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成為邪惡貴族的女兒 4-73 北部撤退戰(下)

空想能手 | 2024-04-25 23:13:59 | 巴幣 26 | 人氣 497


  幾個正要被拘束,帶往馬車的人突然暴起,力氣較大的人胳膊一伸勒住掠奪團成員的脖子不放手,有些戰鬥技巧的人則拿出了暗藏在身上的石頭、木棒砸向掠奪團成員的腦袋,戰力較差的人則兩、三人一組合力把敵人推倒、壓制,給其他夥伴增加殺敵機會。
 
  一開始只造成了些許的騷動,可時當掠奪團遇襲的部隊周邊的其他部隊前來增援,造成些許的防衛破口時,那些地方的藏匿的士兵又展開了行動,造成更大的混亂。
 
  至於之前可以說是『雜兵收割機』的綠髮女弓箭手沒出手的原因也很簡單,因為她正在全力鎖定剛才殺了重裝騎兵的卡必利歐爵士。
 
  雖然她在卡必利歐爵士襲擊重裝騎兵的時候就有立刻展開攻擊,只是攻擊全被魔法師干擾,不到十秒的時間,重裝騎兵就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不過反過來說,綠髮女弓箭手也捕抓到干擾自己射箭的幾個魔法師的身影,在視線持續追蹤,並偶爾射箭來阻礙卡必利歐爵士的同時,也將暴露行蹤的那些魔法師屠戮殆盡。
 
  「目前已經殺了不少魔法師,之後他們很難再牽制我了,走吧,去宰了他們的『頭狼』。」綠髮女弓箭手射殺最後一個她知道位置的魔法師後,離開弓弦的手用大拇指順勢再脖子一劃,流暢地做出『宰了他』的手勢。
 
  「行,只要解決了他,之後就好辦很多了。」拿著纏繞赤色荊棘盾牌的那人說著,彎下腰右手單手舉高盾牌,左手則伸向自己後腰。
 
  「就用行動告訴他們吧,我們不是不能殺,只是不能殺太多而已。」手持鐵桿長槍的那人朝著卡必利歐爵士的方向露出戲謔的笑容。
 
  等綠髮女弓箭手主動坐上去,並把長弓橫於他面前後,他就一手背著她,一手舉著盾,全力奔跑起來衝進人群,盾牌頂開路上的『障礙物』,以直線距離逼近卡必利歐爵士。
 
  手持鐵桿長槍的那人也緊跟其後,和綠髮女弓箭手一路上順手殺了覺得可疑的人,三人就這樣彷彿矛頭一般的沖散了群眾,留下一道滲人的長長血痕。
 
  由於盾牌的衝撞可不分平民還是士兵,在不明身分的一、兩千名群眾被輾壓成碎肉後,再有骨氣的人也都下意識的退開,讓出了一條路給他們長驅直入。
 
  理所當然的,隨著距離的接近,能夠精確瞄準卡必利歐爵士的綠髮女弓箭手把攻擊轉向了卡必利歐爵士,不過畢竟她也不想誤殺太多人,所以所有攻擊都偏下,最高只會射到卡必利歐爵士的臀部和腰部。
 
  這樣的做法的確比起平直的射擊會連續貫穿幾十人來說還好的多,砸進地面的箭矢對周圍群眾只造成了衝擊波的傷害,強勁的風壓把好幾個人都拋飛出去,傷者雖然還是不少,死者卻是沒那麼可觀了。
 
  而且對綠髮女弓箭手來說,無論是不是攻擊致命部位,只要能不斷減緩卡必利歐爵士的步伐,讓卡必利歐爵士最後被追趕上,她也就算是成功了,結果也確實大量縮短了彼此的距離。
 
  此時的卡必利歐爵士也已經十分逼近人群的邊緣,雖然這樣能減少更多人被波及,可是對卡必利歐爵士來說可就未必是好事了,畢竟少了對方不能傷害的『盾』,只會讓對方的攻擊不再束手束腳。
 
  所以其實綠髮女弓箭手他們並不認為卡必利歐爵士會就這樣跑出人群,而是會繼續在人群中迂迴,否則就只是單純的自尋死路,時間拉長的話,為了不殺過量,他們也只能更加收斂,對卡必利歐爵士來說更加有利。
 
  但是他們錯了,卡必利歐爵士就這樣衝出了人群,讓他們都有一絲意外。
 
  也因為卡必利歐爵士的行動出乎自己的意料,本來把注意力全放在卡必利歐爵士身上的綠髮女弓箭手,留意到這附近就是掠奪團所安排的馬車押運地點,頓時就明白了過來。
 
  「原來如此,他只打算最大限度的拖住我們的行軍速度,已經不打算活著回去了呢。」綠髮女弓箭手臉色陰冷的讓手持鐵桿長槍的那人先聯絡車隊『四散奔逃』。
 
  她這才接著說到:「既然他想如此,那我們就得務必確保這樣的未來發生了。」
 
  手持鐵桿長槍的那人切斷了通訊後,冷笑著說到:「種什麼因,得什麼果,我們作為戰場上老前輩,得告訴他求死就真的會死才行啊。」
 
  舉著赤色荊棘盾牌的那人卻是沒說什麼,只是持續觀察卡必利歐爵士的動向,在他遠離人群一定的距離後,才開口喊到:「『血之荊棘!襲捲敵人!吞噬血肉吧!』」
 
  下一秒,盾牌上的赤紅色荊棘解開彼此的糾纏,離開盾牌分作七股,化為尖錐向卡必利歐爵士暴射而出。
 
  時間分秒必爭,卡必利歐爵士不敢硬抗,只能倉促一閃,並用手中的長劍抵擋躲不開的兩條荊棘,讓荊棘的攻擊路徑發生偏移。
 
  這一次的攻擊到是沒有造成什麼損傷,只是當卡必利歐爵士回過頭,注意到扎進自己前方的幾條荊棘不但沒有立刻收回,甚至還在向內扎根的時候,它的心中浮現出不祥的預感。
 
  冷不丁的,所有荊棘藤蔓猛然收緊,一股劇烈的強風從後方襲來,讓卡必利歐爵士下意識的提劍一擋—
 
  只見赤紅荊棘盾牌瞬息而至,和卡必利歐爵士手上長劍的碰觸,甚至都沒有絲毫抗衡的感覺,十分輕易的把卡必利歐爵士手上那把長劍破壞成飛散的碎鐵片,並接著向前,正面敲擊在卡必利歐爵士的胸口上。
 
  強勁的力道把卡必利歐爵士先砸進了地面,又接著持續發力下壓,徹底的將卡必利歐爵士壓制。
 
  卡必利歐爵士還想抬手反擊,結果就在右手伸出盾牌範圍的瞬間,就被壓制自己的那人背上的綠髮女弓箭手射出的箭矢貫穿,整隻手都被釘在地面上,無法自行拔出。
 
  「好,現在,結束這一切吧。」綠髮女弓箭手冷聲說著,卻是向著左側舉起了弓。
 
  「『曲射』—。」「『大地之柱』!」就在箭矢即將離弦的瞬間,她聽到了遠處微小的吟唱聲,頓時就感覺腳下不穩、眼前的視野劇烈一晃,只感覺地面和卡必利歐爵士都離自己越來越遠。
 
  箭矢也因為這巨大的偏移,原本恰到好處的完美弧度撲了個空,飛向了沒有任何人存在的方位。
 
  箭矢落空到是小事,對她來說更麻煩,是原本壓制卡必利歐爵士的那人,也帶著盾牌和自己一起飛上了天,讓卡必利歐爵士有了可以逃脫的機會。
 
  卡必利歐爵士也確實把握了機會,二話不說,一劍斬斷了自己右手的小臂,一邊口吐鮮血,一邊發動瞬步離開原地,朝掠奪團的車隊快速逼近。
 
  綠髮女弓箭手再度放上了箭矢,似乎在看著卡必利歐爵士,視野卻微不可察的向右後方一瞥—
 
  「『曲射』。」箭矢離弦,卻是突然朝著右後方拐彎而去。
 
  「石彈!」藏在右後方的人群裡,正打算用魔法繼續支援自己兄長的卡必利歐爵士的弟弟,只感覺有什麼東西和自己的魔法相撞,然後右眼就突然一暗,腦中所有思考瞬間停滯,他就這麼倒下失去了意識,。
 
  此時的他根本不可能看得見刺穿右眼,並卡在自己腦袋中的箭矢。
 
  很顯然的,光是剛才使用『大地之柱』支援卡必利歐爵士的短暫時間,就讓他暴露行蹤,被綠髮女弓箭手給鎖定。
 
  「潛藏的A-級魔法師幹掉了,那我也不用再留手了。」綠髮女弓箭手這麼說著,卻是閉起眼睛沉靜了下來。
 
  「『偉大的森林之主!精靈之王!自然之神!我向祢祈求!請賜予祢的子民、祢的族裔,祢的崇信者,片鱗的恩惠吧—!』。」閉起眼睛像是在誠心禱告的綠髮女弓箭手手裡的長弓上雕琢的文字發出了耀眼的綠光,本來只是拉開弓弦,並沒有放任和箭矢的長弓上,就多出了一支連箭頭、箭身、箭羽整支箭都是由樹木雕琢而成的箭矢。
 
  那支箭矢除了上面刻滿了文字之外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它甚至沒有纏繞絲毫的能量、沒有綻放一星半點的光芒,氣勢上反而比綠髮女弓箭手周身的魔力還要不起眼。
 
  「『必中的獵彈』!」隨著最後的念出,箭矢離弦後,沒有絲毫的軌跡,憑空在射出的剎那消失了。
 
  「『破空斬』!」此時的卡必利歐爵士正高喊著,劍刃噴發斬擊波,把十多台還沒有載運平民馬車和拉動車輛的馬匹都切成了兩半,只不過就在他一轉劍刃,打算破壞另外一邊的馬車時,一陣劇痛突然從胸口傳來。
 
  卡必利歐爵士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的胸口多出了一個洞,而本該存在那裡的心臟似乎已經徹底的消失,周圍的臟器也都出現了很大的破口。
 
  治療藥水…不…已經來不及了,這裡就是終點了吧…—卡必利歐爵士看著自己失去的右手上臂,不否定自己即將迎來終結的事實。
 
  卡必利歐爵士逐漸失焦的空洞視線望向了持續向外奔逃的掠奪團車隊。
 
  平民和其他部隊也趁剛才的戰鬥分散開來了,第一目標算是達成了,再來是第二目標,讓他們失去運輸手段—卡必利歐爵士這樣想著,死到臨頭反倒更加冷靜。
 
  他舉劍,並發出了嘶啞的喊聲:「…『破空斬』!」
 
    傾盡全力,彷彿把渾身力量和生命都給榨乾,因為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所以他選擇完全忽視部分的馬車上有載運著一小部分人的事實,只是為了自己的目標,全心全意地揮出一劍。
 
  一道範圍更大更廣好幾倍的斬擊波一閃而過,這在卡必利歐爵士生平中也算得上是完美的一擊,完全釋放出自己的實力,攻擊威力幾乎逼近A+級的力量,硬是把前方奔跑的數百輛馬車中大概一半的數量,連馬帶車一起切成兩半。
 
  然後,卡必利歐爵士倒下了,手裡仍握著長劍,臉上的表情雖不是完全沒有遺憾,卻還是心願已了的釋然居多。
 
  …這樣就足夠了,他們的時間不夠帶走這裡的人,拉堤娜大人會在之後趕到的我盡了我最後的職責接下來只能交給您了拉堤娜大人卡必利歐爵士的視線望向庫沙塔魯城的方向,緩緩地閉上了眼睛。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