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83章 軟禁委員長

謎猴兄弟 | 2021-11-13 08:15:46 | 巴幣 0 | 人氣 24


    楊湖塵因為發現手榴彈,所以避開了爆炸餘波,身上除了一些被爆裂物擦傷,道是沒甚麼大礙,但圍在他身邊的親兵便死了三個,而稍遠處的章漢毅腿部受傷,大腿處流出的鮮血,已經浸濕了章漢毅的褲管。這時,張孝義的人馬又從屋外攻入,頓時屋內人仰馬翻…。楊湖塵躲在一面牆壁後面,也奮力地把章漢毅拉到腳邊,問道:「漢毅,你的傷…還好嗎?」章漢毅雖然臉色蒼白,但還能擠出一絲微笑,道:「又被這廝騙了…,不過,也代表委員長沒事,我就放心了!」楊湖塵向章漢毅點點頭,隨即對身邊的士兵吼道:「都他媽的給我穩住,慌甚麼?又不是沒見識過大場面…。所有人,就近找掩蔽物,然後給我反擊…。」雙方繼續駁火直到凌晨六點半,張孝義的人馬越來越少,如今只剩下十來人,彈藥幾乎用盡,渾身是傷的張孝義躺在一棵大石後,此時的他,還在計算著,該怎麼做?
    此時,一名維安部隊的士兵,指著遠方的濃密煙霧,說道:「隊長,你看,那是煙霧彈…,莫非是姚龍俊軍團長來了…。」張孝義全身無力,癱坐在地上,苦笑道:「如果是姚龍俊來了,沒必要用煙霧彈通知我們。這如果不是對方欺敵,恐怕就是抓住委員長被抓的信號了…!」那士兵驚訝道:「委員長被抓!?那我們可怎麼辦?」張孝義說道:「如果委員長被抓,我們的抵抗就失去意義…,但是,也休想用欺敵戰術騙我上當。叫弟兄們注意,如果沒有看到委員長的身影,絕不投降…!」
    新政大樓起居室,江仁平被軟禁的地方,章漢毅佈防在此的東北軍,可說是密密麻麻,李子因真正見識到,什麼叫連一隻蒼蠅都無法飛進去的景象。李子因與楊湖塵正在會客廳喝茶聊天,而章漢毅則在隔壁房間-起居室,與江仁平密談著。李子因說道:「昨天我在五間廳後山的小徑上,發現了錢正文的傳令官周衛山,錢正文對此怎麼解釋?」楊湖塵不屑的笑道:「能怎麼說?一概否認!他矢口否認有打電報給姚龍俊,也拒絕承認指使周衛山去向委員長通風報信!」李子因笑著喝了口茶,問道:「那周衛山呢?他怎麼說?」楊湖塵笑道:「文弱書生不經打,通通招了。指認所有一切都是錢正文指使的!」
    此時,章漢毅坐著輪椅,被人從起居室推出來,來到隔壁的會客廳,只見楊湖塵與李子因已經在此等候。章漢毅搖頭說道:「委員長除了對我破口大罵,其他什麼都不想談,更別說要他答應聯共抗日了。」楊湖塵說道:「以委員長的個性,確實是比較剛毅,讓他安靜個一兩天吧,等他心情平復了,再去找他談。反正這麼多年我們都在等了,沒差這幾天!」章漢毅點頭,說道:「委員長昨夜到今天凌晨都待在山上野外,好像有受點風寒,要不,子因你進去看看委員長?」
    準備了一些藥物與器械,李子因走進了起居室,江仁平以為是章漢毅又進來,正準備開口大罵,卻見是一個不認識的年輕人,江仁平問道:「你是誰?」李子因有禮貌的向江仁平致意,道:「我是醫師,副司令讓我來看看您,擔心您一夜在野外,會受風寒。」提到章漢毅,江仁平又一把火被點燃,罵道:「不需要,你去告訴章漢毅,我身體壯的像頭牛,不需要他來假好心…。」李子因都還沒開始診療,就被趕了出來。
    1936年12月13日早上十點半,章漢毅發表演說,內容提到他邀請委員長到他辦公室一敘,討論如何聯共抗日,他也呼籲全國同胞,放棄內鬥,一致對外。這件事經過當時各種媒體的傳播,不但是中國境內,就連一些國外媒體也大幅報導。至於輿論走向,當然有人讚揚章漢毅為國為民,高風亮節。但有更多人批評章漢毅,說他過於天真、幼稚等等。一時間,章漢毅與楊湖塵已經被推到風尖浪口處,無論是贊成還是反對,總會討論、點評他們的所作所為。不過,輿論壓力如何巨大,輪不到李子因來扛。
    這一天,李子因照常準備進到起居會,為江仁平評估一下身體狀況,剛好遇到楊湖塵陰沉著臉走了過來,李子因迎頭遇上,問道:「怎麼了?楊大哥,臉色這麼難看?」楊湖塵臭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道:「來看看委員長,身體是否安好。」李子因不疑有他,兩人便一起進到起居室中。江仁平因為採取絕食攻勢,已經三天沒有吃進一粒米,因此身體虛弱地躺在床上,側頭看見是李子因等兩人,不發一語。李子因走到江仁平身前,低頭問道:「委員長,今天身體狀況如何?」李子因已經習慣江仁平不說話,便開始給江仁平施打營養液,而江仁平也不抗拒,只是靜靜的看著天花板。等李子因忙完,一旁的楊湖塵冷笑道:「外面的輿論都已經炸鍋了,你倒好,像個沒事人一樣躺在這裡休息,好不愜意?」楊湖塵將夾在腋下的報紙往江仁平的臉上砸去,雖然被報紙砸到並不會如何,但畢竟江仁平可是委員長,中國軍政的實際掌權者,豈容這種污辱,憤而起身,怒視楊湖塵。
    李子因也走到楊湖塵身邊,拉著他的手說道:「楊大哥,你今天怎麼了,有話好好說啊!」楊湖塵指著掉在床上的報紙,說道:「又是社論,說我跟章漢毅若不即刻釋放委員長,便是民族罪人。連我兒子上學都被同學恥笑,說我兒子是罪人之子…!」江仁平冷笑道:「你兒子的同學,比你還通曉道理。」聞此言楊湖塵怒火攻心,正要踏步向前,被李子因一把拉住…。楊湖塵說道:「就只有你愛國?就只有你一心為國奉獻?你認為攘外要先安內,我認為停止內戰、一致對外,姑且不論誰對誰錯,但哪個人不是希望國家發展能更強盛…,依我來說,你才是老頑固,國家民族的罪人…。」江仁平笑道:「如果你只是要宣洩怒氣,我讓你罵。但如果你要問我意見,我還是會說,內亂不除,何以攘外!要我改變主意,除非我死!」楊湖塵冷笑道:「你真以為只有你能穩住局勢,整個中國少了你就會天崩地裂…。我老實跟你說,我已經私下跟漢毅說了,把你殺了,讓他上位,這樣才對國家有所幫助!既然你都如此說了,那我只好如你所願…。」
    走到江仁平身邊,調整點滴流速的李子因,沒有想到楊湖塵竟然真的拔槍了,大聲喝道:「楊大哥,不可!」但李子因的話剛說完,楊湖塵同時也扣下板機…。江仁平雖然面不改色,但雙眼微閉,靜候死亡的來臨。李子因來不及拉住楊湖塵,只好用身體擋在江仁平身前…。江仁平再睜開眼時,只見李子因肩頭血流不止,血液灑的床鋪到處都是…。楊湖塵急忙道:「老弟…,你有沒有事?你替這傢伙擋子彈,有必要嗎?」說完,楊湖塵趕緊從起居室外叫來醫護兵,幫李子因檢查包紮傷口。李子因說道:「楊大哥,你忘了我們與漢毅的約定嗎?我們是在保證委員長的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討論聯共抗日的可能性。」醫護兵檢視完傷口,說道:「報告楊將軍,子彈沒有在體內,李局長應該沒有大礙。」楊湖塵點頭,忿忿地說道:「我自認也是為了國家,才採取行動。如今被眾人指責,我倒也認了,畢竟這是我的抉擇!但對我家人指指點點,我可就無法忍受…!好,委員長動不了是嗎?那我去找張孝義的麻煩…。」李子因急道:「楊大哥,你…!」已經走出起居室的楊湖塵,傳來回答,說道:「這家伙,自以為聰明,但他可曾想過,就是因為他這麼聰明,才會平白無故死了這麼多人。我跟你保證,一定不會打死他。」
    1936年12月16日早上十一點半,李子因走進起居室,看見江仁平正在喝粥,笑問道:「委員長,今天看起來精神挺不錯!」江仁平笑道:「托你的福,還行。」自從那天李子因幫江仁平擋了一顆子彈,江仁平對李子因的態度變好轉許多,但是對章漢毅,一樣是不假辭色,就更別說楊湖塵了,江仁平是連見都不肯見楊湖塵一面。李子因幫江仁平作完例行性的檢查後,說道:「一切身體狀況都不錯,只是飲食方面,還得多吃點…。」江仁平留下李子因在一旁用餐,李子因笑道:「既然委員長邀請,那我可不客氣了。」一旁的士兵也幫李子因添了一碗粥,兩人便一同吃了起來。江仁平喝了口粥,問李子因道:「年輕人,上次你說你是瀋陽人?你父母還在瀋陽嗎?」
    李子因想了一下,他在這個年代的父母已經過世,但畢竟,李子因還是認為自己是孤兒,是由李憶良撫養長大的,於是說道:「我從小沒了父母,是由教會育兒院撫養長大的。」江仁平沒想到這年輕人身世頗為坎坷,安慰道:「是個孤兒還能有今天的成就,挺不錯。聽士兵說,你是軍需局的局長?」李子因點頭,江仁平繼續稱讚道:「挺不錯,挺不錯。年輕人,與你聊天這麼多天,忘了請教你叫什麼?」李子因向江仁平自我介紹了一番,江仁平點頭說:「軍需局局長,李子因,看起來挺年輕啊…!」突然,江仁平像是想到甚麼,問道:「你說…,你叫李子因?莫非就是姚龍俊說的那一位…,有一本預言筆記本的年輕人,李子因…?」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