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05章 城堡

角胡麻 | 2021-06-25 20:13:46 | 巴幣 116 | 人氣 121


  伊諾克走得很快,我吃力地跟在後面。
 
  我們現在走的地方是石塊所建構的迴廊,有點像是前世中世紀歐洲的古老城堡,相較之下首都的城堡更加華麗,是更接近洛可可風的建築,而且到處都有精細的裝飾,大概那種建築更符合乙女遊戲的風格。
 
  這裡的空氣感覺很燥熱還帶著些微的風沙,打掃這座城堡大概很累人,首都的空氣總是帶有一股濕氣,更不用說我要前往的北方邊境的修道院,因此我猜這裡是離首都非常遙遠的南方。
 
  不久前在森林裡奔走,乳酸代謝還堆積在我腿部,現在我只感覺全身肌肉痠痛。
 
  「伊諾克大人!等等我!」
 
  還沒說完,伊諾克已經消失在走廊的盡頭。
 
  「疑?伊諾克大人?」  
 
  我走過轉角,卻沒看到伊諾克的身影。
 
  我只好繼續往前走,來到一處迴廊圍繞的中庭。
 
  中庭中央有個噴水池,一個金髮的少年把手伸到了池子裡。
 
  「你在找什麼東西嗎?」
 
  少年似乎被我嚇到了,將手收了回來。
 
  少年的年紀大概比我小,並用懷疑的目光瞪視著我,我注意到他擁有少見的紫色眼瞳。
 
  池子裡有東西反射著陽光。
 
  我將袖子捲起,將手伸到了池子底部。
 
  「你在找的是這個吧!」
 
  我沒有多看便將東西交給了少年。
 
  少年疑惑地瞪著我,拿了東西就轉身跑掉了。
 
  嗯……現在的小孩也太不懂禮貌了吧。
 
  「喂!艾菲亞!你在這裡做什麼?我到處在找你。」
 
  「沒什麼,我只是有點迷路了。」
 
  「真是的,不好好跟上可不行。」
 
  「抱歉……。」
 
  「沒事別到處亂走,城堡裡可是有各種對付賊人的陷阱,如果看到類似魔道具的東西,可不要亂踩,也不要亂碰。」
 
  「好的,我記住了。」
 
  「拿著你的舊衣服走不快吧,給我,我幫你處理掉吧。」
 
  伊諾克接過我的衣服就把它丟了出去。
 
  「火炎爆彈!」
 
  火球從伊諾克手中飛出,火焰的熱氣迎面撲來,發出了巨響。
 
  碰!我的舊衣瞬間就被炸得只剩灰燼,還波及到了中庭的花草,留下了焦黑的痕跡。
 
  這個瘋子,處理掉廢棄物不是都有垃圾場嗎?幹嘛動用高等級魔法?
 
  伊諾克得意地看著他的傑作。
 
  「哇!伊諾克大人真是太厲害了!」我放棄思考,拍著手說道。
 
  這時兩隻手臂紋滿刺青的男子,一般咒罵一邊跑了過來。
 
  「媽的!伊諾克大人!那是我好不容易才養好的草地,你腦子壞掉了嗎?我要去跟男爵告狀!」
 
  「唉!抱歉,別跟男爵告狀,還記得上次說的那個東西嗎?我會賠償你的。」伊諾克勾著刺青男的肩說道。
 
  「說好的可別忘記唷。」刺青男瞇著眼說。
 
  「那我還有急事,我先走囉!」
 
  說完伊諾克就推著我的背,急著離開。
 
  「伊諾克大人怎麼不用催眠魔法,讓他忘記呢?」
 
  「改變人心智的魔法可不能亂用,一不小心可是會引起反作用,如果不是命令我才不想用。」
 
  「原來是這樣啊。」
 
  看來我可以稍微放心,伊諾克應該不會隨便對我使用催眠魔法。
 
  「順便一提,那位是園丁羅里(Rory),只要稍微弄壞庭園,他就會立刻出現,真是個麻煩的人啊!」
 
  那個人怎麼看都不像園丁,還有,你才是那個給人添麻煩的人好嗎?
 
* * *
 
  伊諾克放慢了腳步走在我前面,我緊緊跟在後面。
 
  突然他停下了腳步,我的臉不小心撞到了他的背。
 
  「歡迎來到大魔法師伊諾克的高塔!」
 
  草地上一座塔樓映入眼簾,高塔跟魔法師的形象很符合。
 
  「進來吧!」
 
  接著我們便走上了塔樓。
 
  塔樓的一樓是廚房,廚房積滿了灰塵幾乎沒使用過。
 
  二樓是客廳,擺了奇怪的畫和沙發家具,三樓的空間最大,像是打通了兩層樓的空間,是伊諾克的書房兼房間,令人驚豔的是圓形的牆面櫃擺滿了書,此外地上也堆滿了書,看似毫無章法擺放的幾把椅子和書桌,幾乎要被書堆淹沒了。
 
  伊諾克帶我走到四樓。
 
  「這裡就是你的房間了。」
 
  四樓的空間最小,與其說是房間不如說是儲藏室,布滿了蜘蛛網跟灰塵,只有一張蓋了布的稻草床跟一個櫃子在房間角落。
 
  「四樓沒有浴室,只有一間洗手間,每個風曜日下午是女工們的公共浴池使用時間,你可以跟他們一起沐浴,土曜日則是男工的,除了我指導魔法課的時間,你就去幫女僕們工作,城堡裡人手不足。」
 
  這個世界一星期有六天,星期是按屬性排列,分別是光、火、水、風、土、暗曜日。
 
  「還有,你真的很臭,先去洗澡吧,我房間的浴室可以先借你用。」
 
  雖然我應該要拒絕,但洗澡的誘惑力真的很大,馬車旅途也只用布擦過身體。
 
  雖然伊諾克的房間很亂,但他的浴室既整潔又很精緻,還有一個古典造型的的獨立浴缸。
 
  伊諾克教了我蓮蓬頭的使用方法,是用了火和水魔石的魔法道具。
 
  竟然還有首都貴族才買得起的沐浴精和洗髮乳。
 
  「好了,讓我自己來吧。」
 
  我滿懷期待地把伊諾克趕了出去,鎖上浴室的門,便開始淋浴。
 
  「哇啊啊──!」
 
  熱水落到我身上時,我發出了慘叫,沒想到熱水碰到傷口竟然那麼痛。
 
  「砰──!啪嚓!」
  
  在慌亂之中,我想把熱水關掉,卻不小心滑倒,踢倒了浴室的置物架,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
 
  「砰──!」伊諾克把浴室門轟開。
 
  衝擊打破了浴室的鏡子,門的碎片掉進了浴缸裡。
 
  「你在搞什麼鬼?」
 
  我抱著腳,流著淚蹲在地上。
 
  伊諾克皺著眉頭,把蓮蓬頭關掉,接著把大浴巾蓋在我身上。
 
  「好了,出來吧。」
 
  伊諾克把一條毛巾蓋在我頭上,幫我把頭髮擦乾,然後塞了一罐小瓶子到我手中。
 
  「這是什麼?」
 
  「是土屬性的膏藥,擦了身上的傷就會好。」
 
  「你騙了男爵嗎?」
 
  「不,我可沒有說謊,我說的都是實話,他沒問我有沒有其他屬性的藥,所以就不需要特意告訴他。」
 
  「我很抱歉毀了你的浴室。」
 
  「沒關係。」
 
  「伊諾克大人這麼厲害的魔法師,為什麼要聽男爵的話呢?」
 
  「我小時候被男爵給騙了,跟你們不同,我簽的是血的奴隸契約。」
 
  「那有什麼不同?」
 
  「一般的奴隸契約魔力是在契約書上,經由契約書,持有人可以轉移奴隸,除了期限到自動解除,契約持有人和中介人也可以撕毀契約,但血的奴隸契約效力更強大,只有奴隸主死亡奴隸才能得到解放。」
 
  「這個宅邸裡工作的僕人,大部分都跟男爵簽訂了奴工契約,雖然稱作是奴隸,但大部分都是合法的期限契約,男爵本來就是個奴隸商人,因為用錢買了爵位跟領地,才能住在這裡,因為做了很多見不得人的事,只信得過契約奴隸,還整天擔心有人要害他。」  
 
  「要不是有我伊諾克大人在,真不知道他要怎麼生活。」伊諾克聳了聳肩說道。
 
  聽了伊諾克的話還真有點同情他的遭遇,在這種環境下長大,性格有點奇怪也可以理解,但他暗中幫了我是事實,我間接毀了他的浴室,他也沒生氣,只是他還是那個綁架跟威脅我的人,而且還受制於混蛋男爵的奴隸契約,雖然不能完全信任,但至少我知道,他不是跟混蛋男爵同一陣線的。
 
  「可以幫我塗上背後的藥嗎?」
 
  我鬆開浴巾露出背部。
 
  伊諾克有點遲疑地接下了藥膏。
 
  「這麼大片的瘀青看起來很痛。」
 
  「沒有看起來那麼痛。」
 
  我咬著牙,其實我痛得快暈過去了。
 
  「是你殺了那四個人的吧。」
 
  「……你知道?」
 
  「你真的是貴族小姐嗎?」
 
  「現在的我只是『艾菲亞』。」
 
  「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大概是運氣好吧。」
 
  伊諾克把藥膏遞給我。
 
  「剩下的你可以自己塗了吧?」
 
  「是,謝謝您,現在,請伊諾克大人把轉過頭去。」
 
  「啊……好……抱歉。」
 
  塗完藥膏我把麻布衣套上。
 
  「你餓了嗎?現在來吃點東西吧。」
 
  說完伊諾克拉了張桌子,把書全都掃下了桌面。
 
  接著彈了個響指,桌面就出現了麵包、烤肉、燉菜、水果跟葡萄酒壺。
 
  「吃吧!不用客氣。」
 
  都成了奴隸,我決定拋開貴族禮儀,狼吞虎嚥的吃了起來。
 
  伊諾克疑惑地看著我吃東西。
 
  「吃慢點吧,不要噎著了。」
 
  當我伸手要拿葡萄酒壺時,伊諾克把我的手拍開。
 
  「你還沒成年吧?要喝就喝水吧。」
 
  伊諾克揮了揮手,杯子和水就飛到了桌上。
 
  沒想到伊諾克意外地有常識。
 
  「魔法真的好方便呀!」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魔法師的學徒了,但我很忙的,魔法課後天開始,明天你就先去找仕女長黛娜
(Dana)夫人,現在城堡裡很缺人手,吃飽了就回房間休息。」
 
  「好的,伊諾克大人。」
 
* * *
 
  我回到我的房裡躺倒在了稻草床上,灰塵立刻飛揚了起來。
 
  我只好站起來開窗,用風魔法把灰和蜘蛛網清出窗外。
  
  但風力太弱了,效用不大。
 
  一般來說,轉生的故事不都是事前知道故事情節,利用預知能力或前世的現代知識,過上舒適的生活嗎?為何我回想起前世記憶的時機,是遊戲的結局,這樣不是一點意義也沒有嗎?而且我轉生的對象還是惡役千金的妹妹,這是在遊戲中幾乎沒有出現的路人角色,不但被流放了,家人也都不在了,現在還成了奴隸,神明也對我太殘酷了吧。
 
  我抱著頭在稻草床上翻滾。
 
  接著我注意到身上的傷不痛了,不愧是魔法藥膏,真希望還能有面鏡子。
 
  我下意識摸了摸口袋的東西,但卻沒摸到我想找的東西,嚇出了一身冷汗。
 
  「咦?……怎麼會這樣?」
 
  我將麻布裙脫下,將口袋整個翻出來,結果只有松果和一氧化碳魔石。
 
  「姊姊送我的藍寶石項鍊不見了……」
 
  到底是什麼時候不見的,明明是我最重要的東西。
 
  我責怪著自己的不小心,突然感覺很無力。
 
  不只是對失蹤的藍寶石項鍊,還有自己接下來的人生,沒有半樣是在我的控制之下的,我想起了前世的一首歌,便輕輕唱起了歌。
 
  我無聲的啜泣,不知不覺睡著了。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雖然伊諾克看起來是個時常造成麻煩的人物,但意外的很會照顧人呢,艾菲亞也很幸運呢(*´∇`*)
2021-08-06 16:02:1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