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96章 二次穿越

謎猴兄弟 | 2021-11-19 17:00:31 | 巴幣 0 | 人氣 32



    從藍保羅辦公室回來之後,李子因便沒有外出,一直在家中陪伴紀晴。這兩天,如果不是有李憶良與小桃子回家,增添了一絲熱鬧氣息,氣氛都不知道會有多悶。畢竟,李子因與紀晴兩人,對於即將到來的期限,雖然都依依不捨、心中難過,但誰也不願表現給對方看見。1936年12月31日晚上十一點四十分,窗外開始下起細雨,李子因在心中嘆道:「是系統來催促我離開了…!」說著,將二次穿越的手錶,調整至1936年12月26日,並戴上。隨後吞下幾顆安眠藥,靜靜地躺在床上,紀晴則坐在一邊,似乎在啜泣著,突然間,一道閃電猶如天外飛龍,降臨到李子因住處外面,聲音之大,著實嚇了紀晴一大跳,而李子因,卻已經昏昏沉沉,進入夢鄉。
    再度醒來時,李子因只聽見紀晴在一旁喊著:「大口子,你怎麼了,可別嚇我!」李子因悠悠醒轉,看著紀晴與李憶良都在一旁,開口問道:「我…,昏迷多久?」李憶良看著牆上時鐘,回答道:「大約十分鐘!」李子因點頭,看著手錶,上面的日期果然是1936年12月26日中午十二點。李子因問著李憶良道:「小蛋頭,藍牧師已經到西安了嗎?」這個稱呼是李子因與李憶良討論後,一致同意的結果,在李子因還沒離開這個年代時,還是叫李憶良乳名,而李憶良也尊稱李子因為『叔叔』,感念他小時候曾照顧過自己。李憶良點頭說道:「昨天就到了,他人此時正在西安同濟醫院籌備處。」李子因起身說道:「好,帶我去找他,有急事!」
    李子因來到藍保羅辦公室時,已經是下午一點半。兩人剛在各自的位置坐下,藍保羅便把一支裝在盒子中的手錶,推到李子因面前,說道:「有人跟我說,你會在12月26日來跟我要手錶…,所以,你收下吧!」對於藍保羅這種未卜先知的舉動,李子因早已見怪不怪,但好奇心的驅使下,還是忍不住發問,道:「不知道是哪個神祕人,如此神通廣大?」藍保羅笑看著李子因,說道:「聖經上有一句話,你有沒有聽過…?」藍保羅還沒說出來,李子因便直覺式的搶先說道:「萬事互相效力…!」藍保羅先是愣了一下,才笑著說:「對我而言,這應該是我們倆第一次見面,但對你而言,似乎不是…?」李子因點點頭,說道:「我第一次見你,是在兩天後…。」藍保羅又是一怔,隨後哈哈笑道:「我就是喜歡跟時間旅行者聊天,對話內容永遠有驚喜…。」
    藍保羅突然注意到李子因手上,左右兩隻手都戴上手錶,驚呼道:「你這是…二次穿越?」李子因點頭說:「對!」藍保羅驚疑不定的問道:「你來拿第三支手錶,該不會想…第三次穿越吧!」李子因搖頭說:「沒有,我拿第三支錶,是做將來傳承之用。」藍保羅吁了一口氣,說道:「那就好,否則,第三次穿越會帶來怎樣的時空錯置,沒人知道。不過…!」藍保羅語重心長地看著李子因,說道:「兩天後的我,應該有跟你說過,第二次穿越的危險吧!」李子因點頭說:「有,你說如果被系統抹殺,就會陷入『穿越迴圈』當中…。」藍保羅點頭說道:「既然你知道,還肯來,代表你有非做不可的決心,我就不再多說甚麼!其他還有甚麼需要我協助的嗎?」李子因說:「我的計畫,需要用到一些藥品,不知道…!?」李子因還沒開口,藍保羅便說道:「只要數量不多,你直接去找憶良即可。」
    西安同濟醫院的庫房中,李子因拿了自己需要的物品後,便將手錶交給李憶良,只見李憶良驚呼道:「這是藍牧師的手錶…?」李子因點頭說:「沒錯,但藍牧師剛剛送我了。我現在要託付你一件事!就是替我保管手錶,到我二十八歲生日的那一天,再轉交給我。」李憶良收下手錶後,恍然說道:「你說你的手錶是我給的,我還不信,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收下手錶後,李憶良似乎又想起甚麼事,問道:「對了,你說我將來會撫養你長大,那麼,你的名字是我起的?還是你原本就有這個名字?」李子因說道:「是你起的啊,你說,為了紀念一個叫大口子叔叔的人…。」李憶良點頭說道:「既然如此,那問題來了!我既然是育幼院院長,將來肯定撫養很多小孩,是吧?」李子因點頭說是,李憶良繼續說道:「那麼多小孩,我怎麼知道哪一個是你?畢竟,小孩子每一個長的都很像,很難用容貌來判斷。萬一,我弄錯了,把張三或李四取名為李子因,該怎麼辦?」李子因眼眶泛淚,摟著李憶良的肩膀笑道:「這就要考驗你的智慧了,相信我們倆個感情這麼特殊,你一定不會認錯的!」
    離開了西安同濟醫院籌備處,李子因開始到處張羅,忙碌著自己的「拯救楊湖塵全家」的大計。這個計畫的第一步,要先說服楊湖塵全家的配合,不過這一步比較容易,畢竟楊湖塵對李子因可說是信任有加。第二步,就是要應付姚龍俊。姚龍俊本身不是很難乎弄,但他手底下有個周顯陽,卻極難對付…。當初,這個周顯陽有意圖想投靠章漢毅,但是西安事變之後,章漢毅被困在南京,周顯陽知道章漢毅必將失勢,所以又急忙地往姚龍俊、張孝義那一方靠攏。只是,西安事變之時,姚龍俊要周顯陽去執行的計畫,周顯陽不但沒做,還將情報洩漏給章漢毅等人知道,這筆帳姚龍俊怎麼跟周顯陽算,李子因已經不得而知了。這個拯救計畫最難的還不是周顯陽,而是無臉男子…。它可是系統規則啊,既不會跟你講情面,也不跟你討論道理,什麼好人壞人它一概不管,歷史上不該死的,它不允許你殺,不該活的,它不允許你救…。然而,李子因的計畫要能成功,得通過周顯陽與無臉男子這兩關,這…有可能嗎?
    1936年12月27日下午四點五十分,李子因開車來到楊宅前院停車場,下車後沒等多久,便有六輛車又陸續開了進來,下車的人,便是以姚龍俊為首的軍情局特務。此時,姚龍俊身後站著的,除了曾寶城、楊晉新與周顯陽外,還有一堆李子因叫不出名子的軍情局士兵。而車子中,還有一個沒下車,卻令李子因頭皮發麻的人物—無臉男子。
    姚龍俊皺著眉頭問著李子因道:「老弟,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李子因對著姚龍俊笑道:「姚大哥,自從上次在天津與你一同喝酒,我們兄弟倆就沒再見面了,近來可好…。」姚龍俊想說些甚麼,周顯陽則小聲的在姚龍俊耳旁提醒道:「老大,李局長詭計多端,小心他使拖延戰術,放走楊湖塵全家…。」姚龍俊聞言後,下令道:「所有士兵,包圍楊府,如果有人企圖逃出楊府,開槍射殺。但是,沒有我的命令,也不准攻進楊府…!」士兵得令,便開始將楊府圍住。
    姚龍俊則對著李子因嘆道:「老弟,我真的很欣賞你的才華,本想讓你為國效力…。可惜你不知道珍惜,還處處與中央政府為敵,不但私下與匪徒交易、合作,甚至還策劃兵諫,著實讓我心痛…。」李子因說道:「姚大哥,如果我說我這些舉動也是為國為民,你相信嗎?」姚龍俊滿臉錯愕道:「你…你們都已經綁架委員長了,如此大逆不道,還敢自稱為國為民?」李子因點頭說道:「綁架委員長是真,但委員長可有傷及一根寒毛?兵諫後,漢毅為了要負起全責,他不是也陪同委員長到南京,難道漢毅會不知道,這一去,或許永遠無法回來…。再者,我們逼委員長同意的條件,是停止內戰,一致抗日。難道,你就不曾想著抗日,奪回失土…。」姚龍俊深吸一口氣,他當然知道李子因所言有理,只是…。
    就在此時,楊府內傳出一連串的槍聲,李子因與姚龍俊兩人互視一眼,同時往楊府內奔了進去。就在李子因、姚龍俊等四人進了楊府,周顯陽則在府外好奇的四處張望,深怕中了李子因調虎離山的詭計,直到確定沒有不尋常,才囑咐士兵嚴密把守,自己也走入楊府中。
    楊府大廳,躺了五六具屍體,都是中彈身亡的下人,曾寶城與楊晉新到處巡視,並向姚龍俊匯報說道:「老大,都死了。這…可不像是假的!」李子因心臟「卜,卜。」狂跳著,不安的看著四周。沒過多久,楊晉新呼喊道:「老大,楊將軍的老婆、孩子們,屍體都在這裡了。」姚龍俊與李子因聞言,都跑到隔壁宴客廳裡,果然看見女人、孩子,或躺或趴在桌上,全都沒了氣息…。曾寶城臉色略帶驚慌地說道:「老大,呼吸與心跳全停了。不過,好像是中毒而亡,身上沒有半點外傷…!」姚龍俊艱困的嚥了口唾沫,雖然他此行是來滅楊湖塵滿門,但是還沒動手,就看見楊府滿門都死在自己面前,心中還是覺得詭異與驚恐。此時,又傳來楊晉新的聲音,說道:「老大,發現楊將軍了,死在書房…!」李子因跟著姚龍俊一起來到書房,只見書房躺著幾個俾女,全都是中彈而亡,而楊湖塵則躺在血泊當中,看來,也是死透了…。


儲存取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