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二十二章 鋼琴公主

希無冀 | 2021-02-26 17:00:04



       作戰會議結束後,現場只剩下隼跟似鳥。

       莉塔、查賀和蓮漪去到處閒晃了,而瑟西莉亞剛才讓瑪琳去為她準備音樂室了。肯尼則不知去向。

       「話說回來~~」

       似鳥對著天花板說,不過想也知道她是在對隼說話。

       「啥?」

       「明天的宴會,瑟西莉亞會有個鋼琴表演吧?」

       「嗯啊。」

       這也是瑟西莉亞沒辦法直接從宴會抽身的主因,玻璃鋼琴公主的演奏,必須由本人實行才行。

       「那不就要在表演完才能和瑪琳交換身分了嗎?」

       「啊啊⋯⋯」

       對耶。隼不禁按住額頭,他完全忘記要考量這個部分。要是敵人搶在表演之前就擄走瑟西莉亞,那根本就沒有互換身分的意義在了。

       然而,又必須要讓本人進行『玻璃鋼琴公主的演奏』才有意義。

       完了。隼這才發覺自己的策略有這麼一個大漏洞。

       「這個⋯⋯我得想一下。話說,妳剛才為什麼會對瑟西莉亞那麼生氣啊?」

       隼還是第一次看到個性像男生一樣不拘小節的似鳥會這麼火大。

       「嗯⋯⋯為什麼呢?」

       似鳥撅起嘴。

       「連自己也不曉得啊⋯⋯」

       隼感到傻眼,但總覺得這樣也挺符合似鳥的。正當隼這麼下定論,打算不再追究這個話題的時候,似鳥又開口了。

       「因為總覺得,莉塔醬一定不會喜歡那樣的吧。」

       隼聽到了完全出乎意料的答案。他等待著似鳥繼續說下去。

       「莉塔明明是貴族,卻從來沒有說過自己的姓,或是擺弄自己曾擁有的權勢⋯⋯雖然說正是因為她不是那樣的人,所以才會當傭兵吧。我想她一定⋯⋯一定很討厭瑟西莉亞的那種說話方式的。」

       瑟西莉亞剛才說,『就算賭上特瑞亞家的尊嚴——』不管她想用這個來賭什麼,區區的家名只是個空泛的權力象徵而已。有時也只是富貴者欺壓貧窮者的無趣工具。

       「莉塔是我的朋友呀。我哪能看著朋友受到這種侮辱。」

       「也沒有到侮辱那麼誇張吧⋯⋯」隼輕輕苦笑:「妳挺有義氣的嘛,謝啦,謝謝妳幫莉塔出氣。」

       「什麼嘛,你是她哥哥嗎?」

       似鳥被逗笑了,愉快地笑著。

//

       莉塔獨自在宅邸閒晃時,遇見了瑟西莉亞。

       瑟西莉亞站在某個門前,卻沒有走進去的打算,她僅僅是站在那而已,眼神時不時飄向小窗中門內的景象。

       「瑟西莉亞小姐,妳在看什麼?」

       「噓!」

       瑟西莉亞馬上發現莉塔的聲音,把她一把拉到身邊,壓住她的頭。

       「別說話,妳看裡面。」

       莉塔往門內看,巨大的房間裡樹立著各式各樣的音樂器材。有各種大大小小的管樂器、弦樂器,還有一座看上去就很高級的鋼琴。只見一名穿著女僕裝的年輕女孩在整備鋼琴。

       她是瑪琳。

       「妳幹嘛偷偷觀察她整理音樂室?」

       「妳繼續看就知道了。」

       音樂室已經整理好了。瑪琳輕嘆一聲,稍微環顧四週,確認已經準備就緒,可以讓瑟西莉亞進來的時候⋯⋯她一屁股坐在琴鍵前的椅座上。

       「咦?」

       瑪琳伸了一個懶腰,接著便把雙手放在琴鍵上,連樂譜都沒有翻開,便開始彈奏曲子。樂譜上的音符宛如完全不需要記憶,悠揚的樂曲便任由手指完美地彈奏出來,流瀉至每一處。宛如整個身軀與鋼琴融為一體,那模樣——

       就跟莉塔記憶中的玻璃鋼琴公主一樣。

       不,她超越了玻璃鋼琴公主。

       已經不是用彈得好不好來形容了,而是整個人與鋼琴化為同一個個體,哪怕瑪琳穿著格格不入的長裙女僕裝,依然有股極致的震撼力。

       那樣的震撼力,完全來自彈琴的技術。每一個琴鍵、每一個音符宛如都是為她量身打造的。就連莉塔這樣對音樂僅僅是稍有涉略的人來說,也能明白一件簡單不過的事情——

       瑪琳彈得很好。甚至比玻璃鋼琴公主還要好。

       看著莉塔嘴開開的驚愕表情,瑟西莉亞便開始說。

       「瑪琳她的技術,比我來得好太多了⋯⋯甚至她比任何一個教過我的鋼琴教師都來得好。我也常常請她教我彈琴,但不論怎麼練習⋯⋯我都還是追不上她的實力。」

       瑟西莉亞以近乎毫無感情、僅僅是陳述事實的語氣說了。

       「瑪琳·蒂法西⋯⋯才是真正的鋼琴公主。」

       莉塔驚愕地望著瑟西莉亞一段時間,接著才開口:

       「妳這是⋯⋯什麼意思。」

       「我想說的是,比起我,瑪琳更有被稱為鋼琴公主的資格。」

       瑟西莉亞把手放在房門的小窗上,冷不防地開口問道。

       「莉塔小姐,妳是諾伊曼家的人對吧?」

       「!」

       諾伊曼。

       這是莉塔身為貴族的姓氏。

       莉塔明顯被嚇了一跳,眼神馬上染上一層懷疑感與敵意。

       「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瑟西莉亞面露微笑,繼續說了下去:「只是⋯⋯我想曾身為貴族的妳,也許能夠理解吧⋯⋯理解瑪琳與我的處境。」

      「⋯⋯嗯。」

       莉塔多少能猜到瑟西莉亞想要說什麼。

       瑟西莉亞說,瑪琳已經服侍她四年了。因為瑪琳的媽媽也是特瑞亞家的女傭,所以在當時,聘僱了年僅11歲的瑪琳來做瑟西莉亞的貼身女僕。

       「從那刻起,她便時常陪在我的身邊,差不多也是那個時候⋯⋯我的鋼琴能力開始發光發熱。但是啊,瑪琳明明擁有比我還要優秀的彈琴能力,卻沒有走紅、甚至幾乎沒有人聽過她彈琴。不⋯⋯若她如此優秀的才能被我們家的人知曉的話,也許還會因為眼紅而被酸言酸語⋯⋯」

       而且,瑟西莉亞一定會被拿來比較。音樂世家的長女輸給一個來路不明的樸素女孩,這對特瑞亞家的貴族們來說是何等屈辱。

       明明擁有最出色的才能,瑪琳卻只能任其被埋沒在世人望不見的地底下⋯⋯

       「而我這樣的二流音樂人⋯⋯卻被捧為神童。我不禁為自己感到不齒。」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諷刺現象。

       僅僅因為血統、因為出身的身份地位差異,竟然連才能和能力都有了扭曲的高下之分。

       簡直就是上帝開的過份玩笑。

        「我⋯⋯徹底厭惡這一切。」

       瑟西莉亞淡淡地說道。她的聲音像是早已洞悉這一切般,但她的眼神卻充滿憤恨、不滿、還有不屑。

       在這之後,莉塔陪著瑟西莉亞練琴。而瑪琳並不在這裡。

       莉塔反覆聽了好幾次瑟西莉亞的表演曲。

       果然很優秀,身為一個15歲的少女,能彈成這樣已經是超乎尋常了。然而,在她的琴聲中,莉塔總覺得缺少了什麼東西,而且,她每每按下琴鍵,莉塔就總覺得有股令人難受的雜音。

       那樣的雜音,也許出自莉塔自己的心理作用。其實瑟西莉亞根本沒有練琴的必要,畢竟明天的表演很有可能讓瑪琳代替瑟西莉亞演出。但瑟西莉亞卻像是賭氣一樣彈著琴。莉塔總覺得她的琴聲有一股來自本人的煩躁情緒。

       為了甩開這種像幻聽一樣的感覺,莉塔主動打開話題。

       「話說回來,妳怎麼知道我是貴族?」

       「我曾經在三年前,歐爾提克西的宴會上看見妳呀,雖然沒有好好和妳說上話就是了。」

       「啊啊⋯⋯」

       說起來,莉塔也是在那次宴會初次聽到瑟西莉亞的鋼琴演奏的。

       「莉塔,妳為什麼成為傭兵呢?」

       「果然是因為⋯⋯討厭這一切吧。

       我沒辦法以一己之力改變這個陳腐的貴族社會⋯⋯所以,當時的我只剩逃跑一途。」

       莉塔也為自己的逃避付出了代價。妹妹莉莎的性命、隨時都得拿起武器戰鬥的生活、還有,也許隨時都會在戰鬥中失去同伴的世界。然而,她也永遠不會待在安全的城堡裡面,用冷淡的視線望著外面世界的冷暖。在她周遭世界的一切現象、所有發生的事情,都將如蝴蝶效應般改變她現在的生活。

       莉塔得到了自由。

       還有,得到了她認為比自由還要更可貴的事物。

       每在這個世界踏出新的一步、多認識一個新的夥伴、多經歷一場生死交關的戰鬥、多一段故事的邂逅⋯⋯

       這些都是原本身為諾伊曼長女的她從未能體驗到的。莉塔覺得無比充實。

       她用自己的雙腳、自己的雙手,去親身體會這個拉迪斯的一切。

       「逃跑啊⋯⋯」

       瑟西莉亞喃喃道。

       莉塔記得隼對她說過,『逃避並沒有什麼好羞愧的』。

       那是一年多前,隼和她剛相遇時的事。如今,莉塔想讓自己不因自己的逃避而感到羞愧。為此她必須做好每件能做的事,才不會愧對當時逃跑的自己。

       「真好啊⋯⋯我也想要那樣的勇氣。」

       但對瑟西莉亞來說,特瑞亞家的一切並不是那種說放下就能放下的東西。更準確的說,她正是沒有逃跑的勇氣,才會靠這樣的理由來說服自己。

       瑟西莉亞的聲音中除了羨慕,仍然有一絲她身為瑟西莉亞·特瑞亞的重擔。


To be continued...

       
189 巴幣: 130

創作回應

阿格尼凱耶的靈魂
2021-02-28 23:00:07
希無冀
感謝
2021-02-28 23:04:0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