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12.5章 番外篇 知更鳥

角胡麻 | 2021-07-23 17:00:02 | 巴幣 110 | 人氣 121


〔番外篇〕 知更鳥

  白皚皚的雪反射出銀光,耀得令人睜不開眼睛,在銀色的世界中,男孩的黑色短髮顯得格外顯眼。
 
  「伊諾克,我不是跟你說過讓你把帽子戴好嗎?外頭很冷的。」
 
  女人伸手將男孩的的帽兜和圍巾戴好,和嚴厲的聲音不同,女性的動作溫柔充滿慈愛。
 
  「媽媽!你看,是小鳥!」
 
  男孩帶著手套的手謹慎小心地著捧著奄奄一息的小鳥。
 
  「但是牠好像沒精神……」
 
  男孩低著頭,臉上寫滿憂慮。
 
  「牠受傷了,真是可憐,我們進屋去找有沒有東西可以幫牠。」
 
  一進入屋內,馬上被溫暖的氣息圍繞,爐火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音,一個男人正坐在爐火前的椅子上,用火鉗調整柴火的位置。
 
  小男孩將小鳥捧到了男人的眼前。
 
  男人瞇著眼審視男孩手中的小鳥。
 
  「是知更鳥,還真是奇怪的顏色。」
 
  「這是會帶來幸福的青鳥,是占卜師婆婆說的故事裡的青鳥。」
 
  「那個討飯吃的流浪老太婆,跟別人的小孩說什麼胡話。」男人氣憤地抖著腳。
 
  「不是很好嗎?是個可愛的故事。」
 
  聽到女人的聲音,男人的表情立刻柔軟下來。
 
  女人把一個圓形的鐵盒放到了桌上,鐵盒裡擺滿了木屑和乾草。
    
  「把牠放進來吧。」女人對男孩說。
 
  男孩爬上椅子,將小鳥放入鐵盒內。
 
  「我去拿麵包來喂牠。」男孩說完便興致高昂地跑到廚房去了。
 
  「真的要養那東西嗎?小鳥活不長的。」 
 
  「他想做就讓他去做吧!沒甚麼好擔心的。」
 
  女人用雙手從背後環抱男人的脖子,在臉頰上留下了深情的一吻。
 
  男人突然從椅子上起身。
 
  「這是我用自製的木雕跟商人換來的髮油,拿去用吧。」
 
  男人從胸前的口袋拿出圓形的鐵罐,塞進女人的手中。  
 
  「記得倉庫裡有個舊鳥籠,我去找找看……」男人話還沒說完就倉促轉身往後門走去了。
 
  女人茫然地望著男人離開的背影,露出了一抹淺淺的微笑。
 
  「什麼時候開始把木雕當成興趣的……。」
 
* * *
 
  時光荏苒,雪漸漸融化成了水滋潤著大地,樹上的葉子冒出嫩芽,銀色的小鎮迎來了春天。
 
  小鳥恢復了精神,變得越來越強壯,在鳥籠中活蹦亂跳,時而發出婉轉清脆的叫聲。
 
  男孩經常拿麵包、蚯蚓和搗碎的黃豆餵食小鳥。
 
  對於小鳥旺盛的食慾,男孩感到不可思議。
 
  小鳥很黏人也很喜歡被撫摸,令男孩萬分寵愛。
 
  男孩雖然曾將小鳥放出鳥籠,但小鳥飛了一圈後,又回到了男孩手中,令男孩鬆了一口氣。
 
  「如果你願意待在我身邊,我會好好保護你的。」
 
  男孩對著心愛的小鳥發出誓言。
  
  與知更鳥方興未艾的生命力相反,男孩的母親病了,在冬天即將要結束之際,男孩的母親病況急速惡化。
 
  女人的丈夫四處為女人求醫,但醫生問診後都只是搖搖頭,表示束手無策,並且開一些減緩症狀的藥。
 
  從教會買的恢復藥雖然能短暫治好症狀,卻無法完全根治疾病,因此女人的症狀仍會斷斷續續地復發,而且每次復發都變得更嚴重。
 
  男人只好前往有聖教會所在的市鎮求助祭司,但祭司卻要求提出高額捐款才願意施行治癒術,逼得男人只好離開家前往更深的山林,砍伐珍貴稀有的原木以求取更多報酬。
 
  在一次離家後,男人並未按照預定的日程回到家……。
 
  女人擔心地食不下嚥,將碗放在了床邊的櫃子上,開始止不住地咳嗽。
 
  「咳咳……咳咳咳……」
 
  男孩將水杯遞給了母親。
 
  女人變得蒼白憔悴,原本美麗的面龐也掩飾不住疲憊不堪的病容。
 
  「把我的梳子拿給我。」
 
  男孩乖巧地完成母親的索求。
 
  女人將綁成辮子的長髮鬆開,小心翼翼地用梳子梳開,用毛巾擦拭後抹上髮油,又將頭髮綁回辮子。
 
  雖然女人病了,頭髮卻依然閃耀光澤,薰衣草髮油的香氣纏繞在髮絲間,這是女人的一點小小頑抗。
 
  男孩坐在床沿,靠在母親肩上說:「這是媽媽的味道……。」
 
  女人憂愁地抱住男孩,淚水盈滿女人的眼角。
 
  「如果我不在了,你要怎麼辦呢?」
 
  「媽媽,別再哭了,爸爸很快就會回來的。」
 
  女人抹去眼角的淚珠,用顫抖的聲音微笑說:「嗯……你說得對,爸爸很快就會回來的。」
 
  女人低下頭,握住男孩的雙手。
 
  「奉神的名禱告,請讓我的丈夫回到我身邊吧。」
 
  男孩也跟著低下頭說:「敬愛的神,我保證會做很多好事,請讓爸爸趕快回家吧。」
 
  母子誠摯的祈禱在時光的洪流中消逝,神明是否聽見無從知曉,只知道男人再也沒有回來……。
 
* * *
 
  春天過去了,迎來生機勃勃的夏天,燦爛的陽光普照大地,蟲鳴鳥叫鳴響不斷,草木正欣欣向榮。,
 
  但男孩的母親卻未能迎接夏天的到來。
 
  生命力在世間流轉,卻不願再為女人駐足停留。
 
  白布蓋在女人的臉上,村長和村民為女人舉辦了簡樸的喪禮。
 
  男孩緊緊地抱著鳥籠,腫脹的雙眼追隨母親的身軀,母親的棺木被埋入黑暗中,男孩的心也隨之沉沒。
 
  村長的妻子在男孩的家中為男孩收拾了行李。
 
  穿著黑色長袍的修士和駕著貨運馬車的車夫正在門外等著。
 
  修士蹲下對著男孩說:「接下來你要去的是教會的孤兒院,在那裡是不能養寵物的。」
 
  男孩仍緊緊抱著鳥籠不放。
 
  小鳥就像為男孩助陣一樣,在籠中振翅,發出啾啾的叫聲。
 
  「既然如此,就別怪我不客氣囉。」
 
  修士皺著眉頭,握住圓形鳥籠頂端的扣環,強硬地將鳥籠從男孩手中扯開。
 
  憑男孩的力氣根本無法抓牢手中的鳥籠,鳥籠失去支撐從修士手中滑落。
 
  喀噹──!鳥籠猛烈地摔到了地面上,金屬框架發生了變形。
 
  籠中的小鳥受到驚嚇,從敞開的門框飛出。
 
  「不要!我的小鳥!」男孩捲縮著背低頭抽泣,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修士抓住男孩的一隻之手碗,並從村長的妻子手中收下男孩的行李,拖著男孩跳上了貨運馬車。
 
  男孩雖然不情願,但也只能任由修士擺佈。
 
  「你在發什麼呆,還不快發車。」
 
  「啊……是,修士大人。」
 
  車夫從發愣中回神立刻跳上馬車的駕駛座。
 
  「今天天氣還真好啊!您說是吧?大人。」
 
  「別再說廢話了,趕快開車。」
 
  馬車左右搖晃著顛簸起來,輪子撞擊地面發出喀噠!喀噠!的聲音。
 
  男孩抬起頭望著那曾經是家的房子。
 
  藍色的小鳥在屋頂上盤旋……越來越小,直到再也看不見……。
 
* * *
  
  孤兒院的生活分不清楚春夏秋冬,整日在不見天日的地下室裡。
 
  孩子們的作息完全被轟然巨響的鈴聲操作,每天都有無窮無盡的棉花被送入地下室。
 
  孩子們被要求軋棉花的勞動,每次的錯誤或延遲就會引來修士或修女的一陣謾罵或毒打。
  
  與其說是孤兒院更像是棉花工廠……。
 
  更可怕的是……
 
  每到晚上就會有腳步聲潛入孩子們的臥鋪,床會發出嘎吱嘎吱的聲音。
 
  騷動停止後,就會傳出一絲絲難以察覺的啜泣聲,男孩每夜都在祈禱不要輪到自己。
 
  某一天男孩意外施展出了魔法,因而被測試出了很高的魔法資質。
 
  修士很高興地告訴男孩有貴族要收養他。
 
  收養者是個紅髮的男爵……。
 
  「我想回去找我養的藍色小鳥。」
 
  男孩向男爵提出請求。
 
  「如果你乖乖聽我的話,我會答應你一個請求。」
 
  「把手放入這個黑色的石頭裡,會有聲音出現問你問題,不管聲音說什麼,你只要答應就可以了。」
 
  男孩想到在屋頂盤旋的小鳥,雖然感到害怕,卻還是完成了男爵的要求。
 
  ──但男爵卻沒有履行承諾。
 
  等到男孩發現自己受騙簽了奴隸契約,這都是後話了……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伊諾克是這樣成為男爵的奴隸的呀.. 還小的時候就被騙做奴隸,男爵的作法好奸詐
2021-08-18 18:41: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