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89章 惡夢成真

謎猴兄弟 | 2021-11-16 06:43:26 | 巴幣 0 | 人氣 20


    三天前,周顯陽收到一封信,信裡面只有幾張照片,是楊晉新、曾寶城等人的死亡照片。雖然信中一個字也沒有,不過周顯陽卻知道,這遲來的報復,終究還是到來了。
    其實,周顯陽也看了最近的新聞,知道楊晉新與曾寶城已經慘死。周顯陽雖然無法知道兇手是誰,但是,憑他的聰明,不難猜出,兇手必與多年前,自己與楊晉新、曾寶城幹了那件慘絕人寰的事情有關…。周顯陽知道遲早會輪到自己,也知道以兇手的神通廣大,連有隨扈保護的楊晉新都不免慘死,自己只是一個無權無勢的老人,如何躲的了兇手追殺?更何況,就算自己躲開了,那自己的兒子、媳婦、孫子一家共五口,該怎麼躲?自從做了那件慘案之後,周顯陽就覺得自己越來越不受重用。每當夜深人靜,周顯陽問自己為何會淪落到這種地步時,「聰明反被聰明誤」的這一句話,便會出現自己腦中。所以這一次,明知到兇手會找上他,但他告訴自己,就糊塗一次吧!如果可以用自己的死,換來兒孫的安全,那他會毫不猶豫。
    果然,就在周顯陽收到照片後沒多久,兇手便打電話來告訴他,只要按照他們說的去做,那周顯陽的兒孫必然安全無虞…。所以周顯陽按照兇手的時間,來到火車站一隅,拉著兇手留下的一只大型行李箱,來到售票口,購買了兇手指定的班次列車,並上車了。
    火車行進間,周顯陽坐在第四節車廂中,正心神不寧的凝視這只行李箱。按照周顯陽的推測,這只行李箱中,應該就是裝著爆裂物了…。自己上半輩子幹了許多缺德事,死不足惜,但其他無辜之人,還是能不牽連,就不牽連,也算是給自己的兒孫積點德…。有如此想法的周顯陽,站起身來,想去找一節比較沒人的車廂,卻在此時,一個年輕人急忙跑了來,把自己撞倒在車道上…。
    奔跑中的李子因,撞上剛好起身的周顯陽,老先生一屁股坐在地上,哼哼唧唧的半晌站不起來。李子因歉然的說道:「真是對不起,先生,您沒事吧!」說著,便彎下腰要去攙扶周顯陽。周顯陽笑著搖了搖手,說道:「沒事,沒事。」李子因本想繼續往前追列車服務員,想到甚麼,又轉身對周顯陽說道:「老先生,等等火車可能會有點意外,或許會緊急停車,您要坐好,別到處亂跑,很危險的。」說著,又把周顯陽推回原位坐好,才又拔足狂奔。周顯陽則是一驚,心中嘀咕道:「意外?緊急停車?難道,這年輕人知道些甚麼?」
    李子因一口氣往前狂奔的五節車廂,但之前那位銷售小姐卻不見了,就在李子因心中焦急萬分之際,眼前出現了一位查票員。李子因急忙來到那位查票員身邊,正要開口說話,只聽見身後一陣「轟隆」巨響,李子因才轉頭,一股巨大莫名的力道把整節車廂往外甩出,李子因也被這股力道往前推擠,整個人撞到車廂門的玻璃上,瞬間,臉部、頭部等多處位置撞擊、受傷,血流不止。一陣暈眩後,李子因再度清醒過來,只見眼前的場景,猶如人間煉獄般恐怖,車廂中死傷無數,有的人被變形的鋼板夾住,不斷哀號呻吟著,也有人全身被各種碎裂物刺穿,全身流淌著鮮血,掙扎著從座位上爬起。李子因瞬間想起趙嘉馨,便從已經扭曲變形的車廂門口,掙扎爬出,手臂與大腿多處被突出的鋼片割傷,鮮血淋漓。
    勉強爬出車廂的李子因,看到眼前的一幕時,還是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只見列車的各車廂早已脫離軌道,有的已經翻覆,底部朝上、有的扭曲變形,也有兩三節車廂堆疊在一起,車廂內冒著陣陣白煙,還活著的人,哀號、哭喊、呻吟、咒罵的聲音此起彼落…。李子因艱難的一拐一拐地往前走著,經過一節火焰熊熊燃燒的車廂時,聞到了一陣陣的塑膠與人肉的燒焦焦臭味…。李子因感到焦急,忍不住眼淚往下掉,心中不斷暗禱:「嘉馨…,撐住…,妳千萬不能有事,我就來了…。」
    好不容易來到趙嘉馨所在的第二節車廂,只見車廂已經翻覆,李子因忍住全身的疼痛往車廂上爬,來到車廂門口,但此時已經變形,李子因使盡吃奶的力氣也根本推不開。李子因來到玻璃窗上,看見車廂內的人,不知是死是活,大多倒在地上不動,但有幾個受傷較輕的人,踩著座椅往上爬,正敲打著玻璃,想逃出車廂…。李子因隨手撿來一根小孩手臂粗的鐵棍,猛砸玻璃邊緣…,直到的四下,玻璃破碎,李子因便順手拉出個還能移動,並想爬出車廂的乘客。
    所有能自己動的乘客,李子因都順手救了,剩下的無法自己爬出車廂,傷勢比較嚴重,也只能等待救援了。因為,李子因心中更急著要救趙嘉馨。順著椅子往下爬,但卻一個腳沒踏穩,整個人跌落地面…。李子因忍痛爬起,沒空檢查自己的傷勢,繼續往前搜尋趙嘉馨的身影…。然而,終於走到趙嘉馨的座位前,映入李子因眼簾的,卻是李子因最不願意見到的一幕,只見一支不知從哪裡突出的鋼條,插入趙嘉馨的胸膛,鮮血,正不斷沿著鋼條往下滴落…。李子因紅著雙眼來到趙嘉馨身前,哭著嘶吼道:「嘉馨…,嘉馨,妳能聽到我的聲音嗎?」趙嘉馨無力的睜開雙眼,看見是李子因,虛弱的說道:「子因哥…,我…好怕…。」李子因眼淚開始不停的往下掉,但仍要裝作堅強,說道:「嘉馨,不怕,我在這裡…。嘉馨聽我說,妳要撐住,等等送妳去醫院急救,妳會沒事的!」趙嘉馨眼中含淚,看著李子因道:「我…還有救嗎?」李子因哽咽道:「當然有救,這一次,等妳傷勢治好了,我要跟妳求婚,我不要再把妳讓給黑仔了…。」趙嘉馨虛弱無力的眼中透出光彩,說道:「你…,是認真的嗎?」李子因哭喊著說:「當然是認真的,嘉馨,撐住…,跟我結婚,我愛你,非常非常愛你…。」趙嘉馨嘴角上揚,但潔白的齒縫卻流出鮮紅的血液…,說道:「我知道…你是…哄我的,但我…很開心…!可是...,我已經...答應...黒仔...!」話沒說完,趙嘉馨便閉上雙眼。李子因抓著趙嘉馨的手痛哭道:「不…,不要…,嘉馨,妳別走…。」李子因放聲大哭,隨後眼前一黑,就此不省人事。
    身體漂浮的李子因,感覺自己好像在一艘小船上,也好似在顛簸的火車車廂中…。李子因似乎看見了趙嘉馨的盈盈笑臉,兩人一起去遊樂園,完成了趙嘉馨的未竟之夢…。隨後,趙嘉馨對著李子因說道:「子因哥,謝謝你的陪伴,我…要跟你道別了。」李子因一愣,問道:「道別?你要去哪裡?」趙嘉馨說道:「我要去一個很遠、很遠的地方…,或許,不會回來了。我不在的這段日子,黑仔就麻煩你多多照顧了!」李子因急忙問道:「難道…,你就不能留下,一定要離開嗎?」趙嘉馨無奈的笑了笑,說道:「我也想留下,可惜,這不是我能決定的…。或許…。」李子因著急的問道:「或許甚麼?有什麼方法可以留下你?」趙嘉馨說道:「我能不能留下,就要看你,是不是能把事情的源頭處理好…。」說完,趙嘉馨的身影越來越遠…,李子因著急的追問著,說道:「什麼叫把事情的源頭處理好…,嘉馨…,別走…。」
    「嘉馨…,別走…。」一陣叫嚷,李子因從床上驚坐而起,只見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身上插滿各種管子與點滴,經過這一劇烈拉扯,身上原本已經縫合好的傷口又裂了開來,滲出鮮血。宋雪凝剛好從病房外走進來,看見李子因已經清醒,高興地走到李子因的身前,問道:「好一點了嗎?身體哪邊不舒服?」李子因沒有回答宋雪凝的話,而是問道:「嘉馨呢?她…?」宋雪凝眼眶一紅,只是搖了搖頭。雖然明知道趙嘉馨凶多吉少,但親自證實死訊,李子因仍不免悲從中來,淚流不止…。宋雪凝知道不好勸李子因,只能說道:「我想,嘉馨也不願看你這麼悲傷,千萬要保重身體…。」宋雪凝擦了擦自己的眼淚,便走出病房。
    不知過了多久,病房的門又被開啟,李子因以為是宋雪凝回來,並沒有理會,只是擦著自己眼角的淚水。隨後,那道身影在病床前站定,李子因定睛一看,來人是歐志揚,李子因急忙起身,只見歐志揚眼眶紅腫,臉色憔悴,在李子因的床頭邊坐了下來。看見歐志揚,李子因便想起過世的趙嘉馨,眼淚如同止不住的泉水又湧了出來,說道:「我…對不起你,黑仔…,我沒有保護好嘉馨…。」說完,李子因抱頭痛哭,身體蜷縮成一團,不斷抽搐…。歐志揚一開始的確有怪罪李子因的味道,只是,看見李子因如此悲傷,自己又怎麼忍心在責怪他?歐志揚想伸手安慰李子因,但自己臉頰上的淚水,卻也不聽使喚的湧出。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