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03章 死鬥

角胡麻 | 2021-06-25 20:05:37 | 巴幣 14 | 人氣 101


  「果然是你搞的鬼!」高壯男大聲喊道。

  我立刻使出全力朝高壯男的下體一踢,結果高壯男完全不痛不癢,如果不是他根本沒有蛋蛋,就是我的力量太弱了,看來前世高中老師教的防身術根本沒用!

  高壯男牢牢抓住我伸出的一隻腳,笑著說道:「終於抓到你這臭小鬼了!老老實實待著,我就不會讓你吃苦頭。」

  高壯男抓得很緊,以我的力氣,完全掙脫不了,所以我使出黑影魔法包覆住高壯男的臉,同時對高壯男的手使出火苗魔法,突然陷入黑暗和熱感的雙重衝擊,使高壯男鬆開了握著我的手掌,接著高壯男立刻用蠻力將黑影團甩開,我立刻拔腿向森林狂奔。

  雖然我走不快,但我藉著使魔小夜的超音波的幫助下,了解森林中障礙物的位置,因此能夠順利行走,相較之下,高壯男只能藉著月光在黑暗中前行,一路上跌跌撞撞,速度慢了不少。

  我朝著泉水上游的溪流走,經過事前調查我知道了石塊最多最湍急和安全的部分,我踩著被做了記號的石塊,走過能安全通過的路越過了溪流,順便在溪流中丟入我事前準備好的魔石。

  「喂!笨蛋!來追我呀!我看你根本跑不動了吧!」我站在河的對岸,對著高壯男喊道。

  「等我抓到……你這……小兔崽子……看我……不把你的腿打斷!!」高壯男氣喘吁吁又憤怒地大喊。

  高壯男越過溪流時,只能藉由月光看到溪流底的石塊,就在高壯男以為自己踩的是巨大的石塊時,他瞬間踩空,立刻被河底的暗流捲走,水流極快,就算力氣再大,也只能任由溪水擺布,高壯男就此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先前在河中丟入的兩塊魔石,一塊是讓人產生石塊錯覺的影子魔石,另一塊是真空魔石,真空加強了河底的暗流漩渦,一但踏入其中,就會被水流捲走,越是掙扎越容易喪失體力,而且長滿藻類的石塊表面光滑,根本不可能再站起來。

  遇到暗流,應該放鬆身體捲成球狀,順水流而行,等待自然排出漩渦後更容易獲救,不過高壯男應該不可能知道這些。前世七、八月的玩水季節,總是被大量的溺水新聞洗禮,現在我才深可體悟到大自然的可怕,即使是再強壯、擅長游泳的人,在大自然的面前也不過是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

  確認高壯男消失後,我的腿還簌簌在發抖,我在地上躺了一會,等我腿上的顫抖消退後,我循著原路走回森林中。

  多虧能夠共感小夜的回聲定位能力,我才能在黑暗的森林中走動。

  「謝謝你!小夜,沒有你我還不知道該怎辦呢!」

  我用手指輕撫在我肩上的小夜,小夜磨蹭著我的臉。

  「唧唧!」

  接著我走回馬車旁的營地,營火不時閃爍躍動著,影子也跟著火光起舞,刀疤男和禿頭鬍子男還躺在營火旁,營火發出劈哩啪啦的聲響,呼應著兩人微弱的喘息聲,營火旁還有一攤嘔吐物。

  一股嘔吐味撲鼻而來,引起我的嘔吐反射,但我的胃是空的,因此我只是對著營火乾咳。

  我感覺到我的脖子和肩膀一陣刺痛,有一隻手抓著我的肩膀。

  「臭小鬼!是你在食物裡下了什麼東西吧?」

  我回頭看,是青著臉冒著汗的禿頭鬍子男正拿刀抵著我的脖子。

  大意了……我這個笨蛋,我應該先確認刀疤男和禿頭鬍子男的狀況,而不是被臭味轉移注意力。

  「啊……我……什麼都……不知道……」

  ——完全動彈不得!血從刀子沿著我的脖子往下滴落,掐著我肩膀的指尖陷入我的鎖骨下的肌膚,抓得我很痛。

  「唧——!」

  小夜拍著翅膀撲上了禿頭鬍子男的臉,禿頭鬍子男鬆開了握著刀子的右手,刀子閃著營火的光插入了地面上,禿頭鬍子男用右手抓住小夜,把小夜甩到了地上。

  同時我用雙手摸著禿頭鬍子男的左手,使出點火魔法,禿頭鬍子男才鬆開了抓著我的左手。

  我試著用土魔法絆倒禿頭鬍子男,但他只是踉蹌了兩步。

  接著用黑影魔法拉動他的腳,禿頭鬍子男這才仰面倒下。

  我用膝蓋壓住了禿頭鬍子男的脖子,但他立刻將我甩開,並朝我的肚子猛烈一踢。

  我試著用黑影減緩力量,但還是擋不住衝擊,背部朝地摔到了地上。

  「啊……嗚嗚……。」

  我痛得捲縮在地,眼淚被逼出了眼角。

  「不要再玩小把戲了!你是不可能打贏我的!」禿頭鬍子男臉上爆著青筋,氣憤地說道。

  「把你交給委託人前,我要好好教訓你!教你對大人應有的尊重!」

  禿頭鬍子男扯著我的頭髮在我耳邊吼道。

  「嗚嗚……嗚……。」

  就在我無計可施時,月色中出現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黑影,鼓動空氣的聲音啪嚓啪嚓作響,吱吱聲震耳欲聾,扭動的黑影在營火的照耀下顯現出了姿態。

  ——是一大群岩洞蝙蝠,禿頭鬍子男就這樣被一大群岩洞蝙蝠嚴實包裹住全身。

  「啊——!……救命!啊——!」

  禿頭鬍子男發出慘烈的尖叫聲,並死命的掙扎。

  不久後終於禿頭鬍子男停止掙扎,奄奄一息地躺在地上,岩洞蝙蝠這才飛散了開來。

  我強忍著疼痛,從地上拔起禿頭鬍子男的小刀,朝禿頭鬍子男脖子的頸動脈刺下去並拔出,血液像噴泉般汩汩流出,接著我又走向刀疤男,刀疤男正發著燒陷入昏睡狀態,看來每個人對食物中毒的反應都不同,我舉起小刀,同樣朝頸動脈刺了下去……。

  我走向在地上形如扭曲落葉的一隻岩洞蝙蝠。

  「可憐的小夜,到我的影子裡好好休息吧。」

  「唧……唧……。」

  我小心翼翼捧著受傷的小夜,小夜便消失在我的影子中。

  最後我咬著牙拖著疲憊的步伐,走向被綁在樹上的丹和史提夫,搖曳的營火照在兩人的臉上,兩人的臉都被揍得鼻青臉腫,幾乎都看不出原來的樣貌,但至少還有呼吸。

  我用沾滿血的小刀劃開綁著兩人的繩索,便躺臥在地,我想我已經沒有力氣再站起來了。

  接著我被如潮水般襲來的睡意吞噬了意識。

* * * 


  早晨的陽光刺痛我的臉,我舉起手遮擋陽光,這時我感到全身都在刺痛,尤其頭痛欲裂。

  「嗚……好痛……。」我扶著頭,含糊地發出了聲音。

  「抱歉吵醒你了嗎?」

  我發現是丹正試圖把睡袋鋪在我的身下。

  「睡吧!史提夫去附近採集能用的藥材了。」

  然後我又再一次醒過來,大概是接近中午的時刻。

  我的脖子感覺涼涼,摸起來像是某種油狀膏藥。

  「真不敢相信,一個女孩子是怎麼對付四個男人的。」

  「說不定她會我們所不知道的魔法。」

  「營火旁的兩個男人脖子是致命傷。」

  「草叢裡的男人雖然沒有外傷,但也死了。」

  「那個拿著大刀的男人不知道去哪了。」

  「我們可能還是要戒備一下。」

  「嗯……不知道甚麼時候還會襲擊過來。」

  「現在這種狀況我們無法任意移動。」  

  我試著發出聲音。

  「啊……喔……」結果只發出呻吟聲。

  兩個男人同時望向了我,

  「你醒了嗎?要不再多睡一會?」

  「那個……拿著大刀的男人……掉進河裡淹死了……。」

  「還有……我在他們的食物裡……放了……螢光香菇……。」

  丹和史提夫面面相覷。

  「睡吧!你做得很好,再多休息一下。」

  迷迷糊糊的半睡半醒中,我感受到一隻手輕柔地拍著我的頭……。

* * *


  我驚醒了過來,突然坐起來讓我感覺到暈眩。

  我瞇著眼看向太陽的位置,看來距離中午才過不久。

  「你餓了嗎?要不要吃點東西,雖然只有麵包、果乾和水。」史提夫對我說道。

  「你有沒有感覺到甚麼東西?」我向四周張望。

  「你是指周圍有什麼東西嗎?」史提夫聽了我的話,將手伸向劍的握把,向四周警戒了起來。

  「我也說不上來,好像有種不好的預感。」

  跟遇到四個匪徒時的感覺不同,是某種更加危險的存在。

  斗大的汗珠從我額頭上滴落,有甚麼正在靠近。

  「那裡!」我大喊,伸出手指指向令我不安的源頭。

  史提夫沿著我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營地旁邊的空地出現直徑約一公尺的圓形符文,並散發著綠色的光芒。

  「快把那個魔法陣毀掉!」我大喊道。

  我想要拿出真空魔石擾亂魔法陣,卻發現口袋裡的真空魔石已經用完了。

  史提夫似乎是想要用劍砍向魔法陣,但他的劍卻反而被魔法陣彈飛了出去。

  魔法陣已經發動完成,在原來魔法陣的上方,憑空出現了一個漂浮著的青年。

  青年有一頭黑色的長髮跟銀灰色的眼瞳。

  穿著一身精緻華美的黑色及綠色長袍。

  魔法師擺著躺臥的姿勢,一派輕鬆地飄在空中。

  「不會吧!雖然是花錢僱來的小混混,竟然全部被幹掉了。」魔法師用手托著下巴,露出疑惑的表情。

  「你這傢伙是甚麼人?」史提夫拿著劍走上前去,兩眼直瞪著魔法師問道。

  「像你這種小人物,根本不需要知道我的大名。」魔法師露出鄙視的笑容。

  「是你派出那四個男人襲擊我們的嗎?」史提夫又問。

  「是啊!虧我還給他們珍貴的魔法道具,真是一群沒用的飯桶。」魔法師的嘴角露出一絲不屑。

  「你想要什麼?這麼做有什麼好處嗎?」我問道。

  「你問我想要什麼?好處?這我可不確定。」魔法師換了個姿勢饒富興味地看著我。

  史提夫站到了我面前,擋在了我和魔法師中間。

  「不管你想要什麼,我們沒有任何東西要交給你的。」史提夫說。

  「你覺得你能擋得住我嗎?」魔法師露出微笑說道。

  「可以請你馬上離開嗎?」史提夫說。

  「這可不行,你憑什麼讓我走,該走的是你吧!」

  說完魔法師舉起兩根手指,往旁邊一揮,一股拉力使史提夫飛了起來,撞上旁邊的馬車,史提夫隨著木頭破裂的聲音發出呻吟聲,暈了過去。

  「哈哈哈!區區一個小女孩竟然要我這個大魔法師親自來抓。」魔法師扶著頭笑說。

  「喂!你這傢伙在做什麼?」

  正好這時抱著一簍魚的丹回來了。

  丹二話不說把魚丟到地上,拔出劍來直接衝向魔法師。

  「火炎衝擊!」魔法師舉起一隻手對著丹喊道。

  丹用劍接下了魔法,將火炎甩開,丹的劍尖微露焦黑,還留有火炎的星火。

  魔法師雖然短暫面詫異,但很快又使出下一個招式:「水流漩渦!」魔法師喊道。

  水流瞬間將丹包裹住,丹的皮膚上出現許多血痕,血將水流染成了紅色。

  「呃……咕嚕。」水灌入丹的口鼻,阻止他發出聲音。

  「住手!」我跑向魔法師,伸出一隻手,試圖縮短距離使用黑影魔法。

  但魔法師一揮手,黑影就直接被彈開了。

  魔法師伸出一隻手扼住我的脖子,手指陷入我的皮膚,我努力地呼吸著空氣,雙腳懸空地掙扎著。

  魔法師的另一隻手扶著額頭,爆笑出聲:「哈!真有趣,竟然是暗魔法。」

  「……你要我怎樣都可以,請你放過那兩個人吧!」我看著魔法師的眼睛,拼命擠出聲音。

  「你以為你能跟我談條件嗎?」魔法師露出凶狠的眼神說道。

  「我會聽你的,所以我求求你放過那兩個人吧!」我泛著淚光喊道。

  魔法師撇過頭,這才解除了魔法。

  包裹丹的水流像雨水般落到了地上,丹也臥躺在了地上,將水從肺中咳出。

  我跪在地上,用一隻手摀著脖子咳嗽,一隻手還被魔法師抓著。

  「那麼你就跟我走吧!別想動什麼歪腦筋。」

  魔法師抓著我的腰一手將我抱了起來。

  他開始喃喃念著咒語。

  魔法師腳下的地面出現了和剛開始一樣的符文。

  綠色光芒將我們兩個包圍。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公主對大刀男的挑釁及大刀男的回答很好笑呀ww
畫面描寫的很生動,連小刀刺下都有那個畫面,感覺有點殘忍但似乎也沒辦法啊..
史提夫與丹人很好呀,幸好目前也只是暈過去ˊ ˋ
2021-08-06 15:27:3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