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16章 花海

角胡麻 | 2021-08-27 17:00:04 | 巴幣 16 | 人氣 128


  我跟維拉很順利地通過了塔樓的結界。
 
  接著踩著空氣直接穿透過樓層飄到了三樓的書房。
 
  伊諾克的書房真的很壯觀,書架圍繞著環型的塔樓牆面,上面全都擺滿了書,
 
  靜止的伊諾克現在正躺在沙發上,一隻手放在額頭上,看起來滿臉痛苦。
 
  我飄到之前搆不到的書架上層,瀏覽每本書的書背。
 
  有很多看起來很難的書,例如:《魔法式的構成》、《符咒學新論》、《新編魔咒選集》、《語言與魔法的關係》、《元素建構解析》、《進階魔藥調配學》,每一本都是精裝書,厚度在各方面都足以作為殺傷性武器。
 
  也有一些我很有興趣的書,例如:《食用魔物寶典》、《魔物料理:平民美食》、《魔物解剖圖鑑》、《傳說中的各式龍種》,有空再跟伊諾克借來看看吧。
 
  我本來期待能直接找到有空間、時間或靈魂為標題的書,但整體看過來這裡一本也沒有。
 
  維拉正悠閒地四處飄移,然後停在了書桌前。
 
  我也湊到了桌前,桌上的書是《治愈魔法指南》,書頁上貼滿了各種顏色的標籤,書的主人還真是用功。
 
  但維拉在看的不是魔法指南,而是藍寶石項鍊。
 
  「這條藍寶石項鍊是梅里特公爵家的傳家寶物。」我告訴維拉。
 
  維拉瞇眼端詳著項鍊說:「這是魔法物品,上面的魔法已經毀損,無法再使用了……。」
 
  「但上面殘餘的空間魔法的結構式應該夠你回去了」維拉說完將伸出的手掌握成拳頭,魔法術式就從寶石項鍊中浮現,長長的字符串散發微光像旗幟般在空氣中飄動。 
   
 「那麼後會有期囉。」……
 
* * *  
  
  維拉最後的聲音在腦海中逐漸消散。
 
  意識恍恍惚惚,被一道溫暖的白光包圍。
 
  夢境中恍若在另一個世界……
 
  無邊無際的花海向四周延伸,斑斕的陽光灑入視野中。
 
  空氣清新而舒暢,花瓣輕盈地隨風起舞。
 
  樹蔭下公爵夫婦正坐在僕人們精心布置好的餐桌前,荷葉邊的格紋檯布上面整齊地擺設著餐具、茶具、餡餅及各式糕點。
 
  僕人們排列站在公爵夫婦身後,男僕為公爵手中的玻璃杯斟了葡萄酒。
 
  公爵將手指放在酒杯的邊緣不悅地說:「奧菲莉亞一直吵著說要來野餐,臨時取消了原定的船屋行程,給下人添了很多麻煩,果然還是太任性了嘛。」
 
  「親愛的,你別這麼說嘛,要不是奧菲莉亞說要來看花海,我們怎麼會看見這麼美的景色。」公爵夫人喝了一口茶說。
 
  「但奧菲莉亞將來可是要成為貴族的典範,對僕人過度刁蠻的的謠言傳出去可不好聽。」公爵挑起一邊的眉毛說。
 
  「奧菲莉亞沒問題的,禮儀跟才藝都讓家庭教師讚不絕口,反倒是艾菲亞一點淑女的樣子都沒……」
 
  「對呀!父親大人,沒有哪位千金小姐像姐姐大人那樣優秀。」公爵夫人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餐桌下冒出的聲音打斷。
 
  公爵夫人皺著眉頭說:「艾菲亞,別再打斷我說話了,還有你那是什麼樣子呀?身上跟頭髮上都黏滿花瓣,身為淑女就應該隨時注意自己的儀態……」
 
  公爵夫人說話的同時,艾菲亞從餐桌下爬上空椅子,然後將桌上的一盤餅乾倒入鋪在桌上的手帕中,還不忘往嘴裡塞進一塊餅乾。
 
  「母七(親)大人,午(我)跟姐姐七(去)那邊的草地賞周(上坐)喔──」塞滿食物的嘴發出模糊不清的聲音,艾菲亞拎著包著餅乾的手帕,逕自跑掉了。
 
  「真是頭痛,這不是根本沒在聽嗎──!」公爵夫人仰天嘆息,然後吩咐身後的一位女僕說:「你去給她們鋪上桌巾,不要讓他們直接坐在草地上,還有盯緊艾菲亞,千萬不要讓她爬樹。」
 
  「是,夫人。」女僕拿起備用的桌布,朝花海中的草地走去。
  
  燦爛多彩的花朵圍繞著四周,蝴蝶在花海中翩翩起舞,搖曳著輕巧的身姿。
 
  女僕將桌巾鋪在了翠綠的草地上。
 
  「艾瑪,你鋪完桌巾就可以回去了。」奧菲莉亞對女僕說。
 
  「我會待在這裡,夫人吩咐要緊盯艾菲亞小姐不能讓她爬樹。」
 
  「既然是母親大人的命令那就沒辦法了 ……。」
 
  「真是的,還真是不信任我呀。」艾菲亞將裝了餅乾的手帕放在旁邊,『大』字形地仰躺在了桌巾上。
 
  「還不是你學不會教訓。」奧菲莉亞屈膝跪坐在了野餐墊上。
 
  艾菲亞起身將一朵藍邊白心的粉蝶花插在了奧菲莉亞的頭髮上。
 
  「嗯……這朵花跟姊姊大人的美麗比真是相形失色。」
 
  奧菲莉亞的臉龐瞬間轉紅。
 
  「是誰教你這種話的!」
 
  「很舒服呀,姊姊大人,一起躺下吧。」
 
  「這種不優雅的姿勢,我怎麼可能……啊!」
 
  艾菲亞向奧菲莉亞撲了上去。
 
  「來嘛──」
 
  「真是的……」奧菲莉亞在在妹妹的撒嬌攻勢下只好被迫躺了下去。
 
  一整片的藍天映入眼簾,還有絲狀的白雲妝點在其中。
 
  「哇嗚。」遼闊的景象讓奧菲莉亞情不自禁地發出了讚嘆聲。
 
  「看吧,很漂亮吧!」
 
  「就像是躺在了空中一樣……」
 
  「在這片天空下,不管是龍的峽谷、妖精的森林、藏著寶物的島嶼,全部都可以前往喔!」艾菲亞用手指點著白雲說。
 
  「……那些不過是故事而已。」
 
  「不管是不是真的,我總有一天要去世界各地旅行。」
 
  「你總有一天也會和貴族訂下婚約,完成身為貴族的義務,哪有空去旅行。」
 
  「就像姊姊和克勞德王子訂下婚約一樣嗎?姊姊大人喜歡殿下嗎?」
 
  沉默片刻,奧菲莉亞開口:「說不上喜歡或討厭……,但我想要其他人尊敬我喜歡我。」
 
  「那些批評姊姊的人根本不在乎姊姊,只要在他們面前做做樣子就好了,他們才不懂姊姊大人的好。」
 
  「……世界上只有你才會這麼說。」
 
  「姊姊只是還沒了解世界的廣闊和深奧,一個人活著的時間相較於宇宙不過是一瞬間而已。」
 
  「明明比我小,說得好像你活了很久一樣。」
 
  「只要做一件有意義的事就勝過隨波逐流地度過一生,所以姊姊只要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就好。」
 
  「……真是天真……的夢話呀。」
 
  「…………」
 
  一陣溫柔的涼風襲來,姊妹倆不約而同地閉上眼睛……。
 
* * *   
 
  夢中的光景就像潮水般轉瞬即逝。
 
  心尖還殘留絲絲餘溫,將剩餘的溫暖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
 
  幸福,好幸福。
 
  甘願折斷時針與分針,只要能停在這一刻。
 
  「……」
 
  「……菲亞……」
 
  ……是誰在叫我?
 
  聲音就像是從遙遠的山谷裡傳來的回聲。
 
  但是……不想睜開眼睛。
 
  就這樣……讓我永遠睡下去吧……。
 
  「……艾菲亞!」
  
  我皺著眉頭勉強睜開眼睛,眼前是諾爾瑪因焦急而扭曲的臉龐。
 
  冰冷的地板、潮濕的空氣和發霉的氣味一擁而上。
 
  仰躺在凹凸不平的石塊地版上,上方是地窖的天花板,諾爾瑪屈膝跪坐在旁邊。
 
  昏暗的光線源自於通道中央僅有的一盞魔導燈具,並不足以照亮黑影幢幢的地下室,幾隻飛蛾在光源旁盤旋。
 
  從鐵窗望出去,外頭已經完全天黑了。
 
  雖然想要起身,但沒想到身體竟然是如此沉重。
 
  「現在是什麼時間?」我轉身問諾爾瑪。
 
  「我也不知道,剛醒來就看到妳躺在地上。」諾爾瑪對我說。
 
  「把你的手借我一下。」
 
  諾爾瑪滿臉疑惑,但還是向我伸出一隻手說:「像這樣嗎?」
 
  「很快就好了。」我牽住諾爾瑪的雙手,食指交扣,感應魔力的流向。
 
  雖然略顯訝異但諾爾瑪沒有說什麼。
 
  諾爾瑪的精神看起來比早上好多了,魔力的流動也很穩定。
 
  「……這是測試魔力的動作吧,不記得是誰好像也做過相同的事。」
 
  「雖然有點突然,你有沒有興趣學習招喚魔法。」
 
  「呃……真的很突然耶……」
 
  「是一位叫維拉的朋友叫我教你的,學了沒有壞處的,等你想好再告訴我就好……。」
 
  就在這時地面上浮現出魔法陣,這似曾相似的感覺……
 
  我把諾爾瑪推開說:「你先離我遠一點。」
 
  但諾爾瑪沒搞懂我的意思,反而再次扣住我的雙手。
 
  「等等,你說的維拉是誰?」
 
  ……魔法已經發動了。
 
  周邊的景象開始扭曲變形,熟悉的反胃感再次從胃部向全身擴散。
 
  「難不成是轉移魔法?你的臉色好蒼白!」諾爾瑪恐慌地抓緊我的手,但倒是沒有身體不適的樣子。
  
  虛脫無力,不斷冒著冷汗,難以思考,我把手撐在了諾爾瑪肩上。
 
  地上漂浮著一瓶玻璃藥瓶,上面寫著「鎮暈劑」。
 
  我勉強維持住意識,拔起瓶塞,一口喝下藥劑,暈眩的症狀立刻就消退了。
 
  滿坑滿谷的書,顯示這裡是書房。 
 
  諾爾瑪的血色唰地一下從臉上消失,煞白地望著我的後方。……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伊諾克書架上的書好豐富,不愧是圖書館(x),「魔物解剖圖鑑」這本我也蠻想看的ww
比起奧菲莉亞,艾菲亞這樣的生活方式也比較自在,姊姊為了得到別人的尊敬與喜歡,感覺犧牲了許多事情,很辛苦吧..
好像有什麼要發生了的樣子,真不安的節奏
2021-08-27 20:44:32
凱哥
請問貴作還會更新嗎?
2021-10-03 23:42:06
角胡麻
會唷~只是最近會先修改前面文句
2021-10-04 17:25:06
凱哥
了解,辛苦啦
2021-10-04 19:06:4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