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主題

【解析、考究】千客万來/千客萬來、容疑者W/嫌疑人W

出門多帶幾把刀 | 2024-05-03 16:36:56 | 巴幣 1000 | 人氣 57

※內文充斥對劇情的說明,極度建議先閱讀完該篇章再繼續觀看

襪啊!日文圈的熱情解析者回歸了!希望之後能看到他如何解讀第七冊的內容!

這些是接續〈迷走手帳〉,收錄於實體書第二冊〈雜話作戰〉的番外篇。要選在什麼時候看都可以(也就是說能先接續下個篇章〈修羅胎動〉),不過重編排電子書的順序能讓讀者對登場人物還留有較深的記憶,而且還有許多可以揭露的設定/伏筆,因此我還是會按照電子書安排的順序說明(接下來會繼續解析的篇章是環視無用與完成無用)。

※頁碼以Kindle電子書顯示之數字為準
下文我將為每期連載進行劇情解析與現實考究:



〈天獄囚徒〉中登場的另一名不死者來到烤肉串店用餐,老闆首先看到他身上插著刀子,覺得受傷很不妙;老闆再仔細觀察傷口處時,注意到了不死者獨有的藤蔓外觀的構造。老闆認為那是寄生蟲,就衛生方面來說也很不妙;見老闆遲遲沒有動作,不死者警告老闆:「不快點就讓你屁股開洞——」(第27頁,不死者在攻擊艾馬遜(エマソン)時,也是朝艾瑪遜的臀部投擲武器。這是他的什麼堅持、癖好或是美學嗎?),被威脅的老闆更是對此感到不妙,但總之還是乖乖地配合了。

不死者似乎對老闆端上來的肉很滿意,說到:「把同樣的肉串在不同的匕首上,就能享受到各自不同的風味了!(在〈天獄囚徒〉中這個不死者就一直瘋瘋癲癲的,會說出這種莫名其妙的話也算是貫徹人設?)」老闆雖然覺得不死者說的話毫無邏輯,卻也沒有特別表現出來。

不死者用完餐後,丟給老闆兩大袋舊盧比(旧ルピー)鈔票用來付帳。在經過幣值更換後,現在伊斯巴諾(イスパノ)主流的貨幣是比里翁盧比(ビリオンルピー(第21頁),而舊盧比似乎是Under手上的新盧比(新ルピー)幣值更換前的貨幣,因此更不值錢,甚至還有可能已經不流通了,所以老闆才會抱怨都是垃圾。但畢竟這個不死者被困了數十年,或許他對貨幣的認知並沒有即時更新,才會拿舊盧比鈔票結帳。

最後不死者離開前,回頭稱讚老闆的烤肉串技術,並說自己還會再來光顧。被誇獎的老闆似乎因此有些害臊。

千客萬來」雖然看似成語,但實際上中文並沒有這種說法,算是日文獨有的「四字熟語」,意思就是顧客絡繹不絕、高朋滿座。但就我看來,似乎也可以理解為「一樣米養百樣人」,就連不死者都有可能光臨的意思。算上〈囚徒軼事〉的話,烤肉串店老闆曾經接觸過三個不死者,但他從來都不知道他們有著不死的能力。

共2頁。



一位叫懷特(ホワイト)的人脫下手術袍後,開始回應某人的提問。他首先大力地駁斥了自己在偷懶的說法,並開始抱怨自己被教授當成跑腿小弟使喚。懷特越講越氣,甚至說出想報復瓦倫泰(バレンタイン)教授的氣話。從提到瓦倫泰來看,這個人應該就是在處理席巴(シバ)的手術過程中多次被訓斥的懷特(第55頁)。

在懷特說出這種充滿敵意的言論後,他才接獲了教授下落不明的情報。在短暫的沉默後,懷特一邊推脫,一邊諷刺說:像教授那樣人間蒸發才叫偷懶。但在聽聞其他研究員也消失後,懷特心中立刻浮現了一個可能性:是對外保密的實驗體「托尼(トニー)」做的好事

懷特在冷靜下來後,向某人報告要發送「緊急警報881」,好獲得按下托尼心臟停止按鈕的權限。這裡作者特別註解說「881=ヤバイ」,也就是不妙的意思,但我並未找出諧音這類與之對應的理由,或許只是梅苗(メイミョー)內部自己設定的暗號表?

隨即懷特又得知整棟研究樓都消失了,此時他才明白事情的嚴重性:已經沒有可控手段能抓住逃跑的托尼了。緊接著到來的就是某人對懷特的懷疑:刻意放任實驗體托尼逃跑,利用托尼對研究人員們的敵意來一手借刀殺人(就算真的只是疏忽了,也免不了要負起過失的責任)。懷特連忙解釋:剛剛他所說的內容都只是氣話,並不是真的動過那些念頭。但依舊免不了被逮捕的下場。

根據懷特與瓦倫泰教授在席巴的回憶中是主要的手術人員,以及「整棟研究樓都消失了」這點來看,此篇章中提到的托尼高機率就是席巴。在回憶中,懷特還有提到過自己很擅長調教狗,有可能就是因為這個經歷,他才被指派管理席巴的工作,更因此替席巴取了暱稱「托尼」,也才會被追究事故責任。

另外可以注意到:懷特有些話是以「っスよ」結尾,而非普遍的「ですよ。雖然兩者都是用於加強語氣的表達方式,仍然存在些微的差異:
  • ですよ」是比較正式的表達方式,通常用於正式或禮貌的場合。
  • っスよ」則是一種口語化的形式,常用於非正式的場合或友好的對話中。它比「ですよ」更加輕鬆和隨意,有時帶有一點幽默或親暱的感覺。
至於為何是「っスよ」而非「っすよ」,雖然兩者發音相同,但使用片假名的原因是要強調這裡,好方便讀者區分前後文,讓大家知道這個是口語化的です。用中文類比的話,我個人的感覺會像是:「考試已經開始了沒錯」與「考試已經開始了唷」的差別。有這種說話習慣的角色目前只有懷特和席巴。這也是懷特當初負責管教席巴的證據

▲重編排電子書第147頁,可以看到懷特說了許多「っスよ

▲重編排電子書第34、35、39頁,席巴的句尾使用了「っスよ」與「っスね」(與っスよ相近

本篇章標題名為容疑者W。在日本,使用他人姓氏的開頭發音作為代稱是一種常見的做法,尤其在街頭訪問、實際案例介紹、公布嫌疑人時,透過此方法能用來將對象去識別化(我暫時找不到相關資料佐證,若有讀者知道歡迎留言補充,或是等我查到後補上)。而White用日文片假名表示就是「ホワイト,因此對應本篇章的內容為:梅苗在調查瓦倫泰教授失蹤案時,審問嫌疑人W先生(懷特)的過程。此外,懷特的名字剛好可以與瓦倫泰教授呼應(白色加上情人節,變成白色情人節),或許這也是作者埋下的彩蛋吧。

共3頁(含第149頁過場頁)。



若內文有誤,或是有任何好奇、想討論的內容,歡迎各位不吝指教。
感謝您的閱讀。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