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破滅轉生~暗屬性千金的生存法則】第07章 魔法課

角胡麻 | 2021-06-30 10:18:25 | 巴幣 16 | 人氣 195


  頭痛。──感覺到很頭痛,我腦袋中的水平面像熱水壺中的滾水,不斷翻滾冒泡,而造成我頭痛的元凶,就是──眼前矮我一截,笑咪咪的金髮少年。
 
  身為公爵家最小的孩子,尚未在社交界出道的我並沒有什麼機會接觸比我小的孩子,而前世的我,或許因為國家少子化的原因,哥哥又是個單身宅男,親戚家也沒有比我更小的孩子,也就是說,不管前世和今世,我都沒有接觸小孩的經驗,所以很難說我是討厭或喜歡小孩,但現在我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難題。
 
  這個自稱『狄倫』的男孩子實在是太太太──可疑了,每當我問到跟他自身有關的事情時,他總是用力搖頭、閃爍其詞,或著是使出撒嬌攻勢來轉移話題。
 
  還有,他似乎很怕伊諾克,該不會是逃跑的奴隸吧?因為魔法制約才不能說?也有可能是宅邸僕人的小孩,──但也有可能是領地的住民。
 
  說到底,他好像對宅邸裡的魔法道具很有興趣,不斷追問我到底是怎麼處理那個陷阱的,但我怎麼可能告訴他是用暗魔法呢?
 
  為何即使遇到生命危險,也對魔導具這麼執著呢?記得魔導具好像很值錢,該不會想要拿去賣錢吧?
 
  嗯……再想下去,我就要冒煙了,或許再加上今天勞動的疲勞跟使用不習慣魔法的關係,讓我更加頭痛了。
 
  『完全不知道在想什麼,小孩子實在太可怕了!!』我在心底吶喊道。
 
  我決定趕快擺脫狄倫,然後回去休息。
 
  「不要再跟著我了!還有我不是你姊姊!」
 
  「我想跟姊姊更親近一點!可以再跟我說有關魔導具的事嗎?」狄倫窮追不捨地跟在我後面說道。
 
  「趕快回家吧!你的爸爸媽媽會擔心你的喔!」
 
  就在這時候,伊諾克從前方朝我走來,救星出現了!
 
  「艾菲亞,你在和誰說話啊?」
 
  我回頭一看,狄倫已經不見了蹤影,太陽也已經完全落下,徒留長夜漫漫。
 
  ……還真是自說自話,連消失也不說一聲。
 
* * *
  
  伊諾克帶著一副眼鏡,站在書寫板前講解,書寫板上畫的是六大元素的符文所構成的六角形。
 
  「生命之樹形成之初的上古時期,最初宇宙中只有虛無,直到創造神創造了物質,但物質在不斷膨脹下,是不穩定且危險的,因而誕生出毀滅神使物質崩解。創造與毀滅兩者相輔相成,創造神誕生出新事物,而毀滅神淘汰一切陳腐不需要的,如果沒有毀滅,宇宙將在不斷膨脹下走向停滯。創造與毀滅在碰撞中形成了渾沌,渾沌是一切魔法的起源,也是構成世界的基礎。」
 
  「混沌形成了我們所知的六大元素,所謂六大元素是指『光、風、水、火、土、暗』,魔法大致也可分為此六種屬性,但不是所有魔法都能以六種屬性區分,例如冰、金、雷,分別是水、土、火元素的延伸運用。元素是靜態的,將各種元素形構、串聯、分解,就是動態的魔法。」
 
  「流動的元素被我們稱為魔力,魔力無處不在,並且不斷在世界中循環,所有這個世界的生命體都含有魔力,差異只在於魔力量的多寡,當生命消亡,魔力又會回歸於世界的循環中。神學又稱為生命學,認為魔力是靈魂的所在,而不是肉體,每當死亡時就會回歸創造神的懷抱。不過這是神學的部分,不在我們今天要講的範圍內。」
 
  「雖然每個人身上都有魔力,但不是每個人都能使用魔法,使用魔法的潛能幾乎可以說出生就定好的,魔力的容量和操作能力,不同個體有具大的差別,經由訓練可以更加熟練的使用魔法,但也有在極少數例外是後天激發出來的,經由學會熟練地操控元素,就能越能施展複雜的魔法。」
 
  「但魔法因為太過抽象,難以被理解傳播,大約在兩千年前,龍族魔法師納撒尼爾(Nathanael)最早以古語創造了史上第一個以魔法式構成的魔法陣,魔法式以古語的符文構成,魔法式的功用是幫助理解魔法,並輔助魔法的生成,魔法式的書寫使魔法的教學變為可能,而不再只是直觀的領悟,自此以後便進入魔法的紀元,雖然魔法式對於魔力的使用不是必要的,但卻大幅度促進了魔法的發展,最早的魔法式雖然過於複雜冗長,但在後進魔法師的努力下,新的魔法式不斷被研發出來,使魔法被大幅度傳播教學……。」
 
  我一邊翻著伊諾克給我的《初階魔法基礎理論》,一邊聽著伊諾克的講解,我第一次看到伊諾克如此認真的表情。前世的乙女遊戲中也有出現魔法理論的課程,但我沒有很認真地讀完,而是快速點擊跳過,感覺有點對不起認真寫設定的乙女遊戲編劇。
 
  接著我不經意翻到了最後一頁,上面寫著『王立魔法學院指定專用書籍 作者:安德魯.菲茨傑拉德(Andrew Fitzgerald)榮譽爵士』。
 
  奇怪了,伊諾克怎麼會有魔法學院的教科書,通常這種書在市面上是買不到的,難道伊諾克是魔法學院的畢業生嗎?
 
  「──那麼理論的課程就先上到這裡,艾菲亞,你是不是有什麼問題呢?為何嘴巴張那麼大?」
 
  「……伊諾克大人難道是魔法學院的畢業生嗎?」
 
  「我現在還是魔法學院的研究生。」
 
  「……」我驚訝到不知道該說什麼。
 
  「嗯?難道我沒說過嗎?」
 
  魔法學院是三年制的,貴族們通常讀三年就畢業了,但想要專研魔法的人會繼續就讀研究班,成為研究生,畢業後也能在研究室就職,不分平民和貴族,在研究中對魔法做出巨大貢獻就會被賦予榮譽稱號。
 
  「伊諾克大人不是平民嗎?怎麼會在魔法學院讀書?」
 
  「我伊諾克大人可是魔法的天才,用特優生的身分進入魔法學院讀書當然不在話下,雖然男爵也動了點手段就是了。」
 
  看來是跟女主角一樣,以特別專案就讀的。
 
  「伊諾克大人是通勤上課的嗎?」
 
  「TONG CIN?那是什麼?」
 
  「哦…我的意思是這裡離魔法學院很遠吧?」
 
  「當然是用轉移魔法!但研究班的課其實也不多,我一周大概去魔法學院兩天吧,剩下的時間都在塔裡寫魔法術式,畢竟我在城堡裡還有維護結界的工作,不能太常離開。」
 
  「那麼伊諾克大人,您今年貴庚?」
 
  「我今年十八歲,看不出來嗎?」
 
  伊諾克才比我大四歲?又一個衝擊的事實,還真看不出來啊!
 
  「那麼下午就是魔法的實務訓練,做好準備吧。」
 
  我的肚子很準時的發出了咕嚕咕嚕的叫聲。
 
  伊諾克噗哧笑了出聲,一邊揉著一隻眼睛說:「哈…這是回答嗎?你的肚子是住了一隻魔物嗎?叫得還真大聲。」
 
  「嗚……。」
 
  真是太丟臉了──!我羞愧地得摀住臉,真希望有個洞讓我鑽,自從勞動量增加後,肚子也開始變得容易餓,應該用黑影魔法消音的,但不知道只包住肚子有沒有用就是了。
 
  接著伊諾克彈了個響指,滿桌的食物就憑空出現了,有馬鈴薯泥、醃製彩鰭魚肉片、水煮碗豆、黑醋栗和羊奶。
 
  和以前在公爵府精緻的飲食不同,這裡的食物充滿野性,常出現魔物的肉,彩鰭魚是種兇猛的食人魚,我沒想到牠會出現在餐桌上,希望這些魚沒吃過人……。
 
  「我們來吃飯吧!」
 
  伊諾克好像很喜歡盯著我吃飯,但我一抬頭,他又別過臉看其他地方。
 
  「對了,伊諾克大人,這些食物都是從哪裡變出來的?」
 
  「還能是哪裡,當然是城堡的廚房囉。」
 
  應該不是我的錯覺,伊諾克的餐桌比僕人的供餐還要豐盛多了,這應該是魔法師的特別待遇。
 
  「伊諾克大人是不是一直在偷看我?」
 
  「啊?你在說什麼?我才沒有呢!!」
 
  伊諾克的臉紅了,還差點從椅子上跌下去,我其實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他的反應這麼大。
 
  「我只是想,這裡的食物應該不符合千金小姐的胃口,沒想到你吃的這麼香。」
 
  「是嗎?我覺得很好吃呀!尤其是跟伊諾克大人吃的餐點特別好吃!伊諾克大人不覺得嗎?」
 
  「以前我就只覺得吃飯是件麻煩事,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都邊忙其他事情邊吃飯,不過我現在覺得,像這樣專心吃飯也不錯。」
 
  「能讓伊諾克大人覺得飯好吃是我的榮幸,那麼我們以後經常一起吃飯吧!」
 
  我露出燦爛的笑容,這是為伊諾克好,絕對不是因為我想吃伊諾克的餐點!
 
* * *
 
  我和伊諾克現在塔樓旁邊的草地上。
 
  「很多人覺得體力和敏捷度對魔法師不重要,但其實是大錯特錯,平衡性很重要,太過偏頗在面對魔物或敵人時會很致命,也會成為團隊成員的負擔,此外魔法的本源是想像力和領悟力,例如風魔法和火魔法,強調流動性和爆發力,比起學習知識,鍛鍊體能更重要,增進體能可以提升對風和火的認知,促進操控能力。」
 
  「想要增進魔力量,跟提升體力的鍛鍊方法一樣,就是不斷消耗魔力,一開始可能進步不大,但長久堅持下去,魔力量就會慢慢增加。但基本上,才能才是決定能力的最後關鍵,否則進行無謂的鍛鍊也只是徒勞。」
 
  哇!最後一句話是怎麼回事,突然變得好現實,也太讓人沮喪了吧,有得天獨厚的人,自然也有先天不足人,即使是魔法的世界也不能盡讓人人滿意,並不是只要努力就會成功,這就是遊戲和現實最大的差異了吧!雖然很不公平,但大部分的人都是接受這個事實,並努力活下去而已。
 
  「那麼先讓我看看你的魔法能用到什麼程度吧。」
 
  「老實說,我的魔法真的很弱,所以請不要對我失望。」
 
  我首先閉上眼睛,凝聚精神,施展風魔法。
 
  「風啊!起舞吧!」
 
  草地上吹起了陣陣涼風,小草微微地擺動著。
 
  伊諾克愣住了幾秒,面無表情地說:「可以了,下一個。」
 
  接著我使出火魔法「星火燎原!」
 
  我舉起的指尖燃起了一撮火苗。
 
  伊諾克一掌握熄了火苗說:「下一個。」
 
  我將兩隻手掌捧成杯狀,喊道:「水之漣漪!」
 
  兩隻手心冒出汩汩水流,不久後手掌內盈滿了水。
 
  伊諾克一掌拍開我的手,水就這樣順著出力的方向噴濺到了草地上,吸收水的地面變成深色的。
 
  「下一個。」又是沒有感情起伏的指令。 
 
  接者我開始凝聚精神,將魔力匯聚到我的手掌心,對著草地施展魔法。
 
  「岩盾之牆!」
 
  ──成功了!一塊手掌大小的土塊隆起了將近10公分,加上詠唱的輔助,這可以說是我目前施展最成功的土魔法了,我露出開心的笑容。
 
  伊諾克面無表情的將土塊一腳踢開,土塊飛了出去,形成了一個完美的拋物線。
 
  ──可惡!這個魔鬼!這樣也太傷人的吧!
 
  伊諾克嘆了口氣說道:「唉,你不要跟我說這就是你的全力,還有暗魔法吧,施展出來看看。」
 
  「……我不行。」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母親大人說過不要跟暗魔法有任何瓜葛。」
 
  我將母親的家鄉有平民因為暗魔法被冠罪殺死的事說給了伊諾克聽。
 
  「這是完全沒有道理的偏見,暗屬性和其他屬性一樣,只不過是魔法的一種。」
 
  「但暗屬性總是讓人聯想到惡。」
 
  「因為那些人是無知的,很容易被煽動,又會選擇性相信對自己有利的事,擁有知識的人應該要去引導人們走向正軌,這是領導人的失職。」
 
  「被人發現我用暗魔法這樣好嗎?」
 
  「……魔法只是工具,善與惡全看使用的人的選擇。但你現在沒有選擇權,想要不被賣掉,就把魔法學好,才能開拓更多可能性。」
 
  說這些話的時候,伊諾克非常認真地看著我。
 
  我感到很困惑,雖然是基於正當防衛,但我也曾殺了人,現在卻想卻撇清關係,將責任推給暗魔法,使用魔法的是我,和屬性沒關係,況且我也不覺得我能在不殺人的條件下,完全制服那幾個綁匪。但若我能使用更多種魔法,說不定我能有不殺人的選擇。
 
  我抬起頭說:「我會施展暗魔法的。」
 
  「小夜,出來吧!」我身上的陰影匯聚成了黑色的影子。
 
  「唧唧!」小夜從黑影中飛了出來,掛在我舉起的手臂下。
 
  「原來如此,竟然讓岩洞蝙蝠做使魔。」
 
  「小夜是我的朋友。」我輕輕撫摸著岩洞蝙蝠。
 
  「有人教你使用影子魔法嗎?」伊諾克問道。
 
  「沒有,我曾見人用過,自然而然就用出來了。」
 
  「還不錯,但首先你要先提升你的魔力量還有體能才行……。」

創作回應

紫星璃 Twilight
魔法的起源寫得好詳細~><
2021-07-04 18:02:40
ソケノ‧諾
同意樓上,真的好詳細,教學的敘述也講的很有概念,好像魔法就是這麼一回事、的感覺
吃飯就是要和喜歡的人一起吃才開心(
在艾菲亞示範魔法的當下,我彷佛在伊諾克臉上看到了「傻眼」二字www
不過,最後伊諾克的教誨說得很有道理呀,魔法依舊也只是工具,好壞端看使用的人怎麼去使用,而不是盲目的拒絕、逃避它
2021-08-06 17:02:4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