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86章 兄弟們,後會無期

謎猴兄弟 | 2021-11-14 18:55:53 | 巴幣 0 | 人氣 26


    夜裡,章府。
    章漢毅、江春泰與楊湖塵醉的不省人事,下人們把這些大老爺扛到各自的床上睡了。李子因則在自己的臥室床上坐著,左手輕撫著紀晴的後背,如同哄孩子般看著紀晴入睡,但李子因自己,卻毫無睡意,呆呆地望著天花板出神…。不知過了多久,李子因聽到敲門的聲音,便前來應門,只見趙綺靈站在門外,眼眶紅潤,對著李子因說:「子因哥,你有空嗎?可否跟你聊聊?」
    兩人來到別墅三樓的一處陽台,李子因還沒開口問甚麼事,趙綺靈便說道:「剛剛漢毅跟我道別,他說他即將要去南京,或許,這輩子都回不來了…。!」說著,趙綺靈便流下眼淚,李子因不知如何開口安慰,因為,章漢毅所說是極有可能發生的…。李子因問道:「那你怎麼說?」對於趙綺靈與章漢毅兩人之間的感情,李子因一直是沒有去關心的。當時徐楓芝把趙綺靈留在身邊,就有替兩人牽線的意味,但趙綺靈對章漢毅是甚麼心思?自己也說不清,好像是感情,又好像只是感恩…。相處這幾年下來,趙綺靈覺得,或許自己是喜歡李子因多一點,這個念頭,在自己住在瀋陽的軍眷村時,便開始發芽。隨後,李子因隨著自己去找到媽媽,尤其是在自己被楊凌閣脅持之時,不惜以身犯險,替自己擋了一槍,如果可以,當然要與能保護自己的男人生活,才會美滿。只不過,隨著李子因跟紀晴在一起後,自己也想過放棄,但是,當時的那個年代,男人三妻四妾時有所聞,自己又與紀晴情同姊妹,趙綺靈不是沒有幻想過,自己與紀晴一起嫁給李子因。但是,918事變之後,李子因音訊全無,加上章漢毅對自己百般呵護,自己豈能不知…。但如今,面對章漢毅即將離開,趙綺靈心情雜亂,才有找李子因聊一聊的想法。
    趙綺靈問著李子因道:「你希望我怎麼回答漢毅?」李子因搖頭說:「我想,你有你的抉擇,我怎麼替你回答?不過,如果站在,我與漢毅之間的兄弟之情來說,我會希望妳陪她去南京,照顧他一輩子!」趙綺靈眼淚再度流下來,哽咽道:「成全你的兄弟之情,你倒是偉大。但誰來成全我的愛情,你可知道,我喜歡的人,是你…!」趙綺靈明知道現在說這些,已經於事無補,但該說的還是得說,或許,這就是兩人這輩子最後一次說話了。
    李子因先是一愣,才淡淡笑道:「很感謝你的錯愛,但是,有時候感情與習慣,很多人都沒有認真辨別,就會誤認為習慣是感情,或這錯認感情是習慣,便很容易被自己欺騙!」趙綺靈搖搖頭說:「我不懂你說的意思?」李子因抬頭望向天空,說道:「這滿天的星斗,你每天看,或許會膩,或許會覺得沒有甚麼特別。一旦你有天失去了它們,你會發現,這滿天星空,才是人世間最美的風景!失去它之前,是習慣。失去之後,才知道是真愛,卻再也無法補救…。」趙綺靈慢慢了解李子因的意思,也抬頭看著滿天的星斗,這才發現,星空真的很美,自己之前竟然沒有發現。
    不知過了多久,趙綺靈才問道:「子因哥,我…決定跟漢毅去南京了。我有最後一個問題,你能老實回答我嗎?」李子因說道:「你問!」趙綺靈小心翼翼的問道:「你…曾經喜歡過我嗎?」李子因沒有馬上回答,好像正在組織腦中的語言,趙綺靈臉色紅潤,說道:「我知道,這個問題很多餘,無論你回答是或不是,都不能改變甚麼了,但,我就是想知道…!」李子因說道:「有好感,但談不上喜歡…。我遇到紀晴之後,我便告訴自己,如果能與她廝守,我此生無憾!所以,也沒有留太多心思在其他女人身上。」趙綺靈淚流滿面,強擠出一絲笑容說道:「謝謝你對我說實話,有好感,這就夠了!子因哥,如果你的回覆是很喜歡我,只是環境不允許之類的鬼話,我可能會恨你一輩子…。」李子因發現趙綺靈的淚水晶瑩剔透,猶如天上的星星,閃爍著悠悠的微光。
    1936年12月25日上午九點十分,西安機場周圍,一大批民眾把機場圍的水泄不通,所有人都是來替江仁平送行回南京的。西安事變之前,接機的人都是動員來的民眾,或不得不來的軍政高層。但如今,發表了「連共抗日」演說之後,江仁平在西安市民的心中,地位水漲船高,人氣竟比之前還火爆許多,這不,絕大多數得民眾,都是自動自發地來送行,順便一睹領袖風範…。江仁平即將走到飛機走道前,突然停了下來,問道:「那個叫李子因的年輕人,有來送行嗎?」章漢毅愣了一下,回頭在人群中尋找李子因的影子,但人海茫茫,找一個人哪有這般容易。江仁平笑道:「沒關係,沒關係,回頭跟那個年輕人說,有空來南京找我,再替我診治診治。」
    送走了江仁平,章漢毅牽著趙綺靈的手,說道:「接下來,換我們要離開這裡了,妳…確定要跟我走!」趙綺靈點點頭,但又嘟嘴說道:「確定,只是這個子因哥,明明說會來送行的…。」此時,一輛車開了過來,在機場的跑道前停下,走下了江春泰、楊湖塵、李子因與紀晴等人,趙綺靈先是衝向紀晴,姊妹倆相擁而泣。章漢毅也迫不及待地走向三人,只見四個老爺抱再一起,各自虎目含淚,畫面既滑稽,又十分令人動容…。
    飛機上,臉上東青一塊、西紫一塊的張孝義,正由隨行醫官上藥治療,一旁,望著窗外的江仁平,不知道正想些甚麼?張孝義不耐煩的推開醫官,對著江仁平說道:「委員長,難道,我們就這樣放過這些人?他們綁架的可是這個國家的最高行政首長,如果就這樣放過他們,那我們還有法治可言嗎?」江仁平說道:「章漢毅不是已經要跟我們回南京,任由我們處置?」張孝義說道:「這是章漢毅個人應得的裁處,但其他人呢?」江仁平問道:「其他人?參與這件事的都有哪些人?」張孝義說道:「這幾天雖然被軟禁,被楊湖塵羞辱、毆打,但我也旁敲側擊的從中獲得許多訊息。參與這次兵諫的,少說也有四個主謀!那章漢毅、楊湖塵不說,還有江春泰與李子因!」江仁平疑問道:「江春泰,他不是被調往外縣去剿匪…。」張孝義答道:「那只是幌子,他實則是去纏住姚龍俊的軍隊?」江仁平「哦」的一聲問道:「可掌握證據?」張孝義一愣,搖頭道:「沒有,不過如果交給屬下去查,我必然可以查出證據…。」江仁平問道:「那個叫李子因的年輕人,也參與了這次事件?」張孝義糾正道:「報告委員長,那李子因不是參與事件,而是規劃了整起事件,嚴格說起來,他才是主謀…。」張孝義把這幾天他所打聽到,關於李子因的事,向江仁平報告了一遍,說道:「所以,我有理由推測,這個李子因才是主謀,策畫整起事件。」
    江仁平說道:「好,你這次西安之行,表現的不錯。回去南京之後,我發個人事令,升你為軍情局的局長,就負責我方的情報系統,至於原局長姚龍俊,便先擔任你的副手…。」張孝義微笑著向江仁平說道:「好的,委員長,感謝您的看重,我一定不會讓您失望,回到南京後,我馬上著手調查江春泰與李子因…。」江仁平搖頭說:「不,既然沒有直接證據,證明江春泰參與籌劃,那就別去找了。章漢毅已經跟我回南京,接下來對日抗戰,還需要借助東北軍的實力,萬一查出來甚麼證據牽連太多人,對我們來說不一定是好事!」江仁平頓了頓,又說道:「至於那個叫李子因的年輕人,也別去查了…。」
    張孝義不解道:「這…,委員長,這是為何啊?那李子因…,可是主謀啊?」江仁平說道:「我知道,不過…如果不是他替我擋了一槍,我現在就無法坐在這裡跟你說話了!況且…」江仁平笑著說道:「那小子說的,也並不是全然沒有道理的…,既然他上頭有章漢毅頂罪,就忘了有他這個人吧…。」張孝義不知道李子因跟他說了什麼,所以沒有就這個問題深入討論,而是問道:「那楊湖塵呢?他罪證確鑿,如果連他也不辦,就說不過去了…!」張孝義可說對楊湖塵恨入骨髓,被軟禁的這幾天,楊湖塵幾乎隔三岔五就來毆打、羞辱自己,這仇如何能不報?江仁平想了想,說道:「好,這件事交給你去調查。但記得原則,勿枉勿縱,不無中生有,不牽連無辜!」
    1936年12月26日上午十一點五十一分,紀晴正在廚房燒菜,而李子因則在一旁幫忙。紀晴說道:「要不,你到客廳去歇著吧,順便看看小蛋頭他們回來了沒?我就快好了。」留在這年代的時間所剩無幾,李子因可捨不得浪費,一分一秒都想陪著紀晴,但這話有點傷感,所以李子因只是說道:「小蛋頭回來,大老遠就會聽到聲音,不用刻意去等,我還是在這裡幫你吧!」紀晴剛把紅燒肉盛盤,果然就聽見李憶良的聲音,說道:「叔叔,紀姨,我回來了。」李子因端著紅燒肉,與紀晴一起從廚房走出來,把菜放在桌上,紀晴說道:「小蛋頭,今天忙嗎?我們…」話還沒說完,李子因突然腦袋一暈,整個人向前倒去,李憶良急忙向前扶住李子因。失去意識前,李子因只聽到紀晴在一旁喊道:「大口子,你怎麼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