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08章 礦場

角胡麻 | 2021-07-03 18:14:33 | 巴幣 18 | 人氣 169


  除了學習魔法的基礎理論外,每天早上我從伊諾克那裏拿到一籃魔導具,雖然都是魔導具,但每個形狀設計風格差異極大,像是就把舊娃娃、鬧鐘、磨腳石、鞋油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一樣不協調,完全看不出用途。我的工作就是給這些魔導具輸入魔力,再還給伊諾克,順便消耗我的魔力。
 
  這些魔導具看起來不佔空間,卻意外的很耗魔力,伊諾克說很多是從旅行商人手中購買來的,如果有錢的話,其實可以在一些較大的城鎮買到更好的魔導具,之所以不自己製作,是因為很花時間,要查很多資料,還要研究各種不同效果魔導具,而且做出來的成品跟職人做的跟本無法比,因此還不如買職人做的舊貨或二手貨,性價比更高。
 
  盡可能地使用魔力,就能提升魔力的上限,但過度使用魔力會導致暈眩,就跟貧血的症狀很類似,這一點在我第一天早上給魔導具輸入魔力時,得到證實。本來想盡可能完成更多魔導具的魔力輸入,但我似乎高估了自己的魔力總量,現在只能忍受著偏頭痛工作。
 
  「你沒事吧?臉色看起來有點不好」貝琳摸著我的額頭問道。
 
  「我沒事,只是有點疲勞。」我把貝琳的手拿下來,對貝琳微笑。
 
  我和貝琳正推著推車在樹林裡走著,道路有兩條輪子的壓痕跟反覆走踏的痕跡,路途中蟲鳴鳥叫聲不斷,瀰漫著青草的味道,林子裡陽光充足,樹木的間距適當,應該是有伐木修整過。
 
  「這裡真的是往礦場的路嗎?」
 
  「沒錯,放心好了,這條路我已經走過很多遍了。這裡也是屬於伯爵的領地,有魔法師的魔法道具保護,所以很安全的。偶爾還會遇到領地的獵人,聽說能捕到野豬跟雉雞呢!」
 
  「城堡類的伙食不是提供魔物的肉嗎?獵人也會狩獵魔物嗎?」
 
  「狩獵魔物的當然是冒險者!相較於魔物的肉,當然還是雞肉跟豬肉比較好!我家也只有在有節慶時才能吃到。魔物的肉雖然比較便宜,但腥味比較重,我是不怎麼喜歡的。」貝琳擺出理所當然的表情說。
  
  原來雞肉豬肉等畜牧肉類,對平民來說是奢侈品,普通的雞肉和豬肉在我前世和今世的貴族生涯都已經吃習慣了,對我來說魔物那強烈的味道,加上香辛料的組合更讓我印象深刻,但要是有豬肉或雞肉吃應該也不錯吧。
 
  「如果出現雉雞那我們把牠抓起來煮了吧!」我笑說。
 
  貝琳用手肘推了我一下說:「別開玩笑了,雉雞哪有說出現就出現的。」
 
  「你沒聽說過嗎?餡餅可是會從天上掉下來的呢!」我開玩笑的說。
 
  「是嗎,與其掉餡餅,我更希望掉金幣!」
 
  貝琳兩眼放出光芒,沒想到貝琳竟然是個實際的財奴……。
 
* * *
 
  推車裡放的是幾袋切過的食材、一小包鹽、幾袋麵包和一袋水果。
  
  礦場周邊有許多搭建簡陋的蓬屋,據貝琳說那裡是礦工們的住所。
 
  「維德(Wade)先生,我們把食材送過來了。」
 
  維德先生有著一頭暗棕色的捲髮,帶著一副厚重的圓框眼鏡,滿臉憔悴,他走上前檢查推車裡的東西,一邊在他的手寫板書寫紀錄,一邊開始對著對著我們碎碎念……。
 
  「怎麼這麼慢?你知道我浪費在這裡的時間都可以計算完領地三個月的農穫收益量了,話說回來,我不是跟布魯斯說過,蔬菜切得那麼大塊,煮熟很花時間,還有給礦工奴隸的食物,用些邊角料和不要的內臟就好,真是不懂節約……。」
  
  ──與其說是碎碎念不如說是開始自言自語了。
 
  我轉頭看向貝琳尋求幫助。結果貝琳正低頭看著地上,我沿著貝琳的視線看過去,原來她正在看螞蟻的列隊行走,原來如此,這真是一個觀察螞蟻生態的好時機。
 
  「──我那天才睡三個小時,好不容易把月底的報表做完,結果隔天早上把報告交給男爵時,男爵竟然說『也太遲了吧。』,真是不懂底下工作人的辛苦……。」
 
   睡眠不足是一個很大的問題,記得曾在前世的新聞上聽到,睡眠不足會導致情緒容易反應過度、注意力不集中、判斷力下降,而且容易引發心血管疾病。
 
  好不容易,維德先生終於結束他的抱怨,想起我們的存在。
 
  「對了,你們是貝琳跟艾菲亞吧,別浪費時間了,要在傍晚之前把料理準備好。」
 
  「好的,維德先生,交給我們吧。」貝琳馬上擺出笑容回答道,我很佩服貝琳的轉換速度。
 
  接著我們把推車推到一間磚造小屋旁的露天廚房,大鍋子已經裝滿水放在爐灶上,柴火也已經添滿,只差水燒開而已。
 
  「維德先生平常也是那樣嗎?」
 
  「平常不是那樣的,只有在工作比較繁忙時才會那樣。維德先生是男爵的秘書,從上一代領主起就在這個領地工作了,侍女長黛娜和他是姐弟,他們家族世世代代都在城堡工作。你看他們的衣服不是和我們不一樣嗎?」
  
  侍女長黛娜和秘書維德穿的都是典型黑白色的侍從服裝,如果要接待賓客,我想這種男女僕裝才是正裝,不過我覺得棉麻的衣服比較透氣,行動也比較方便,不用擔心弄髒。
  
  水燒開了後我和貝琳把食材撲通地全丟進湯鍋裡。
 
  然後我看到貝琳想把整包鹽都倒入湯裡,我立刻阻止了她。
 
  「這樣沒問題嗎?只是把所有東西都丟進去,這樣能叫料裡嗎?」
 
  「不,我們也沒有要做料理,只要能吃就好,這是侍女長交代的,接下來我們就把握機會休息一下吧,維德先生來了就適當地裝忙一下就好了,只要表面看起來有在忙他們就滿意了,根本不在乎實際做的怎麼樣。」
 
  看來貝琳很習慣應付城堡的主管階級了,總覺得貝琳就算在我前世的世界也能過得很好。
 
  既然沒什麼要忙的,我就藉機觀察一下礦場周邊,從礦坑內我可感受到暗屬性的魔力,裡面大概有黑水晶或紫水晶。礦坑的中央有一條軌道向深處延伸,礦坑的內部有木頭的框架支撐,從黑茫茫的山洞中,可以看到微弱的光點,應該是火魔石作的燈具,營地周圍有很多棚架、木箱和鐵桶零散擺著,還有洞內運出的廢石在洞外被堆積成土山,我派出小夜到礦坑裡查看。
 
  湯滾了,但大鍋裡煮出來的東西,根本看不出來原來食材的樣貌,只是把所有東西都攪在一起,我拿了個小碗嘗味道,隱隱約約可以吃到各種蔬菜和不明肉類的碎末,但所有味道都混合在一起了,簡直是一團混亂。
 
  要給別人吃這樣的東西,我感到有點抱歉,至少鹽的份量要適當,所以我一邊小心加鹽一邊攪拌鍋子,嗯……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味道嘗起來……咳咳……好像有比剛才好,──我已經盡力了。
 
  太陽漸漸落到了山的另一邊,礦工們開始魚貫從礦坑裡走出,大部分人脖子上都有環形的刺青,那是代表重罪罪犯的印記,每個人看起來都很精瘦,沒有半點贅肉,全身包括臉和衣服都被塵土染黑,他們身上的設備不多,只有頭上裝照明導具的安全帽,和手上的鏟子或十字鎬。
 
  礦工們的領頭人將今天的收穫報告給維德先生,維德先生低頭在他的寫字板上振筆疾書。
  
  礦工們用井水簡單清洗完後,來到大鍋旁領取食物,我站在椅子上,將大鍋內的湯一杓杓裝入碗裡分發給工人們,貝琳則分發麵包,可能是罪犯刺青的影響,每個人看起來都像是面露凶光,讓我忍不住想避開他們的眼神。
 
  工頭則分發慰勞的水果和其他獎勵品,就在這時衝突爆發了。
 
  一群礦工將一個礦工壓制在地,並用石頭圍毆他,被壓制在地的礦工頻頻哀號,滿臉頭破血流。
 
  「發生甚麼事了?為什麼打他?」工頭問說。
 
  其中一個礦工說:「這傢伙剛剛搶占功勞,明明在山洞裡的時候一直扯後腿。」
 
  另一個礦工說:「在炸掉岩壁時候,這傢伙故意少說填火藥的位置了,差點害我們這組被掩埋,還矢口否認假裝不知道。」
 
  再有一個礦工說:「這傢伙騙我說會幫我把我找到的蛋白石上報,卻當成自己的功勞。還說我老媽生了個蠢兒子。」
  
  又有一個礦工說:「我剛看到他在湯裡吐口水,所以我告訴了其他人。」
 
  ──看來這傢伙非常惹人嫌,偏作一堆被人討厭的事,被揍也是自己活該。
 
  「他們說的都是謊言!──我就看你們不爽,讓我跟你們這些狗娘養的一起挖礦我就想吐!」
 
  維德先生黑著臉把他腰上的鞭子交給了工頭,說:「我允許了,交給你囉。」
 
  工頭把一綑繩子丟到地上,並提著嗓子喊道:「把他綁在樹上。」
 
  礦工們立刻蜂擁而至,搶著撿繩子,沒撿到繩子的礦工們將男人拖走押在了樹上,男人就以環抱樹的站姿勢被綁在樹上。
 
  接著工頭開始揮舞鞭子,鞭子在男人的背上和小腿肚上噼啪作響,瞬時皮開肉綻,血肉模糊。
 
  男人發出哀嚎的聲音「嗚呃──我知──道錯了──!我不會再犯了──!求求您──放過我吧──!呃呃──」
 
  但鞭子的颯颯聲還是不斷響起,令人驚心膽顫,直到男人沒再發出聲音,不知道是昏了過去還是怎麽了,空氣中瀰漫著鐵鏽的味道。
 
  「我沒胃口了……。」貝琳盯著湯說道。
 
  「正巧,我也是……。」我說。

創作回應

ソケノ‧諾
晚餐只吃隨意混合的各種食材呀,味道一定不太...
吃飯時的畫面還真是驚悚的感覺,看著這個很難下嚥
2021-08-10 13:13:1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