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82章 五間廳血拚

謎猴兄弟 | 2021-11-12 20:17:34 | 巴幣 0 | 人氣 32


    章漢毅與楊湖塵,帶領大部隊人馬,已經來到五間廳外。其時晚間七點整,天色完全昏暗,天氣寒冷,彷彿有下雪的前兆。章漢毅派了個嗓門大的士兵,走到五間廳外步槍射擊範圍前,扯開喉嚨吼道:「維安部隊隊長張孝義可在,副司令章漢毅要求一敘…。」喊了數次,張孝義便出現在五間廳大門,先是雙手一攤,顯示自己沒有帶武器,才慢慢走了過來。楊湖塵見張孝義一個人走過來,在章漢毅耳邊問道:「如此好機會,是否先逮住這傢伙再說?」章漢毅搖頭說:「且慢,他如此有恃無恐,應該有所倚仗,先跟他聊聊再說。」張孝義走到章漢毅身前大約五十公尺處停住,笑道:「這麼冷的天氣,副司令不在家裡待著,晚上到處亂跑,小心著涼。」章漢毅也笑著回答道:「感謝張隊長的關心,除此之外,對於張隊長的睿智與膽量,在下也十分佩服。」張孝義搖頭道:「我哪裡有什麼事值得佩服?副司令謬讚了。」章漢毅說道:「不不不,來此之前,張隊長可能誤認為我們這麼一大批人馬,將對委員長不利,其實這是大錯特錯的。但張隊長如此睿智,或許識破有心人的造謠,知道我們的本意是為國為民,才敢此時一個人出來見我,如此睿智與膽量,豈能不讓人心服?」
    張孝義笑容依然燦爛,說道:「在下的確有聽說您即將擒拿委員長,至於目的如何?是否真是為國為民,我無法得知,只有你自己心知肚明。」章漢毅笑容漸止,態度轉為誠懇,說道:「自從東北淪陷之後,我每日每夜無不想著,打回東北。我們老章家人,絕大多數,都還生活在瀋陽,生活在日本人的鐵蹄之下!如今,我邀請委員長到咱們東北軍中一敘,只是討論如何聯共抗日,絕不敢傷及委員長生命安全。如果,張隊長就此交出委員長,咱們兩邊和談,便不會有人員死傷,豈不兩全?」張孝義淡然說道:「到底是聯共抗日,還是先安內再壤外,我這種小人物是不會懂的。我能懂的,就是盡忠職守!既然當上了維安部隊隊長,當然誓死保衛委員長周全。」楊湖塵在一旁聽的不耐煩,說道:「漢毅,就說別浪費口舌,對牛彈琴了。像這種不知何為民族大義者,直接槍斃了事!」
    章漢毅嘆了口氣說道:「好,本想以至誠說服你,既然你不接受,那我換一個談法…。你覺得,就你手上的這三百人,加上一間行宮別館,就能抵擋我的大軍嗎?」張孝義搖頭:「當然抵擋不住!」章漢毅說道:「既然底擋不住,你依然展開這等與我對抗的陣勢,倚靠的是甚麼?是姚龍俊的支援?」提到姚龍俊,張孝義臉上明顯抽搐了一下,章漢毅感覺或許逮住張孝義的痛點,繼續說道:「如果你想等候姚龍俊支援,就別想了,我已經讓江春泰的部隊前去纏住姚龍俊,沒有個三五天,姚龍俊別想抽身。但,你們撐的了三五天嗎?」張孝義沒有回話,只是默默地思考著。
    章漢毅覺得張孝義或許態度有些鬆動,繼續趁勝追擊道:「再來,就算沒有人去纏住姚龍俊,他一樣明天六點左右到達,你以為你能撐到明天六點?」張孝義辯駁道:「如何不能?如果你強攻五間廳,萬一委員長有個三長兩短,你的聯共抗日大計不但成為南柯一夢,就連你們東北軍也即將承受中央軍的怒火,如此淺白的道理,你章漢毅不可能不明白。」章漢毅笑道:「這個道理別說我,連三歲小孩都懂。可問題是,你張孝義敢以委員長的生命作賭注嗎?我猜,老早你就把委員長往外送了吧。」張孝義臉色鐵青道:「你如何能猜到我原本打算把委員長往外送…!如果你有如此智慧,那麼在大講堂外,當我說委員長已經回到五間廳,你當時應該不會被我騙。這麼說來,只能你身邊有高人指點!」
    章漢毅還在思考著什麼,楊湖塵便哈哈大笑道:「的確有高人指點,既然你已經明白,何不棄械投降,交出委員長?」章漢毅不明所以,問道:「等等,張隊長,你剛剛,似乎是說,原本打算送走委員長…。」張孝義哈哈大笑,拍手說道:「你終於聽清了,我剛剛的確是說『原本打算』…。」張孝義笑罷,喘著氣說道:「你身旁的高人,大概會說,我會以委員長的安危來威脅你,實際上,我卻把委員長送走,是嗎?」章漢毅皺眉道:「難道不是?」張孝義點頭說:「是,你那位高人,思慮周到,我一開始的確要這樣做…,但,哪知委員長不同意,執意要留下,與我們維安部隊共進退…。」
    章漢毅大吃一驚,想道:「有可能是子因算錯了嗎?」但畢竟已經吃過一次虧,章漢毅怎麼可能重蹈覆轍,冷笑道:「你又想騙我,難道,你以為,同樣的錯我會犯第二次?」張孝義笑道:「唉呦,有大長進。越來越不好騙了!」說完轉頭,張孝義對著五間廳二樓的方向大喊道:「委員長,章漢毅這傢伙不相信您還在,口否露臉給這位傢伙瞧瞧…。」此時,一名漢子從五間廳的二樓陽台走了出來,雖然落難,仍無所畏懼,對著章漢毅怒喝:「章漢毅,你這傢伙,可還有臉見我?」章漢毅渾身一顫,冷意從腳底升起,這不是委員長,卻又是誰?
    張孝義說道:「漢毅,最後奉勸一句,退兵吧。相信委員長會念在你是真心為國著想,而非謀取私利,從輕罰落的…!」說完,張孝義便轉身往五間廳方向走去。而章漢毅此時竟有點六神無主,問楊湖塵道:「委員長還在裡面,現在我們可怎麼辦?」楊湖塵說道:「漢毅,張孝義這傢伙十分狡猾,切莫又上他的當。你可忘了,兄弟們曾經看過一個假的委員長。現在裡面的委員長,說不定又是假的…。」章漢毅擔憂道:「你說的我明白,但剛剛…,委員長說話的語氣與樣貌,再真切不過…。」楊湖塵拍了拍章漢毅的肩膀,說道:「我說句實話,你是關心則亂,張孝義就是抓住你這弱點,故意放出煙霧彈。對我而言,卻是沒有回頭路了,所以我寧可相信子因的推論,他說,張孝義必不可能拿委員長的生命當賭注…!」章漢毅覺得有理,咬牙道「也只能是這個道理了!」說著,章漢毅右手一揮,大聲宣布道:「兄弟們,聽我號令,進攻…。」
    另一邊,李子因與傳令官王宇峰,帶著五十名士兵繞著小徑往五間廳走去。由於天色昏暗,加上路面因天冷結冰,這小徑極不好走,只是走到一半,已經有數人因跌倒而掛彩,但幸好有李子因這個急診醫師在,所以掛彩的弟兄們倒也沒有大礙。走了大約八個小時,從晚上走到清晨,如今天色微亮,視線好了許多。王宇峰指著前方一個肉眼可見的小亮點,說道:「李局長,你看看,那裏就是五間廳了。」李子因隱約聽到子彈滑過空氣的響聲,皺眉問道:「五間廳裡,有彈藥庫存嗎?否則張孝義等人怎麼可能撐到現在?」王宇峰說道:「有,五間廳是軍政高層來華清池遊玩時的住所,裡面有一個排的兵力駐防,所以有彈藥庫存,不過也不算多,張孝義應該快要彈盡援絕了。」
    李子因說道:「好,先不管他,一路走來都還沒有看見委員長的蹤跡,我們繼續向前趕路。」大約走了半小時,來到一處荒煙漫草處,此時路徑坡度陡然提升,王宇峰則發現一旁草叢處,有幾處明顯的血跡,急忙道:「李局長,你看看這個…!」李子因伸手摸了摸血液,尚未乾涸,顯見這是不久前才留下的。王宇峰道:「瞧這血跡的分佈,莫非委員長等人沒有走小徑,而是從這裡直接走進密林深處?」李子因哈哈笑道:「這是此地無銀三百兩,故意佈給我們看的,如果是張孝義在此,必不會犯下這種錯,我能肯定,委員長就在前面不遠處!王副官,你的信號彈可得準備好…。」王宇峰掏出一隻信號彈,笑道:「一直都在,等抓到委員長,就直接點燃信號彈,通知我家楊將軍。」李子因笑著,繼續往前趕路。
    五間廳外,駁火的槍響聲越來越少,因為張孝義的維安部隊人數急遽減少,且彈藥也漸漸告罄。章漢毅大聲吼道:「張孝義,你彈盡援絕了,走出來投降吧,我說過,絕不傷害你們!」張孝義也從二樓陽台大聲說道:「章漢毅,我們的確彈盡援絕了,但要我們投降卻是休想,委員長說,他已經準備好為國殉職,而你這狼心狗肺的傢伙,願你今天的行動,受盡天下人辱罵。」說完,只聽見兩三聲的手榴彈爆炸聲響起,將整棟五間廳的玻璃都震碎,濃煙從屋子內飄散而出。章漢毅一驚,說道:「這…,張孝義真的自殺了?委員長真的裡面嗎?這可大事不妙了了!」說著,便一馬當先,往屋子裡衝,楊湖塵想阻止都來不及。
    一群人進到屋內,只見玻璃、建築碎屑、木屑、杯盤等物亂成一地,最令人慘不忍睹的,是一地維安部隊的屍體,不過章漢毅的部隊損失也不小,只能說為了這場兵諫,雙方都付出沉重的代價。章漢毅一進屋,便慌張地說:「把張孝義與委員長的屍體找出來,快…!」就在所有進屋的士兵分頭找人,眼尖的楊湖塵卻發現,通往二樓的樓梯口,綁有一條肉眼幾乎無法看見的細線,一名士兵即將通過,楊湖塵大喊:「有手榴彈,臥倒。」話才說完,一震轟天巨響,伴隨一陣濃濃的煙硝味飄來,楊湖塵與章漢毅趴在地上,還來不及想怎麼回事時,屋子外竟響起了張孝義的笑聲:「今天,我張孝義就算死,也要多拉幾個來陪葬!」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