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4-75 卡利路奇王都行(六)

空想能手 | 2024-05-12 17:36:48 | 巴幣 118 | 人氣 497


  此時在卡利路奇王國的羅爾柏也拜訪完一位卡利路奇王國親帝國派的高官,正搭乘馬車準備返回自己的住所。
 
  住所是菲洛利斯王國『推薦』自己居住的旅館,甚至菲洛利斯王國的大使館就在附近,想也知道對情報的掌握肯定不會鬆懈,讓羅爾柏也不得不提高警覺,盡量避免自己做出可疑的舉動。
 
  途經一道關卡的時候,一名軍官裝扮的人就走上前來,低頭恭敬地說到:「車上的這位是來自菲洛利斯王國的子爵大人吧,我收到奧茲上尉的命令,在此等候您,這是關於明日會面行程的信件,您稍後可以確認內容,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羅爾柏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之後,馬車再度駛動。
 
  確認信封上的封蠟和署名後,羅爾柏打開了信件,在看到內容的時候,眉頭微不可察的一挑。
 
  可以讓我雇用的人來了…終於可以改變迪薩郡糟糕的情勢了—想到這裡,羅爾柏鬆了口氣。
 
  …現在就只剩下一個問題了,雖然我挪用公款來雇用私人用的傭兵,可以在事後用『購買奴隸的交涉花費』為名目,和『七色烽火』說好就能敷衍過去,不過卻無法改變強大的傭兵會在迪薩郡出現的事實—羅爾柏蓋上信件的同時,一股不熱的白色火焰就包覆住了信紙,當火焰平息之時,信件上的內容已經變成了另一副模樣,完全找不到有提及『傭兵』字眼的內容,變成十分單純的邀約信。
 
  現在的迪薩郡被很多雙眼睛盯著,知道我真實身分的菲洛利斯王國貴族派的高層,還有帝國的情報部門,恐怕只要看到傭兵突然出手救下了迪薩郡,就會立刻聯想到我身上,到時候他們終究會猜到我挪用公款去拯救家族的—羅爾柏沉下臉,不帶一絲笑容的想著。
 
  菲洛利斯王國貴族派還算好應付,他們給我的本來就不多,大概就只是訂金的數量,這麼一點錢還不至於讓他們立刻出手殺了我,問題是提供大部分資金的帝國……我要考慮的不是該不該說出來,而是什麼時候說出來,才不會在迪薩郡被保護前就被阻止,又要在帝國意識到之前主動報告,才能稱為自首—羅爾柏心想。
 
  自首當然不是為了能減輕責罰,而是為了證明自己具備有在帝國的眼皮子底下,能藏匿好自己的意圖,甚至還能成功達成目標的能力,只要證明自己有更高的價值,帝國或許就會原諒這次小小的背叛,雖然增加自己周邊監視的力度無法避免,不過應該還是能免去死刑的—羅爾柏看向窗外湛藍的天空,開始思考和接頭人見面時的策略。
 
 
 
  隔天早上,羅爾柏來到了『卡利路奇魔法學院』的『第一圖書館』,在三樓的座位上看到了奧茲上尉和與他並排坐著的一名少女。
 
  少女有著一頭光滑的棕髮,手指上還塗著有亮片的指甲油,抬起來打招呼的手掌粉嫩,沒有一點厚繭,看起來是注重保養、並不經常戰鬥的模樣。
 
  少女嘻嘻笑著,露出自己有些尖銳的虎牙,身上看起來也沒有任何偽裝,就是單純的穿著白襯衫,以及包含貝雷帽、披肩、背心、短裙的深綠色制服套裝,外套則直接掛在椅背上,完全就是一副普通學生的模樣,沒有表現出任何惡意。
 
  羅爾柏坐在了奧茲上尉的對面,看到奧茲上尉抬手用出防止竊聽的結界後,才開口問到:「這位就是接頭人嗎?」
 
  奧茲上尉回答:「沒錯,接下來就由兩位自己談吧,這裡是只有貴族和少數得到許可的人才能來的區域,再加上我會看著周邊的情況,所以您不用擔心誰看到之後會多嘴。」
 
  奧茲上尉說完,椅子就向後被移動幾分,他就這樣站起身,走到自己布置的結界之外,把原來的位置讓給了少女。
 
  少女也不矯情,外套也沒拿,並不算優雅地輕快一跳,就坐在了奧茲上尉原來的位置上,和羅爾柏面對面。
 
  此時少女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笑嘻嘻地說到:「初次見面,很榮幸能見到您,庫帕門司子爵大人,我的名字是『艾咪·摩爾』,要是您能記得就再好不過了。」
 
  沒錯,即使羅爾柏請『七色烽火』介紹傭兵給自己,卻終究是繞不開『摩爾家族』,仍然只能找上『摩爾家族』,請他們出手對付自己的下級組織。
 
  「看起來不像是偽裝,妳是這裡的學生?」羅爾柏詢問到。
 
  『艾咪』左手撐著下巴,嘻笑著回答到:「是啊,雖然這邊的戰鬥知識比不上我們本家,不過藥物、魔法之類的知識還是能有一些幫助的,比較閒的時候還能琢磨一下卡利路奇的各種戰術、戰略,就算整天都泡在圖書館裡也不會無聊呢~。」
 
  「妳看起來不像是會戰鬥的傭兵。」羅爾柏說到。
 
  「欸~看起來是這樣嗎?」『艾咪』笑著回應到:「雖然因為空間袋的存在,讓後勤的壓力沒那麼大了,不過傭兵團裡還是有很多非戰鬥的工作職位喔,不過—。」
 
  『艾咪』話鋒一轉,接著說到:「不過我可不是非戰鬥人員喔,非戰鬥人員大部分是沒資格擁有姓氏的,我只是戰鬥的方式和其他人不太一樣而已,戰力方面勉強也是有個A+級的,這點希望您不要搞錯了。」
 
  『艾咪』說話的同時雖然還是笑著,卻流露出一種不由分說的壓力。
 
  「這樣啊,我會記得的。」羅爾柏大概摸清了對方的個性,這才接著說到:「我們就直接進入正題吧,『艾咪』小姐,我想雇傭足以解決迪薩郡『白鳥掠奪團』的傭兵。」
 
  「喔,迪薩郡嗎~?」『艾咪』拉長了尾音,眼底閃過一絲精芒,似有所感地看著羅爾柏,淺笑著說到:「冒昧的問您一句,您和斯托諾瓦子爵家有什麼關係呢?」
 
  面對對方理所當然的疑問,羅爾柏說出早已準備好的解答:「最近我打算發展一下通往帝國的銷路,想就近從迪薩郡的聖路過去,掠奪團在那裡擋路我會很頭疼。」
 
  「原來啊~呵呵,了解,就當作是這樣吧,反正無論客戶有什麼理由,只要錢到位,我們就能接受委託。」『艾咪』似乎別有深意的隨口一提後,就接著說到:「白鳥掠奪團畢竟是我們的下級組織,不但已經加入摩爾家族一段時間了,現在的團隊核心成員也還有兩個A+,兩個A級,這種戰力就算在帝國也已經算得上是菁英小隊的水準,對摩爾家族來說也是很寶貴的戰力,不能輕易地說滅就滅,所以—。」
 
  「得加錢。」『艾咪』一副正氣凜然的模樣,雙手手掌都拗成錢的手勢。
 
  沒有對『艾咪』那一長串用句尾就能總結大意的說話方式吐槽,羅爾柏只是很直接地問到:「多少?」
 
  『艾咪』回答到:「把他們趕出迪薩郡至少需要三名A+級;確實殺死他們則至少需要四名A+級和情報支出,而且因為他們其中一人是『混沌使徒』,殺死之後會多很多麻煩,所以還得再加錢。」
 
  「所以是多少?」羅爾柏再次問到。
 
  「畢竟您不是老顧客,我們不能給您多少優惠價,所以從接受委託開始,算上交通所花費的時間,光是集結、抵達迪薩郡就要花費至少半個月,用『驅趕』的方案的話,每一名A+級一天一萬枚金幣;『消滅』的方案的話,每一名A+級一天一萬五千枚金幣,情報費抵達目的地後每天一千枚金幣,『混沌使徒』處理費則需要一次性付清十萬枚金幣。」
 
  羅爾柏皺起眉頭,說到:「太貴了,而且十五天才到達也太久了。」
 
  『艾咪』笑著回答到:「想要價格便宜的話,那您可以考慮『長期護衛』方案,長期雇用一名摩爾家族的A+級作為護衛,不指名的話只要一天六千枚金幣,首次指名也只要八千枚金幣喔!直接簽約一個月,還能再想有九五折優惠!如果您要使用『消滅』方案的話,只需要再加上情報費和『混沌使徒』處理費,這種選擇可以替您省下很多錢喔。」
 
  『艾咪』接著回答:「至於到達指定地點的時長問題,很遺憾的,迪薩郡周邊的A+級數量並不足以支持這次行動,理論上是無法接受委託的,但是—。」
 
  「但是?」羅爾柏等待著『艾咪』說下去。
 
  「如果想要『消滅』方案不是雇用A+級,而是雇用S級的話,迪薩郡附近就有一位S級,到達迪薩郡北部大概也只需要兩到三天,只是畢竟是指名S級,所以價格也不便宜,從接受委託開始,每天需要二十萬枚金幣。」『艾咪』接著說到:「雖然抵達之後的一天之內就能解決所有掠奪團,不過還是需要雇用大概四天,也就是八十萬枚金幣的費用,再加上『混沌使徒』處理費,情報費作為零頭可以抹掉,再加上2%仲介費,一共是九十一萬八千枚金幣,訂金需要支付五成,也就是五十萬九千枚金幣,剩下的需要在任務完成後七天內結清。」
 
  「九十萬……。」羅爾柏重複到,腦中也很快就浮現出自己現在手頭上的金額。
 
  從家裡帶來十萬,帝國支援五十萬…就算挪用公款也只夠付訂金啊,然後在付完訂金十一天,我就得補齊剩下全部的數額……不可能的,我又不是什麼商業奇才—羅爾柏在心裡嘆了口氣,臉上卻是沒有顯露太多情緒。
 
  「是的,九十萬枚金幣,您現在就要支付嗎?」『艾咪』似乎笑得更開心了,眼底都是對錢的渴望。
 
  囊中羞澀,卻又想著趕快支援家中的羅爾柏,只能無奈地詢問到:「……我想聽聽看雇用S級的『驅逐』方案,所謂的『驅逐』是把對方趕出界域就算結束,還是會確保一段時間都不會在入侵?我想知道的詳細些。」
 
  『艾咪』的笑容收斂了些,似乎有些遺憾的開口說到:「『驅逐』方案的話,每天只需要十三萬枚金幣,並且除了仲介費,不需要支付其他費用,所以只需要支付五十三萬零四百枚金幣。」
 
  『艾咪』接著信誓旦旦地說到:「至於『驅逐』後的效果可以維持多長,我可以向您保證,兩年內您指定的目標都不會再進入您指定的區域。」
 
  「那麼,您確定要選這個方案了嗎?」『艾咪』問到。
 
  兩年…不算長,可是也足夠讓我賺些錢,並讓我們家緩口氣了—羅爾柏這樣想著,心裡有了決定。
 
  「……最後想問妳一個問題,那名S級是?」羅爾柏問到。
 
  『艾咪』回答到:「S級戰士『深紅的境界線』,『摩爾傭兵團』團長—『伊蓮恩·摩爾』,出色的指揮與卓越的戰鬥手段,除了父親和『惡靈』之外,她就是『摩爾家族』最強的戰力,有她在,滅一個小國都不在話下,從這個角度來看,就算一天二十萬枚金幣也是很便宜了。」
 
  聽到那句『就算一天二十萬枚金幣也是很便宜了』,一時間,羅爾柏竟然是沒辦法從她的笑容中分辨出她是認真的還是在開玩笑……。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