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島民第二部] 日治篇 第三章 驟雨(2)

911010813 | 2022-05-31 07:04:59 | 巴幣 12 | 人氣 50


第三章 2





「怎麼可能?我阿爸做的和菓子是全帝國最好吃的!」禮彬不服氣的從父親懷中跳了下來大聲抗議。

「禮彬呀,你還沒上學前不會寫字吧?」

禮彬看著父親點點頭。

「每一行都有它的專業在,都需要透過學習才能夠做的更好。」

「還要不斷吸收新知,才不會被時代淘汰。」

「甜點這條路,太深、太廣了。」孝誠摸摸禮彬的頭笑著說道。

孝誠看向湖中,繼續說著那段往事:

現在已經是深夜,下街靜謐無聲,只有孝誠這家的房內發出微微黃光和陣陣豆香。

廚房裡,孝誠將杓子用力一甩,杓中的紅豆被扔進了水槽中。

「還是不對。」

「要不要先休息了?」幫忙生火的意妹放下柴按了按孝誠的肩膀。

自從假裝日本人被識破後,孝誠在大街上的生意也做不下去。但他不肯認輸,整天待在家中煮著一鍋一鍋的紅豆,其實那時候的孝誠對21世紀時吃到的麻糬、不對,正確來說應該稱作大福的味道已經很薄弱,所以只能靠一遍又一遍的實作去找出那個味道。

今天已經是第五天了。

熾熱的廚房裡,孝誠站在鍋前不斷翻炒,額上那斗大的汗水慢慢滑向雙頰、脖子,最後擴散在孝誠的胸口濕了一片。

孝誠不斷閃躲著炒豆沙時噴濺出的餡料,左手仍然不忘繼續拿著鏟子翻攪。

一旁幫忙的意妹盯著孝誠,不經意的笑出聲來。

孝誠以為意妹在幸災樂禍,正準備唸她幾句時,意妹起身高舉右手用毛巾輕輕擦拭著孝誠額上還未滴落的汗水。

「你又回到那個時候了呢!」

意妹接著說道:

「這段時間,我們變鬼變怪(裝神弄鬼)的做那些騙人生意,錢是有了,但你卻不快樂。」

意妹看透了這段日子孝誠心中的不安,她知道孝誠的良知與現實在拉扯,但孝誠的心始終偏向良知那端,所以意妹才會在身旁默默的協助,打算在適當時機要他收手。

沒想到卻被那位年輕人提早點破,但這也讓意妹鬆了口氣,至少可以不需要和孝誠正面衝突。

「現在的你,和北埔那時候一樣,很歡喜(開心)的在做著你喜歡的事。」

「就連餡炸到臉上,你還是微笑的。」

被意妹這麼一說,孝誠也想起了在天水堂廚房,他和意妹做出雞卵糕的那天。

孝誠轉頭看著意妹,意妹也歪頭報以微笑,就在四目相對,雙方越靠越近時,兩人都聞到了鍋中的焦味。

孝誠趕緊鏟起鍋中的紅豆餡,但為時已晚,整塊暗紅色的餡料蓋上了一層焦黑的外皮;但兩人並沒有懊惱,反而開心的大笑起來。

許久,孝誠看了那幾鍋失敗的紅豆,捏了幾下鼻根,接著與意妹一同收拾這間混亂的廚房。

之前賺的那些錢孝誠用的差不多了,繼續失敗下去也不是辦法。孝誠只好先休息,等到注意力集中時再看看能不能煮出比較完美的味道。

就這樣過了一個禮拜,孝誠終於做出了自己滿意的作品。

經過多方打聽後孝誠得知那位年輕人是在頂街中川菓子店上班的師傅,於是他天天帶著成品請求那位年輕人幫忙試試味道。

前兩天,孝誠好不容易等到店打烊,年輕人收拾完用具步出店門口,他立刻衝上前去恭敬的拿出成品想請他試試,但那位年輕人卻連看都不看的就離開,留下一臉錯愕的孝誠。

就這樣過了又過了一個多禮拜,年輕人終於瞧了一眼孝誠手中的大福。

但最後還是沒能讓他吃下。

「形是有了,但包法不對 。」年輕人說完這句話後便離開了。

不死心的孝誠繼續努力,終於在五天後年輕人拿起了孝誠手中的大福並嚐了一口,同時要他在明晚10點過後到菓子店的後門。

這天晚上,興奮不已的孝誠提前到達中川菓子店的後門,只見那名年輕人早已靠牆站在木門旁。

「還不錯,提早了半小時。」年輕人笑著對孝誠說。

孝誠隨即將下午回去時捏的大福拿給年輕人,他看了一眼後並沒有收下,而是示意孝誠和他由後門一同進入店裡。

「我和老闆說過了,暫借他的後場一晚。」年輕人一邊說,一邊戴起帽子穿上工作服,並將印有「渡邊」的名牌掛在胸前。

「看好了,這些動作我只做一次,學不學的起來就看你有沒有天份了。」

渡邊將事先準備好的外皮搓揉成團、壓扁,再取出適量的紅豆餡將其置於外皮上方,接下來右手大拇指與食指輕壓內餡,左手則抓緊外皮,維持握拳狀順時針方向旋轉將外皮往上推。

「這樣包出來的外皮與餡的比例非常均勻,切開的剖面也會比較好看。」

渡邊繼續收口並按壓使其密合,最後將收口處朝下、搓圓,即完成一個飽滿適中的大福。

「這裡的材料你可以使用,就在這練習到熟練為止吧!」渡邊邊以濕布擦手邊說道。

孝誠聽完點了點頭,手洗淨後便開始練習。

過程中渡邊並未動手指導,完全讓孝誠自己憑著記憶去做,頂多在旁邊口頭提醒注意事項,就這樣練習到凌晨一點,渡邊終於點頭,並對孝誠說:

「這樣可以了,你以後就算只賣這個大福也可以維生,我就教你到這為止,以後不要再來了。」

說完,渡邊轉頭準備收拾。

聽到這,孝誠趕緊跑到渡邊面前說道:

「不是的!我不是只要學做大福,我想要拜你為師,學習更多和菓子的製法。」

「開什麼玩笑?你以為這樣就是入門了嗎?告訴你,你現在連和菓子的邊都沾不上!快走,我還要收拾東西。」

說完渡邊繞過了孝誠繼續收拾,孝誠再次跑到渡邊面前,並跪了下來。

「快讓開,跪了也沒用。」

「我很快樂!」孝誠低頭大聲喊著。

「做大福的這段日子,我很快樂!」

「它讓我找回了之前我對甜點的熱情,無論是煮豆子,炒餡,還是做外皮,每分每秒都讓我很開心,而不是只為了錢!」

渡邊靜靜的聽著,孝誠繼續說下去。

「所以,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待在你這種厲害的師傅身邊,讓我體會更多樂趣,欣賞和菓子那種獨特的美。」

渡邊停了幾秒,之後蹲下對他說道:

「這條道路沒有你想像的輕鬆,從學徒開始的話可能要10年、甚至20年才能獨當一面,你有這樣的決心嗎?」

「有!我現在什麼都沒有,只有時間!我會把你教的全部吸收,用最快的速度。」

渡邊慢慢起立伸了懶腰,接著說:

「先幫我把這弄乾淨吧!早上5點來店裡,從學徒開始。」

孝誠聽到這不停道謝,渡邊反而唸了他:

「不要再囉嗦!快點弄完回去睡,5點沒看到你之後就不用來了。」

兩人整理到2點才離開,孝誠也由渡邊的引薦成為了中川菓子店的學徒。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