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月之傳人與無盡的拉迪斯 第二十一章 作戰會議

希無冀 | 2021-02-19 17:00:02



       隼等人下了高速列車,轉為搭乘馬車,而等馬車即將抵達宅邸的時候,已經來到黃昏時分了。

       馬匹走過一條好長好長的山路,終於在太陽下山之前看見圍著宅邸的高聳城牆。

       「好誇張啊⋯⋯」

       雖然在任務資料中看過這座宅邸的影像,但實際看到時還是有種難以言喻的壯闊衝擊力。這裡就是特瑞亞家擁有的宅邸,簡直像城堡一樣。

       馬車越過城牆,來到宅邸的前院。遼闊的草原上有著看上去就很華麗的獅型石雕,還有許多隼叫不出名字的各種花朵,五彩的花海綻放在階梯旁,十分漂亮。

       「喔喔~~那些花好可愛!」

       似鳥雙眼發亮。

       「一般會有人說花很可愛嗎⋯⋯」

       在她一旁的蓮漪不忘吐槽。

       隼注意到在前院的盡頭,也就是宅邸的大門處站了兩個人。

       兩名女子的身高相仿,其中一名女子莉塔有印象。

       莉塔曾在貴族時期看過她的表演。

       『玻璃鋼琴公主』的鋼琴獨奏表演。

       高雅的彈琴模樣結合悠揚的琴聲,光是聽到那鋼琴的旋律就令人動容,可說是非常優秀的演奏。直到現在,莉塔還是對這名少女的表演畫面歷歷在目。

       現在的她身穿華麗的深黑服裝,別具一股藏不住的低調美感;白金色的長髮束成有些淘氣的公主頭,標緻的五官和凜然的灰色眼眸⋯⋯這些特質,述說著她就是特瑞亞家族,這個名震拉迪斯西邊的音樂世家的女孩。

       宛如高級的玻璃雕製品一樣,美得讓人不忍觸碰。

       她就是瑟西莉亞·特瑞亞,年僅14歲,和莉塔相仿,被稱為『玻璃鋼琴公主』的年輕音樂才女。也是這次隼等人要保護的對象。

       「敝人就是瑟西莉亞·特瑞亞。」

       「歡迎傭兵集團的各位大駕光臨。」

       兩名女子同時發出聲音。

       站在瑟西莉亞身旁的是一名身穿女僕服裝的年輕女孩。看上去大概也就16、17歲而已吧。她留著一頭深棕髮和同色的雙眼,但樸素的形象並不影響她的美麗。不同於瑟西莉亞,這位女僕反而有種靜謐的美。

       「盯⋯⋯」

       莉塔無聲地盯著隼。

       隼有注意到莉塔的詭異視線,刻意清了清喉嚨才開始說話。

       「咳咳⋯⋯我是傭兵集團的隼,是這次行動的⋯⋯隊長吧。總之,希望您能準備一間會議室,讓我們先簡單說明一下明天宴會的作戰吧。」

       「原來如此,是要討論明天的方針嗎?」

       瑟西莉亞露出客氣的笑容,充斥著貴族氣質。

       「能了解得那麼快真是幫大忙了。」

       「瑪琳,麻煩妳去準備二樓的會議室。」

       「是。」

       看來那個女僕叫做瑪琳。瑪琳點頭的同時做了一個俐落的貴族式行禮,接著就消失在門後。

       在這之後,眾人集結到會議室,在場除了查賀、隼、莉塔、蓮漪、似鳥之外,還有瑟西莉亞、瑪琳、和一名不知名的騎士。

       「這位是特瑞亞家的首席騎士肯尼,以及我的貼身女僕,這兩位就像是我的保鑣一樣呢。讓他們加入沒問題吧?」

       瑪琳向傭兵們行禮致意,肯尼則是稍有遲疑的點了點頭。

       隼察覺到肯尼多少有點「怎麼是一群小鬼來啊」的念頭,不過他還是裝作沒事開始進行作戰會議。

       他先是向瑪琳要了一張宅邸的平面地圖,在圓桌上攤開。

       他打算直接進入主題。

       「根據我們的調查,『齊邁斯·里歐』有可能出現。」

       現場一陣屏息,這陣緊張的沉默強迫空氣停止流動。

       隼操作微靈手環,叫出影像。投影到桌面上的綠色照片是一張男子的影像,偏捲的長髮披在背後,一臉鬍渣,雖然年紀似乎剛到30,但卻一臉大叔樣。格外銳利的眼神令人印象深刻。

       「齊邁斯·里歐是誰?」

       似鳥歪頭問道,現場所有人帶著驚恐的眼神看向她。

        「妳不知道嗎⋯⋯齊邁斯·里歐可是超有名的地下傭兵啊。」查賀說道。

       「明明是傭兵,竟然沒聽過這個名字,果然是小鬼。」

       騎士肯尼略帶不悅地哼了一聲。

       瑟西莉亞將雙手按在胸口,聲音略微顫抖地說。

       「齊邁斯可是在十年前的那場戰爭中⋯⋯大型徵兵防衛線的倖存者,據說他的實力甚至能和神族眷屬單挑。」連不諳世事的音樂世家大小姐都知道這個傭兵的惡名。

       那場戰爭的末期,政府為了一口氣進行反攻,向包括犯罪集團在內的傭兵、聖執士們進行大型徵兵活動,組織了一道非官方軍隊的防衛線。然而,由於敵人是極其強大的神族,據說那支部隊的陣亡率高達93%。
        
       齊邁斯擁有極強的戰鬥力,而且他在戰爭當時僅有17歲。這十年來他也幹盡了各式各樣的惡行、殺了無數人⋯⋯人們厭惡他,卻也畏懼他,他有這麼一個稱號在傭兵與貴族世界中流傳——

       最強·最惡。

       「好土。」

       莉塔噗哧一笑。

       「雖然很土,但就是這個名字讓所有傭兵都畏懼三分。」

       「而且,齊邁斯還有另一個令人畏懼的地方。」肯尼說。

       他專屬的魔劍——『血之錫蒙力』

       據說只有他本人知道那把劍的使用方法,而且沒有人知道它的能力究竟是什麼⋯⋯就連傭兵集團都不擁有有關那把魔劍的任何資料。

       不明的魔劍加上能與神族戰鬥的身體素質⋯⋯這就是『最強最惡』令人恐懼的原因。

       「不過,他們不可能帶著武器進到宴會裡吧?」莉塔問。

       「正確來說,他們是不可能偷偷進入這座宅邸的。」

       騎士肯尼這麼說。

       音樂世家特瑞亞家族所擁有的這座宅邸,原本由是位於孤山頂端的古城堡所建造的,四周皆為地勢更低的小丘,而且宅邸四周被高牆圍住,可說是天然的堡壘。

       除了前院的城門之外,沒有地方是可以出入的。

       「他們要是想進來,就得偽裝成來參加宴會的貴族、或是貴族的傭人、或是車伕之類的運送貨物的人。」

       肯尼繼續解釋。

       「一般來說⋯⋯不論是貴族或是其他閒雜人等的物品,都會被我們集中管理,所以他們是不可能有武器的——」

       肯尼才說到一半,就馬上頓住。

       「你們集中管理的貨物區,就會是他們第一個突擊的地點吧。」

       莉塔這麼說,隼也意會到她的意圖。

       隼等人要在他們展開行動之前,奪走『魔劍』與其他武器的使用權。

       至於要怎麼做,當然是得制定更加詳細的策略。

       隼看著在桌面攤開的宅邸地圖。

       「另外,要是齊邁斯一出現,你們就馬上用微靈聯絡我,我會在第一時間通知傭兵集團。」

       傭兵們點點頭。

       「你打算怎麼做?」

       肯尼雙手抱胸,靠在牆上。

       「傭兵集團一旦知道他的存在,就會在城堡周圍撐起包圍網。」

       嘴裡這麼說,隼不禁皺起眉頭。

       要是演變成那樣的狀況,這次事件的危險度勢必會提升到隼難以想像的地步。

       另一方面,如果在這裡發現了地下傭兵,哪怕不是齊邁斯,對方也將是甕中之鱉。

       「⋯⋯傭兵集團的目的,從來就不是要保護瑟西利亞。」

       「⋯⋯什麼意思?」

       莉塔問道。隼轉頭瞥了莉塔一眼,眼神繞過查賀、蓮漪、最後落在瑟西利亞身上。

       「老爺要我們做的⋯⋯是把齊邁斯這隻老鼠逮個正著的捕鼠夾,而瑟西利亞⋯⋯妳就是起司。」

       不巧的是,並沒有剛好鑽出洞的老鼠和捕鼠夾來做視覺上的範例,這座城堡的會議室整潔到可怕的程度,瑪琳打掃得很乾淨。

       「如果真要保住瑟西莉亞的安危,哪怕要取消表演,直接把她帶出這座宅邸就好了。但是老爺卻不是讓我們這麼做,反而是讓我們在這座宅邸迎擊地下傭兵——利用瑟西莉亞,抓出地下傭兵的尾巴——這恐怕才是老爺真正的用意,他大概是想考驗我們能不能察覺到這點吧,保護瑟西莉亞從來就不是任務的重點。」

       肯尼眉頭深鎖,看起來是非常不高興了。不過隼所說的話確實無從反駁,哪怕和他理解的有所出入,這確實是傭兵集團的來意。

       特意選擇這種具有地理優勢的宅邸作為堡壘、以及「玻璃鋼琴公主」作為最甜美的誘餌。為的就是徹底打擊地下傭兵。

       「我沒辦法同意⋯⋯讓瑟西莉亞大人深陷危險。」

        瑪琳垂著的雙手緊緊相握。

       「放心吧⋯⋯好好保護瑟西莉亞也是我們的任務之一,更何況,要是讓她被地下傭兵帶走就糟了。」

       隼接著這句話,繼續說。

       「所以⋯⋯我接下來的打算,需要經過在場的當事人同意才行。」

       隼的聲音不禁緊張起來。

       「蓮漪,妳能用妳的易容術,把瑪琳跟瑟西莉亞的長相交換嗎?」

       所有人聽到隼的話語,不由得屏住呼吸,空氣因此而凝結。

       蓮漪馬上了解了隼的意圖。

       「嗯⋯⋯只要花點時間,我就能確實做到。」

       「很好。」

       瑟西莉亞立刻反駁。

       「這可不行!你是要讓瑪琳做我的替身嗎?怎麼能讓瑪琳做這種事!」

       鋼琴公主的眼神從困惑轉為憤慨,原先宛如玻璃製品的美麗臉孔因憤怒變得扭曲。

       「今天有被殺害危險的人是我瑟西莉亞·特瑞亞!絕不能由他人來承擔這份風險!更何況,瑪琳是我相當重視的女僕,就算賭上特瑞亞家的尊嚴,我——」

       「少給我放屁了,大小姐。」

       讓所有人都訝異的是,說出這句話的人是似鳥。

       「貴族的尊嚴什麼的⋯⋯妳就算賭上那種東西又有什麼用?少自大了,我們在這裡的傭兵、肯尼先生還有瑪琳,不都是為了保護妳才賭上性命的嗎!?」

       因為瑟西莉亞遇到危險,為了保護他,在場的所有人都必須在這座堡壘與地下傭兵決一死戰。

       「對、對不起⋯⋯」

       瑟西莉亞低頭,眾人看不見的眼神中滿是愧疚。

       「啊,我好像說的有點過份,對不起喔。」
我們
       似鳥吐舌,用拳頭輕敲了一下自己的頭。

       「欸嘿。」

       「妳欸嘿個屁啊⋯⋯」

       蓮漪輕輕嘆了口氣。

       「⋯⋯隼先生,就照你們的作戰計畫吧。」

        就在氣氛安靜下來之後,瑪琳如此說道。眾人的視線凝聚在她身上,包括瑟西莉亞。

       「我會和瑟西莉亞大人交換身份,我和各位傭兵大人們不一樣⋯⋯只能用這樣的方式為瑟西莉亞大人戰鬥了⋯⋯」

       瑪琳的雙手緊緊相扣。

       「相對的,我們也會盡全力保護妳的。」查賀說道。

       「畢竟這麼一來妳就是『假瑟西莉亞』了呢,要是都沒人在旁邊護著反而會很奇怪的吧!」

        莉塔露齒一笑,眼睛瞇成一彎。

        瑪琳見狀,做出了標準的貴族行禮姿勢。

        「是的,還請各位傭兵們奮力戰鬥,讓我們渡過這個難關吧!」

        作戰會議結束。

        距離宴會開始,還有19小時。


To be continued...
215 巴幣: 2124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