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99章 搶救傷患如同戰爭

謎猴兄弟 | 2021-11-20 12:34:33 | 巴幣 0 | 人氣 118


    李子因驚訝地說不出話來,這個平行世界不是已經沒有恐怖份子了嗎?木忠祥與范文雄都「從良」當上跨國企業的董事長與總經理了,難道還有其他人來主導汽車爆炸?李子因來到簡素華身前,急問道:「素華學姊,怎麼回事?」簡素華回答道:「國道上連環車禍,其中一輛是大客車,更嚴重的是,車子起火燃燒了,而車上載滿了乘客…。」李子因聽完,心中暗吁一口氣,暗道:「還好,不是恐怖份子炸車…。」
    然而,護理長陳靜芝卻有點坐立難安,來到李子因身前說道:「李醫師,情況有點不妙…。」李子因疑問道:「怎麼了嗎?」陳靜芝臉上佈滿憂慮,說道:「主任與幾位資深的醫師都不在,有的參加醫學會,有的臨時有急事,就連宋雪凝醫師,也在刀房忙著…。目前咱們急診室,最資深的,就是你了…!」李子因向陳靜芝淡淡一笑,點頭說道:「沒問題的,我處理。」李子因在民國初年待那麼久,開刀技術或許沒有進步,但是擔任衛生連長許久,戰爭導致的大量傷患,看得卻比誰還多,或許連羅明誠主任也沒有李子因的這種經驗。
    李子因開始指揮現場所有人員,包含護理師、技師、急診NP…,就連那三個學校剛畢業的小護士,也被李子因分配到任務。李子因喘了口氣,大聲說道:「還有五分鐘,大量傷患的第一批,就會來了。各位平常的訓練與學習都很扎實,所以不用緊張,就按照我們剛剛分配的工作,每個人只要把手上的事做好,就不會有太大問題的!加油了,各位同事!」
    時間一到,傷患開始湧入急診,一開始還是如李子因預期的手忙腳亂,但是經過一陣子的磨合,急診室團隊開始步入正軌,幾個輕傷的傷患交給資歷淺的學弟妹,重症患者則由李子因自己出手,終於慢慢消化了這一批連環車禍的傷患。
    此時,急診室門口推進的病床上,躺著一位穿著西裝的病人,旁邊則跟著一位年輕人,一樣衣著光鮮,但神色緊張的跟著病床進到急診室,李子因一看,心中暗道:「這…,不就是木忠祥與范文雄嗎?」。此時,隨車的救護技術人員,向李子因交接病人病情,說道:「病人木忠祥,性別男,七十八歲,意識清醒,左大腿處因尖銳物刺穿動脈,導致大量出血,已經先用止血帶緊急處置!如果沒有問題,請醫師在這裡簽名。」李子因簽完名後,便將木忠祥推到定位,並開始處置,范文雄則在一旁緊張的問道:「醫師,我爺爺的傷勢,還好嗎?」李子因說道:「幸虧送來的即時,經過處置後,只要注意傷口別感染,就不會有甚麼大事!」一旁的木忠祥,意識十分清楚,聽到李子因如此說後,便說道:「醫師,謝謝你了。」李子因回禮道:「這是我的工作,沒甚麼好謝的!」木忠祥又對著李子因說道:「醫師,我覺得…,你很面熟,好像在哪裡見過?」李子因心頭一緊,尋思道:「木忠祥記得我?那代表…?」但隨後,木忠祥又搖搖頭,自嘲著笑道:「應該是我記錯了,不過,真的很感謝醫師您!」
    上午十一點二十三分,宋雪凝從開刀房回到急診室,只見急診室的佔床率竟然爆滿,甚至有好幾張病床沒地方塞,已經推到走廊暫置了,但竟然絲毫沒有忙亂的感覺!宋雪凝好奇的來到護理長室,指著這一切問道:「阿長,有大量傷患嗎?」陳靜芝心有餘悸的說道:「可不是嗎?國道發生連環車禍…!」陳靜芝將大量傷患的原因說給宋雪凝聽,宋雪凝隨即又疑問道:「但是,主任與幾個主治醫師不是去北部開研討會?剛剛是誰指揮?」宋雪凝充滿疑問,甚至,在她心中還有一句話沒說出口,那就是:「就算是羅明誠主任回來指揮,恐怕也達不到這種水平!」陳靜芝嘴巴一努,宋雪凝的眼神隨著陳靜芝的目光移動,看見正在護理站打病歷的李子因,宋雪凝驚訝的合不攏嘴,不可置信的說道:「是…李子因醫師,可能嗎?他不是因為被華電集團千金投訴,最後被主任強迫停職一個月,華電集團的千金才肯罷休?」陳靜芝也滿是疑問,小聲道:「我也覺得納悶,只是一個月不見,李醫師好像變成另外一個人似的。你不知道,剛剛李醫師指揮人員的時候,我彷彿有種…,人在戰場,湧入大量傷兵的錯覺!」
    回到護理站,宋雪凝在李子因身邊坐下,笑著說道:「李醫師,聽啊長說,你剛剛指揮人員,處理大量傷患時,經驗好像很老到。我就不懂了,你這是去哪邊學的?」李子因淡淡的說道:「在家看電影啊!戰爭片,尤其主角是醫護兵或戰地醫師的那種,看久了,也就上手了!」宋雪凝知道李子因說的應該不盡不實,但又沒有毛病可挑,只好轉移話題說道:「如果看戰爭片有用,那我應該去請教我姨婆,她老人家也是經歷過戰爭的,可惜,她年紀很大,已經有老人失智症了!」李子因有一搭沒一搭的問道:「你姨婆也是醫師嗎?」宋雪凝搖搖頭說道:「我的姨婆,在抗戰期間只是個戰地護士,不過她會開刀與縫合,技術爐火純青,據說一開始,也是用豬肉開始練習的。」李子因全身如同被電流襲擊,正在打字的手,如同被定格般,竟無法移動,不知過了多久,李子因才艱難的吞了一口唾沫,開口問道:「妳…妳是說,妳的姨婆…?」嚅囁了半晌,李子因竟然連一句話也問不出來。宋雪凝笑道:「說到戰爭,你就興奮得連話都說不出來,真是的。」李子因又問道:「可以請問一下,妳的姨婆,叫甚麼名子嗎?」宋雪凝一臉尷尬道:「我…不知道我姨婆叫甚麼!只知道她姓紀,因為,我奶奶叫紀雲!」
    聽到紀雲這個名子,李子因心中激動萬分,眼淚在眼眶中打滾。宋雪凝看著李子因如此奇怪的反應,擔心的問道:「李醫師,你…還好嗎?」李子因尷尬地低下頭,擦了一下淚水,撒謊道:「沒事,只是突然想到,如果我也有爺爺奶奶,該多好…。你的爺爺奶奶還在嗎?」宋雪凝歉然道:「抱歉,說了一些讓你難過的話題…。我爺爺奶奶都已經去世了,現在只剩一個姨婆,住在老人安養院…!」李子因哽咽道:「妳姨婆…還有其他家人嗎?例如先生或孩子之類的?」宋雪凝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搖頭說道:「應該沒有,印象中,我姨婆都是自己一個,除了我們家,沒有其他家人了。」李子因突然抓住宋雪凝的雙手,態度誠懇地問道:「宋醫師,我能…請妳帶我去看你姨婆嗎?」宋雪凝突然被李子因握住雙手,表情有點羞怯,愣了幾秒後,才點頭說道:「帶你去當然沒問題…!」李子因高興道:「那我們等等下班就過去。」宋雪凝笑道:「沒有那麼猴急啦!要過去之前要先預約,而且,安養院是有探病時間的,不是你說想去就去!」李子因問道:「那甚麼時候去比較方便?」宋雪凝拿出班表,指著三天後道:「就這天了,我們倆個剛好都沒班。」
    接下來的三天,李子因在醫院工作好像很認真,但做了甚麼事自己卻都渾渾噩噩。就連木忠祥出院前,親自到羅明誠辦公室,讚揚李子因,承諾要捐款幾千萬給醫院,李子因都記不清楚了。因為,李子因的腦袋中只有一件事,就是三天後,就要去看紀晴了。
    出發的當天早上,宋雪凝開車,載著李子因,經歷了一個半小時的車程,來到一間位於海岸邊的安養院。宋雪凝帶著李子因走進安養院,先在會客室辦理手續,然後才進到安養院內部。一路上,李子因心情激動自是不必說,心中也暗讚這間安養院的環境不錯,宋家安排紀晴住在這樣的地方,也算是善待她了。來到一處海岸邊,宋雪凝指著一位坐著輪椅,眺望海邊的老奶奶道:「那位就是我姨婆了!」說著,就自己先跑了過去,並大聲喊道:「姨婆.姨婆,小凝來看您了!」李子因舉步維艱的跟了過去,淚水已經不自覺的開始滑落…。只見那位老奶奶回頭,雖然滿頭白髮,皺紋散佈在臉上,但笑容慈祥,感覺無比親切。來到老奶奶的身邊,宋雪凝蹲在輪椅前,對著老奶奶噓寒問暖,而李子因只是在一旁流著淚,卻不知該說甚麼。宋雪凝來到李子因身邊,問道:「你怎麼…哭的這麼傷心?」李子因說道:「抱歉,讓你見笑了。我沒事,只是想到我的祖母…。」宋雪凝點點頭,說道:「你先陪一下我姨婆,我去找院方的人,問一問姨婆的病情!」
    宋雪凝走後,李子因蹲下身子,看著老婆婆的手環上,病人姓名寫的是「紀晴」,兩行眼淚再度滑落,情不自禁的拉著紀晴蒼老的手,說道:「小晴,我…我是大口子,你…你還記得我嗎?」紀晴臉上依然掛著和藹的笑容,說道:「孩子,你怎麼哭了,受什麼委屈跟婆婆說,乖乖不哭喔!」李子因的眼淚如同潰堤的洪水,滴濕了自己胸口前的衣衫。離開紀晴前,李子因想的都是紀晴能忘記自己,從新過生活,所以才會選擇在無臉男子追殺時,不躲不閃。但如今,紀晴真的忘記自己了,李子因卻感覺到無盡的失望與悲痛…。
    「假如,時光可以倒流,我可以重新選擇,那麼…我還是會選擇…,讓小晴忘記我嗎?」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