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87章 婚前願望

謎猴兄弟 | 2021-11-15 08:00:13 | 巴幣 0 | 人氣 25


    不知昏迷多久,李子因再次醒來時,已經回到現代的房間中。雖然眼中所見是自己熟悉的房間,但李子因心中驚駭,從床上一躍而起,自言自語道:「怎麼回事?到底怎麼回事?我怎麼會回到現代…,我記得,西安明明沒有下雨啊?系統怎麼會把我送回來?」李子因撓著腦袋,怎麼想也想不明白,下意識地伸出左手,想看看自己在過去還有多少時間,只是當手錶上的數字映入李子因眼簾時,李子因只覺不可思議,驚恐道:「這…,我記得,最後的時間應該是1936年的12月26日,怎麼變成12月27日7點30分,穿越倒數的時間已到了3646。這兩天…,怎麼會莫名其妙消失?」李子因恐懼,是因為系統從來沒出過這種錯誤,李子因又不甘,是因為莫名其妙消失兩天,等於是與紀晴相處的時光又減少了。李子因心中思緒雜亂,坐立難安,一直安慰自己說道:「這不,還有四天…。只要還有一天,不,那怕是一分鐘,可以見到小晴,我就還有回去的動力…。」
    回到現代的李子因,不知為何總是提不起勁,有種悶悶不樂的感覺。但是幸好,這幾天排到年修,李子因有將近一周不用上班。別人的年修都是出國旅遊,否則至少也安排幾天出去走走,但李子因渾身無力。宅在家中,唯一的想做的事情,就是上網搜尋1936年的一切,最好是能看到紀晴的消息…,不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沒過多久,李子因便失望了。
    2001年4月19日上午十點二十分,李子因一樣上網瀏覽著舊年代的資料,突然想到自己改變歷史,原本的西安會談已經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西安事變,那章漢毅等人的下場到底如何?於是,李子因搜尋著西安事變,不知道是因這個議題太過敏感,還是原本資料就不多,李子因只看到寥寥數筆的連結。李子因點開其中一筆資料,上面只有簡單的記載著,章漢毅與楊湖塵,因為對上官暴行脅迫,被判刑十年,褫奪公權五年,只是宣判後沒幾天,江仁平又發布特赦兩人的消息…。看到這裡,李子因終於有一絲絲開心的理由,說道:「太好了,漢毅與楊大哥沒有因為這件事而遭槍決…!」下面原本還有一小段文字,李子因正要往下看,自己的手機突然響了,又是歐志揚打來的,李子因苦笑道:「我在現代沒朋友了,只剩黑仔一個…。」
    李子因走進老地方咖啡廳,遠遠便看見歐志揚與趙嘉馨已經到先了,兩人不知道在聊什麼,有說有笑,好像頗為親密。三人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一起出去吃飯、玩耍,可說是時常都有。但是一直以來,都是歐志揚先約李子因,再由李子因去約趙嘉馨,或者是反過來,趙嘉馨想去哪裡走走,李子因同意,並去邀請歐志揚,從沒有像今天一樣,是他們兩個先約好,再找李子因。雖然不尋常,但李子因並沒有想太多,靠近兩人前,李子因故意做出些聲響,歐志揚抬頭看見李子因來了,說道:「這幾天放假,沒出去走走?」李子因搖頭說道:「可能是平常工作太累,一放假只想待在家,哪裡都不想去!」李子因剛剛座下,服務員便端上一份燉飯,李子因微笑道:「連餐點都替我點好了!」歐志揚笑道:「嘉馨點的,知道你愛吃這個,但點燉飯又要等十幾二十分,你每次都是聽說要等,最後就不吃,點別的了。」李子因感激地看了一下趙嘉馨,但趙嘉馨臉色紅潤,只是低著頭吃飯。
    李子因發現,歐志揚與趙嘉馨似乎有些親密舉動,例如趙嘉馨故意用手肘頂歐志揚一下,然後再向他笑了一笑,歐志揚被捉弄也不生氣,只是甜蜜的對著趙嘉馨傻笑,卻沒人開口說話,場面似乎有些冷清。李子因問道:「黑仔,曾賜強的爆炸案,有眉目了嗎?」歐志揚回過神來,說道:「有一些進展了,根據警方的調查,網路攻擊的指使者,是一個登記在台灣的基金會,名稱叫『反戰和平聯盟』,是一個慈善基金會,平常以照顧老兵、宣導和平反戰為宗旨…。」歐志揚突然想到什麼,說道:「對了,這個基金會的負責人,你也見過!」李子因愣了一下,問道:「我見過?是哪一位?」歐志揚說道:「名叫范氏芳,一個女孩子。」李子因沉吟道:「這名子,好像有印象,但想不起來是誰?」歐志揚說道:「范文雄的妹妹。」李子因恍然大悟,說道:「范文雄?那個體格不錯的男人!原來是她妹妹…。你們是怎麼查到這個基金會的?」歐志揚說:「金流,雖然說這金流幾經波折,但最後我們確認了是這個基金會,賄款給俄羅斯駭客組織!」李子因納悶道:「這事有點怪,但哪裡怪我又說不上來…。」
    歐志揚吃了兩口千層麵,又說道:「對了,還有那個曾賜強的父親曾寶城,經過我們查證,是從大陸來台的榮民,但年事已高,有一點阿茲海默症的症狀…。曾老先生死前,被綁在椅子上,電視正撥放新聞台,那時撥放的熱門新聞,應該是曾賜強被炸死一事!」李子因大吃一驚,說道:「也就是說,歹徒的用意是逼迫曾老先生,看著自己兒子的死訊報導…。」歐志揚點點頭,說道:「曾老先生除了手腳被綁住以外,倒是沒有受到甚麼肉體上的凌虐…,但精神上的凌虐…唉…。」李子因問道:「如果矛頭指向范氏芳所為,警方採取行動了嗎?」歐志揚點頭說:「已經逮捕歸案了,也訊問了幾次,但,范氏芳堅稱自己與此事無關,而且,不像是說謊…。」李子因自言自語道:「所以,有可能是范氏芳說謊,也有可能是范氏芳被嫁禍…。」兩人正討論案情時,歐志揚的電話響起,原來是上司黃東盛打來的,講完電話後,歐志揚回座位,大口的吃著食物,向李子因道歉說:「局裡臨時有事叫我回去,我得先走了…。」李子因問道:「你打電話給我,說有事找我討論?怎麼話都還沒說,就要走了?」歐志揚忽然停住動作,連嘴裡的食物都沒有嚥下去,看著趙嘉馨,過了半晌,才說道:「其實是佳馨找你,她有事想跟你聊聊?」李子因不解的看著趙嘉馨,趙嘉馨只是低著頭吃飯,臉上閃爍著複雜的神色。
    歐志揚走後,李子因與趙嘉馨兩人一度默默無語,過了好幾分鐘後,李子因才開口說道:「嘉馨,我記得你前幾天在醫院時,就說要找我說事情,可惜一直沒時間,到底是什麼事?」趙嘉馨苦笑著地想道:「前幾天是想跟你表白,但今天…。」又過了幾分鐘,趙嘉馨才開口,吞吞吐吐說道:「黑仔…,跟我求婚了…。」李子因愣住幾秒鐘後,才開口問道:「求婚…?」趙嘉馨臉上的紅潤稍退,說道:「你在醫院昏倒的那一天,我在醫院門口遇到歐志揚…!」李子因稍微了解了,說道:「你們從那天起,就開始交往了…!」趙嘉馨羞澀的點點頭,說道:「我們交往沒幾天,但是,又好像交往了很久…。」李子因點頭笑道:「那是當然,畢竟你們認識這麼久,也可以算是青梅竹馬了…。對於黑仔的求婚,你怎麼說?」趙嘉馨表情複雜,思索了好一陣子,才說道:「我…,我沒有直接答應他,而是…!」李子因不解地問道:「而是…什麼?」趙嘉馨說道:「那一天,我在醫院說有事想找你說,其實…就是想跟你表白…!」李子因先是一愣,但又覺得這的確是趙嘉馨會做的事,便問道:「然後呢?」趙嘉馨嘆了口氣,說道:「但是…,我覺得…宋醫師跟你比較匹配,所以,後來也就沒提了!」
    李子因回想這幾天的確跟宋雪凝走得比較近,容易讓人誤會,但李仔因並不打算跟趙嘉馨解釋。趙嘉馨繼續說道:「那一天,醫院外下大雨,黑仔替我撐傘,但自己卻淋得一身濕。他明明有很多事要忙,但那天卻默默跟在我後面,走了將近四十分鐘,我真的…很感動!」趙嘉馨開始訴說著這幾天跟歐志揚交往,歐志揚對自己的溫柔體貼,雖然不擅言詞,卻又令人充滿安全感。說著說著,李子因只見趙嘉馨的眼眶中開始凝聚淚水,說道:「黑仔跟我求婚的那一刻起,我知道,下半輩子或許就要跟這個男人渡過了…。而我也確信,這個男人會給我雖然平淡,但又充滿幸福的日子!只是…!」趙嘉馨鼻頭一酸,眼淚開始往下掉:「從小到大,我喜歡的對象一直是你,也幻想著有一天可以跟你走入紅毯,如今,男主角突然換人,我內心深處還是有一絲絲不捨…。」
    李子因笑著輕拍趙嘉馨的手背,說道:「我可以理解,但只要時間一過,自然會好轉的…。」趙嘉馨說道:「所以,我跟黑仔說,我願意跟他一起渡過下半輩子,但前提是,讓我去追尋一次自己的願望。」李子因問道:「你的願望…?那是什麼?」趙嘉馨說道:「我剛到育幼院時,常常哭著要找爸爸媽媽…,我記得,都是你在安慰我。我還記得,有一次看到電視上,有小朋友去遊樂園玩的畫面,我也吵著要去,但那時育幼院的經濟拮据,根本不可能帶所有小朋友去遊樂園,更不可能只帶上我一個人去!那時候的我不懂事,說了一句:如果我爸爸媽媽還在,一定會帶我去的,我發現,老院長聽了這句話後,很沮喪,很難過…。」聽到趙嘉馨提起陳年往事,李子因眼眶不禁泛紅,卻又笑著說:「有這回事嗎?我倒是不怎麼記得。」趙嘉馨擦了擦眼淚,說道:「你那時跟我說,如果我乖乖的,你以後長大賺錢,就會帶我去遊樂園玩…。」說道這裡,趙嘉馨的眼淚,忍不住的往下掉。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