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84章 舊人重逢

謎猴兄弟 | 2021-11-13 14:51:56 | 巴幣 0 | 人氣 54


    李子因聽江仁平如此說,點頭說道:「姚龍俊說的應該就是我,但是,委員長,我那不是預言,是推論…,也就是說,如果按照這個局勢發展下去,可能會發生的事…。」李子因為了不讓江仁平胡亂猜想,盡量將整件事情說的合理一點。江仁平點頭說:「可不是嗎?我也跟龍俊說過幾次,別相信一些怪力亂神的言論。不過,龍俊對你所言,好像頗為相信,他跟我說,依據你的預言,共產黨會全面佔領中國,我等則會退守台灣,他才會建議我把共產黨往死裡打…。話說回來,既然你本人在此,倒是說說,你真有如此預言?」李子因被江仁平的話,嚇得汗流浹背,不斷用手背擦拭額頭的汗水,正在腦中組織該如何回覆,畢竟,李子因知道,眼前這個人物可不像姚龍俊一般容易忽悠。
    江仁平一口氣將粥喝完,靜靜的看著李子因。李子因則放下碗筷,向江仁平說道:「委員長,我再次跟您澄清,我這是推論,不是預言。所謂推論,是有很多前提要素成立,推論才會接著成立,一旦這些要素解除,那推論自然就無法成立!我的確推論過,共產黨會全面佔據中國大陸…。」江仁平臉上一陣抽搐,正色問道:「你為何有此推論?依據甚麼?」李子因再度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在這位中國近代史叱吒一時的領袖人物前,說這些幾乎是「大逆不道,妖言惑眾!」的言論,李子因只感壓力十分龐大。
    頓了頓,李子因繼續說道:「水如果往平坦的地上倒,它會往哪裡流,我不清楚。但如果往斜坡上倒,它一定往低處流!歷史趨勢亦是如此,而民意,就是這股水流…。」李子因不敢賣弄來自未來的優越感,而是盡量的以誠意打動江仁平。聽完李子因的論點,江仁平還是有所不服,說道:「所以,你的意思是說我國民黨不得民心…?」李子因一咬牙,點頭說道:「目前來看,的確如此…。」李子因有話直說的性格,在此又開始發揮,不管江仁平臉上已經掛著不悅的神色,繼續說道:「別的不說,就以抗日的事情來說,全國民眾對於抗日的情緒,已經可說是四海鼎沸,但委員長依舊輕忽。您可能覺得,這抗日的情緒都是共產黨所鼓動來的,其實不然,大多數國人都有著愛國之心,願意為國犧牲奉獻,但是當這股情緒找不到出口時,民眾當然就會有所不滿!」
    李子因繼續說道:「委員長,您可曾想過,當年國民黨推翻滿清政府時,民意站在哪一邊?顯而易見的,是與國民黨站在一起的,因此雖然歷經多次失敗,最後依然成功。可民意為何會站在國民黨這邊呢?豈不是因為民眾看著滿清政府顢頇,被列強欺負,心有不滿,想要換一個新的政府…。今天好不容易換咱們國民黨執政,但照樣不聽取民眾心聲,不顧及老百姓需求,如此還能奢望民意繼續支持咱們嗎?」為了拉近與江仁平的關係,李子因左一句咱們,又一句咱們,希望能打動江仁平。江仁平嘆了口氣,說道:「你說的道理我何嘗不懂?一旦聯共抗日,讓共產黨休養生息,他日坐大,豈不更難收拾?」李子因說道:「委員長,其實共產黨是否會坐大,全由您決定!」江仁平疑問道:「我決定?此話何意?」李子因說道:「現在,咱們是執政黨,原本就有執政黨優勢。如果咱們善待百姓,凡事以百姓為考量依據,讓百姓生活無憂無慮,傻子才會去加入共產黨!沒有生力軍加入,共產黨如何坐大?」江仁平無語,只是淡淡地說道:「我想想!」
    1936年12月22日下午一點十分,起居室中,江仁平穿著正式服裝,正站在鏡子前看著是否合身,看見李子因到來。江仁平說道:「子因,你看我這身衣服,可合身?」李子因點頭說:「很好看,這可是漢毅讓人給您縫製的…?」聽到章漢毅的名子,江仁平臉上閃過一絲不悅,沒有正面回答李子因的話,只是說道:「等等我太太與財政部長等南京政府高層會前來與我會談,所以先準備、準備!」李子因點頭,知道章漢毅與江仁平談過幾次,總是不歡而散。而李子因自己也是幾天前,跟江仁平討論過一次連共抗日的話題,之後雖然還是天天來探視江仁平,卻再也沒提過這個話題,因此,李子因也不知江仁平此時心中的決定如何?但如此耗下去總不是辦法,所以章漢毅讓委員長夫人與南京政府高層,前來商談連共抗日議題,期望能盡早達成一致抗日的協議。兩點整,江仁平端坐在椅子上,李子因則站在一旁,這邊拉一下江仁平的領子,那邊調整一下江仁平的袖子。此時,起居室外走進了五六個人,只有一位女子,其他都是西裝革履的男人。眾人一見到江仁平,無不紅了眼眶,問道:「委員長,您…可安好?」江仁平點點頭,只見那位美貌的中年婦女紅了眼眶,擦拭著眼眼淚道:「這幾天可真是急死我了,也不知操碎了幾顆心,如今看到你安好,我懸著的一顆心,終於可以放下了。」江仁平也紅了眼眶,走到美婦旁輕拍肩膀,柔聲安慰。
    李子因知道江仁平夫婦兩人許久不見,必有許多話要說,所以就先退開,打算回去住所陪紀晴吃晚餐。經過市場時,李子因還特地買了幾樣紀晴愛吃的小菜,買完之後逕自往住所走去。
    回到住所時,卻發現家裡多了幾個訪客,兩男一女,這三人都非常年輕,感覺與紀晴很熟絡,尤其是那個女孩子,不時拉的紀晴的胳膊,四人有說有笑。李子因回到家中,女孩原本就要叫人,卻被一名穿著軍裝、個子高大的青年制止,說道:「別自己洩底,猜猜我們是誰?」紀晴在一旁抿嘴笑著,李子因先看那穿軍裝的,又看向一旁長相斯文,穿著襯衫的男孩,最後看向那綁著馬尾,身穿旗袍的女孩。李子因笑著,指著穿軍裝的男孩說道:「你是虎頭!」說著,指著那長相斯文的男孩說道:「小蛋頭。」最後望向那女孩,說道:「小桃子,對吧。」李子因眼眶紅潤,說道:「五年沒見,沒想到,你們都已經長大了…。」說著,便走向前,將虎頭與小蛋頭抱在懷裡,流淚道:「我這五年都沒去看你們,你們過得好嗎?心中可曾…恨我?」李憶良與虎頭兩人不禁紅了眼眶,並沒有回答李子因的話,倒是一旁的小桃子哽咽道:「有,當然恨,覺得你們倆拋棄了我們,原本今天是不想來的。後來經過小蛋頭不斷拜託,我們才決定來過來,聽聽你們不去看我們的理由。但剛剛聽紀姨說了,叔叔原來這五年是在淪陷區渡過,最近才逃回來…!」虎頭擦著淚水說道:「原本不想來的賭氣話是我說的,我錯怪叔叔了,跟你們道歉!」說著,就向李子因與紀晴深深一鞠躬。李子因拉起虎頭,說道:「都是一家人,事情說開了就好。既然來了,晚上一起吃個飯…。」紀晴在一旁擦眼淚,說道:「對,對,都留下吃晚餐…。瞧我跟孩子們聊天聊的特別開心,都忘記要準備晚飯了…!」
    吃完晚餐,虎頭已經從軍,晚上要回部隊報到,所以先行離開。當天午夜,小桃子與紀晴都已進房休息,留下李子因與李憶良,兩人在陽台上喝茶。李子因問道:「你剛剛晚餐時說,你跟小桃子都在教會工作,現在算是教會執事?」李憶良點頭說:「是啊,五年前你把我們送到天津後不久,同濟醫院也來到天津設分院,最近教會的目標是在西安設分院,所以讓我與小桃子先過來勘查。」李子因問道:「喔,是哪一位要來當西安分院的院長?我認識嗎…?」李憶良說道:「還真認識,就是賈約翰醫師…!」李子因興奮道:「真是賈醫師啊,真是恭喜他了…!」李子因嘆了口氣,說道:「可惜,我應該遇不到他了!」李憶良淡然說道:「怎麼遇不到?是你穿越倒數的時間,即將到了嗎?」聞言,李子因全身猶如電擊,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次問道:「你剛剛…,說甚麼?」李憶良說道:「我說,你穿越倒數的時間,已經快用完了,對嗎?」李子因駭然道:「你怎麼知道…這件事?」李憶良喝了杯茶,說道:「這三年,在教會工作,我的頂頭上司就是藍保羅牧師,而藍牧師,就藏有一支手錶,跟你手上現在戴的,一模一樣…。」李子因萬萬沒想到,當年自己去拜訪多次,但卻沒遇上的藍保羅,如今竟然是李憶良的頂頭上司…。
    李子因點頭說:「對,藍牧師有一支跟我一樣的手錶,這件事賈約翰醫師已經跟我說過…。那你…知道這支手錶的來歷嗎?」李子因心中期盼,李憶良能給出答案,畢竟,這支手錶最早就是李憶良過世後,托現任院長呂國仁寄給自己的。但李子因隨即失望了,因為李憶良說道:「我不知道這支錶的來歷…。不過,我問過藍牧師幾次,有關於這支錶的事。一開始,藍牧師甚麼都不肯告訴我!有一次,藍牧師問我為何對這支錶這麼有興趣,我說,因為我認識的一位叔叔,手上也戴著一模一樣的錶,藍牧師才覺得驚訝,反而問我一些問題…。」李子因好奇道:「藍牧師問你甚麼問題?」李憶良說道:「藍牧師問我,你的手錶是正向還是逆向…,我說我聽不懂,藍牧師解釋,正向,就是數字從0開始,往上增加,而逆向,就是數字越來越少。我記得,你手錶上的數字是越來越少,所以我回答說是逆向!藍牧師便跟我說道:『你那位戴手錶的朋友,是從未來穿越過來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