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二十章 盛宴的開始

希無冀 | 2021-02-12 17:01:01



       「好了,今天就到這裡吧。」

       達也說罷,俐落地將刀收進鞘。

       「嘖,我難得還想繼續勒。」

       師徒兩人身處一如往常的森林中,隨意地坐在樹幹上。這棵橫躺的樹幹是很久之前月川第一次向隼展示『拔刀一閃』這個招式時一刀砍倒的,在這之後則是充當兩人休息時的椅子。

       時間已經來到傍晚,天空介於鮮紅和黃金色之間,在層層樹葉之間展露樣貌。

       「我下禮拜就因為任務要離開帝爾謝了,而且,你的訓練也差不多快要結束了。」

       「是喔?」

       「⋯⋯因為你這小鬼進步得比我想像的還快。」

       在港都帝爾謝生活、加入傭兵集團,以及接受月一文字流派的訓練⋯⋯隼已經在這樣的生活裡度過了一年又七個月。是的,就連之前的飛龍狩獵任務也是七個月前的事了。

       這七個月中,隼有明確感受到自己的能力得到飛躍性的提升。而且在最近幾個月,隼也感覺跟月川的訓練頻率變少了,也許是他已經強到月川覺得不用那麼常訓練。

       「基本的戰鬥技巧和月一文字流的技術,已經都交給你了,接下來就得靠你自己造化了。」

       「嗯哼。」

       隼輕鬆地回應。

       然後,就像是要確認隼的訓練成果,第二次由傭兵集團會長『老爺』親自指派的直接任務命令便在不久後送來了。

//

       『這次的任務,是要潛入位在特瑞亞宅邸的一場貴族宴會,並保護某位目標貴族少女。』

       會議室現場聚集了二級傭兵蓮漪、以及三級傭兵隼、莉塔、似鳥、查賀。他們幾個就是參與接下來這項任務的人員。

       綠色系的微靈螢幕上,戴著圓框眼鏡,留著山羊鬍的老爺繼續說著:

       『保護的目標為特瑞亞家族的瑟西莉亞·特瑞亞。根據我們收到的消息,這名特瑞亞家族的年輕少女被地下傭兵盯上,他們將利用這次的宴會將其擄走。』

       「⋯⋯地下傭兵嗎。」

       在「傭兵集團」這個傭兵身分的光明面之下,有幹著暗殺、盜竊等事情的地下的犯罪買賣行為,因為近十年來傭兵集團漸漸地不受予犯罪行為的委託,因此這類需求導致了犯罪性傭兵團體的出現。

       他們就是俗稱的地下傭兵。在企業形象越來越正面的傭兵集團面前,他們就是不折不扣的眼中釘。

       隼等人繼續看著錄影。

       『詳細的內容,會在你們出發之後給你們。明天早上五點就立刻出發,高速軌道列車的票和時間已經幫你們預訂好了,記得在港都帝爾謝的中央車站搭過去。此外,還有一點⋯⋯』

       老爺刻意停頓了一下。

      『這次的任務,由三級傭兵隼·月崎擔任全權指揮官,現場所有狀況皆由隼判斷及指示。』

       「咦?」隼遲疑了一聲。

       『抵達現場後,屆時若有護衛或是騎士之類的同伴,對方也將聽從隼指揮。先前的飛龍狩獵任務報告中,隼·月崎從頭到尾冷靜地制定了作戰內容,並根據現場的情況作出明確指示,就結果來看,任務也相當成功。我想藉由這次任務,測試隼是否有能耐發揮出領導能力。那麼,以上。』

       最後,老爺又這麼說了。

       『隼,就交給你了。』

       老爺說的話,不禁讓隼繃緊了表情。

//

      「明天就要出遠門了,要不要跟大叔們去喝一杯?」

       晚餐快吃完時,查賀這麼問隼。

       「有何不可。」

       在夜晚的酒館裡,大叔傭兵跟年輕傭兵一起喝酒已是港都常見的景象。

       隼點了蜂蜜甜酒,搭配著啤酒輪流喝。這一年半來他早就習慣了啤酒的味道,甚至連酒精濃度更高的威士忌也常喝。但他還是喜歡帶有過份甜味的蜂蜜酒。

       喝了兩三個小時,就算喝的盡是酒精濃度低的酒,腦袋還是逐漸變得醉醺醺的了。也差不多是在這時,聚集的傭兵們開始一個個離開,查賀也先回宿舍了。

       隼見熟悉的人們都不喝了,便再點了一杯蜂蜜酒,然後一個人走到酒館三樓的陽台外。

       酒館位於城市中地勢較高的街道上,而這個三樓陽台的位置剛好能俯瞰港都的夜景,也能看見港邊的魚市、還有延伸至望不見的視線盡頭的海面。

       天上巨大的曉之月靜靜地照著海洋,點亮了整片海。夜晚的海風有點冷,但因為還沒到秋天或冬天,並不是冷到無法忍受的程度,這個季節的風也不強。

       隼靜靜地看著這樣的風景,啜了一口蜂蜜酒。快要蓋過酒味的過份甜味侵入口中,但卻總是在吞下後留下一股酒味的後勁。

       來到這個城市那麼久了,從來沒有像這樣看過海景啊。隼不禁默默想著。

       「啊,隼。」

       隼回頭確認聲音的主人,是莉塔。

       莉塔若無其事地站到隼旁邊,一起看夜景。

       「怎麼來這?已經快十一點了耶。」隼問道。

       「晚上跟似鳥還有蓮漪出去逛街了,剛剛才回來。」

       「明天還要早起,不要玩這麼晚啦。」

       「你好意思說我?」

       明明喝酒喝到這麼晚。莉塔的眼神帶了點調侃,瞪向隼。

       「說的也是。」

       兩人聊著沒營養的話題,話題沒了就會乾脆地安靜下來,氣氛時而吵鬧、時而沉默,但並不會讓人不自在。

       好久沒像這樣兩個人獨處了——隼把這句話吞了回去。確實,自從加入傭兵集團後,兩人都交到了不少朋友,也在這座城市住下來了,隼平時會去找月川訓練、莉塔也常常去傭兵集團的訓練場。

       兩人的交集,在不知不覺間減少了。應該說,在這之前隼和莉塔不但一起旅行了一段時間,就連帳篷跟訂房間都是住在一起的。

       雖然曾經距離非常近地相處了一陣子,但要隼說出「好久沒一起獨處了啊~~」還是有種莫名其妙的違和感。隼是這麼認為的。

       「⋯⋯莉塔。」

       「幹嘛?」

       「⋯⋯⋯⋯」

      莉塔歪了歪頭。

      「你有叫我吧?」

      「嗯⋯⋯嘛,算了,沒什麼啦。」

      「哼⋯⋯這麼不坦率,真不像隼。」

      「什麼啊,妳覺得我是哪種人啊?」隼有點困惑地反駁。

      「沒什麼啦。但如果你是擔心明天要擔任隊長的事,就不必太擔心啦。」

      「⋯⋯妳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說實在的,今早老爺說的話讓隼很不安。

       如果只是討伐魔物的任務也就罷了,但這次是要去護衛一名貴族,而且對手還會是以犯罪為名的地下傭兵,他們可是不折不扣的犯罪高手。這麼重要的任務為什麼要交給隼這樣的菜鳥?

       「隼在想什麼很好猜吧?你的困擾都寫滿臉啦。」

       莉塔咧嘴一笑。

       「唉,我實在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勝任啊⋯⋯為什麼這麼重要的任務會交給我這種人⋯⋯」

       不知道是因為酒精,還是因為身旁的人是莉塔,隼總覺得可以把腦中囤積的想法都甩出來。

       「但是,隼要相信自己喔,因為我相信隼可以做到的。」

       「妳有啥根據?」

       「跟老爺說的一樣呀,跟飛龍戰鬥就是因為有隼才變得順利許多。而且,隼不是挺擅長惡搞別人的嗎?還記得我們在狼王的森林裡面,把其他的聖執士團隊惡整一頓的事嗎?」

       「啊~~」

       因為那個團隊的人蔑視莉塔跟自己,甚至攻擊了自己,隼一氣之下就破壞了那些人的計畫,把沉睡的狼王弄醒,然後和莉塔兩人逃出森林。

       「啊哈哈哈哈,妳還記得那件事啊。」

       那時莉塔才11歲,隼也才14歲,兩人的戰鬥能力和性格都不夠成熟。現在莉塔剛滿14歲了,再過兩個月也要到隼的生日了。

       「對吧,地下傭兵也會被隼的計策吃得死死的!所以不用擔心啦。」

       說罷,莉塔露出笑容。這傢伙什麼時候開始也可以露出這種開心到極點的笑容了啊?

       「謝啦。感覺好多了。」

       沒過多久,兩人就回到各自的宿舍睡覺。

//

       隔天一早,隼等人就準備好最基本的行李,從港都帝爾謝出發。

       港都作為拉迪斯中的高度發展城市,總共有三個車站,其中兩個是傳統火車的列車車站,最後那個則是超高速列車的車站。這些車站不只是為了運送人而存在,也負責運送從港口流通出去的貨物。

      隼等人坐上高速列車。高速列車坐起來比傳統火車還要舒適的多,而且還具有火車的將近三倍速度,也因如此,只有在重要的高度發展城市才有這樣的列車和軌道。另外票價也比傳統火車貴上許多。

       隼和查賀坐在雙人座的左右位置,而女生們則是在前方。隼心不在焉地思考著一些雜事,他的眼神停在莉塔身上。莉塔正在和似鳥愉快的聊天,她們什麼時候感情變那麼好了?

       總覺得,和初遇的時候、以及加入傭兵集團之前比起來,莉塔這傢伙已經變好很多了。原本就圓滑的個性更開朗了,也變得常笑了、會開玩笑了、會頂嘴了,不過身高並沒有長高多少。

       想到這裡,隼就不禁笑了。

       莉塔像是注意到視線般轉過頭來,與隼對上眼。她疑惑的表情隨即噗哧一笑。

        「你看著我笑什麼啊,怪噁心的。」

        「蛤?我才沒有看著妳笑吧。」

        「有啊!明明就有!」

        隼跟莉塔開始雞同鴨講地吵了起來。

        「你們最近還真愛吵架欸,感情真好。」

        隼旁邊的查賀隨口一說,開始翻自己的背包。

        「「蛤?你從哪裡得出這種結論的?」」

        兩人幾乎是異口同聲,朝向查賀。

        「你看,連說話口氣都一樣了。話說我有帶點餅乾,要吃嘛?」

       「「「要吃!」」」

       連同似鳥,三人同時開口。

       似鳥和莉塔拿了三片餅乾,乖乖回到座位。

       似鳥趴到前面座位的椅背上,對著那張座椅的主人說話。

       「蓮漪,我幫妳多拿了一片餅乾喔。」

       蓮漪正在看一本詩集,書本小小的翻頁很容易。

       「我不餓。」

       「咦?可是我已經拿了耶。」

       「唉。」

       蓮漪輕嘆了一口氣,手接過似鳥手上的餅乾,說了聲「謝謝」後便一口咬住。

       安靜下來之後,隼還是不由得感到緊張。

       他不禁想到老爺傳來的消息。

       『我們查到了有關地下傭兵的資料。』

       老爺說了,這次的宴會,『那個男人』有可能會出現。

       隼不禁吞了吞口水。

       地下犯罪集團的統領者,被稱為「最強的傭兵」。受僱於貴族並去殺害貴族,遊走在上流社會的殺人專家。

       那個人叫「齊邁斯·里歐」。

       那個人⋯⋯將與這次的事件有關。


To be continued...
207 巴幣: 1028

創作回應

夏淇
....你說OO一閃?!
2021-02-12 18:01:37
希無冀
度的 就是OO一閃
2021-02-12 23:33:19
希無冀
在以前的碎空裡就是叫OO一閃了www
2021-02-12 23:34:0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