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最初神話】第二十九章 - 村莊混戰

越神 | 2024-04-20 21:29:27 | 巴幣 12 | 人氣 467





第二十九章 村莊混戰
 


餘焰稀疏的燃燒著,遍地盡是被大火摧殘後的灰燼,村子沒有完全陷入火海的原因是另一中國妖怪罔象也加入戰局。
 
黑灰色的高大象人不停在村莊噴灑大量的水,將禍斗造成的火熄滅了大半,草灰、水、土壤攪和成泥濘,某些地方甚至形成一窟窟水漥,空氣中充滿蒸騰的潮濕熱氣。
 
「你這蠢象別妨礙我!」禍斗不滿的罵。
 
「別在那吠叫,死狗。」罔象的鼻子一甩,朝禍斗噴出一灘水。
 
沒料到會被濺的一身濕的禍斗立刻大怒,「幹啥!該死的蠢象!」溼透的身體上的水分高速化為蒸氣。
 
現在的情況是瑟菲、八岐、烏天三人對上禍斗與罔象這兩隻中國妖怪,而伊娜利則是去保護村民協助他們避難。
 
遠呂智人格的八岐架起天叢雲劍逕自朝罔象衝去,漆黑劍身上閃著紅光,凌厲劍鋒迎面劈落。罔象則是甩出繫於腰側的鐵鞭接招,他用瞬間的爆發力擋下斬擊後更是借力讓鐵鞭纏繞住天叢雲劍。
 
此等蠻力讓八岐使勁拉扯後仍掙脫不開鐵鞭,他果斷放出血紅氣息形成的巨蟒,如此近的距離迫使罔象鬆開鐵鞭用雙手撐住巨蛇大口中的毒牙。
 
經過的地面被拖出一長條溝槽,血紅巨蟒推著敵人前進,口中的兩根尖牙充滿致命劇毒,只要雙手一撐不住便會將之咬殺。此時見罔象雙腿一發力,硬是將牠給停下,接著抓住毒牙的雙手用力扭轉將巨蟒給甩向樹木。
 
隨著群木崩裂傾倒的嘎吱聲,巨蛇也隨之潰散。
 
清楚鐵鞭是屬於中等距離武器的八岐再度逼近。對於近距離的戰鬥難以發揮效用,罔象選擇將鐵鞭纏繞在手上用拳頭接招。
 
一旁傳來振翅聲,烏天翅膀猛然搧動朝禍斗飛衝,他左手持刀鞘右手握住刀柄擺出居合姿勢,就在他揮出斬擊的瞬間禍斗散出一團黑塵,烏天來不及閃避便被黑塵吞噬,情急下他只能立刻揮刀接著向上飛離。
 
藏身於其中的禍斗見機朝快脫離黑塵的烏天撲去,但下一刻就被一條灰白尾巴給拍飛,這一飛直接撞在罔象身上。
 
「謝了,瑟菲。」烏天立刻追擊,八岐也趁隙斬出鮮紅劍氣。
 
數條金色狐狸尾巴像是巨鞭突入戰場,隨著那身影在空中的迴旋翻身,九條尾巴輪番的掃過打斷三人的攻勢。
 
那身影落地時雙腳順勢在地面劃出一個圓後停下,「三對二會不會太不公平了?」
 
「還在想妳躲哪去了!玉藻前!」八岐一見到她,宛如瘋狂的野獸猛撲。
 
「岐主!」瑟菲果斷的一喊,原本是遠呂智人格的八岐瞬間停下動作。
 
「遠呂智會被怒氣影響,玉藻前交給我吧!」
 
「好。」
 
岐主是所有人格中唯一可以知道其他人格操控身體時發生的事情的人,同時也擁有掌控其他人格切換的能力。但他平時並不會這麼做,只是一直看著,除非有插手的必要性時才會介入。
 
「說的好像妳打得贏我呢,我其實還挺驚訝妳沒有用青龍槍逃走,為什麼不用呢?」玉藻前問。
 
「這裡是我們的家,才不會輕易丟下!」瑟菲豪不畏縮的說。
 
妖夢之里是由她們倆姊妹從無到有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的,一開始剛從中國逃來日本的兩人只能彼此扶持,後來逐步結識了八岐、烏天以及沒有歸屬的眾多小妖怪,讓這個深山內的小村落漸漸成形,跟這些有志一同的妖怪夥伴在這居住了千年之久,雖是異界但在不知不覺中也已然成為另一個故鄉。
 
「如果沒有人了,那還是家嗎?」玉藻前勾起嘴角。
 
「妳這話是什麼意思?」瑟菲閃過一個想法,「難道……」
 
看著玉藻前滿是惡意的笑容瑟菲怒意盡出大罵:「這裡的村民都是弱小的妖怪!妳竟然……」
 
她抄起青龍槍快速進攻,而玉藻前因為提防著青龍槍的能力選擇閃躲,同時瑟菲的尾巴從上方刺下配合長槍奇襲,看破這些戰法的玉藻前也用尾巴使出同一招抵擋。
 
(竟然不過去嗎……故意把我留在這裡,牽制我的能力,冷靜的傢伙果然很難對付。)玉藻前暗忖不是一對一的戰鬥環境很難無顧忌的使用能力。
 
妖狐族的瑟菲與九尾族的玉藻前,兩人有著相同的根源卻是走上敵對的道路,八尾對上九尾共計十七條尾巴激烈的互擊。
 
瑟菲在憤怒下仍舊保持理性的進攻,八條尾巴接連使出不同招式,但無論瑟菲用了什麼招式,玉藻前便會使出同一招對抗,在面對玉藻前力量更猛烈又附著毒物的招式前,瑟菲只能搭配青龍槍的攻擊來勉強打平以及防止毒物的侵體。
 
「妳還用不了這招吧!」玉藻前同時將九條尾巴豎於身前,交會處凝聚出由龐大魔力凝結成的球體。
 
「九凝!」
 
像是砲彈的魔力巨球碾碎一切的飛來,瑟菲來不及應對只能一邊砍出數小道空間裂縫一邊跳躍後撤,藉由一道道的障礙削弱招式威力,費了好一番功夫才完全化解。
 
「呼喝呼喝呼喝呼──」瑟菲的體力持續被消耗。
 
 
 
 
 
另一邊,切換成遠呂智人格的八岐依舊採取近身攻擊,就在他逼近時罔象向後退幾步踩入一個水坑,接著瞬間下沉,本想止步的八岐被從水中甩出的鐵鞭纏住腳踝硬拖進水裡。
 
「那傢伙!」烏天見狀暗忖著要提防地面的水坑,接著便將錫杖插入地面朝禍斗揮刀飛去。
 
禍斗直覺要遠離錫杖,不料卻正中圈套,他一頭撞上了突然產生的結界,接著烏天在消除結界的同時出刀橫斬。
 
禍斗連忙甩動尾巴放出一波高溫熱息干擾烏天的劍路,為避免被灼傷烏天只能扭身迴避後撤。本想出擊的禍斗在聽到錫杖發出的清脆聲響後停止了動作,他記得剛才撞到結界之前似乎也聽見了這聲音。
 
「被你發現啦。」烏天說。
 
禍斗試驗性的用尾巴甩出細毛後果然出現結界將其擋下,那些飄落的細毛在接觸到地面時隨即引發火焰爆燃。
 
烏天再度振翅近身,一刀迫散火焰逼退禍斗,劍術俐落流暢接連出招,而禍斗不斷地閃躲防禦想抓間隙反擊。正當他想甩出細毛時那柄錫杖的聲響又傳入耳中,於是延遲出招等待結界消失的一瞬間再攻擊,但烏天卻是一刀斬出,結界根本沒有出現。
 
「厄嗚……」胸口多了一道赤紅,滴落地面的血液散出蒸氣。
 
「連血都是滾燙的啊。」
 
禍斗沸騰的殺意如同全身開始冒出的蒸氣,下秒嗔怒的朝烏天蹬地衝去,即便眼前已出現結界仍然沒有停下,爪子重擊結界接著連續猛擊將其打出裂縫。
 
就在結界承受不住要碎裂之時烏天直接將其解除,抓緊禍斗撲空的剎那出刀,不料禍斗的速度突然提升,他四肢貼地躲過後反咬烏天右手臂,口中更是噴出烈焰。
 
烏天左手立刻抽出匕首迫使禍斗鬆口,這一舉動就算沒有造成傷害也成功將距離拉開。
 
握刀的右臂遭受重創,烏天忍著傷將禍斗困在結界中好爭取喘息時間,然而禍斗絲毫沒有停下的意思持續猛攻結界。
 
 
 
 
 
在離村子一段距離的樹林中,伊娜利領著妖怪村民們遠離戰場避免遭受波及。她在一旁隨時注意村民的情況警戒著周遭的任何風吹草動,並且使用庇護青炎這種只會對施術者想保護之人以外的人產生傷害的狐火護著眾人。
 
「這是怎麼了?村子的火勢應該沒有那麼大,為什麼空氣會越來越乾燥?」
 
意識到不對勁的伊娜利在身旁以及手中燃起青藍色的狐火,接著用尾巴分別擊向四周。
 
隨後自林中倏然現身的是一名身材高瘦的長髮女子,她有著一副相當美麗的容顏,橘紅色雙眼宛如烈日,白色長髮繫著髮簪與飾品,髮梢處漸變成橘色。她身著一襲上白下橘紅的中式華服,衣服領口處到胸口是一片白色的半圓圖樣,半圓的下方延伸出數條白線穿過橘紅的部分直到腰部處,就像是太陽的光芒。
 
她的雙手十分修長,宛如爪子的尖細手指輕柔的撫過葉片,翠綠的嫩葉就像是被奪走所有水分快速的枯萎,接著整株植物乾枯至粉碎化為塵土。
 
微微的邪魅笑容顯露口中的尖牙,所經之處林木皆亡,所踏之地花草皆枯,宛如一場行走的乾旱降臨。
 
其名為旱魃,與禍斗、罔象、玉藻前在中國妖怪間被稱為「四禍」。
 
她的手掌很快凝聚了一團透明狀像是氣體的東西,在將之丟出後伊娜利立刻用狐火阻擋。
 
「那麼這樣如何!」旱魃右手向前空刺,爪子尖端衝出透明尖刺飛快的延伸。
 
伊娜利閃避不及手臂不慎遭劃破,但傷口並沒有流出任何一滴血,反倒周圍皮膚直接乾枯了一塊。這顯現了旱魃的危險性極高,如果中招的範圍太大將會導致皮膚、肌肉、血管的水分被吸乾,這代表血液循環、肌肉運動都將被阻斷,很快就會導致壞死。
 
現在旱魃的周圍極為乾燥,地面已經乾裂至化為砂土就好像沙漠環境似的,她用這方法阻止伊娜利的靠近。
 
但這點讓伊娜利發現了一件事,就是旱魃的能力是很容易影響到外在環境的類型,代表了她有很高的機率會是自己一人行動。
 
「妳們的情報不足呢。」伊娜利跟瑟菲從小被特曼斯養大,明白戰鬥以外的相關情報蒐集有多重要。
 
「妳在說什麼?這是妳第一次見到我吧,妳們才是不知道我們有什麼力量。九尾狐已經告訴我妳們擁有的能力了。」
 
「在壓倒性的力量面前,對手有什麼能力根本不重要。」
 
「真是猖狂,小狐狸。」旱魃蒸發水氣的範圍急遽擴大。
 
然而在能力範圍快涵蓋到伊娜利時似乎撞上了什麼東西,彷彿有一堵牆擋在前方讓旱魃無法再讓能力擴張出去。
 
「把自己關起來啦。」旱魃訕笑著說。
 
兩人之間隔著一道由多個六邊形拼成的結界。
 
「妳要不要看清楚一些?」
 
旱魃一楞視線向結界邊延伸,這才意識到圓弧竟是以自己為中心彎曲。
 
「玉藻前那傢伙根本沒有料想到我們會拿到其它神器吧。」伊娜利悠然取出玄武盾在旱魃面前晃了晃,接著讓結界依照她的意思收縮成球形,「現在,請妳滾遠一點!」尾巴猛力掃向球體結界朝村子的方向擊飛出去。
 
「妳!赫啊啊啊──」
 
球形結界一路撞開所經之物,高速往村莊衝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