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島民第二部] 第三章 驟雨(3)

911010813 | 2022-06-09 01:58:08 | 巴幣 12 | 人氣 104


第三章 (3)

「人活在這個世上,總會有一兩個技能,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沒發現,有些人卻能將它發揮的淋漓盡致,這種人往往會被稱作天才,你們的阿廣叔叔就是其中之一。」

孝誠背著剛剛聽故事聽到睡著的禮彬,三人離開了湖心亭走在來時的路上。

「而我何其有幸,能夠待在這樣的天才身邊,才得以學到他的一招半式。」

孝誠這句話雖然謙虛了,但在他心中,渡邊廣的實力似乎永遠在他之上,令他望塵莫及。

「當學徒的那段日子雖然苦但也很快樂,至少那是我喜歡的事。同時,也讓我看到那個時代日本人對於自己職業的執著。也就是所謂的「職人精神」。」

孝誠回想起進入中川菓子舖那年的往事⋯⋯

明治33年四月,台中大墩頂街的中川菓子舖招牌在陽光照射下,閃閃發亮。

中川菓子舖的老闆姓佐藤,中川則是承襲他師傅的店鋪而來。

據說出身京都的佐藤年輕時也是個技藝高超的和菓子師傅,在大阪附近享有盛名。但在一次意外中不慎弄傷了手,之後黯然離開了大阪。

幾年後,佐藤雇用年輕一輩的師傅,並以老練的交際手腕在現今的山口縣一帶繼續經營和菓子店;雖然沒有之前在大阪的規模,但政商關係不錯,因此商品常常成為當地政要的伴手禮。

隨著長州藩(註一)的要人們漸漸進入日本的政治中心,佐藤夢想著有朝一日也能在東京展店。

就在此時,台灣被納入日本版圖,初期總督府官員幾乎都是任用薩摩藩(註二)與長州藩人士,有關係的商家也大多隨總督府官員們移入台灣,中川菓子舖便是其中之一。

這位已年過半百的佐藤其實心中是千百個不願意。對他來說,雖然山口在他眼裡算是鄉下,但做為他職涯或是人生的終點就算再怎麼鄉下也比來到這塊蠻荒之島好上萬倍。

無奈為了生意,還是只能攜家帶眷通過重重審核,踏上了帝國最南端的土地-台灣。

上述的原因加上剛來台時小兒子便染上瘧疾夭折,恨透這座島的佐藤總是對剃髮留辮的下人「清國奴」、「清國奴」的罵著,順勢就往他們身上踢去。

在店裡當學徒的孝誠自然也少不了言語的羞辱。但沒有留辮,加上店裡頭號師傅渡邊廣的幫忙下,躲過許多皮肉痛。

這間店的規模算是當時在台中最豪華的菓子店,專職的師傅就有五位,除了渡邊外,其餘的師傅都是佐藤在日本時高薪延攬的人才。

這天下午的休息時間,孝誠和河村在店後的巷子聊天。
聽店內的資深員工河村說,渡邊是個很厲害的人物。

「渡邊那傢伙的口音我一聽就知道是九州人,像個小老頭似的,他來應徵那天直接衝到老闆面前說要當師傅,大家都笑翻了。」河村叼了根煙笑著說道。

「老闆當時應該也是想看他出醜再好好教訓這個狂妄的傢伙,於是讓當時店內頭號師傅下澤去會會他。」

「下澤當時在眾人面前捏出了秋菊的上生菓子(註三),要他也試試。」

河村說完從嘴裡吐出一圈圈的白煙。

「後來呢?」孝誠對於這場比試非常感興趣,催促著河村說下去。

「渡邊看完嘴角動了一下,二話不說就快速做出了比那難度還高的牡丹,頓時全場鴉雀無聲。」

「你推花瓣的時候太用力了,導致裡面的顏色露出太多,搓揉時也沒有均勻所以整個花色看起來東一塊西一塊的。老實說,很醜。」

對於曾經也被渡邊廣毒舌攻擊過的孝誠,聽到這只能苦笑以對。

「老闆當下就直接任用他,而顏面盡失的下澤也離開了店裡。」

「原來還有這樣的故事呀。」

「是呀,渡邊那傢伙就像是為和菓子而生的天才。」

「為和菓子而生...的天才」孝誠若有所思的複誦著河村的話。

「還在那偷懶呀!快進去工作,清國奴!」

站在巷子口的佐藤大聲喝斥巷尾的孝誠,孝誠趕忙衝進後門,留下蹲在牆邊笑著繼續抽菸的河村。

名義上孝誠是學徒,但來到菓子店已經半年,除了打掃就是搬運貨物,有時候還要幫佐藤一家洗衣服、整理住所,完全沒有摸索和菓子的機會;偶爾進入工作房時也只能匆匆看個幾眼過過癮。

直到第二個月後,渡邊才讓孝誠在打烊後留下來學習一些基本知識,但老闆佐藤並不知情就是了。

剛被趕進門的孝誠搬了一堆原料進入工作房,特意放慢腳步偷偷觀察師傅們的動作。

「喂!你在幹什麼?東西放了就出去!」阪田對著孝誠大聲罵道。

孝誠趕緊將原料放在地上,鞠躬後離開。

「等等。」渡邊小心翼翼的將上生菓子放入盒中的同時叫住了孝誠。

他擦了擦手,對著正在煮紅豆餡的學徒高畑說:

「你去準備求肥(註四),這裡交給姜。」

高畑先是愣了一會兒,之後點了點頭轉身離開,工作房裡的人個個竊竊私語。

「這樣不行吧?渡邊?」一個叫鈴木的師傅率先發難。

「楞在那幹嘛?等等餡料要焦了。」第一時間渡邊沒有理會他的抗議,而是先讓孝誠去顧餡料。

等到孝誠開始動作,渡邊才抬起頭看著鈴木說道:

「哪裡不行?學徒不就是來學習的嗎?整天打掃就會做出東西來?」

「可是他是...」

「是本島人?還是你們口中的清國奴?」

「或是你們優秀的內地人擔心這些本島人、清國奴的能力在你們之上?讓你們顏面盡失?」

「你這傢伙別太過分了,渡邊!」鈴木憤怒的將帽子甩在工作桌上。

「這是我的場子,不開心跟老闆說去。」渡邊冷冷的吐出這幾個字。

「還想工作的繼續動作,不然就出去!」

聽到這,眾人紛紛繼續手邊的工作,彷彿剛剛的事情從未發生過一般,得不到支持的鈴木負氣轉身。

「慢著。」渡邊大聲叫住了他。

「維持桌面整潔的基本功夫都忘了嗎?」

說完,渡邊便將剛剛被甩在工作桌上的帽子丟還鈴木,接住帽子後的他狠狠的瞪了渡邊一眼,狼狽的離開工作房。

「我的工作房裡只留有能力者,而不是自以為是的傢伙,聽到了嗎?」渡邊對著大夥說道。

「是!」眾人堅定的回覆響徹整個工作房。

「我記憶中的他總是滿臉笑容,有時還會偷偷塞羊羹給我。沒想到阿廣叔叔在工作上是這麼嚴厲的人。」

父親口中和記憶中的渡邊廣幾乎判若兩人,若竹感到相當驚訝。

「他其實對於老人和小孩很和藹可親,但在職場上就是個惡鬼,誰來說情都沒用的。」

孝誠說完自己都笑出了聲來。

「在工作上他不分人種只以能力論高低,無論你出身為何,只要有才能他一定會全力栽培。」

「相反地,在店裡混吃的無能者除了抱持輕蔑的態度外,他會用盡一切方法把你給弄走,阿廣就是一個這麼古怪的師傅。」

「也多虧有這樣的一個師傅,才能讓我繼續朝甜點這條路前進。至今,我依然很感謝他。」

說到這,背上的禮彬慢慢滑了下來,若竹示意要抱起禮彬,孝誠伸出手回絕後將禮彬稍稍往上拋,兩人又繼續走回來時路。

「那,等到台灣這裡平靜(安定)之後,我們再去內地(此內地指的是日本)看看他吧!」

若竹笑著對父親說。

「平靜之後呀⋯⋯」

「怎麼了嗎?」若竹那圓滾滾的大眼疑惑的看著父親。

孝誠回想終戰後台灣的局勢,到了能開放國門赴日旅遊之時恐早已魂歸西天,但怕滿懷期待的若竹失望,到嘴邊的話瞬間吞了回去。

「沒什麼,回去吧。」

走著走著,三人經過來時的弘園閣,大門依舊深鎖,那烏黑的瓦片被斜下的夕陽照射的閃閃發亮。

多年以後,這棟繁華一時的料亭也隨著日治時期的終結,淹沒在歷史的洪流之中。


註一:長州藩為德川幕府時代的外樣藩,外樣藩這類的藩通常是指關原合戰時親豐臣家與德川家敵對的大名(諸侯),只有管理自身領地的權力,無法參與幕府政治的決策。

領地為周防(約現今山口縣東南半部)、長門(約現今山口縣的西北半部)兩國。

在幕末時期長州藩後來和薩摩藩結成薩長同盟,共同討伐幕府。戰勝後成為明治政府的主力,許多政治家與軍人都出自此二藩。

註二:薩摩藩正式名稱為鹿兒島藩,是個在九州南部統治薩摩國(約現今鹿兒島縣西部)、大隅國(約現今鹿兒島縣東南部)、日向國(約現今的宮崎縣)以及琉球的外樣藩。

註三:和菓子若以含水量來分,一般10%以下的稱作「干菓子」,10%〜30%稱作「半生菓子」,而水分在30%以上則稱作「生菓子」。

此外還有一種被稱作上生菓子,是生菓子的一種,因為屬於高級的菓子故稱作上生,有特等之意。

這裡的渡邊和上澤比試的練り切り(ねりきり)是一種以大和山藥(部分地區使用求肥)、砂糖和白豆餡製作的外皮,加上師傅高超技法捏製出的上生菓子。通常以花草、動物、自然界或是四季變化為主題,由於兼具視覺與味覺的享受,當時常用於高級茶會的茶點。

註四:求肥(ぎゅうひ)是一種以白玉粉(糯米粉)、水、砂糖,水麥芽所製成的和菓子,質地柔軟,除了可以直接食用,也常被當作其他和菓子的基本材料。

除了上述的上生菓子,還有羽二重餅、若鮎和吉備糰子等和菓子也有使用

據說古時通常以黑砂糖製作,所以顏色與質地類似牛皮,但後來因為日本當時不吃牛,因此將名稱改為同音的「求肥」。

創作回應

財務
請問還有後續嗎?
2022-08-07 06:15:01
911010813
抱歉,最近電動打太兇了我盡量趕稿中
2022-08-07 15:15:1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