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97章 姚龍俊的一臂之力

謎猴兄弟 | 2021-11-19 23:44:43 | 巴幣 0 | 人氣 40


    楊晉新在書房中來回檢查,而李子因則對著楊湖塵的屍體進行了查看,發現呼吸與心跳也都停止了,嘆了口氣,神情黯然地說道:「楊大哥也死了,雖然全身找不到一處外傷,但確實沒了呼吸與心跳…。」姚龍俊還沉浸在不可思議的情緒之中,周顯陽此時也衝進書房,驚訝的問道:「老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姚龍俊搖了搖頭,問著李子因道:「老弟,你…可以給我個解釋嗎?」李子因冷笑道:「解釋?你覺得,這是我搞出來的詭計?」姚龍俊疑問道:「難道不是?我們剛接到滅殺楊湖塵全家的密令,你就剛好出現在這裡,又那麼剛好楊將軍全家遇害,豈有這麼巧合的事情?」李子因慘然一笑,說道:「那你說,如果是我籌謀這一切,得到甚麼?」姚龍俊為之語塞,半晌無話可說…。
    就在此時,曾寶城從宴客廳外跑了進來,對著姚龍俊說道:「老大,宴客廳的酒菜中有毒,適才一隻狗兒進來偷吃菜餚,不過三分鐘,就已經死了…。」姚龍俊與李子因、周顯陽等人聞言,又走到宴客廳觀看,果然在死屍堆中,又多出一隻狗。姚龍俊皺眉道:「這是什麼毒藥,藥效這麼猛烈?」隨後,姚龍俊看向李子因,說道:「相信這種慘絕人寰的事,不是老弟你能做出來的!但我還是想問問你,你覺得…發生了甚麼事?」對於李子因的推論,姚龍俊似乎已經習慣、甚至依賴,這個時候,還是要問問李子因的意見。至於一旁的周顯陽,暗暗覺得哪裡有異,可是又說不上來。
    李子因站起身來,說道:「姚大哥,你我兩人,都算是十分熟悉楊大哥的家裡狀況,而躺在這裡的屍體,如果以楊大哥的親人、部下來看,卻少了幾個人?」姚龍俊「哦」的一聲後,就沒有接話,李子因繼續說道:「首先,諾大的楊府中,沒有侍衛兵,這點很奇怪。就連躺在地上的,不是楊大哥親人,就是下人!那麼侍衛跑哪去了?」李子因思考了一下,又繼續說道:「楊大哥的老婆中,唯一少了小妾蕭芸芸,但她的兒子木忠祥卻躺在這裡,這一點也令人費解。一個女人家,丈夫與孩子都在家中,她能去哪裡?」
    李子因頓了頓,又說道:「最後,理當陪在楊大哥左右的傳令官王宇峰,也不見蹤影,這也令人想不透!」姚龍俊只是思考著,並沒有接話。倒是曾寶城,接口說道:「這麼說,可能是王宇峰私通楊將軍小妾,但又害怕被察覺,所以先在晚宴中下藥,並且將所有侍衛調走。再毒殺楊將軍全家,但隨後有些下人發現情況有異,所以一不作二不休,王宇峰乾脆順手料理了在場的下人!?」李子因點頭說道:「極有可能是這樣?」
    一旁不發一語的周顯陽,此時卻搖搖頭,說道:「不對…!」姚龍俊疑問道:「發現甚麼了嗎?」周顯陽說道:「現場的確沒有王宇峰與蕭芸芸的屍體,但不代表這就是王宇峰幹的。」周顯陽走到書房的門口說道:「我的推測,當時,兇手應該是站在這裡,射殺此時躺在客廳中的下人…!」說著,舉起自己的右手,模擬成手槍開槍的姿勢,姚龍俊一看,恍然大悟道:「對,所有死亡的下人,都是頭部向大廳出口,腳朝書房,而且,都是背部中彈。」周顯陽點頭說道:「現場的確沒有侍衛兵,但能調動侍衛兵的,除了王宇峰外,當然還包含楊湖塵自己…。」姚龍俊不解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周顯陽繼續道:「如果我是兇手,站在書房門口開槍,開完槍後走回書房,就此毒發身亡…!」姚龍俊似乎知道了周顯陽的意思,驚呼道:「你的意思就是,這一切都是楊湖塵自己所為?」周顯陽點頭說:「沒錯,雖然我不知道,他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但我肯定的是,這些下人都是楊湖塵自己殺的…!」說著,周顯陽將楊湖塵的佩槍交給姚龍俊,說道:「老大,您可是用槍的行家,您且確認一下。」姚龍俊將手槍端詳檢查了一番,便皺著眉頭說道:「老楊這麼做,到底是為了甚麼?如果說是要詐死掩人耳目,但畢竟全家死光了!難道是,不小心弄假成真…?、」
    此時,一旁的李子因的冷汗慢慢流下,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知道,自己的時間就快到了。如果沒記錯,李子因記得木忠祥說過,他們家五點遭遇特務襲擊,六點左右完成任務離開,雖然只停留一小時,對木忠祥而言,卻是猶如一輩子之久。李子因不由自主地盯著手錶看著,好似即將發生甚麼事,令李子因萬分焦急?突然,李子因的手錶跳至六點零五分,無臉男子的身影便出現,開始巡視現場,好像在檢查這些『該死之人』死透了沒有?李子因冷汗如同黃豆般,從額頭滾落,整顆心臟好似將要跳出身體…。李子因的異常狀況,好像沒有人發現,但姚龍俊卻暗暗盯著李子因,覺得事有蹊蹺,但又不知李子因在搞什麼鬼?
    李子因的心情隨著無臉男子的移動,七上八下。直到無臉男子走到書房,確認了楊湖塵之死,似乎很滿意的又從書房走出,隨後慢慢消失不見。李子因不安的神情似乎緩和了下來,突然間,卻又如同見鬼一般,眼睛瞪得極大…。姚龍俊順著李子因的眼神望去,只見地上那隻偷吃毒菜,本該死透的狗,後腿竟然微微抽動,彷彿有「復活」的跡象!
    姚龍俊突然拔出配槍,對著那隻狗開了一槍。李子因大吃一驚,還搞不清楚發生了甚麼事,姚龍俊竟又對著躺在地上的多具屍體,每個都補上一槍,看得在場所有人都不明所以,而李子因卻是失聲叫道:「姚大哥,你這是做什麼…?」李子因雙眼泛紅,但隨後又定睛一看,只見姚龍俊開槍的「對象」,除了那隻狗以外,其餘都是原本就中彈身亡的下人,至於中毒而亡的楊湖塵與其家人,姚龍俊卻是一個也沒碰。開了數槍之後,姚龍俊對著周顯陽等三人說道:「既然目標已經死亡,我們這就收隊吧!」周顯陽卻阻止道:「老大,這其中怪異之處頗多,我們…!」姚龍俊揮手打斷周顯陽的話,說道:「我也知道怪異之處頗多,但是我只問你一句話,目標是不是已經死光?」周顯陽似乎語塞,只能點點頭,姚龍俊繼續說道:「那不就好了,我剛剛也開了好幾槍,楊府上下的人,全部已經死絕,讓弟兄們收隊,回去覆命。」周顯陽無奈地答應,沒過多久,姚龍俊的人馬開始收攏,並離開楊府。
    姚龍俊對著還沒回過神的李子因說道:「老弟,有空嗎?可否與你一敘?」李子因點點頭,兩人便走出楊府,來到外面林子中的一座涼亭,兩人才剛在涼亭坐下,楊府內就開始出現火光。姚龍俊先是開口問道:「老弟,可否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李子因思考了幾秒,然後說道:「你想知道甚麼?」姚龍俊說道:「楊府裡的人,真的都死光了嗎?」李子因淡然道:「中彈的人,自然都是死透了,但中毒的人,只是假死…!」姚龍俊納悶道:「假死?怎麼可能?剛剛我可是親眼看見,這些人都沒了呼吸與心跳,就連那隻狗…!」
    李子因點頭道:「我對楊大哥與他的家人下了一種麻醉藥,這種藥會讓人昏迷並失去意識,更重要的是,這種藥能讓人呼吸與心跳暫停!」姚龍俊震驚不已,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種藥品?姚龍俊又問道:「那些下人呢?死了這麼多人,這可不像你的作風!」李子因說道:「其實,我剛進楊府,看到滿地下人的屍體,我也嚇了一大跳。早上,我有先來找過楊大哥,告訴他或許楊府有難,要他配合我,而他在聽了我的解釋之後,也馬上同意了!但我的計畫,只是要他在家人的飯菜裡下藥,然後支開王宇峰與蕭芸芸,我才說出那一套編好的故事…!」
    姚龍俊冷笑道:「這個老楊,自作聰明,以為既然要演戲,乾脆就演大一點,親手幹掉幾個下人,以為這樣比較逼真,卻沒想到差一點讓周顯陽識破…。」李子因點頭說道:「姚大哥,或許,你剛剛已經看出端倪,所以,我得跟您道謝,如果不是你,我的計劃或許就被周顯陽識破了,只是,你為何又要幫我?」姚龍俊嘆息道:「我被委員長拔掉局長職位,老實說,心中雖不敢有怨恨,但畢竟遺憾。只是,張孝義擔任局長,若是一心為國,我必然也盡全力幫助他,但他竟然為報私仇,下令要我們滅了楊家滿門!往楊府的路上,我也不斷自問,楊湖塵畢竟曾經與我兄弟相稱,難道我真能下手?因此,適才雖然覺得事有蹊蹺,但我也不想繼續追查下去,就讓周顯陽他們,覺得人都死光了,回去向張孝義覆命吧!」李子因疑問道:「大哥,聽你的語氣,你似乎不想回去?」姚龍俊嘆了口氣,說道:「可以想見,我如果繼續在張孝義的手下辦事,定然還要做那些見不得光的事,既然如此,回去又有何用?只是我放不下那些相處多年的弟兄,與對我關愛有加的委員長。」此時已經是晚上將近七點,林子裡黑燈瞎火,姚龍俊根本沒發現,李子因冷汗直流,臉色開始漸漸蒼白…。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