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11章 酒

角胡麻 | 2021-07-16 08:00:11 | 巴幣 20 | 人氣 124


  我把跟貝琳借來的桌鏡擺在櫃子上,然後對鏡子比個鬼臉,接著轉個圈,鏡子裡的少女也模仿著我的動作轉圈,然後翩翩起舞。
  
  看著飛揚的髮絲隨著我的動作擺動,我感到有些戀戀不捨。
  
  及腰的長髮是貴族女性的象徵,把頭髮剪掉等同於捨棄了過去的自己,畢竟我已經無法再回到那個有父親大人、母親大人和姊姊所在公爵府邸,但曾經幸福的回憶會一直留在我的內心裡。
 
  雖然我接受了在這裡生活的事實,但我總有一天會逃離這裡的。
 
  為了獲得自由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我不想要自己的命運就這樣任人宰割,我會讓混蛋男爵付出應有的代價的,──只要能解決身上的奴隸紋……。
 
  我鬆開衣領,在鏡中仔細端詳我胸前的奴隸紋,上面的符文是魔法式的濃縮,雖然可以從魔法式推知符文的樣式,但卻沒辦法單從符文推敲出魔術式的結構。
 
  我試著運轉我體內的魔力,讓魔力集中於奴隸紋上,奴隸紋發出和締結契約時一樣的紫色光芒,奴隸紋的位置開始有灼燒的痛感。
  
  再多一點點,讓我稍微探知一點奴隸紋的結構吧……。
 
  但我開始感到胸口疼痛、心悸、喘不過氣來,本能阻止我再繼續輸入魔力。
 
  「唉……果然還是不行。」
 
  奴隸紋的制約本身就有阻止奴隸背叛主人的效力,但只能對肉體上產生效果,無法讓奴隸在心靈也完全服從,要操控人的自由意志需要付出更高的代價,這是奴隸紋的缺點。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魔法,越強大、越大規模的魔法就需要消耗許多魔力,操控別人精神的魔法則有反噬破壞自己的精神的風險。
  
  世上沒有絕對不能破壞的結界,也沒有能斬斷一切的攻擊,屬性有其相剋,只要是魔法術式就會有弱點。既然奴隸紋也是魔法構成的,那就會有漏洞,如果沒有,那就製造一個出來,我是不會放棄的!

  雖然有些捨不得,但為了堅定自己的決心,我還是決定把頭髮剪短。 
 
  先用碎布綁兩條辮子,我拿著剪刀在鏡子前比劃,剪到鎖骨的長度頭髮就不會亂翹。
 
  喀嚓!喀嚓!兩條辮子就這樣應聲掉落。
 
  剪完長度再垂直修剪一下髮尾,從鏡子裡看起來還可以。
 
  我把兩條辮子收進口袋裡,打算之後拿到貝琳推薦的店裡賣掉。
 
* * *

  窗外已經完全天黑了,晚上是練習暗之魔法的好時機。
 
  我關上魔導燈具的開關,城堡有很多這種半永久性的魔導燈具,只需消耗少量的魔力就可以維持光亮,因此只要幾年維護一次導具內的魔力就可以了,以前在公爵宅邸應該也有這種燈具,只是管理開關是僕人的工作,我從來沒有注意過。
 
  用火魔法點燃我在在二樓客廳找到的燭臺,小小的火苗在在黑暗的房間中搖曳,火光若隱若現,照得身後的影子不斷閃動。
 
  或許是今世黑暗屬性體質的影響,我在漆黑的空間中反而感覺到很自在。
 
  雖然能依靠使魔岩洞蝙蝠小夜的回聲定位,但有易受聲音干擾的缺點,而且我自身是欠缺夜視能力的。
 
  我坐在稻草床的床沿,閉上眼睛,緩慢的深呼吸,練習用魔力感知周遭。
 
  在靜下心的情況下,我能在黑夜裡感知到周遭東西的位置,範圍大概是半徑2公尺,希望在魔力量增加後能擴張感知的範圍。
 
  然後我將身上的影子匯聚成黑影的團塊,形塑黑影濃縮成小刀的形狀,我用手指劃過刀刃,摸起來是沒有開鋒過的單刃。
 
  我試著想像刀刃的形狀,想到削蔬菜皮的小刀。
 
  ……突然又想到曾經抵住我脖子的小刀,刺痛感從脖子處擴散,恐懼感油然而生,身體不由自主地顫抖。
 
  我摸了摸脖子,脖子的傷早就用魔法藥膏治好了,甚至連一點疤痕都沒有留下。
 
  我深呼吸,鎮靜了下來,然後再次用手指畫過刀刃,血液沿著我的指尖滴落,我下意識地舔了傷口。
 
  我露出微笑,「這樣算成功了吧!」
 
  我站了起來,朝門將影子小刀丟出。
  
  咻──!喀!
 
  小刀的前刃穩穩地嵌進木頭製的門裡,我解除魔法,影子刀就像煙一樣地消散了。
 
  叮鈴──!叮鈴──!
 
  突然間奇異的鈴聲在塔樓裡迴盪著。
 
  我疑惑地走下樓,打開塔樓的大門,出現在眼前的是──醉得東倒西歪的伊諾克和一個可憐兮兮的男僕。
 
  「魔法師大人,到塔樓了,您趕快醒醒吧!」
 
  「不~~尼克,我不要回塔樓。」
 
  「我不叫尼克,是尼爾森,算了……,那您要去哪裡呢?」
 
  「我想要去一個有人懂我的地方。」
 
  「…………」
 
  ──誰會知道那是哪裡呀!
 
  男僕選擇忽視伊諾克,轉頭對我說:「魔法師大人跟羅里先生在公共浴池的休息室喝酒,兩個人都喝到睡著,所以維德先生吩咐我把魔法師大人送回來,那麼就交給你囉!」
 
  「等等……。」我還來不及說出什麼,尼爾森就一溜煙跑掉了。
 
  ──喂!你好歹把這個東西送上樓吧!
 
  伊諾克滿身酒氣的癱倒在我肩上。
 
  因為我把伊諾克的浴室弄壞,所以他才跑去澡堂洗澡的嗎?
 
  ──所以才和園丁羅里喝得不省人事?
  
  「伊諾克大人,醒醒!自己走上樓啦!」我把伊諾克的手臂撐在我的肩上。
 
  「我可以自己走……。」
 
  但從伊諾克隨時要睡著的樣子來看,很明顯就是沒辦法自己走。
 
  我忍住想搧醉鬼一巴掌的衝動,驅使黑影輔助,一步步帶著伊諾克走上樓。
 
  終於走到三樓他的房間,我環顧四周卻沒看到床之類東西,直到我抬頭才看到挑高的隔間,床就在隔間裡頭,但卻沒有樓梯通向隔間,看來只有會漂浮術的伊諾克才能上去。
 
  所以我驅使黑影把沙發上的幾疊書搬走,然後把伊諾克丟到沙發上,就在我轉身要走時,伊諾克從背後抱住我,害我直接跌坐進他的懷裡。
 
  「伊諾克大人,放開我……」但越是掙扎,抱著我的手就抱得越緊。
 
  「我的鳥兒,你的羽毛怎麼不見了。」伊諾克的頭靠在我的肩上說道。
 
  在我耳邊呼出濕漉漉的氣息,讓我一時分了神。
 
  「……你是說頭髮吧,我把它們剪掉了。」我回應。
 
  「我很喜歡妳水藍色的羽毛,你怎麼能隨便剪掉呢?」伊諾克輕聲在我耳邊低語。
 
  「整理太麻煩了,我想把頭髮賣掉。」我不帶感情地說。
 
  「你怎能這樣?嗚嗚……。」說完伊諾克就開始啜泣。
 
  !!真是超乎我的預期,為什麼要哭呢?難道剪頭髮還要經過伊諾克的同意嗎?
 
  「你別哭了啦!你看,我的頭髮在這裡,如果你這麼喜歡送你也可以。」
 
  我把頭髮從口袋裡拿出來。
 
  伊諾克握住我拿著頭髮的手指問道:「這是什麼?為什麼你又受傷了?」
 
  ──是剛剛測試影子小刀留下的傷口,忘記要止血了。  
 
  「是練習魔法時受的傷,一點也不痛的。」我說。
 
  「你老是受傷,風一吹,你就昏倒,輕輕一碰,你就流血。」
 
  「……別亂說,我還沒有脆弱到這種程度好嗎!」
 
  伊諾克把我的手指湊近自己的嘴唇,輕輕吸吮,觸感濕潤柔軟,我傻愣住了,心臟在猛烈地跳動。
 
  「這是水的治癒魔法。」
 
  我的手指被冰涼的水包覆,瞬間傷口就消失不見了。
 
  「我想把你關進我的鳥籠裡,這樣你就不會受傷了。」
 
  「……我是人,不是任何人的寵物。」
  
  「你是我的藍色小鳥,永遠待在我身邊吧!」
 
  「不行……你知道我總有一天會走的。」
 
  「你想要留下我一個人嗎?」
 
  淚水又從伊諾克濕潤的眼珠子滾落下來。
 
  「別哭了……你要我怎麼辦呢?」我輕輕撫摸伊諾克靠在我肩上的頭。
 
  「唱歌給我聽。」
 
  我只好應伊諾克的要求開始唱歌,唱的是在公爵府邸學過的聲樂。
 
  「不是這個,是曲調更柔和的異國的樂曲。」
 
  該不會是指我之前偷偷唱的前世的歌曲吧?明明唱得很小聲,我沒想到會被聽到。
 
  我只好輕輕唱著前世那熟悉的的曲調。
 
  「──Just close your eyes, the sun is going down.

You'll be alright, no one can hurt you now.

Come morning light, you and I'll be safe and sound…...*」
 
(*Safe & Sound. Taylor Swift feat The Civil Wars. 2012)
 
  在我耳邊傳出沉穩的呼吸聲,伊諾克已經睡著了……。
 
  我用袖子輕輕擦去伊諾克臉上的淚水,然後讓他的頭靠在沙發上。
 
  感覺內心隱隱作痛。
 
  「如果你想,你可以跟我一起走的……。」我悄聲地說道。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喝醉酒的伊諾克好像有點可愛(?)
2021-08-13 18:26:4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