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04章 轉移

角胡麻 | 2021-06-25 20:10:00 | 巴幣 14 | 人氣 92


  綠色光芒形成一個長條的圓柱型。

  我透過綠色的光看到森林的景色逐漸壓縮扭曲,感覺像在行進的電梯或飛機上,耳朵內嗡嗡作響,感覺到自己的體重逐漸消失,胃部開始翻滾攪動,我全身開始冒冷汗,止不住地顫抖,雖然我盡量忽視我身上的疼痛跟疲勞,但現在這種不適感這跟肉體上的疼痛是完全兩回事,就好像認知跟感官被撕扯的感覺,是由內而外的,如果我胃裡有東西,應該會立刻吐出來吧。

  我全身發冷,癱軟在魔法師身上,我緊緊閉著雙眼試圖跟不舒服感奮鬥。

  在迷濛中我聽見對話的聲音。

  「她是怎麼回事?」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說道。

  「是魔力暈,過一會應該就會好了。」

  「魔力暈會這樣抽蓄嗎?你!去拿緩解魔力暈的藥跟恢復藥。」

  「是!男爵大人。」一個女性的聲音說道。

  我感覺自己被放在了冰冷的地上。

  「可別告訴我她身上的傷也是魔力暈造成的。」

  「還不是你找的那幾個傭兵太沒用了,不但讓她受傷還全滅了。」

  「可惡!花的錢全都打水飄了。」

  「身為男爵就不要在乎那點小錢了。」

  「你這蠢貨,男爵爵位也不過是花錢買的。」

  「何必一定要這女孩呢?就姿色來說還有更好的貨吧?」

  「有不少買主想要這女孩,本來想要把這女孩作為奴隸賣掉,來換取更高的地位,結果你是怎麼辦事的?傷成這樣。」

  「這可不是我的錯,既然是貴族肯定有抵抗的本錢,四肢都在就很好了。」

  「主人,藥拿來了。」

  「拿過來。」魔法師的聲音說。

  「喂!醒醒!」我感覺一隻手輕拍我的臉。

  「這是魔力暈的藥,喝下去你會好一點。」

  我抵抗著暈眩,接過小瓶子,一口喝下去,這藥只能用『難喝』兩字形容。

  但確實有效,不適感逐漸消退。

  我扶著頭奮力站起來,忿忿瞪著眼前的兩個綁架犯。

  那個被稱為男爵的人有一頭紅髮,看起來一臉狡猾。

  「你們是什麼人,為何要做這種事?」

  「給我記好,我是畢夏普(Bishop)男爵,從現在開始我是你的主人。」

  「把我綁架到這裡,王室可不會坐視不管。」

  「哈哈哈!你以為王室會在乎你一個被流放的人嗎?對我來說正好,既沒有靠山,還出身貴族,很多變態貴族或暴發戶就想蹂躪你這樣的貴族千金。」

  雖然不想承認,但他說得沒錯,對於王國來說我不過是個無關緊要的流放者,就算接到我被綁架的消息,綁架搶劫在這個治安不佳的中古世界裡本來就層出不窮,給護衛保護用的魔法道具已經算是不錯的待遇了,根本不可能再動員人力物力大範圍來營救我,更何況連我在哪,被誰綁架也不知道。

  「就算是這樣,綁架也是犯罪,你會被逮捕的。」

  「這可不一定唷,如果是這樣我早就被逮捕了,畢竟有需求才有買賣,而那些有權勢的人,需求可不是一般的旺盛。」

  「現在,把這張奴隸契約給簽了。」

  畢夏普男爵把一張牛皮紙和鵝毛筆放到了我旁邊的桌上。

  「請恕我拒絕!」

  「哈!你沒有拒絕的權利,伊諾克(Enoch)!」

  被稱為伊諾克的魔法師走到我眼前,直直地看著我的眼睛。

  「我命令你簽下這張奴隸契約……。」魔法師對我說道。

  「我不要!」

  「我命令你簽下這張奴隸契約!」魔法師又再說了一遍。

  「我說了!我!不!要!你的耳朵有問題嗎?」

  現場的兩男一女目瞪口呆地看著我。

  怎麼了?為何這麼驚訝?

  「為何?催眠魔法沒有效?」

  催眠魔法?難道是和睡眠魔法一樣的暗屬性魔法?

  「這孩子大概對暗魔法有很高的耐性。」魔法師笑著,聳了聳肩說道。

  「聽到了嗎?我拒絕簽你的奴隸契約,綁架我的事我會當作沒發生過,趕快把我送回去!」

  我裝出貴族千金高傲的姿態,其實正嚇得暗暗發抖。

  所謂契約是雙方基於平等的立場所簽的合約書,在這個世界奴隸契約的制度是存在的,通常會自願簽署奴隸契約的是欠債者、戰爭俘虜或是犯罪者,契約也有分終身奴隸契約和期限奴工契約,奴隸契約因為有魔法效力而具有強制力,因此國家規定,簽訂奴隸契約需要透過合法的奴隸公會做中介,並且勞動條件都是事先規定好的,綁架人並強迫簽署奴隸契約,不用說,絕對是犯罪。

  「可惡!為什麼老是這麼不順利。」男爵拍著額頭對天喊道。

  「伊諾克!給我想想辦法!」

  「唉~幹嘛不放棄呢?」魔法師抱著頭說。

  「伊諾克,這是命令,給我想想辦法!」

  「——我知道了。」

  說完魔法師便走向我,對我說:「把奴隸契約簽了吧!不簽的話,我就回去殺了那兩個保護你的男人和這女人。」

  「哈?」

  我還沒反應過來,魔法師就揮了揮手指,穿著麻布衣的女人就被魔法推到了房間中間。

  女人跪在地上,哭了出來,「求求您饒我一命吧!」

  「等等,跟那個女人沒關係吧?」  

  魔法師舉起一隻手詠唱:「龍舞旋風!」

  說完女人就被氣流包圍,風像刀刃一樣劃破了女人的皮膚,鮮血四處飛濺。

  女人發出痛苦的哀嚎聲。

  可惡這無恥混蛋!我內心咒罵著,竟然拿我根本不認識的人開刀,就算我冷血地任由這女人被殺死,魔法師還是會去找我的護衛,只是士兵的他們兩個是敵不過眼前的魔法師的。

  「我簽!我立刻就簽,你看!」

  我舉起簽好的奴隸契約,奴隸契約的符紋發出紫色光芒,同時我感覺到一股魔力流進我的胸口,我的胸口透過衣服也發出了同樣的紫色光芒。

  「請您將那個女人放下來吧!」我咬著牙說道。

  風魔法消散後,魔法師便對女人說:「你可以離開了。」

  女人便哭著跑出了房間。

  畢夏普男爵清了喉嚨對我說:「現在我要對你下命令,在沒有我的允許下,禁止離開我的領地,不准逃跑,不准洩漏有關我的不利情報給外人,不准對我說謊,不准讓別人發現你是艾菲亞.梅里特,從現在開始你就僅僅只是艾菲亞。」

  聽到『命令』兩個字,我就感覺胸口一陣灼熱,這大概是奴隸契約的強制力在作用。

  「……我知道了。」

  「現在,把衣服脫掉。」男爵說道。

  我嘆了口氣,這才發現我的衣服腰部有一大片褐色的污漬,大概是那兩個男人的血跡,裙襬跟袖子也有許多破損,還有各種水漬和汗漬,沾滿了塵土,頭髮摸起來也很油膩雜亂,我實在不敢看我在鏡子裡是什麼模樣。

  我試圖拉開我背後的綁帶,但當我試著舉起手,肩膀和背部的肌肉就發出哀號,痛得我飆出眼淚。

  這個世界貴族女性的禮裙都有束腰和襯裙,在沒有女僕的幫助下根本沒辦法穿,但我現在穿的是平民的衣服,跟前世的洋裝差不多,令人困擾的共通點是,為什麼都要把拉鍊和綁帶設計在背後呢?平常我是能自己處理背後的綁帶的,但後背和手臂的肌肉實在太痛了。

  「我需要幫忙,我沒辦法自己脫下這件裙子。」

  「伊諾克,去幫她。」

  「唉~」

  「這是命令,不要再唉唉叫了!」

  「知道了啦!」

  伊諾克拉開我背後的綁帶後便退了開來,裙子便從我肩上滑落。

  「把內衣也脫了。」男爵說。

  我只好按照指示把內衣脫了,用手遮著重點部位。

  我的手臂、肚子和背部有大片瘀青,手臂、腿部外側有許多擦傷,膝蓋也磨破皮了,一隻腳上、手上和脖子上還有被勒的痕跡,最明顯的應該是脖子的刀傷。

  到目前為止,我都刻意忽略了身上的疼痛,但一碰到,傷處又開始隱隱作痛。

  「把手放開。」

  我不情願地照做,強忍著羞恥的眼淚。

  男爵用審視商品的眼光掃視我。

  「這不是完全沒有發育嗎?那些變態或許就喜歡這種的吧。」 

  等我逃出去,我一定宰了你這垃圾大混蛋!我在心裡咒罵著。

  「還有傷成這樣你叫我怎麼賣,給她喝下恢復藥吧!」

  魔法師把恢復藥遞給我,我注意到魔法師別過視線不看我。

  我一口喝下恢復藥,恢復藥立刻在我胃裡翻攪。

  我冒著冷汗強忍著反胃,結果還是把恢復藥吐在脫下的髒衣服上了。

  我擦了擦嘴角,感覺我的喉嚨在灼燒。

  啪!混蛋男爵一巴掌打在魔法師臉上,嚇得我倒抽了一口氣。

  「怎麼一回事?這恢復藥該不會是假藥吧?」混蛋男爵拉著魔法師的衣領吼道。

  「那女孩跟光屬性魔法藥相性不好,所以沒有效果,您也知道,自從教會壟斷恢復藥的販售,市面上只能買到這種光屬性的恢復藥。」魔法師摸著臉,瞪著混蛋男爵說。

  「一個奴隸身上有這麼多傷會損害我的信譽,竟然還不能用使用恢復藥,這樣根本賣不出去。」

  混蛋男爵咬著指甲喃喃地說。

  「這女孩有魔法的潛質,與其讓她當性奴隸,賣給那群變態蘿莉控,不如讓我教她魔法,反正您也跟她簽定了奴隸契約,她不可能反抗,和買一堆魔法道具相比,不如培養一個魔法師更好,就算要賣,也是會使用魔法的奴隸更值錢。」

  「你說她有魔法的潛質?」混蛋男爵捏著小鬍子問道。

  「沒錯,那女孩能用暗魔法,雖然還很弱,但我保證有培養的價值。」

  聽到『暗魔法』三個字我轉頭瞪著魔法師。

  「催眠魔法對她沒用就是最好的證明!」

  混蛋男爵的視線刺痛著我的肌膚,不要再盯著我看了好嗎!

  「好吧!那你就好好教她,我交代的事情也不要忘記做。」

  「好的,男爵大人,請放心交給我吧!」

  「那麼請允許我退下。」魔法師彎腰行了個禮。

  「你可以走了。」混蛋男爵揮了揮手說。

  「把衣服穿上。」魔法師轉過頭對我說。

  他把一疊和先前那個女人穿的,同款式的麻布衣塞到我手上。

  我把麻布衣套在身上,但有點太大了,領口不斷從我肩上滑落。

  「跟上來。」魔法師對我說。

  我撿起脫下來的衣服,偷偷把衣服口袋裡的東西塞進新衣服口袋裡,跟了上去。

  「從現在開始要叫我伊諾克師父大人。」

  「好的!伊諾克師父大人!我是艾菲亞。」

  我在心底感激著伊諾克,如果不是伊諾克的幫忙我就要被賣給變態了。

  「你好好記住了,艾菲亞!你的師父可是世界上最厲害的天才魔法師,一般凡夫俗子連我的腳底板都不及,你的話大概能及我的腳趾頭,我願意教你,你就感激涕零地接受吧!」

  收回前言,原來只不過是個自戀狂混蛋魔法師。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伊諾克的話直接把累積的好感度歸零了ww
2021-08-06 15:43:4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