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島民第二部] 日治篇 第三章 驟雨(1)

911010813 | 2022-05-21 22:56:26 | 巴幣 10 | 人氣 51



這天下午,孝誠的麻糬攤前依然車水馬龍,但紅豆餡所剩不多,孝誠使了眼神讓意妹往攤前告知眾人準備收攤。

攤前幾個留著辮子的家僕聽到「賣完」兩個字,個個面面相覷,深怕買不到回去得挨主人家一頓罵,苦苦哀求孝誠再多做幾個。

孝誠不忍,便用剩餘材料勉強做了比平時還要小的紅豆麻糬讓他們帶回家覆命。但似乎沒有掌握好分量,留下了三顆小紅豆麻糬。

就在此時,一個年輕人站在攤前盯著正在收攤的孝誠上下打量著。

這年輕人身穿白色襯衫西裝褲,個子不高,眼睛稍小但五官端正,看起來年紀比孝誠還要小幾歲,但頭髮並不似一般西化後日本人的平頭或西裝頭,反而留長髮紮了個短馬尾,在來台日人中實屬特異。

那直盯著他的視線讓孝誠很不舒服,一看就知道來者不善。

「老闆,我要一顆。」年輕人用著帶有家鄉口音的日語說道。

「真的很抱歉,今日商品已全數售完,明日請早。」孝誠用日語回答。

「那還有幾顆,不是嗎?」年輕人指著孝誠剛剛多做的那幾顆。

「很抱歉,這個重量不足,不賣。」

「我聽說你是從虎屋來的是吧?」年輕人問道。

其實這年輕人從一開始就沒說敬語已經讓著孝誠頗為不悅,聽到這句後孝誠確定這傢伙是要來踢館的了。

在這之前也不是沒有人質疑過孝誠,但憑著一口日文老師都認可的標準日語,再加上包裝話術就把那些人唬的一愣一愣的,之後好長一段時間都沒有人再對孝誠的身份產生疑問。

「是的,我來自虎屋。」孝誠故作鎮定,露出微笑說道。

「喔?是哪裡呢?」

「不是在東京嗎?」孝誠知道京都和東京都有虎屋,但孝誠故意反問想測試對方到底了解多少。同時,孝誠也開始不使用敬語了。

「是這樣嗎?東京?大家都知道虎屋是在京都吧?現在老闆是黑川円仲不是嗎?」

「難道這時還沒搬?」

孝誠聽到這嚇了一跳,他只記得虎屋在東京是有分店的,但東京虎屋是在1900年之前還是之後開設的這點孝誠卻不知道。對於這個年輕人提出的疑問,孝誠開始答不出來了。

「對,是円仲師傅。」孝誠勉強找了其中一題應戰。

年輕人嘴角微微上揚,走近孝誠耳邊說道:

「我知道大家都是糊口飯吃,但我最討厭就是那些招搖撞騙的騙子。你如果就此打住我就饒過你。」

孝誠嚇出一身冷汗,旁邊的意妹焦急的看著他們倆,卻不知如何是好。

他拍了拍孝誠肩膀小聲繼續說:

「啊,對了!虎屋在東京確實有分店,是明治二年過去的。還有,現在當家是14代光景。」

聽到這,孝誠臉色鐵青,意妹拉著他的袖子搖搖頭,彷彿也在勸孝誠早點收手。但又羞又怒的孝誠哪捨得放棄這好不容易掙來的機會,決定堅守不退讓。

「剛剛說過了,今天已經賣完,我要打烊了!」孝誠的聲音和方才相比弱了許多。

只見年輕人快速的抓了一顆麻糬將其一分為二並將其中一塊丟入嘴中。

看著手中剩下的那一半麻糬,年輕人搖了搖頭說道:

「樣子不行,吃起來也糟糕。騙一般人可以,但你說這是和菓子是在侮辱它呀!」

這時周圍的路人被年輕人的話吸引紛紛圍了過來,對著這兩人竊竊私語。

「外皮偏硬且結塊導致餡料半露,裡面的紅豆餡帶股澀味,可見紅豆泡完後便直接蒸煮完全沒有換水,炒餡時間過長導致水分蒸發過多所以餡料過硬。」

裝成虎屋員工被識破不打緊,這個年輕人對麻糬一針見血的批評才是孝誠的致命傷。

孝誠聽完完全放棄抵抗,以往做甜點的信心也在此被徹底擊潰,無力的他雙手撐在攤前勉強站立著。周圍的人們也越來越大聲,指責孝誠這個假師傅。

年輕人放下了那半顆麻糬,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