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94章 設計欺騙無臉男子

謎猴兄弟 | 2021-11-18 17:56:17 | 巴幣 0 | 人氣 23


    躺在床上,李子因已經吞下幾顆安眠藥,而窗外,也已經淅淅瀝瀝下起小雨。但李子因此時的心神,卻集中在電視上…。只見總統江勝雄,連同行政院長、警政署長、軍情局局長等政府高層,正在招開記者會…。雖然,范文雄被當成火車爆炸案的主嫌,但犯罪集團隨即又宣布,要在各重要地點放置炸彈,引起民眾恐慌與憤怒,覺得政府沒有積極作為…。只是,不知看了多久,李子因腦袋開始昏昏沉沉。
    再度醒來,李子因只覺得渾身冰冷,耳中傳來風吹拂樹葉的聲音,感覺十分詭異、淒涼。李子因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躺在一座位於林子中的涼亭裡。李子因納悶地想道:「按照之前的經驗,都是上一次從哪裡退出系統,這一次就從哪裡開始,但是,這一次為甚麼會從這裡開始。這是哪裡?我為甚麼完全沒印象?」看著樹林北面處隱隱約約有燈光,李子因緩緩起身,慢慢往燈光處走去。
    來到一棟庭園豪宅前,李子因赫然發現,這不就是楊湖塵的家?李子因看了一下手錶,時間是1936年12月27日晚上九點三十分,「這…這時間按照木忠祥的說法,這個時間點楊大哥全家已經遇害了…。」走到楊宅前院,李子因沒有看見任何守衛,不過,李子因卻發現自己的配車,竟然停在楊宅前院停車場!李子因再度陷入困惑,思考道:「這台車只有我有鑰匙,別人是不可能移動的!那麼,這兩天究竟發生甚麼事?」李子因膽戰心驚的走入前院,鼻中卻傳來一股焦臭味,李子因抬頭一看,卻是庭院中心湖旁的主樓起火了。李子因急忙朝主樓方向奔跑…。還沒靠近主樓,花園中的小徑上,開始看見一具一具屍體,有男有女,但都是傭人…。美麗的花園,鋪襯著遍地血跡與屍體,畫面說不出的恐怖與陰森。
    好不容易來到主樓,大廳處躺著管家楊天佑,楊天佑懷抱中,還有一個大約三歲的小男孩…,這兩人都是死於槍傷,而且是背部中槍。再往前走幾步,便是楊湖塵的幾個太太,屍體旁邊,有好幾個孩子,或男或女,卻都是楊湖塵的孩子…。看到這裡,李子因壓抑不住心中激盪,眼淚不停在眼眶中打轉。再往前走時,只見書房中躺著一具屍體,李子因看著眼熟,終於忍耐不住,哭了出來,喊道:「楊大哥…,楊大哥…,你還能聽見我的聲音嗎?」明知道楊湖塵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但李子因難掩心中悲痛,還是忍不住試圖喚醒他…。此時,一道木梯從天花板上滑了下來,一個男孩從木梯上爬了下來,看見李子因,心情激動,大聲喊著:「叔叔,我爸爸、媽媽他們…,全部都被壞人殺死了…。」來人,卻是木忠祥。李子因心情雖然悲痛萬分,但突然看見木忠祥出現,還是沒忘記自己來的目的,「只要殺了童年的木忠祥,之後所有的一切就不會在發生,沒有犯罪組織、沒有爆炸案,當然,嘉馨也就不會死了…。」
    李子因擦著自己的眼淚,並安撫木忠祥,說道:「別哭,那些壞人應該都走了。你躲在哪裡,有看見是誰幹的嗎?」李子因拉著木忠祥,來書房深處的一張桌子旁坐下,鄰近書桌旁邊的書架上,有一柄古樸的魚鱗匕首,據說是宋朝骨董。李子因一邊偷偷地取下這柄匕首,一邊聽著木忠祥哭著述說他所聽到的一切:「我那時躲在閣樓的密室玩,我父親正在書房辦公,突然聽到一陣吵雜聲,我父親就大聲斥責,罵道『姚龍俊,你無緣無故來到我家,擒拿我的家人,到底是什麼緣故?』我聽到姚叔叔的聲音,回答說:『我接到命令,原本是要抓你到南京受審…!』我父親說:『既然要抓我去南京,何故抓我家人?西安事變與他們一點關係也沒有!』姚叔叔嘆了口氣,說道:『但是,我的上級給我的密令,卻是讓我假造你奮力抵抗的證據,然後,我屠戮你的家人…?』然後,我就聽到一陣槍聲…。」木忠祥此時已經十三四歲,口條清晰、記憶鮮明,應該不會記錯。李子因一邊聽著,幾次都暗暗舉起手中匕首,卻無奈下不了手…。
    李子因深呼吸了幾次,自己告訴自己絕不可縮手,犯了那婦人之仁的錯誤,今天殺了一個青年,可以拯救日後因火車爆炸而枉死的民眾,這是絕對值得的。但是,楊湖塵的屍體就躺在不遠處,要在這個書房,殺死楊大哥最後的一脈香火木忠祥,李子因還是有點下不了手,便說道:「我們先離開這裡,之後再來替你的父母、兄弟收屍。」木忠祥雖然害怕滿地的屍體,但是離開這個家後,天下之大,卻不知何去何從…。抱著李子因的腰,木忠祥哭著說道:「從今天起,我就成為孤兒了,叔叔,你說,我到哪裡能有立身之地?」此時,應該是絕佳的動手機會,但是,李子因卻說甚麼也下不了手,只能在心中痛罵自己無能…。李子因暗嘆一口氣,心中不斷告訴自己,總有辦法的,只要自己不放棄…。
    車子上,李子因載著木忠祥,回到家中,安置好了木忠祥,李子因坐在客廳中發呆。紀晴倒了杯茶給李子因,說道:「小蛋頭下午有回來找你,說藍牧師已經來到西安了,問你要不要去見他?」李子因精神稍振,說道:「要…,當然要,有太多問題想請教他了。否則,我就快憋瘋了!」紀晴問道:「怎麼了?發生了甚麼事嗎?怎麼瞧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李子因嘆了口氣,把趙嘉馨的死簡單的說了一下,並說出了木忠祥是整個組織的創立者,自己則陷入殺或不殺木忠祥的兩難。紀晴聽到李子因心中竟有殺人的念頭,心中一驚,說道:「他還只是個孩子,只要好好教導,將來未必不會改過向善!應該…,還不用採取這麼極端的手段!」
    李子因苦笑道:「沒有這麼簡單…,唉。不過,剛剛我想殺木忠祥之時,無臉男子也沒有出來阻止我,可見,它也知道我下不了手!看來,還是系統管理者了解我…。」說到系統,李子因想到被系統退出一事,問道:「昨天…,也就是12月26日中午時,我在廚房與你一起做菜,後來暈倒了,我暈了多久?之後呢?我做甚麼?」紀晴驚訝道:「你都忘了?」李子因看著紀晴說道:「不是忘了,是根本沒有這段記憶!」紀晴說道:「沒有這段記憶?我記得當時…!」說到一半,紀晴卻停住,半晌說不出話來,李子因擔心的問道:「小晴,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了?」紀晴說道:「只是昨天的事,原本我以為,可以很輕鬆地就想起,但…,我發現,我竟然也不太記得…。好像是,你暈倒沒多久後,就醒了,然後就跟著小蛋頭出去…!再後來,我就不記得了…。」
    李子因訝異道:「你也忘了?難道說,是集體失憶?這不太可能啊!」紀晴知道李子因身上的手錶,神秘之處太多,也不想探究這是怎麼一回事,只想珍惜與李子因相處的每一分一秒,便拉著李子因的手,依偎在其懷裡,說道:「如果,老天爺能夠再給你一隻手錶,讓我們能再相處十年,該是怎樣的美好…。」李子因心中一酸,右手輕撫著紀晴的秀髮,黯然道:「這種神祕的物品,得到一個,你我可以相識相愛,我覺得已經是萬幸,第二個,我卻是不敢奢求。」紀晴點點頭,安詳地躺在李子因懷中,似乎是睡了,但李子因的手臂,卻被紀晴的淚水浸濕…。
    沒有絲毫睡意的李子因,腦中不斷思考著這隻手錶的神祕之處,並想著紀晴剛剛所說的那一句話,那便是,可能有兩隻手錶嗎?李子因思索道:「手錶是老院長給我的,那麼是不是代表,這個年代便有一隻手錶,否則老院長如何給我?老院長得到一隻手錶,我拿到手錶後穿越,穿越後遇到老院長,老院長又拿到手錶…,這是一個循環嗎?還是一個…輪迴。」李子因望著天花板,腦中盡是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按照小蛋頭…老院長的說法,藍牧師手上也有一支手錶,我如果去跟他要手錶,然後再次穿越…,會發生甚麼事?是不是…。」李子因眼睛突然一亮,似乎想到一個可行的辦法,既可以不殺木忠祥,又可能可以拯救趙嘉馨等,因火車爆炸而死的人。不過,計畫在腦中運轉了一小片段,便無法推行了。因為,李子因想到,無臉男子可不會袖手旁觀,任憑自己篡改歷史…。
    李子因苦苦思索著,要如何躲過無臉男子這一關,他是系統管理者,或許沒有思考、籌謀的能力,但其神出鬼沒的身影,下一刻甚麼時候會出現,沒人說得準。更重要的是,這個無臉男子似乎與自己心意相通,自己想幹甚麼,他都似乎能預先知道!:「無臉男子我無法與之硬拚,但如果說他絲毫不犯錯,好像也並非如此,畢竟,當初我洩漏天機,他也有督導不周之責。所以,我能否騙過他,但是,要怎麼騙?」李子因的思緒快速運轉,如同電腦搜尋資料一般…。「最好是騙無臉男子,人已死了,歷史依然照劇本演出,但是,在這個年代,該如何辦到呢?」突然間,一道靈光在腦中閃現,李子因興奮的呼吸急促,暗暗握緊拳頭,心中想道:「這個辦法,或許就是最佳的解決之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