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十二章 代代傳承的刀刃

希無冀 | 2020-12-04 17:20:01 | 巴幣 1032 | 人氣 253



        隼騎在馬背上,而同樣坐在馬背上,拉著韁繩控制馬匹的是隼的哥哥隼人。

        那是個下著大雨的夜晚。但不管這場雨多大,似乎沒有要澆熄村子熊熊燃燒的火焰。

        不知道是誰先掀起了火焰之潮。緊接著就是一場惡鬥。男人之間用太刀、魔法、弓箭互相攻擊,女人帶著小孩逃跑,卻被其他拿刀的男人砍死。有些女人拿乾草叉刺進男人身體裡面,硬塞進火坑裡。

        記憶中的景象過於殘酷和混亂,但隼清晰地記得隼人和馬匹中箭,而隼人把隼丟到山下。

        隼活了下來。

        他知道,這場連戰鬥都稱不上的爭鬥,並不是同族的自相殘殺。

        「——我們被襲擊了。」

        聽完隼所說的回憶,男人頷首。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啊,」男人說道:「我為了追查某些事情,從三個月前開始離開村子,你還記得那個時候吧?」

        「嗯,因為除了大叔你,也沒有其他人離開。」

        「襲擊你們的恐怕是『上杉家』的人。你還記得前幾天那個雙刀武士吧?二刀流可是上杉家的拿手絕活。」

        「什⋯⋯!這麼說,難道那個人⋯⋯」

        隼激動地從座椅上站起來,男人示意他快坐下,並叫了服務生來點餐。

        順帶一提,三人為了好好對話,已經離開剛才的吧檯,找了個方桌位子坐下。

        「別緊張,那傢伙只是個普通的強盜而已。話說回來,你們要點什麼?」

        「「欸?」」

        隼跟莉塔同時遲疑了一下。

        「這裡可是酒店啊,算了,我要威士忌,給他們淡一點的蜂蜜甜酒。」

        「等等,我不太想喝⋯⋯」莉塔出聲制止,但是聲音卻漸漸變小⋯⋯

        「放心啦,那種酒根本就是飲料,不可能醉的,而且又沒有法律規定小鬼不能喝酒。」

        「呃,倒不是那個問題⋯⋯」

        「那種事現在不重要。隼,我這三個月一直在追查上杉家的活動,但沒想到他們竟然直接攻進村子了⋯⋯」

        莉塔被無視了,不過,有個問題她必須先釐清清楚。

        「那個,我再打岔一下⋯⋯」

        隼和男人的視線移向莉塔。

        「上杉家是指什麼?」

        「他們是我們『月一文字流』的仇家。」

        隼的村子是由月崎、月川、真月三個家族在神話時代來到拉迪斯這個世界,便在此地深根的人們建立的。將近兩百人的村民,能夠幾乎實現所謂的自給自足,而村人各自的劍法經過時間演變結合成了『月一文字流派』。

        來到拉迪斯之前就不斷發生衝突的仇家——上杉一族,雖然在神話時代後的這四百年間也有發生零星的衝突,但為什麼⋯⋯偏偏要在這個時間點發動總攻擊消滅隼的村子?

        「隼,你怎麼看?」

        莉塔和男人的視線集中在隼身上。

        唯有隼目睹了村子毀滅的過程。

        哪怕不知道有沒有別的生還者。

        隼在無形之中,已經背負了兩百名族人的生命。

        「我不知道⋯⋯」

        隼咬牙。

        哪怕他再怎麼沉著,他依然只是個十四歲的小鬼。

        他到底能做什麼?他光是努力生存下去就已經竭盡全力了。

        男人把手伸向大衣內,掏出某樣東西。

        那是一把大概二三十公分的柄狀物,隼和莉塔一眼就了解到那是一個劍柄。只不過那不是劍,而是太刀的柄。

        「我也說不準,不過,他們的目標可能是這個——月一文字。」

        「月一文字⋯⋯」隼喃喃道。

        「那是什麼?」莉塔問道。

        「月崎、月川、真月⋯⋯村子的御三家代代傳承的刀的名字。它是用神話時代的技術與材料打造出來的遠古兵器,因為用了某種特殊的金屬材質,導致刀身不會磨損、不會劣化、甚至不會有任何一丁點傷害⋯⋯簡單的說,這是一把可以永久使用和保存的神之刀。」

        男人把刀柄放在桌上。

        「唯有通過月一文字流最終試煉的武士可以擁有這把刀,保護它,並將它傳給下一個繼承者。」

        代代傳承的刀,延續著長達四百年的族群歷史。這就是月一文字,以及月一文字擁有者的使命。

        「我月川達也——就是那個繼承者。話雖如此,我也不知道月一文字的刀身藏在哪裡。村裡的上一任繼承者告訴我刀身並不在村裡,要我自己去尋找⋯⋯看來他沒有洩漏出去是對的。」

        因為在這個「傳承」的敏感時刻,上杉家的人早已預謀要徹底進攻村子,用蠻力奪取月一文字。

        隼不禁吞了吞口水。

        「這麼一來,村子的毀滅便是一個開端——上杉家沒有在村子找到月一文字,那麼他們必定會再度展開行動的吧。」

        「之前那個雙刀使⋯⋯我們遇到的強盜怎麼了?」

        莉塔戰戰兢兢地問道,雖然她已經隱約知道答案,她的提問仿佛是要向月川達也徵詢她的推測是否正確⋯⋯

        「我殺掉了。喔,你放心吧,那傢伙是殺過人搶過東西的強盜,就算殺掉也不會在微靈手環上留下不良紀錄。」

        幹掉為惡的人也算是聖執士的工作——達也這麼補充。

        「殺了⋯⋯」隼喃喃道:「我和莉塔的旅途⋯⋯要是遇到上衫家的人,也得殺了他們不可嗎?」

        「如果不殺的話,他們可能會殺了你和莉塔,或是把你跟莉塔抓起來拷問吧。」既然都激進到破壞整個隼的村子,那再殺兩個小鬼似乎也不算什麼。

        說到這裡,話題和氣氛緊張到三人都沒有注意到先前點的酒已經上桌了,達也拿起玻璃杯,喝了口裡面的威士忌。

        「嗯,嗆得過癮。你們也快喝啊,酒放著會苦掉的。」

        隼端起像木桶一樣大的酒杯,望著裡頭淡黃色的液體,那液體像是有某種奇怪的魔力一樣,彷彿要把隼整個人吸進去。

        隼一股作氣,將杯緣對準嘴巴灌下去。一股帶著細緻甜味的液體流入口中,起初並沒有什麼感受,只感覺甜甜的,但隨後神經像是被電到一樣,一瞬間刺激全身的感官,接著是一種難以名狀的後勁從胸腔爆發開來。蜂蜜的甜味與酒精的勁度則是完美融合在口中。

        好喝。蜂蜜的甜很適度地壓過酒的苦味,隼很喜歡這種感覺。

        「⋯⋯好喝。」莉塔瞪大眼睛看著酒杯,不過又吐吐舌頭:「但是有點苦⋯⋯」
        
        「哈哈,這裡的酒可是真的很棒啊。」

        達也輕描淡寫地笑了,隨後又灌了一口酒。

        「我會繼續追查上杉家的行蹤,為此,我可能也會離開港都,到其他地方去打聽。不過在這之前⋯⋯」

        「在這之前?」隼又不自覺地喝了一口蜂蜜酒。

        「隼,我要測試一下你的實力。」

        達也咧嘴一笑。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夏淇
可以w我喜歡我女兒w
2020-12-04 18:41:24
希無冀
女兒香ㄚ
2020-12-04 19:21:24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