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13章 鈴鐺

角胡麻 | 2021-07-28 17:00:05 | 巴幣 26 | 人氣 107


  好近──,狄倫的臉距離我好近!

  原來金髮的人睫毛也是金色的……
 
  墜落的感覺仍餘悸猶存,衝擊還沒完全消失,心臟在怦怦跳動。
  
  狄倫的一隻手正摟著我的手臂內側,另一隻手撐著我的膝後窩,這難道是所謂公主抱嗎?有種被重力往下拉的感覺,一點也不令人安心。
 
  我的手環抱狄倫的脖子,狄倫一臉幸福害羞的表情,跟我恐懼的心情成反差。
  
  「……可以把我放下來嗎?」
 
  「不行喔!艾菲亞的腿還在發抖不是嗎?等你放鬆了我會放你下來的。」
 
  「只是有點腿軟而已……你可以把我放在地上的。」
 
  「我怎麼可以把公主放到地上呢!裙子會弄髒的。」
 
  ……無言,說得好像自己是王子一樣。
 
  「……難道不會很重嗎?」
  
  「一點也不重喔!這點重量完全輕而易舉。」
 
  力氣意外地大,輕輕鬆鬆就能把一個人抱起來了,手指也很粗糙,難道有練過劍術?可疑度又提高了。
 
  「我真的沒事了,放我下來吧。」
 
  狄倫這才一臉遺憾地將我放了下來。
 
  站到地上後,我提出疑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只是碰巧路過而已。」
 
  ──這麼大的森林怎麼可能碰巧遇見!……果然不會正面回答我的問題呢。
 
  「對了,我看到了喔──!」狄倫露出微笑在我耳邊悄聲說道。
 
  「看……看到什麼?」一股不妙的預感傾瀉而出。 
 
  「艾菲亞姊姊原來會使用暗魔法啊。」
 
  ……暴露了嗎?這孩子什麼時候開始在周圍轉的?
 
  「狄倫你聽我說,暗魔法其實不過是魔法的一種……」
 
  「我知道,但別人怎麼想我可就不知道了。」狄倫歪著頭,將手指頂在下巴。
 
  這傢伙該不會想威脅我吧,但我還有狄倫的把柄!
 
  「你破壞城堡裡的魔導具的事,我可要告訴伊諾克大人喔。」
 
  「那可真是令人煩惱呢──,那你去說吧。」狄倫遊刃有餘地說。
 
  ……這麼快就交涉失敗了,但我對狄倫一無所知,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籌碼可以用。
 
  「不過要我幫你保密也可以。」狄倫又露出謎一般的燦爛笑容。
 
  「是喔……」我語調平淡地說。
 
  「聽到我這樣說你好像沒有很開心?」狄倫露出疑惑的表情。
 
  我聳了聳肩說:「羊毛出在羊身上。」
 
  「那就給我一個吻吧!」狄倫的臉向我靠近,眨著紫色的眼睛看著我。
 
  ……只要吻就好了嗎?
 
  我上前走一步,往狄倫的臉頰輕輕啾了一口,小孩子還真好打發。
 
  「才不是這種呢!」狄倫摸著臉頰噗噗地說。
 
  「才不管呢,我已經親完囉。」
 
  「我們之前不是接吻過了嗎?」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就是那時候把我從死神的手中拉回來,如同命運一般的真愛之吻……。」
 
  狄倫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自顧自地說著。
 
  「哈?……等等……什麼?」
 
  我的大腦呈現停滯狀態,然後我聽到重開機的聲音……。
 
  我抓住狄倫的肩膀,滔滔不絕地開始解說:「仔細聽我說,所謂心肺復甦術就是當患者心跳和呼吸停止時,對患者進行胸部按壓和人工呼吸,促進血液運送肺部的氧氣到身體組織,維持腦部和器官細胞的氧氣供應,也就是說這是一種急救技術,你聽懂了嗎?」
 
  「不,完全聽不懂。」狄倫毫不猶豫地說。
 
  ……為什麼聽不懂呢?我感受到眼前存在一面巨大的牆壁,真想往牆壁一頭撞去。
  
  要告訴狄倫命運之吻不過是童話故事嗎?
 
  但這就好像是告訴深信不疑的孩子聖誕老人不存在一樣。
 
  扼殺孩子的夢想,我的良心會過意不去……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個問題。忽視這個問題可能會造成毀滅性的影響……
 
  「反正你已經答應我要保守秘密了。」
 
  「……那就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了呢,感覺挺不錯。」狄倫喃喃低語道。
 
  「那麼再親一次,這次親另一邊的臉頰。」
 
  「啪嚓」,那是我假想的腦細胞破裂的聲音。
 
  再這樣下去會無止境地重複……
 
  「……我還有工作要做,那麼我先走囉。」
 
  所以我用工作當藉口,迅速從狄倫身邊逃走。
 
  「約好囉,我們下次再見囉。」金髮少年揮著手,向我喊道。
 
  看來我們的對話有很大的隔閡……。
 
  童話故事中常常出現命運之吻能破除魔咒的環節,想想這真是太不切實際了,用親吻來解決麻煩,這只是因為想不出更好的方案吧。
 
  ──等等,但這可是是魔法存在的世界耶!怎麼能這麼快否定!
 
  如果真有那麼方便的解除魔咒方式,倒是把我的奴隸紋解除啊!
 
* * * 
 
  我朝著城堡前進,不知不覺已經中午了,經過了修鍊場的外圍。
 
  在城牆的下方,一位頭髮半白的中年貴族男子在那徘徊了一會兒。
 
  我試圖迴避,但凝神細看中年貴族已不見了蹤影。
 
  「……是我眼花了嗎?」
 
  走過修鍊場的開放式迴廊時,周圍沒有半個人影,因為是午餐時間吧。
 
  叮──
 
  隱約聽見了鈴鐺的聲音。
 
  好像有點奇怪,一股說不出來的奇異感……。
 
  光線從迴廊外發散進來,加深了陰影的輪廓。
 
  突然發現周圍也太過寂靜無聲了,不只人聲,風聲、蟲鳥的叫聲都聽不到。
 
  頓時感到毛骨悚然,現在是中午耶,有人在正中午撞鬼的嗎?
 
  在視線邊緣看到一個穿黑白僕人裝的模糊身影閃過。
 
  跟了上去,走過轉角,走過一個拱門。
 
  但什麼都沒有,前方是條死路,只有一面牆。
 
  叮──
 
  又是鈴鐺的聲音,但聲音好像近了一點。
  
  「……到底是哪來的鈴聲?」
 
  施展出感知魔法……
 
  ──看到死路的牆面上密密麻麻都是血色的手掌印。
 
  嚇得我立刻解除了魔法。
 
  我就這樣呆呆地佇立在原地,不知道過了多久。
 
  ……冷靜一想,感知魔法只能感知物體的輪廓,怎麼可能看見那麼鮮豔的顏色。
 
  我覺得自己是因為這奇怪的氛圍看到了幻覺,所以又再次施展了感知魔法……。
 
  ──牆面上什麼都沒有,我鬆了口氣。
 
  只有牆面上的一塊石塊殘留著微量的魔力殘影。
 
  我順著石塊的輪廓摸了上去,摸到了一塊不自然的凹槽。
 
  我對著凹槽輸入魔力。
 
  石牆緩緩地錯位了,在地面下留下一道縫隙,那是通往地下的階梯。
   
  叮──
 
  鈴聲又更近了一點。
 
  我走下階梯,下方是一個半地下室的地窖,光線從牆壁頂端的鐵窗發散進來,從鐵窗往外看可以看到草地,地窖的通道兩側各有三間空牢籠,牢籠地板上有用水清洗過的痕跡。
 
  通道的最深處擺著一對桌椅和一個水桶,有一個人坐在椅子上,雙手撐著一把地板刷,而頭趴在交疊的手上在正打著瞌睡。
 
  「諾爾瑪……」我呼喚著那個人的名字。
 
  但諾爾瑪一動也不動,眼皮底下微微露出眼白,真的是睡著了嗎?總覺得比較像是昏厥了。
 
  「諾爾瑪。」我再次呼喚諾爾瑪,但仍一點反應也沒有。
 
  叮──
 
  這裡是鈴鐺聲音的發源地,鈴聲就好像是為了引導我來到這裡而發出聲音。
 
  我伸出手,將手放在諾爾瑪肩上。
 
  就在碰觸到諾爾瑪的瞬間,精神被拉扯出了身體。
 
  我感覺到空間被翻轉了,就像是來到了莫比烏斯環的另外一面。
 
  我現在正倒著漂浮在空中,檢視著上下相反的自己。
 
  不管是我還是諾爾瑪都靜止不動。
 
  我把手伸向自己,但手掌直接穿透了我的身體。
 
  翻轉了半圈,將身體轉正,但方向在這個世界好像不這麼重要。
 
  叮──
 
  鈴鐺的聲音不是來自空氣,而是在我腦海中迴響。
 
  我轉過身看見另一個諾爾瑪正飄浮在空氣中,和本尊不同,灰紫色的長髮鬆散地垂在肩上。
 
  鈴鐺用一條繩子繫在了她手腕上。
 
  「我一直在這裡等你。」
 
  另一個諾爾瑪的聲音直接傳到了我腦海中……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狄倫一臉死小孩樣(x
2021-08-18 18:49:5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