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14章 分身

角胡麻 | 2021-08-04 17:00:02 | 巴幣 106 | 人氣 63


  另一個諾爾瑪的聲音輕飄飄地落在我的腦海中,既感受不到惡意或善意,就像山谷裡落下的果實所造成的回聲,如羽毛般在腦海中擺盪。
 
  「我現在作夢嗎?」
 
  我捏了捏自己的臉頰,雖然感到疼痛,但感官就像隔了層薄膜,感覺模模糊糊的。
 
  「你會感覺到疼痛,不是因為你傷害自己,而是因為你心裡想要感受到痛。」
 
  ……感覺這句話有點讓人心痛,但她應該不是那個意思。
 
  「你是說,在這個世界我的想像決定我感知到的,是這樣嗎?」
 
  「可以這麼說,在這裡心理認知的確會比肉體的感受更強大,但人的想像很難超越原本的肉體,畢竟人類對世界的認識就是從五官而來的,如果輕易突破肉身的範疇,就很難再被歸屬於人類了。」
 
  我不太確定我是不是有聽懂,但再問下去好像會沒完沒了。
 
  「那麼這裡是靈魂的世界嗎?為什麼現實的我們都不動了?你和我都是靈魂嗎?」
 
  「要說是靈魂的世界也行,但你對世界的認知有點誤解,我們跟現實其實不是完全分離了,世界就像洋蔥,雖然分成很多層,但我們仍跟所謂的現實世界相連在一起。」
 
  「但是,我們的身體不是靜止不動了嗎?我也摸不到自己,怎麼會是在相連的世界裡呢?」
 
  「那只是你以為不動了,但其實時間還是在流動,將短暫的時間無限放大,看起來就像靜止。至於你說你摸不到自己,可是你不也摸不到空氣,但空氣還是存在的。」
 
  「那我是什麼?是靈魂嗎?還是匯聚的魔力,只不過有了意識?」
 
  「這得看你對靈魂的定義了,你如果相信你是靈魂、靈體或思念體,那你就是存在了。」
 
  ……也就是從我在思考這一點上就能推導出『我』的存在。
 
  另一個諾爾瑪接著說:「至於我,我會稱自己為分身靈,因為我已經跟諾爾瑪分離了一段時間了。」
 
  「諾爾瑪知道你的存在嗎?」
 
  「不,她不知道,雖然我們一直相連在一起,但她並沒有意識到我的存在,我們在意識上分離對她的精神比較好。」
 
  「你說你一直在等我,是你故意引導我來這裡的嗎?」
 
  「雖然我很久以前就知道你會來,但並沒有刻意引導你來這裡,我們的相遇,你說是命運,我也不會反駁。」
 
  『命運』──這是我在此世最討厭的詞。
 
  「那麼鈴鐺是怎麼回事,那是個魔法物品嗎?」
 
  「雖然我手上的鈴鐺是意念的集合體,但在現實世界裡不過是個普通的鈴鐺。」
 
  「此外,你怎麼可能早就知道我會來,我跟諾爾瑪才認識不久。」
 
  「時間並不是一直線的,我的過去對於你來說可能是未來。」
 
  「那麼我到這裡是因為你做了什麼嗎?」
 
  「你來到這裡不是因為我,是你自己發動了魔法,進入了諾爾瑪的精神世界。」
 
  「我?」
 
  我將手撐在下巴在空中盤腿而坐,努力思索。
 
  我來之前有使用什麼魔法嗎?只不過是用了感知魔法……
 
  說起來感知魔法難道也能感知精神世界的輪廓嗎?
 
  或許是感知魔法讓世界的邊界變得模糊?
 
  我不自覺發動了魔法嗎?說起來之前好像有相同體驗……
 
  「啊!難道是在公共澡堂時的靈魂出竅!」
 
  「看來你好像有了頭緒。」
 
  「靈魂出竅也能算是魔法嗎?我甚至在靈魂出竅的狀況下施展出了影子魔法。」
 
  「我還是提醒你一下,最好不要在靈體的狀態下使用魔法。」
 
  分身靈將雙手交叉在胸前,輕盈的飄浮在我面前。
 
  「這是為什麼呢?」我問。
 
  「在靈體狀態能夠使用超越身體極限的魔法,雖然你現在還與身體相連,但如果使用超越身體能力限制的魔法,你的靈體與身體的連結可能會變稀薄。」
 
  「那會變得怎樣?」
 
  「最終你會忘了自身的存在,而與世界的生命循環相融合一。」
 
  「就向是說靈魂會迷路,找不到原來的家?」
 
  「沒錯,而失去靈魂的肉體會變成一具空殼,變成既非生,亦非死的狀態,最終還是會死亡的。」
 
  「但我那時候施展了影子魔法。」
 
  「影子魔法還在你自身的能力範圍內,所以你才會只是暫時昏厥而已,如果你使出更強大的魔法,後果可能會無法想像。」
 
  「我會記住你的提醒,但我好像沒說過昏厥的事,你是怎麼會知道的?」
 
  「一直處在精神體狀態,會讓我更靠近森羅萬象和世界的生命循環,這就是為什麼我說諾爾瑪最好跟我的意識保持分離。」
 
  「就算你知道這麼多,卻還是沒有遺忘自我嗎?」
 
  「是的,我能一直維持分身靈的狀態,這跟諾爾瑪的靈媒體質有關,雖然招靈的魔法在他們家族已經失傳了,但諾爾瑪自己卻不知道,所以我想請你教諾爾瑪召喚魔法。」
 
  「我只聽過召喚獸的召喚魔法,但那跟招靈魔法不一樣吧。」
 
  「雖然召喚的對象不同,但本質是相同的。召喚魔法需要有強力的媒介,而我跟諾爾瑪有強力的連結,你只要告訴她我是她的守護靈就可以了。」
 
  我猶豫地開口說:「有點難以啟齒,但諾爾瑪她是不是正處於魔力失控的邊緣?」
 
  「是的,沒錯,所以我才想問你願意幫這個忙嗎?」
 
  「魔力失控是有原因的吧,你能告訴我嗎?」
 
  魔力失控的後果不堪設想──輕則使身體的魔力系統受損;重則對周遭造成破壞。
 
  「那跟諾爾瑪的精神分裂出我有關,多年前領地遭遇魔物襲擊的事帶給她很大的創傷……
 
  因為諾爾瑪有魔力,所以當時的領主將這個祕密地下室的工作交給她負責。
 
  那天在魔物來襲之際,諾爾瑪帶領城堡一部份的僕人躲進這個秘密地下室,其他僕人雖然也想進入地下室,但如果打開門就會引來其他魔物進入,造成全滅,所以分成了鎮守地下室的僕人,跟地下室外想進入的僕人,最後不意外地,鎮守地下室的僕人成了最後的倖存者。
 
  而地下室外的僕人包括諾爾瑪的哥哥雷克斯(Rex),雷克斯是諾爾瑪唯一的家人,雖然知道雷克斯在門外,但在其他僕人的阻止下,諾爾瑪沒有打開地下室的門。其實雷克斯跟諾爾瑪一樣,擁有魔力也知道打開門的方法,但為了保護妹妹的安全,雷克斯並沒有打開門。
 
  雷克斯的死讓諾爾瑪覺得是自己做了錯誤的選擇,令諾爾瑪感到後悔萬分,所以將這份記憶封存,並分裂出我這個分身靈。」
 
  「也就是說你擁有創傷的記憶,而諾爾瑪卻不記得了?」
 
  「我的存在就是為了保護諾爾瑪。」
 
  「你不會感到痛苦嗎?」
 
  「當你很接近世界樹的核心的時候,就會知道喜怒哀樂不過是身體的情緒,而且精神體對時間的感覺和身體不同,可以是漫長的歲月,也可以是短暫的一瞬間,對我來說,那份記憶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諾爾瑪可能是有精神創傷,但不是醫生的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睡著的時候,諾爾瑪和分身靈的連結會變強,因此,她會想起部分記憶而做惡夢,長期失眠也是她魔力失控的原因,所以我希望她能學習召喚魔法,並熟悉運轉魔力的方法。」
 
  「雖然我還沒學會召喚魔法,但我會試著去拜託伊諾克,安眠跟鎮靜的魔法藥應該也會有幫助。好像全部都得靠別人……,我還真是沒用。」
 
  「不要這樣說,畢竟魔法師可不會無償地幫助別人。」
 
  「哈?你說的是伊諾克嗎?我可不覺得我能對伊諾克造成什麼影響。」
 
  「過去、現在、未來,原因和結果,這些都是息息相關的。」
 
  「又說這麼抽象的話,你不能直接告訴我嗎?」我伸出雙手朝分身靈飄了過去。
 
  分身靈一個做了一個緩慢的後空翻,閃過了我的接近。
 
  「你總有一天會知道的。」分身靈露出了笑容。
 
  「……你好像說過你認識未來的我,未來的我是稱你為『分身靈』的嗎?」
 
  「如果你願意可以幫我取一個名字。」分身靈歪著頭微笑說。
 
  「真的可以嗎?取名字不是該由諾爾瑪來做嗎?」
 
  「如果能由你來取名,可以更加穩定魔力的循環。」
 
  「其實我在見到你的那一瞬間就想到你的名字了……」
 
  我發出那個單詞的音:「維拉(Vera)。」──意思是真理。
 
  我沉默了一會,感受單詞的餘音,然後說:「其實你早就知道了吧?為何還要由我來命名。」
 
  「有些事該由對的人來做。」
 
  「……是這樣嗎?」
 
  「名字的謝禮就用鈴鐺做交換吧。」
 
  維拉說完我的手腕就發出微弱的亮光。
 
  光芒消失後,原本在維拉手腕上的鈴鐺繫在了我手上。
 
  「叮──」 
 
  「這個會給你帶來好運,不過還是要看持有的人相不相信就是啦。」維拉說道。
 
  「最後一句好像有點多餘。」
 
  「不用在意這種小事。」維拉翻了個圈,笑說。
 
  「那麼我該怎麼解除靈體狀態呢?」
 
  「這得靠你自己摸索了啦,畢竟是你自己施的魔法嘛。」維拉聳了聳肩說。
 
  ──真是的……在關鍵的問題上一點用都沒有。我在心裡嘟囔著。
 
  「喂!你說誰沒用啊?」維拉雙手交疊望著我。
 
  「……」我疑惑了一下,才明白維拉是在回答我。

  「不要隨便聽別人的心聲啦!」……

諾爾瑪/維拉  #Picrew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我斯故我在ww
維拉有種神秘感呢(。・ω・。)
2021-08-18 19:23:0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