入冬後萬物凋零、枯草遍野的景緻,呈現出經歷過巧手用心整理、栽種過的成果。

對於獸族來說,花園是個極其重要存在。

我們過去曾是擁有遷徒習性的民族,時常必須離開乾旱之地尋找肥沃的土壤。為了讓未來能夠擁有更多綠地,我們養成了隨手種植物的習慣。漸漸地,種植綠樹和花朵成為一種象徵,城市與森林的融合也代表野獸人的文化。

所以當我看見這座花園時,我馬上就知道栽培它的絕對是個熱愛大自然的人類――「真意外」,我撇撇嘴小聲說道。

「她應該在這附近才是......」奧絲雅一邊說一邊環顧四周。

「妳怎麼知道對方人就在這裡?」我問道。

「因為她有點特別。」奧絲雅語帶保留地回答。

「什麼意思?」

這是她第二次說這句話了。

「你見到後自然會明白。」

「那妳繼續自顧自張望吧,我先向大地之母行禮。」

「喂,殿下!雖然我說過這時候幾乎不會有修女路過,但你的行為也太大膽了。」

「沒辦法,下午的行禮時間到了。」我聳肩道:「況且看見這麼一片美麗的花草,我怎麼能不跪下來對大地之母表達感謝之意呢?」

「容我提醒您,這個地方可是我們人類的宗教場所喲。」

「這和那毫無關聯,因為賜予花草生命的是大地之母。」

「獸族的信仰真詭異。」

「彼此彼此啦。」

我沒有再去搭理奧絲雅,而是以最虔誠的心鞠躬、跪拜,前額和鼻子都貼在草地上,雙手也朝下觸地於濕軟的泥土地,代表對大地之母的感恩與臣服;而奧絲雅則在一旁原地踏步等我行禮完畢。

剛好就在此刻,我聽見了赤腳踩在泥土地的聲音;那腳步聲很輕、很柔,不過仍被我一雙敏銳的獸耳耳朵給捕捉到了。

「是誰......在那裡?」

我起身後轉過頭,正好看見一抹頎長的人類身影自轉角處走出,輕柔如溫煦陽光的嗓音也隨之傳入了耳中。

映入眼簾的是一隻雌性人類修女,她的穿著幾乎跟「姆姆」同個模樣――寬大且長至腳裸的灰色袍子、同色系的包頭巾、純白的頭套與肩衣。只是她比較年輕.....廢話,這隻雌性人類的歲數大概與奧絲雅一樣。

我看見紅茶色澤的髮絲自她的包頭巾邊緣滑落出來,而那張白皙的臉暖和得像擁抱一般親切,嘴角邊還有一顆痣。顏色淡淡的,不注意看的話根本看不到;不過這一絲特色反而讓這名修女的清新氣質更加錦上添花。

以人類標準而言,她的五官賞心悅目。但是一股難以言喻的異樣湧上心頭,我一時間卻說不出哪裡怪怪的。

握在她右手上是一支棍子嗎?那根棍子到底是拿來幹嘛用的啊。

「是誰?奧斯雅......是你嗎?」紅髮修女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又問了一次。

「海倫娜......」奧絲雅以顫抖的聲音道出修女的名字:「這麼多年沒見了,你怎麼知道是我?」

人類修女一聽見她的回答,臉上頓時綻開了笑容。

「真的是妳,奧絲雅。因為妳的的腳步聲變的更沉穩了,我還怕自己認錯人呢。」

「海倫娜!」

奧絲雅朝修女飛奔過去,而修女隨著對方的呼喚轉身走過來。

最終,奧絲雅與海倫娜兩人相擁在一起。

也正是在這一瞬間,我看出端倪了――這隻雌性人類始終沒有張開雙眼,從頭到尾她都是靠著說話聲來判斷我們的存在與方位。而握在修女手中的棍子則是用來探路的拐杖,這一切都說得通了!

「奧絲雅,妳怎麼......怎麼會出現在這兒?護衛工作呢?「白城」那頭還好嗎?」她問。

「說來話長,海倫娜。妳是不是變瘦了。我的老天,無論發生什麼事,我再也不會把妳拋下不管了。」

「奧絲雅......」

她們倆就這麼抱緊彼此一陣子,我只站在一旁默默等待。過了幾秒鐘後,她們才像是回過神一樣分開。

「妳的另一位朋友是誰?」修女問道,話中指的當然是我。

「他、他是......」奧絲雅顯得有些欲言又止。

「他是野獸人,對吧?」

等一等,這隻雌性人類明明閉著眼睛,為什麼猜得出我是個獸族?

「請聽我解釋,海倫娜。這是有原因的......」

「沒關係,既然他是奧絲雅妳帶來的,我相信絕對不會是個壞人。啊,站在這裡很容易被其他姊妹發現。跟我來,我知道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

閉著眼的海倫娜伸出食指放在嘴唇上,然後牽起奧絲雅的手往花園裡面走去,而奧絲雅也對我點頭示意跟上。

轉了幾個彎後,我們進入一棟獨立於修道院外的不起眼小木屋內。這個地方堆滿了耙子、鏟子、水桶、盆栽等耕種或園藝器具,顯然被當作倉庫所使用。所有工具都排得整整齊齊,一點都沒有凌亂的感覺。

就跟外頭的花園一樣,我一眼就看得出使用者的細心。

那名紅髮的人類修女摸了張木椅座下,卻一臉歉意地說道:「我不曉得今天會有客人來訪,所以只有一張位子可坐。你們不介意站著吧?」

「我無所謂。」「當然可以,妳要躺下來也沒問題!」

我望向奧絲雅,她立即別過臉,雙頰微紅。

「呵呵,躺下來就太誇張了,奧絲雅。」人類修女用手背掩嘴輕笑。假如是其他人這舉動或許會顯得做作,但以眼前這隻雌性人類的氣質來說,並不會有這種狀況。

「我有個問題想問妳......呃,我可以叫妳海倫娜嗎?」我道。

「可以。」海倫娜點頭道。

「妳怎麼猜出我是一名獸族的?」

「我沒有猜。」她說:「野獸人和人類踩在地面的的腳步聲完全不一樣,我用耳朵就聽出來了。」

「妳的眼睛看不見嗎?從小就是如此?」我問。

「我自出生後眼睛就看不見任何事物。」海倫娜靜靜地回答我的問題:「我出生在一個非常貧窮家庭,從小就只能跟著父母出外行乞,或者透過「表演」來獲得一點食物獎賞。因緣際會下,這間修道院的姆姆破例收養了我,從那天起我就搬入修道院,沒有踏出過外頭的世界半步。」

「這麼說,妳待在這個地方已經有......」

「大概快十年了吧?」

「好久!」我打了個寒顫,說:「要是被關在這麼無聊地方這麼久,我鐵定會悶到發瘋,甚至忘記怎麼在原野上奔跑。」

「不會呀,修道院中的生活規律但不無聊。我每天都有許多事情可以做,像是讀玫瑰經、唱詩歌、祈禱,就連把床鋪整理乾淨都是相當愉快的事情。」

「整天做一成不變的事情難道不會無聊嗎?」我問

「才沒有一成不變呢......嗯,感受到親手自己種植的花草們慢慢成長,細聞著它們盛開時散發出的香味。這對我來說就是極大的享受。」

「種植花草?」我睜大雙眼,不敢置信道:「那個漂亮的花園是妳種的!」

「是我沒錯。」

「可是妳的眼睛......」

「雖然眼睛看不見,但我的觸覺和嗅覺,讓我可以感知到那些花兒和小草的生命。我知道怎麼培養它們,怎麼佈置它們。我深愛我的花園,就跟至尊陛下深愛我一樣。失明是祂賜予我最珍貴的禮物。」

「看不見東西是一件好事?人類神明的幽默感真殘酷....」我小聲嘀咕,不過卻被她們聽見了。

「殿下,請你說話時注意點。」奧絲雅的語氣充滿斥責。

「沒關係的,奧絲雅。」海倫娜溫柔地笑著,然後點頭。

儘管她閉著雙眼,我卻覺得自己的行為與想法,似乎都被對方看在眼裡。

「我聽見奧絲雅尊稱您為殿下。」她問我:「這麼說來,您是一名王子囉?」

「沒有錯,我是獸族帝國的獅族王子!」

「那我也可以像奧絲雅一樣,稱呼您為殿下嗎?」

「可以呀,我不介意。」

「那麼殿下......人們通常不明白痛苦是上主賜予的祝福,藉此幫助我們更進一步親近祂。而舒適是惡魔在耳邊的細語輕聲,以香甜的誘惑讓我們墮落。」

「壞的東西是好的?好的東西卻是壞的?妳根本在亂講!」

「我不期望你馬上就能理解,但願我有時間向您訴說上主的美好。」她輕嘆道:「退一萬步來說,正因為我失明,我才有機會認識奧絲雅這位摯友。」

「我們就像姐妹一樣。」這時奧絲雅一臉驕傲地說道,這讓我有一點點羨慕,因為我的兄長們和姐姐們只會欺負我。

或許是回憶起只屬於她們兩人的童年,海倫娜嘴角的不禁莞爾一笑。她繼續說道:「我和奧絲雅幾乎是同一時間進入這間修道院。當時的姆姆思想上比較......開放,她招收了許許多多貴族家的女孩來這裡學習各種知識。而我是唯一一位平民,所以很容易成為目標。」

「目標......被欺負的意思嗎?」

海倫娜點頭示意。

「我也是從小被欺負到大。」這時我一臉驕傲地說道,雖然我搞不懂哪裡值得驕傲的。

「我還記得剛進入修道院後沒幾天,那些身上還噴了香水的貴族女孩們就將我團團圍住,朝我擠過來。我可以感覺到圈子開始縮小,同時在我周圍大喊:「小豬豬,膽小豬,膽小豬,骯髒的小豬豬。」,她們當時還試著脫掉我的內褲呢。」

「好過分!」

「結果奧絲雅不顧被其他人排擠,及時跑進來阻止她們。從此我們就成為好朋友。當時她才八歲,就已經充滿女騎士的威嚴與架式了。」

「啊哈哈哈,我就是看不慣那些自以為高貴的傢伙嘛。」奧絲雅紅著臉不好意思道。

「我們倆很相像耶。」我對海倫娜說:「妳有奧絲雅保護,而我有吉莎保護。每當我被欺負的時候,吉莎就會現身嗆爆哥哥姐姐們,然後他們就會群起圍毆我一人。咦,怎麼感覺怪怪的?」

「吉莎?」

「牠是我的寵物啦,雖然有時候我覺得自己才是吉莎的寵物。咦,怎麼感覺怪怪的?」

「這、這樣啊......」海倫娜露出似懂非懂的神情,同時用手指撐起自己的臉頰。

雖然這幅畫面看起來是十分可愛沒錯,但我怎麼好像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















(待續)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一如既往地後記:讀過很多輕小的或輕小漫改的,大概就看得出這部作品會走所謂的:''放逐流''和''經營流''。雖然標題看得出我很故意,但內容是確確實實、扎扎實實的經營。

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新後宮get?(盯

是說那個時代有點字書了嗎,不然盲人怎麼讀經...?
2021-03-21 14:13:31
歷史謎團
?!!!!!!!!
2021-03-21 15:47:14
紫色徘徊的執念
裸鼴鼠:沒視力沒關係 能感覺得到環境就好 你們說是不是啊
2021-03-21 16:34:27
歷史謎團
年輕人,你的想法很危險喔(但我喜歡(哀唉!?
2021-03-21 18:55:11
鴞吉
在此科普一下豬的小知識,我們常看豬被人類餵到身體圓潤、滾泥巴,就用肥、髒來嫌棄牠們,這是不對的。
以平均體脂肪來說,豬的範圍是14-18%左右,反觀人類男性約25%、女性約30%,可以說人類比豬還肥。
再來是滾泥巴,實際上是為了防止蚊蟲叮咬、得病,因此是衛生保健的行為。
所以那幾位貴族千金用豬罵人的行為是很不當的,不僅暴露自身知識水平低下,而且這對豬很失禮……(什麼?這並沒有幫到羞女的忙?)

講到這裡不禁好奇豬人系的野獸人在野獸人社會究竟是什麼樣的形象呢?會像奇幻作品那樣被當作癡漢的被害擔當嗎?(明明兔子全天候在發情……)
2021-03-21 23:07:35
歷史謎團
怎麼變成討論豬了w
2021-03-27 16:31:32
紫色徘徊的執念
To樓上 偶蹄目出了不少強者 豬是其一 而且其實豬衝起來1不只快 家豬野放後不需多久就能重歸野外模式 一但跑出野家混合豬 就是上古豨類再現了 所以不要用人類眼光去擅自評斷動物 那是失禮 是傲慢
2021-03-22 07:35:47
歷史謎團
大家對豬還真是熟悉阿(咀嚼
2021-03-27 16:31:42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