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十九章 傭兵們

希無冀 | 2021-02-05 17:00:04 | 巴幣 46 | 人氣 179



       隼躲到樹後面,戰況暫時由查賀跟似鳥負責。

       隼思索著要如何打破僵局。龍的生命力極強,甚至是打穿心臟都還能存活好幾小時,因此必須要一擊必殺,砍下飛龍最大的弱點⋯⋯脖子。而莉塔的近戰武器是短劍,查賀雖然能讓劍狀鎚長出刀刃,但還是沒辦法切斷牠的脖子。似鳥雖然用太刀,不過從分身沒辦法順利造成砍穿龍鱗的痛覺這點來看,恐怕也沒辦法。

       隼不禁看向自己的太刀。

       關鍵的一擊在自己身上。

       如果是拔刀一閃的話,就可以一刀砍斷牠的脖子。

       隼淋上強化液。淡藍色的液體爬滿整個刀刃,發出微微藍光。隼將刀收入鞘中。

       只有一次機會。

       隼拔出腰間的榴彈手槍。

       隼選擇這把副武器的原因不只是依賴爆彈的爆炸火力,而是因為這把槍也能裝備破片榴彈之外的子彈。而這樣的輔助性武器有時能改變整個戰局。

       「大家,眼睛閉上!」

       隼特地使用微靈手環,將這段錄音傳給在場的每個人,隨即,隼扣下板機。

       正與飛龍交戰的查賀馬上退開,而後,一朵亮到彷彿要燒破眼膜的刺眼閃光在飛龍眼前炸開。

       是閃光彈。

       飛龍措手不及地後退,而此時隼已經做好預備動作,腳用力一踏。

       「拔刀一閃!」

       氣的墊步讓隼一口氣往前衝了好幾公尺,同時左手拇指把刀撬開,右手俐落地揮出刀刃。極其高速的移動與揮刀,加上透過氣和強化液加強鋒利的刀刃,這樣的強力一擊連鐵塊都能削斷。隼毫不猶豫地斬向飛龍的脖子。

        鏘——!龍鱗與刀刃摩擦的金屬般碰撞聲,以及氣魔力的悶響四散,但是隼的刀刃沒有切下龍的脖子,而是卡在頸部裡面了。被刀刃看穿的頸部斷面噴出鮮血。

       「什⋯⋯」

       連拔刀一閃都沒能斬斷嗎?隼從手感推斷應該是卡到脊椎骨了,龍的脊椎骨既有韌性也有硬度,這也是頸部跟尾巴都能靈活活動的原因吧。但現在不是讚嘆魔物的時候。

       飛龍的脖子不斷噴出鮮血,牠痛苦地咆哮,然後拍動翅膀一躍而起。

       「什什什什什麼⋯⋯!」

       隼緊抓著卡住的刀刃,因此被飛龍帶到天上了。飛龍不斷扭轉身體,試圖甩掉隼,但隼緊抓著刀刃不放。要是掉下去可就摔死了啊!

       「隼!」

       「莉塔,妳快把飛龍射下來啊!」似鳥緊張地大叫。

       莉塔架著弓箭,但不管是握著弓的左手還是握箭的右手都抖個不停。

       「不行啊⋯⋯要是射到隼就糟了!」

       「隼!」查賀對著被甩來甩去的隼大叫,「快踏到我的鎚子上!然後用你的墊步跳起來!」

       「說的簡單⋯⋯!」

       上下左右前後被甩來甩去,隼一邊強忍著噁吐的噁心感,一邊從扭曲的視野中鎖定查賀,而當飛行的位置稍低的時候,隼立刻把雙腳往下放,而查賀用製鐵魔法增加劍狀鎚的寬度然後伸出去,這樣一來隼就有更大塊的踏步空間。

       「來了!」

       隼的雙腳扎實地落在查賀的劍狀鎚上。隼馬上使用墊步往上踏。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黃金的氣魔力綻放開來,墊步讓隼奮力往上跳,突如其來的衝擊力讓龍完全失了方向,隼往上跳之後也透過卡住的刀扭轉了飛龍的身軀,迫使牠往下墜落,隼在牠墜地之前跳開。

       碰!飛龍重重地落地,而且因為隼調整了落地方向,所以牠是頭著地。

       墜地的飛龍揚起厚厚一團塵土,隼見狀喊著。

       「莉塔——」

       ——瞄準牠的脖子。隼還沒把話說完,一道宛如落雷的閃光就轟在飛龍身上。是莉塔的雷電箭,隼鬆了一口氣。

       「真是的⋯⋯都不用我說。」

       不愧是莉塔。真是優秀的判斷力。

       「這下就搞定了吧⋯⋯」查賀也鬆了一口氣。

       「這可不好說喔。」似鳥帶著輕鬆的口吻隨口說道。

       因為雷電箭揚起更多塵土,沒辦法看清飛龍,所以查賀往前走一步探查情況⋯⋯

       而一陣風從塵土的中心飛起。

       飛龍脖子上還插著箭跟隼的刀刃,牠拍動翅膀撐起身軀。

       「真的假的啦!」隼立刻拔槍瞄準。

       啊——剛才射完閃光彈沒有補充新的子彈。而且彈殼還殘留在裡面,更換的時間少說也要五秒左右。

       大意了——眼看飛龍已經到天空中,就要飛走⋯⋯

       四把太刀丟了出去,有兩把命中飛龍;而查賀也扣下左輪手槍的板機,莉塔的雷之箭也再度擊中。

       飛龍墜地,這次沒有再飛起來了。

       「⋯⋯好險。」查賀的手槍冒著硝煙。

       「畢竟只要受到痛覺就能讓牠下來了呢。」似鳥撿回丟出去後沒命中飛龍的太刀。

       「龍的生命力真的很頑強呢⋯⋯」莉塔走過來跟大家會合。

       第一次的狩獵任務,以無人負傷的成功順利收場。

//

       「接下來就是任務報告的錄影了呢。」

       晚上吃飯的時候,執行任務的等人坐在同一桌。

       「等等,莉塔。」

       隼打斷莉塔。

       「妳的貴族身份不能曝光吧?傭兵集團跟很多貴族都是合作關係的不是嗎,說不定會長老爺一眼就看出妳是諾伊曼家的人怎麼辦?」

       「說、說的也是⋯⋯」

       莉塔緊皺眉頭,喝了一口玻璃杯裝的冰茶。

       莉塔擁有琥珀般的蜜色頭髮與如同綠寶石的碧綠色雙眼,以及看上去就相當高貴的五官與氣質。就算強迫莉塔把髮型改成樸素或是邋遢的樣子,也難以隱藏她身上身為諾伊曼家族的特質。

      「貴族身份曝光會怎樣嗎?」

       似鳥歪頭問。這一年來,和莉塔常常行動的人基本上都知道她的身份了。

       「與其說不知道會怎樣,不如說是我們的想像力不足吧⋯⋯」

       「唔嗯⋯⋯」

       然而,又必須將任務報告的錄影拍給會長看。想必這只是個確認傭兵成員的長相的簡單流程而已吧,但此時卻讓眾人苦惱著。

       此時,一名湛藍長髮的美麗女子經過,似鳥立馬注意到蓮漪,大聲呼喚她。

       「蓮漪姊姊!!」

       「⋯⋯⋯⋯」

       瞥見瘋狂揮著小手的似鳥,蓮漪面無表情地轉頭就走。

       「喂喂喂!不要假裝沒聽到!」

       說罷,似鳥便把蓮漪抓到隼等人的桌上,開始吧啦吧啦地跟她說話。

       「似鳥,妳別麻煩蓮漪啦,就算是她也沒辦法幫我們的吧⋯⋯」隼說。

        「唉,也對,要是能讓別人假扮成莉塔就好了⋯⋯」

       「⋯⋯雖然我做不到這個,但如果是讓莉塔變成別人的話,我倒是有辦法。」蓮漪泰然自若地說。

       「⋯⋯真的假的!」隼誇張地拍桌,這時他才發覺自己太激動了,於是坐下來刻意壓低音量:「妳要怎麼做到那種事?」

       「吃完飯後跟我來吧。」

//

       地點是準備進行報告的會議室。

       「這個魔法會花點時間喔,總之,莉塔妳先在這裡坐下吧。」

       「嗯,好。」

       蓮漪示意莉塔坐在一張椅子上,蓮漪拉了張椅子坐在她對面。然後開始使用魔法,她的動作就像在幫莉塔化妝一樣,手指以相當細膩的行式在她臉上來回比劃著,時不時低語著不明的咒語,或是改變手指的結印。

       蓮漪說,這是精靈術中的易容術。

       人類和精靈族是從谷子裡就完全不同的種族,因此魔法的運作形式似也完全不一樣,所謂的精靈術就是指只有精靈才能使用的魔法了。

       「好了,這樣應該沒問題了吧。」

       蓮漪起身,讓眾人都能看到莉塔新的模樣。

       頭髮不知何時被染成了與閃亮的蜜色截然不同卻又相似的淺棕色,眼睛也被改成深棕色,五官等地方好像都有一些微調,不只如此,右臉頰上還添了兩劃叉字的刀疤。

       再加上身上穿的襯衫和輕型裝備——看起來⋯⋯很樸素,完全不像貴族。

       「怎⋯⋯怎麼樣?」莉塔擠出笑容,看著大家目瞪口呆的模樣。

       「喔喔,感覺完全不一樣了。」查賀說。

       「莉塔變得不是莉塔了!但還是挺可愛的!」

       莉塔轉向隼。

       「嗯⋯⋯看上去很普通?」隼搔搔頭。

       「拇⋯⋯聽你們的感想一點都不讓人高興呀。」

       蓮漪遞了一面手持鏡子給莉塔。莉塔看著鏡中的『莉塔』,不斷地擺弄鏡子,像是要看遍臉上每個角度跟細節一樣。

       像是某個村莊的村姑、又像是初出茅廬的普通傭兵。總之,很普通,莉塔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種存在感不上不下、純粹單純的「普通」。

       「好普通喔!」莉塔握著鏡子,開懷地笑了。

       看到莉塔的樣子,大家也都跟著笑了。在這之後,任務報告也順利的錄完並送出。順帶一提,由於微靈的傳輸速度與聲速相同,因此雖然傳出去了,但訊息要送到傭兵集團的總部依然要花上好幾個小時的時間。

       「不過,精靈也太強了吧。」查賀打量起莉塔的模樣,像是要仔細端倪有哪些地方不一樣。

       「不,精靈還是有很多事情做不到的啦。」蓮漪說。

       「蓮漪姊姊最棒惹!」似鳥一邊說一邊撲向蓮漪。

       「妳走開啦!」蓮漪嫌煩地叫,「啊,對了,莉塔,妳要解除術式的話,只要想像撕紙的感覺,把術式撕下來就好了。」

       「撕⋯⋯撕紙!」

       似鳥嚷嚷著要把莉塔臉上的易容術式撕下來,為了擋住她又讓蓮漪跟查賀費了不少功夫,隼則是說著「沒事啦,撕下來就好了。」安慰害怕地說著「怎麼辦,撕掉會不會痛啊」的莉塔。

       等事情結束了後,莉塔叫住準備離開的蓮漪。

       「蓮漪姐姐,這次謝謝妳了。」

       「沒什麼,我只是做了自己能做的事。」

       「但是,如果是素昧平生的人,妳並不會想幫忙對吧?」莉塔笑著說了。

       「⋯⋯」

       「我知道的喔,蓮漪姐姐雖然看起來很高冷、難以親近,但妳相當重視跟自己相處過的同伴,妳是個很溫暖的人、我們都是知道的。」

       看著莉塔這麼說的蓮漪,臉上染上一絲害臊的紅暈。

       「竟然說我難以親近啊⋯⋯不過,能被妳這麼說感覺不壞呢。」

       在這座港都蒂爾謝,同樣身為傭兵工作了整整一年。查賀、隼、莉塔、似鳥、蓮漪等人的感情也加深了不少。

       而悄悄改變他們的一次任務,即將在不久的將來開始⋯⋯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