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4-69 卡利路奇王都行(四)

空想能手 | 2024-04-07 00:31:42 | 巴幣 30 | 人氣 498


  羅爾柏隨著奧茲乘坐魔法升降梯來到七樓後,又走了幾步就來到會長辦公室門前。
 
  奧茲連敲四下門後,沒等裡面回應就自己打開了門,把羅爾柏請入房間。
 
  比起辦公室,這裡更像是一間裝飾昂貴的書房,高級木頭訂製的書櫃把除了門以外的牆壁全部佔滿,就連房間本身都只留下了狹窄的走道,其餘部分也都被書櫃和堆疊而成的書山所占滿。
 
  這一條狹小的走道前方就是一張不算大的木製小圓桌,圓桌四面都有著椅子,不過卻都沒有任何人。
 
  羅爾柏來不及問奧茲,身後的門就已經闔上。
 
  抬頭看見幾顆宛如星辰的七彩球體飄浮在空中,給這間完全沒有一扇窗戶的封閉房間提供採光,藉著光亮,羅爾柏觀察起了整間房間,尋找副院長的身影。
 
  這時,從眾多書櫃中的其中一個書櫃後,傳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來了啊。」一個頭髮花白的平頭老者單手扶著櫃子,從書櫃後探出身體,鼻子還抽動了兩下,似乎在嗅聞著什麼。
 
  「啊,果然如此嗎?你並不是因為直覺靈敏才來的,而是有人告訴你情報的啊。」平頭老者話說到這裡,原本看似溫和的眼神突然轉為凌厲,仇恨的情緒從他眼底一閃而過。
 
  「是帝國吧,帝國的惡臭都洩漏出來了,你是騙不了我的。」平頭老者冷聲說著,從書櫃後走了出來。
 
  ……雖然說的是氣味,但是其實是從其他地方知道了我與帝國接觸的消息吧,不,他也可能只是試探,我還是不要自己給自己挖坑,先在測試一下吧—羅爾柏控制著表情,腦中快速地流竄過應對的方法。
 
  只不過在羅爾柏回應前,平頭老者就先說話了—
 
  「你不需要跟我辯解什麼,我和帝國打交道的時間很長,哪個人和帝國的關係到什麼程度我還是分得出來的。」平頭老者向著座位走去,語氣冰冷的說到:「像你,身上氣味不濃,明顯就不是帝國自己人,只是合作對象。」
 
  「雖然我最近對帝國的確是容忍力高到,連我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平頭老者兩手撐著腿,緩緩坐下,殺意突然從眼底迸發,不知是警告還是只是告知事實的宣告,他接著說到:「不過大搖大擺的跑到『費思多米』,我的眼皮子底下,無論你是真正的帝國人,或只是帝國的合作對象,要我放過你是不是都不太合適?」
 
  ……帝國也太坑了吧?你要我到這裡執行任務,可沒有事先告訴我這裡還有這尊大佛啊!—羅爾柏在心裡痛罵帝國幾千遍。
 
  也不知道是看出了羅爾柏的害怕,還是什麼都沒注意的自顧自地說下去,平頭老者冷冽的眼神看著羅爾柏,接著說到:「你現在有兩個選擇,幫我引出至少一個帝國的聯絡員,來換你的命;或者,死在這裡。」
 
  「副院長先生,這麼說吧,我真的不是什麼重要人物,現在做的事情也絕對不會給你和卡利路奇王國帶來危害的。」羅爾柏感覺背後都滲出了一些冷汗,不過卻還是保持冷靜辯解到。
 
  「錯了。」平頭老者沉著臉說到:「那批未來可能會出現的奴隸是我打算買下來做實驗材料的,一批貨不可能給兩個人。」
 
  或許是為了威嚇,或是有什麼個人堅持,天花板上漂浮的七彩光球熄滅了一顆。
 
  ……握草,帝國也太不幹人事了,我不知道他老人家想買,你們那些情報單位難道不知道嗎?這是派我來送死的吧?—羅爾柏在心裡痛罵著帝國,卻也不能因為自己已經被坑了而放棄求生。—羅爾柏在內心痛罵著帝國,卻也沒辦法因為被坑了就放棄求生。
 
  「……我是真的不清楚這件事的,現在知道了這件事就絕對不可能去動這批貨,我也可以立刻離開卡利路奇王國,還請你相信我。」羅爾柏回答到。
 
  「不,你不會離開的。」平頭老者的接著說到:「帝國的作風我很清楚,沒有足夠的把柄前是不可能和任何人合作的,有了這個把柄,要是帝國要求你在費思多米多待些時日,你一定會留下來的。」
 
  對這個問題羅爾柏確實無法做出辯解,因為自己確實很有可能會違背現在的承諾,在帝國的威脅下,繼續配合帝國的行動。
 
  在羅爾柏沉默無言的短暫時間裡,上方漂浮著的七彩光球又滅了一顆。
 
  平頭老者臉色陰沉的接著說到:「你身為菲洛利斯王國老牌貴族,卻如此輕易背叛自己的祖國,我實在無法相信你的誠信,所以—去引出一個帝國聯絡員,我殺了他,讓帝國再也無法信任你,只有這樣,我才能相信你。」
 
  對方說的有理有據,自己確實頂著庫帕門司子爵的外貌和身分,讓羅爾柏實在想不出好的方法辯解。
 
  思考間,平頭老者像是察覺羅爾柏無法反駁,而不打算再浪費時間一般,上方的七顆漂浮著的光球,幾乎同時熄滅,只剩下一顆光球散發著微弱的光芒。
 
  幽暗的房間,兩人和桌椅、書櫃拉長的倒影,反倒讓此處氛圍顯得更為壓抑。
 
  平頭老者沒有說多餘的話,不過從那把他在那些光球黯淡,導致視線受阻的短暫時間中握在手裡長木杖來看,他又像是什麼都說了。
 
  最後的光球忽明忽暗,似乎在表明這就是最後的警告,也像在暗示羅爾柏生命的燭火即將熄滅。
 
  羅爾柏清楚這恐怕是對方在使用威脅的手段,逼迫自己完成他真正想達到的目的,可是他實在不能確定對方是否會殺掉自己,在這一點確定之前,他無法擺爛裝死,得盡力確保對方不會實現他自己所說的手段。
 
  但是出賣帝國是不能的,無論是什麼理由,一但羅爾柏害死了帝國人,那麼任何解釋都是蒼白無力的,讓帝國這個斯托諾瓦家族稀少的幫手就此遠離斯托諾瓦家族是非常不明智的。
 
  何況羅爾柏身邊還有四個帝國派來的護衛,自己就算背叛,恐怕在真的吸引聯絡員來送死之前,自己就已經先被他們殺死,或是把自己的背叛曝光給帝國了。
 
  帝國可以坑我,可是我不能背叛帝國—羅爾柏提醒著自己,決心把帝國的情報隱瞞下來。
 
  因此,羅爾柏所能進行的陳述就被大量限制了,他只能說出自己的另一個和帝國無關的秘密—
 
  「其實我改變了自己的容貌,繼承了庫帕門司子爵的身分,我本名是羅爾柏·斯托諾瓦,是斯托諾瓦子爵家現任家主堤奧涅·迪薩·斯托諾瓦的弟弟。」羅爾柏解釋著。
 
  沒錯,既然不能出賣帝國,那就出賣菲洛利斯王國吧,反正國王本來就想要他們死,他們保守國家秘密又有什麼用。
 
  「斯托諾瓦…?『皇女驅使的毒蛇』、『金蛇』,你是『斯托諾瓦侯爵家』的後人?」平頭老者一楞,這一分神,讓本來一閃一閃的最後一顆光球部不閃了,雖然光亮程度依舊不足,但是至少是穩定的照亮著房間,顯然這個話題吸引了平頭老者的注意。
 
  察覺自報家門的功效後,羅爾柏趁勝追擊:「是的,我是斯托諾瓦侯爵家的後人。」
 
  「這麼說來,你倒確實是個帝國人了,殺了你倒也不冤。」平頭老者說著,手裡長杖的前端已經對準了羅爾柏。
 
  「等等!斯托諾瓦家族後來背叛了帝國!自封為新王,還在當時殺死了很多帝國守軍,併吞了帝國南部的大量領土!對舊帝國的解體盡了一分力啊!」羅爾柏辯解到。
 
  雖然他很清楚這種發言要是被帝國人聽到,帝國人不把自己千刀萬剮都算是輕饒了,但是此時他也只能這樣自證自己不是帝國那邊的人。
 
  「嗯,我聽說過,邪惡狠毒的帝國人互相殘殺,可真是傑作啊,那個時候我笑得可開心了。」平頭老者扯動嘴角露出一抹帶著嘲弄的冷笑
 
  雖然仍然感覺到對方的惡意,不過對方陰狠的表情卻緩和了不少,讓羅爾柏有了硬著頭皮說下去的理由。
 
  羅爾柏接著辯解到:「有了這個過往,新帝國是不可能承認我們是帝國人的,現在找我合作一定也只是為了利用我,我只是帝國的棋子,不是帝國人。」
 
  「不是帝國人,難道是菲洛利斯人?有著這樣的身分認同還會背叛國家?真是胡說八道。」平頭老者嗤笑了聲,接著表情驟然冷了下來,赤裸裸的殺意壟罩了羅爾柏。
 
  「我確實是菲洛利斯人,可是菲洛利斯王打算對斯托諾瓦家趕盡殺絕!我才不得不向帝國求援!我雖不是帝國人,但是只剩下向帝國求救才有一線生機了!」羅爾柏雙膝跪地,聲嘶力竭的哀求到:「所以還請你不要逼我做出忤逆帝國的行為!不然要是現在失去了帝國幫助,斯托諾瓦家只有毀滅一途!我的家人全部都會被殺的!我現在不能死在這裡!拜託你了!現在請先放過我吧!等家裡平穩下來後你要怎麼對待我都可以!要我簽魔法契約或立下誓言我都不會拒絕!現在請先放過我吧!」
 
  或許是羅爾柏真的用真誠打動了他,又或許是什麼關鍵詞說進了平頭老者的心坎裡,平頭老者臉上的表情緩和了下來,原本肅殺的氛圍消失了,好似剛才發生的都只是羅爾柏的幻想,留下了虛無般的寂靜。
 
  「這樣啊,原來菲洛利斯王國和帝國都是一丘之貉,原來他們都是一樣的『壓迫者』,原來—我們都如此相似。」平頭老者回想起過往,語重心長地感嘆著,看向羅爾柏的眼神中已經沒有敵意了。
 
  …如此相似?難道卡利路奇王國也是這樣壓迫『七色烽火』的?可是他可是卡利路奇王國的宮廷魔法師兼魔法研發院副院長,甚至還掌握了靈能研究會這種根基穩固的大組織,怎麼看都不像是被壓迫的狀態啊…。
 
  不對,他說的是『帝國』和『菲洛利斯王國』,也就是說壓迫他的是帝國,可是……帝國給的情報資料上說『七色烽火』是卡利路奇王國本地人,在卡利路奇王國和帝國建交前,基本上沒接觸過帝國人,又怎麼會被帝國人壓迫呢?難道帝國故意給我假情報,就為了騙我來送死?
 
  羅爾柏的心裡充滿了疑惑,畢竟這和帝國崇尚效率、實用的作風實在太不相符,除非是打算藉著『卡利路奇王國高官殺害菲洛利斯王國貴族』的事實來掀起兩國爭端,否則比起讓自己沒有用處的送死,不如讓自己身邊的護衛直接殺了自己省事。
 
  「我同意了。」
 
  在羅爾柏還在努力思考因果關係時,平頭老者突然冷不丁的說到。
 
  「反抗壓迫者,羅爾柏•斯托諾瓦,我認可你了,只要你簽下同意我利用你死後屍體和靈魂的契約,我可以放過你。」平頭老者從空間袋中拿出一張空白的羊皮紙,長杖的前端在紙面一點,紙面上就浮現出了發光的魔法文字。
 
  付出死後的屍體和靈魂…這種只要犧牲自己的划算交易,羅爾柏當然不可能會拒絕。
 
  雖然因為幸福來的太突然,他實在沒想到自己打出感情牌就被對方接受了,讓羅爾柏被這大好事砸得有些矇,不過他也怕對方反悔,確認完內容後,飛快的簽上了自己的大名。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