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4-74 端正『態度』

空想能手 | 2024-05-04 21:19:37 | 巴幣 26 | 人氣 508


  「結果好像沒有我出手的機會啊。」雙手拿著鐵桿長槍靠在自己肩膀上的那人說到。
 
  「能用優勢解決對手是最好的,有沒有出手倒是無所謂。」綠髮女弓箭手接著說到:「不過現在有個問題,對方如此費心的破壞我們的交通工具,恐怕是已經請求了援兵,依照現在我們還有這麼多A級的狀況來看,應該會是流星戰斧本人前來,現在大概只剩一點時間,要戰還是要逃,該做決定了。」
 
  「可以戰,前提是A+級的那兩位都要能來支援我們才行。」手持鐵桿長槍的那人聳聳肩,接著說到:「要不先連絡那兩位看看?看看他們有沒有要來。」
 
  「確實是需要詢問他們的動向。」綠髮女弓箭手從空間袋裡取出通訊石,接著說到:「我來聯絡他們,你讓車隊先聚集起來待命。」
 
  於是兩人各自聯絡,從『副團長』的回覆,很快就得出了結論—
 
  該溜了。
 
  只剩原來數量一半的馬車,顯然不具備在一、兩個小時內載運二十多萬人的能力,這點數量用來載自己人離開還差不多。
 
  這種情況下,能作為主力的那兩位又不同意過來,他們也就真的只剩下撤退的選項了。
 
  「…該撤了,約束好手下,那些平民帶不走沒關係,不要像以前一樣帶不走就殺光。」綠髮女弓箭手對自己身旁的那兩個A級說到。
 
  「不然會違反委託人的指示是吧?」手持鐵桿的那人接著說到:「那你把那些露頭的雜兵都殺了,我也會幫忙的,然後我們就可以開始組織撤退了。」
 
  「好。」簡短的回答過後,綠髮女弓箭手已經把四根箭矢搭在弓弦上—
 
  在他們又製造出三千人左右的屍體,讓倖存的士兵完全不敢露頭後,掠奪團的所有成員也都搭上馬車,為了預防敵人追蹤,打散車隊開始撤退。
 
  事實證明,綠髮女弓箭手他們的決定是明智的,因為在大概一小時後,在不久前的溫薩布茨戰役把他們追得抱頭鼠竄的『流星戰斧』拉緹娜就和這批逃難的平民相遇了。
 
  只是眼前已經沒了敵人的蹤影,在身邊又有著二十萬人需要保護的情況下,拉堤娜也只能放棄追擊,親自護送他們前往庫沙塔魯城。
 
 
 
  (視角切換)
 
  在出發兩天後,母親帶著二十多萬的人民抵達了庫沙塔魯城,父親、亞德里安哥哥及家臣們都出來迎接。
 
  就算之前大家的神情都十分沉重,此時也是強撐起精神,擠出笑容歡迎母親的到來。
 
  大家情緒低落的原因也十分簡單,那就是這次救援行動折損了北方守軍至少五千人的兵力,更重要的是,一直能起到帶頭作用的卡必利歐爵士在這場戰鬥中犧牲了。
 
  這意味著我們家不但少了一名A級戰力,也少了一名提供建議的參謀。
 
  更讓人絕望的是,這批隊伍也是最後一批有能力回到庫沙塔魯城的北部部隊,其他部隊不是已經被掠奪團擊潰、捕捉,就是已經逃出迪薩郡,似乎已經不打算再回來。
 
  這樣的結果就是迪薩郡北部全面淪陷,連一支偵查隊都很難在北部活動,與最有可能支援我們的庫雷格斯侯爵領地的聯繫也被切斷,更進一步降低了庫雷格斯侯爵家支援的可能性…雖然本來會來支援的可能性本來就不太高就是了。
 
  情勢對我們非常不利,在如此緊迫的壓力下,簡單慰勞幾句、安排難民居所後,大家就急忙來到會議廳開會。
 
  比起溫薩布茨戰役前坐滿的人,現在整個大廳都空了一半,更顯得我們元氣大傷。
 
  父親首先開口說到:「相信諸位都知曉消息了,掠奪團侵入迪薩郡北部,我們在那裡不只是武裝力量,連所有根據地和人民都被他們搶走了,他們接下來有很大的概率會對東部或西部出手,雖然人民皆已撤離,可是我們也不能讓掠奪團輕易佔據我們的城市,各位有什麼建議嗎?」
 
  一片沉默,家臣們顯而易見的戰意不高。
 
  這時,沒有動身回村子救援家人,而是傳訊要家人先逃往庫雷格斯侯爵領,自己則留在庫沙塔魯城中的弗萊爵士,開了話頭:「堤奧涅大人,現在我們仍然沒有手段對抗掠奪團,北部城市全面淪陷也意味著我們失去了耳目,沒辦法輕易鎖定掠奪團的位置,如果掠奪團選擇留滯北部,繼續堅守庫沙塔魯城才是良策。」
 
  弗萊爵士接著說到:「只是我們仍應廣布耳目,讓東、西部不至於無法探聽出情報,這樣若是他們選擇攻佔東、西部,我們就有機會讓拉緹娜大人施行斬首戰術,逐一擊破掠奪團的各幹部。」
 
  「…東、西部不小,要能廣布耳目,這一派遣最少就需要派一、兩萬人了吧,要能精準傳訊甚至可能需要四、五萬人,這大概也是我們現在最多可以動用的兵力了,我們不可能把所有兵力都派去犧牲。」父親搖搖頭,看起來不太認可這個建議。
 
  弗萊爵士則是接著解釋到:「並不一定要派遣士兵,畢竟沒有受過情報或斥侯訓練的士兵,與平民無異,派遣他們與派遣平民並不會有太大的差異。」
 
  「…你的意思是?」父親似乎察覺了什麼,臉色變得有些陰沉。
 
  弗萊爵士則是面不改色地說到:「我們不一定要派遣士兵,我們可以派遣平民,發給他們通訊石和幾個月的糧食。」
 
  此言一出,家臣們也都面露驚訝之色,倒顯得父親和亞德里安哥哥的臉色平穩了。
 
  「這是讓領民去犧牲,領民不會同意的。」父親回應到。
 
  弗萊爵士回答到:「現在領民們都被困於庫沙塔魯城內,有老小者為多數,雖然近期有過收成,但是領民對手中餘糧肯定感到十分恐慌,恐怕只要拋出數月糧食,就足以讓他們賣命。」
 
  用群眾恐慌的心理來招募!這…這樣難道不算是把人騙來,拿捏在自己手裡了嗎?雖然我們確實處於困境,可是這麼做也太過冷血了吧,尤其是說出這話的人還是我從認識以來就認為很忠厚的弗萊爵士,就讓我更感覺到世界觀的崩塌。
 
  家臣們和我一樣,也或多或少的露出質疑、驚訝的表情。
 
  「這並不是讓領民白白犧牲,相反的,這是在減少犧牲。」弗萊爵士接著說到:「卡必利歐爵士用自己的生命傳達給我們一個重要的情報,堤奧涅大人和在場諸位想必也都已經知道了,那就是『掠奪團不能對平民下殺手』,至少大量的絕對不行,他們能用的手法大多都只是捕捉,無論限制他們的是什麼,這都是我們的突破口。」
 
  弗萊爵士更進一步的解說到:「既然知道他們無法對平民下殺手,那麼我們就算派出平民,最多也只會變成俘虜、奴隸,而不會喪失性命,比起白白損失兵力還好的多;而且運氣足夠好,有一人成功在被俘後傳遞消息,或許還能得知掠奪團轉運奴隸的據點,再從中知道對方的實際目的,找到更多突破口。」
 
  原來如此,因為士兵失敗就會被殺,所以派出不會被殺的平民就能減少傷亡了,聽起來確實像是個好方法…嗎?
 
  這種方法我們從來沒試過,不知道掠奪團到底會把這些平民當作士兵還是平民,也不能保證他們情緒來的時候會不會殺幾個人撒氣,把平民置於險境真的是可以允許的事情嗎?
 
  對於現代人的我來說十分衝擊的事情,雖然也讓其他人驚訝,可是驚訝也只是驚訝,對他們來說,平民只是盡量不要犧牲,並不是絕對無法犧牲。
 
  父親也是點頭說到:「如果是這種給予指示,並支付報酬的任務形式,確實可以減輕不少領民的不滿,還能減輕士兵的損害來保存戰力,或許,真的有一試的價值。」
 
  父親居然也同意了,平常明明也沒少說過領主要保護領民的話,只因為現在陷入了危機,就把自己說過的話直接拋在腦後,這樣把所有人都拖下水真的好嗎?
 
  我們家族先是動用黑幫鎮壓城裡的可疑人物,又捨棄了南方許多村莊的居民、東部的大半城鎮,和其他貴族勾結,和黑市商人交易,最後還為了保存戰力,讓北部的居民自行撤離,幾乎不給任何援助…現在居然還要半逼迫的命令平民到前線進行危險任務…下達這些命令的我們家,怎麼感覺那麼像是『邪惡貴族』的做派呢?
 
  …因為快要被逼到絕境,所以我們就可以不擇手段?可能只有拋開事實不談,我們才可以把全部的責任都丟到從始至終壓迫我們的菲洛利斯王室上。
 
  但是實際上做出這些惡行的卻是我們,雖然我們有苦衷,卻不能表示所有為此無辜犧牲的領民就該理解我們、原諒我們…讓人民犧牲,自己在後方享受安逸,這是『邪惡』的行為,長此以往,人民必定會反對我們。
 
  卡必利歐爵士犧牲了,因此我們可以說服領民『這是共同戰鬥,並不是把你們當作誘餌』,可是這是不夠的,卡必利歐爵士只是家臣,家臣犧牲的涵義,父親和亞德里安哥哥應該也很清楚才對。
 
  卡必利歐爵士的犧牲足以讓領民理解,卻不足以領民原諒,因為卡必利歐家族終究不是斯托諾瓦家族。
 
  因此,我們必須拿出『態度』,不能只是龜縮在安全堅固的城堡裡—
 
  想到這裡,我舉起手。
 
  我瞬間被所有人的視線聚焦,在和父親疑惑的眼神交會後,我開口說到:「父親,我也有一個提案。」
 
  父親和父親身旁的亞德里安哥哥似乎都有一些錯愕,不過父親還是很快恢復平靜,問到:「這樣啊,那艾格妮絲,妳就說說看吧。」
 
  深吸了一口氣,我盡可能平穩氣息,慎重的吐出腦中構思的字句。
 
  「比起可能會造成重大傷亡的方法,我認為不如拋出更有價值的誘餌,來吸引掠奪團主動靠近,讓母親藏於暗處,伺機出手消滅掠奪團。」
 
  為了怕被中途打斷,快速的嚥了口唾沫,接著說到:「這個誘餌必須有分量,最好是個擁有斯托諾瓦家族血脈的人。」
 
  「父親和亞德里安哥哥需要安排各種事情,也根本沒有理由離開領地,所以不能成為這個誘餌。」
 
  「這個人在戰略上不能太重要,又要有理由離開庫沙塔魯城前往北部,還要是一個斯托諾瓦家族的人—。」
 
  話說到這裡,父親和亞德里安哥哥的臉色都沉了下來,他們似乎猜到了我想要說什麼,張口打算打斷我。
 
  「艾格妮絲—。」「父親,我覺得,這個誘餌由我擔任最為合適。」
 
  我加大了音量,把心中所想說了出口。
 
  這一刻,大家又沉默了下來,寂靜到連旁人的呼吸聲都清晰可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