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4-70 卡利路奇王都行(五)

空想能手 | 2024-04-10 17:08:22 | 巴幣 128 | 人氣 470


  當羅爾柏簽完名,抬起頭時,他的視線正好和平頭老者對上了。
 
  「看你的反應,想必帝國沒有告知你真實的狀況吧?也對,畢竟對帝國來說,我和魔族一樣都是他們的頭號敵人,這種情報沒告訴你這個『非帝國人』也很正常。」平頭老者自顧自地說了起來。
 
  羅爾柏聽到了刺激自己好奇心的詞語,忍不住開口問到:「和魔族一樣的頭號敵人?情報上你也才六十二歲才對,你到底是—?」
 
  「我已經大概兩百年沒有大顯身手過了,說出來你應該也不會知道。」平頭老者露出回憶往事的神情,平淡的說到:「不過這種事情也就不跟你說太多了,你只要知道我和帝國有仇就好了。」
 
  「現任帝國皇帝和所有帝國皇族也都算是『那位皇女』的後人,不把他們殺光,這仇永遠不算完……這麼說來,你畢竟是斯托諾瓦家的,倒也算是『幫兇』的後人啊。」平頭老者轉動眼珠,看向羅爾柏,雖然倒像是隨口一提,語氣中不含殺意,也還是讓羅爾柏心頭一顫
 
  「嗯,那時候『他』總是跟我隔了一段距離,所以每次我都沒能成功殺了『他』呢,逃過死亡的『他』的後人現在站在我面前,和『他』相似的面孔上,雖然有著對我抱有戒備的表情,卻完全比不上『他』在相同距離時,看到我的那種誇張的恐懼戰慄的模樣,倒也算是活得長才能有的特殊體驗呢。」平頭老者有些感慨,似笑非笑的說著,不過比起像是在說給羅爾柏聽,倒更像是在自言自語。
 
  聽著這些情報量過大的話,羅爾柏也不是不相信對方的話,就是感覺沒辦法共感,無論是對方還是自己的祖先都是。
 
  「閒聊就到這裡,我們回到原本的話題上,坐吧。」平頭老者把手指指向自己對面的椅子,一股力量就將椅子拉開了。
 
  羅爾柏看情況有所緩和,也不再那麼擔心對方突然出手了,情緒平穩的坐了下來。
 
  「留下你的性命我已經同意了,至於奴隸我也不是不能交給你足以應付帝國的數量,你可以選擇堅定地站在我這邊,舉家遷移到費思多米,由我來保護你的家人。」平頭老者接著說到:「你家人一到卡利路奇境內,我就可以派我的學生去保護,帝國作為卡利路奇的同盟國,大概也就不會出手處理叛徒了,不過出菲洛利斯的國境問題需要你們自己想辦法。」
 
  平頭老者繼續說到:「不過我想你也聽出來了,你們需要同時避開菲洛利斯和帝國的情報部隊,否則就會在路上被截殺,我覺得你們的成功機率不太大。」
 
  「所以你也可以選擇在未來我有需求的時候協助我,這樣我也可以把這批奴隸預借給你。」平頭老者頓了頓,接著說到:「不過如果你有任何一次沒能完成我的要求,我就會當作你已經背叛了,那時你們就需要更小心過生活了。」
 
  「因此,我有第三個更適合你的選項。」平頭老者接著說到:「奴隸不給你,你回去跟帝國回報任務失敗,說我對你發出了死亡威脅,帝國為了裝成好上司,大概也會讓你離開吧。」
 
  羅爾柏知道這是最好的方法,不過還是不太能相信對方就這麼放過了自己,於是詢問到:「我明白,不過真的可以嗎?這批奴隸本來就是屬於你的,你饒了我一命,卻不跟我要求任何的好處嗎?」
 
  「好處?我活了這麼長的時間了,哪裡還需要物質上的利益?只有報復帝國我才能高興一點。」平頭老者接著說到:「而你,我對你沒什麼期望,畢竟你看起來並不能給帝國造成多大的傷害,所以就當我大發善心放過你了就好。」
 
  …就算對方真的如此大肚,但是選擇第三種選項,也就變相證明自己沒有任何的價值,就算不會失去什麼,可是之後想和他合作恐怕也不會被輕易信任了吧,不能就這樣和可能的助力斷了聯繫,那麼就只能…—羅爾柏思索片刻,做出了決定。
 
  「那麼請讓我選擇第三個選項,只不過我希望可以稍微改變一下作法—。」羅爾柏接著說到:「我希望能把離開的時間拉得更長,之後再放出你威脅我的消息。」
 
  「畢竟能從第三方國家一次獲取大量奴隸的機會不多,帝國一定不會放過這種機會,一旦我離開後,肯定會使用其他手段來獲取這批奴隸,如果我還在此地留滯的話,就算他們不一定相信我能達成目標,應該也會比較晚才動用備案,可以給你帶來更多的應對時間。」羅爾柏吞了一口口水,濕潤自己有些乾燥的喉嚨,問到:「這種方案,你覺得如何?」
 
  「…確實是不錯的方法,不過我倒是不擔心帝國來搗亂,我巴不得他們送些人過來呢。」平頭老者話說到這裡,羅爾柏本以為自己的提案要被拒絕了,怎料平頭老者話鋒一轉,說到:「就怕他們不派人來,一樣能對國內進行干涉。」
 
  「卡利路奇畢竟是帝國的盟國,在現任國王的帶領下,國內的親帝國派不在少數,帝國動用這層關係來發力也不是沒有可能的。」平頭老者說到這裡,向羅爾柏伸出了手,接著說到:「因此拖延些時間倒是個不錯的發想,正好讓我可以安排反帝國派著手準備一些彈劾親帝國派的資料,所以,我就接受你的提案吧。」
 
  「那真是太好了,謝謝你同意我的提案。」羅爾柏握住了平頭老者的手。
 
  「不過既然你做了些修正,作為回報,那我也修正一些吧。」平頭老者露出極淡的淺笑,接著說到:「你在卡利路奇花大量的時間和我交涉,卻什麼利益都沒分到,這樣會影響你在帝國那裡的評價,所以雖然不能全部給你,不過如果只讓給你一半,倒也還在可接受的範圍。」
 
  「這…這樣好嗎?本來就是你單方面的給我利益了,我真的可以在得到更多嗎?」幸福來得太突然,還是短時間內直接就來了兩次,這種情緒上的大起大落,讓羅爾柏都因為不敢置信而結巴了些。
 
  「就當作未來交易的訂金吧,你在帝國越被信任,之後能給帝國造成的損失也就越大,對我來說也有益處。」平頭老者回答到。
 
  「你這麼說,那我就不推辭了,我真的很需要完成一次任務來增加帝國的信任,你這次的幫助是很大的助力,之後如果有什麼我能幫上忙的地方,請你儘管提出來。」為了表示自己的真誠,羅爾柏也不假裝從容了,迅速的答應了平頭老者提出的條件。
 
  「好,我相信你的積極度,期待你那時候的表現。」平頭老者表情平淡的拿出幾張信紙,左手手掌的掌心朝著紙張、由上往下的滑動,魔力湧動,幾張紙上立刻浮現出大量的字句。
 
  和剛才『寫字』的迅速不同,平頭老者折信紙的速度可以說是相當緩慢,他一邊對準紙張的邊角整齊地摺好,一邊開口說到:「演戲要演的像一點,我會先告知一些人,方便你去跟他們談話,最重要的是和他們在帝國無法竊聽的地方待一段時間,至於在房間裡要不要真的展開談話就看你們自己了。」
 
  「為了表現出你在我這裡先碰上了困難,你不能一開始就接觸到反帝國派的高層,你就說你得到了『奧茲上尉』的推薦,先去和第一警備師團的師團長『潘達爾准將』見面吧,他的立場是偏向親帝國的中立派,不過他卻和我有一些私交,是個既讓帝國安心,又適合領人進入軍部上層社交圈的人物。」平頭老者把一封摺好的信件放進信封,蓋上代表『魔法武裝研究院』的紅色封蠟。
 
  『藍底,中間有一面紅綠相間的格紋盾牌,上方是象徵王權的一頂金色王冠,右方是一根豎立著的棕色長杖,左方則是一瓶傾斜四十五度的裝著銀色液體的燒瓶』,這就是『魔法武裝研究院』的紋樣。
 
  平頭老者抓著信件的一角,向羅爾柏遞出信件,同時叮囑到:「記好了,去見『潘達爾准將』的時候,不需要給他推薦信,直接說是『奧茲上尉』推薦的就好,推薦信要等『潘達爾准將』帶你去見更上層的人時再給,正常來說,會是一名中將來接待你。」
 
  「中將啊,從我的身分來看,還真是破格的接待呢,還好這次是來『談生意』,理由倒是很充分。」羅爾柏想著自己名面的身分只是子爵,那就只剩下掛在庫帕門司子爵家底下的『億點』家產,才能讓這次會面合理化了。
 
  當然,名下這『億點』家產,作為魁儡的羅爾柏大多都不能動用,不過也不妨礙羅爾柏能讓自己的『財務報表』看起來富得流油。
 
  「不錯,之後只要這次會面結束,你再藉著聲勢,多見幾個其他部門的高層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問題。」平頭老者接著說到:「拖大概一個月的時間,最後再來找我幾次,再向帝國說明我願意提供一半的奴隸,這件事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了解,感謝你的安排,還有一件事想請教你。」羅爾柏嚴肅的詢問到:「我的家鄉戰況嚴峻,急需精銳支援,請問你知道哪裡有不屬於『摩爾家族』的高手可以雇用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