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17章 書

角胡麻 | 2021-10-15 17:00:02 | 巴幣 114 | 人氣 72


  「翹掉課程先不說,你留的紙條上寫說傍晚會回來,現在已經是深夜時分了,你有甚麼要解釋的嗎?」伊諾克豎起眉毛,灰色的眼睛夾帶寒光,令人不寒而慄。
 
  「呃……」
 
  心虛感讓我一時語塞,這個令人不安的情況是怎麼回事?
 
  就好像面對母親大人或家庭教師,相同情境竟然老是重複發生。
  
  我盯著腳背說:「抱歉……但這真的是不可抗力。」
 
  諾爾瑪嚇得渾身哆嗦,臉色發白,她曾被伊諾克用魔法攻擊,難怪她這麼害怕。
 
  我對她說:「你趕快回去吧。」
 
  諾爾瑪走到出口前方,但門在她面前「碰!」一聲關上了,她嚇得跌坐在地。
 
  「我可沒說她可以走喔。」
 
  伊諾克完全就是個惡人的模樣。
 
  我走到門口,把門打開說:「快走吧。」
 
  諾爾瑪立刻起身跑了出去。
 
  我雙手插腰直瞪著伊諾克說:「你嚇到諾爾瑪了,表情可以不要那麼可怕嗎?」
 
  「你們兩個感情甚麼時候變得那麼好了?」伊諾克不高興地挑起了一邊眉毛問道。
 
  「我練習了魔法,諾爾瑪也幫了我一點忙,只是太累了,才不小心睡過頭。」
  
  我講了實話,只是省略大部分細節,要解釋清楚實在太麻煩了。
  
  「你可以教諾爾瑪召喚魔法嗎?」
 
  「憑什麼要我教她?」
 
  「諾爾瑪有魔力而且還是靈媒體質。」
 
  「那關我什麼事。」
 
  「她如果魔力暴走,你不會愧疚嗎?」
 
  「那得把她趕出城堡才行呢。」伊諾克露出陰險的笑容說。
 
  ……差點忘了這傢伙是冷血無情的代名詞。
 
  「算了當我沒說。」
 
  「就因為你一直沒回來,才害我白費力氣用了召喚魔法。」
 
  「還不是你喝酒了,反正今天一定是宿醉了吧。」
 
  伊諾克瞪了我一眼,我摀住嘴,但說出來的話已經收不回去了。
 
  「你不記得你喝醉時做了什麼嗎?」我問。
 
  「不記得。」伊諾克撇過頭快速地回答。
 
  「那剩下這束頭髮是我的,可以還給我吧?」我把手伸向書桌上的水藍色辮子。
 
  但他反應更快,立刻將書闔上蓋住了頭髮說:「你說要送給我的。」
 
  「噗哧!你不是說不記得喝醉時候的事了嗎?」
 
  誰知道這一笑竟然踩中他的雷點,他先是吃了一驚,轉而惱羞成怒紅成了番茄。
 
  ──不妙呀……好像真的惹他生氣了。
 
  地上的書本紛紛飄了起來,飛快翻動著,然後在龍捲風中四處亂飛,逼得我一步步後退。
 
  「噫、噫噫噫噫噫……!」
 
  「不要!快點住手!!」
 
  我一邊閃躲一邊揮手阻擋呼嘯而來的書籍。
 
  一本《進階魔藥調配學》砸了過來,這個厚度跟硬度實在不是我能對付的。
 
  後腳跟踢到了石牆,但後背竟然沒有支撐物。
 
  瞬間瞥見半顆月亮掛在夜幕中……
 
  這才意識到正在下墜,風在身邊疾嘯而過。
 
  ──我要死了嗎?已經嚇發不出聲了。
  
  「……」
 
  「…………」
 
  ……沒有撞到地面?
 
  睜開眼後,才發現懸浮在夜空中。
 
  伊諾克的黑色髮絲在風中飄動,與夜色融為一體,發光的灰色眼睛,像是皎潔的月亮融在了水中。 
 
  他臉上的慍色已經消退,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得意的微笑。
 
  「現在你知道惹我生氣的後果了吧。」
 
  ──墜落時候的害怕和孤獨感,這傢伙才不會明白!
 
  內心的委屈情緒如同野火般一發不可收拾。
 
  「……你這個狂妄自大、冷血無情的混蛋!」
 
  發出的聲音如此顫抖,連我自己都嚇了一跳。
 
  他露出壞笑:「這才是你的真心話吧,要不要把你丟下去?」
 
  宛如坐上雲霄飛車的懸浮感再次襲來,手心和腳心感到冒汗發麻。
 
  「不要!」我緊緊抱住伊諾克的脖子,眼淚不聽使喚地從眼眶裡滾落出來。
 
  淚珠折射著月光跌落黑夜的虛空中。
 
  他先是愣了一下,嘴巴張了又閉上望著我。
 
  「不要哭……」
 
  然後輕撫我的背。
 
  「……對不起,是我做得太過頭了。」
 
  我用力捏住他肩胛骨上的肉。
 
  「噢痛──你捏我?」
 
  「……發誓你絕對不會把我丟下去!」
 
  「……」
 
  「我發誓絕對不會把你丟下。」他把頭靠在我肩上,輕輕撫摸我的頭。
 
  「……還有答應教……諾爾瑪召喚魔法。」
 
  「好,我知道了。」
 
  「痛──,別再捏了!你還要什麼嗎?」
 
  閉上眼睛,緩緩地吐息,但還是止不住抽噎。
 
  「嗚呃……就這樣再……抱我一會兒……嗚嗚嗚──。」
  
* * *
  
  ……
  
  …………
 
  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的。
 
  覺得眼皮很腫,睜不開眼。
 
  大概睡了很長一段時間吧,腦袋稍微變輕盈了。
 
  身體被冰涼柔軟的棉被包覆,被窩好舒服喔~~
 
  ──嗯?我的棉被是長這個樣子嗎?
 
  半邊臉頰被枕頭包覆住,床墊也柔軟又有彈性……
 
  ──有種和床融為一體的感覺……
 
  翻了個身,手臂好像撞到了東西,緩緩張開眼睛。
 
  看到伊諾克安穩熟睡的臉……。揉了揉眼睛,還沒睡醒嗎?
 
  白皙的臉龐配上黑髮,睡著時就是只個清秀端莊的黑髮美人……
 
  ……唔?好像有那裡不對勁……
 
  「噗!」我猛地坐起身。
 
  從床上可以鳥瞰整個書房。
 
  ……難不成,一整晚都睡在伊諾克床上?
 
  ──雖然是這樣說,但其實什麼事也沒發生,所以沒關係吧?
 
  ──不對!睡在別人床上這本身就是個大問題吧!
 
  嗚唔唔……想起發生的各種事,原來那些都不是夢。
 
  我用雙手摀住臉,完全搞不懂怎麼會在這裡。
 
  睡在軟軟的床上一度還以為自己會在公爵家醒來。
 
  ──突然又覺得好沮喪呀,嗚嗚嗚……。
 
  在陷入無邊煩惱之際,跟淺灰色的眼睛對上了。


  「你……什麼時候開始看的?」
 
  「從你坐起來開始,噗哈哈,你怎麼會有這麼多表情呀?」他笑到流淚又岔氣。
 
  臉頰開始微微發燙。
 
  「這都是你的錯!」
 
  我把枕頭往他臉上甩,但是他伸手抵抗,兩邊隔著枕頭僵持不下。
 
  「這怎麼會是我的錯?是你緊緊抓著我不放的。」
 
  「就算是那樣也不行!你這個笨蛋!」
 
  「也太不講理了!」
 
  「誰管你呀!笨蛋!笨蛋!笨蛋!」
 
  「噹──噹──」早晨的鐘聲開始敲響。
 
  我把枕頭往旁邊一丟,跳下床,穿上鞋子。
 
  「該去洗漱了,快點放我下去!」
 
  我直接從隔間往下跳,在落地前一股旋風盤旋在腳邊產生了浮力。
 
  「真是越來越任性了……」伊諾克喃喃地說。
 
  我假裝沒聽到,逕直往書房門口走去。
 
  「等等,維德說要派你去鎮上工作,那麼把這個拿著。」
 
  我接過漂浮過來的牛皮紙袋,重量和觸感是布料的感覺,漢娜好像說過會有外出服……。
 
* * *
 
  走回到四樓的房間裡。
  
  紙袋裡的是一件套裝,上衣是黑色的,領子和裙子部分則是靛藍色的。
 
  摸了摸裙襬和領子上的刺繡,就平民穿的衣服而言也太精緻了吧?
  
  算了,我其實也不太懂衣服好壞的標準。
 
  在房間裡換上了外出服。
 
  出乎意料地非常合身,漢娜作為商人的女兒果然不一樣,眼光真好。
 
* * *
 
  在早餐桌上有山羊奶、麵包切片、果醬、番茄丁沙拉、巴西利斯克煎蛋。
 
  自從知道伊諾克的餐桌其實透過魔導具跟城堡廚房的相連後,上次我在空餐籃上留下紙條,寫了「謝謝,餐點很好吃,尤其是彩鰭魚的肉非常美味」的紙條,結果之後的餐點就會附帶紙條,今天的紙條就寫著「呈上香草佐巴西利斯克煎蛋,請享用。」
 
  巴西利斯克是一種雞身蛇尾的魔物,所以他的蛋究竟是像雞蛋還是蛇蛋呢?
 
  把巴西利斯克煎蛋放在麵包上一口咬下。
 
  唔喔喔喔,原來是這個味道呀,好好吃!口感像是有蛋香的鬆餅,這樣的話加上果醬應該不錯……
 
  好吃!果然沒有辜負我的期望,從沒吃過的驚奇味道,這不是超級棒的嗎!!呼呼呼。
 
  糟了,好像有點太過鬆懈了。
 
  伊諾克撐著腮幫子靠在桌上,呆呆地盯著我看。
 
  我只好問:「怎麼不吃早餐?」
 
  「…………」他只是擺出若有所思的表情,沒有說話。
 
  幹嘛不說話,該不會還在生氣吧?
 
  「雖然翹課不對,但伊諾克大人也把我丟出窗外了,所以我們算扯平了吧?」我舉起叉子說道。
 
  「……我想說的不是這個。」
 
  「那是什麼?」
 
  「不要跟城堡裡的人牽扯過深。」
 
  「為什麼?」
 
  「如果是命令,你能夠傷害有交情的人嗎?最後受傷的還是你自己。」
 
  「 但在城堡裡很難不跟人交流。」
 
  「 ……不明白就算了。」伊諾克撇過頭嘆了口氣。
 
  ……其實也不是不明白,作為男爵的工具,所以才會想盡可能跟城堡裡的其他人保持距離吧。
 
  「你是在擔心我吧?」
 
  「才……才不是呢!」伊諾克的頭從手上滑了下來。
 
  「哼哼,就當是那樣吧。」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無法對付的厚度與硬度www 這類隨手可得的書籍X堪稱地表最強的鈍器(
伊諾克這個ツンデレ(・∀・)
2021-10-16 17:57:4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