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85章 向李憶良告別

謎猴兄弟 | 2021-11-14 07:48:20 | 巴幣 0 | 人氣 17


    李子因驚訝地瞪大眼睛,一臉不可置信的模樣,李憶良則繼續說道:「一開始我也不信,但越想越覺得,藍牧師說的應該是真的,因為叔叔你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事,行為模式與觀念等等,都不像是這個年代的人…。藍牧師又說,時間逆向的手錶,上面會有倒數計時,只要時間一旦歸零,就會被系統退回到原本的年代…!」李子因心急如焚,想找到繼續留在這裡的方法,又問道:「藍牧師還有說甚麼嗎?」李憶良側頭想了想,說道:「他說,時間逆向式的手錶,時間只有十年…,所以我就自己推算,遇到你之前,你來這個年代多久我不確定,但認識你之後,少說也經過九年了,因此,我才會覺得,你的倒數時間即將到了…。」李憶良說完,表情有點哀傷,似乎開始不捨得李子因的離開。
    李子因著急地問道:「那藍牧師有沒有說,如何才能延長留在這裡的時間?」李憶良黯然道:「這個問題我也問過,但藍牧師只說了三個字-『不可能』。」李子因如同全身被淋了一桶冰水,癱坐在椅子上,半晌,才想起自己在這個年代只剩下幾天,竟然還不知道自己來此的目的是什麼?這說來十分不可思議…。如果說,來到這個年代十年,扣除被趙嘉馨調整後消失的五年,自己所做的事情好像不少,但都是一些對歷史洪流不痛不癢的小事,唯一一件改變歷史的事件,便是最近完成的『兵諫』,但這件事的起源,追根究底還是因為自己洩漏天機,只能說自己捅的婁子自己補,如此而已。李子因問道:「那藍牧師有說,這穿越…,要完成什麼任務嗎?」李憶良搖搖頭,李子因又問:「那你…知道我來這的目的嗎?」李憶良一副「你問我,我問誰」的表情,說道:「如果藍牧師都不知道,我怎麼可能知道?」李子因如同溺水者,抓住一塊浮木便不肯放,央求道:「好蛋頭,乖蛋頭,你要不要再仔細想想!畢竟,這支手錶當初是你給我的!」
    李憶良大吃一驚,說道:「我給你的?我什麼時候給你這支錶,我可不記得啊?」李子因遲疑了一下,正思考著要不要把所有的事情,告訴李憶良,而李憶良像是想到什麼,說道:「等等,如果不是我之前給的…,那你的意思是說,我之後才給你的,對吧?」李子因點頭說:「沒錯…!」李子因大約說了一下之後所發生的事,包含自己是被李憶良撫養長大之類。年輕的李憶良,表情似笑非笑的指著李子因道:「你的意思是說,你是我養大的?」李子因點了點頭,李憶良開玩笑道:「如此說來,你怎麼能讓我一直叫你叔叔呢?沒大沒小的臭小子…。」說著說著,李憶良眼淚如同泉水,湧了出來,哽咽道:「我還以為,你這一走,我就永遠見不到你了,如果以後還能見面,甚至,撫養你長大…,我很榮幸。只是…,那時候的你,應該不認識我吧!」李子因流著淚道:「當然不認識,那時候我只有一兩歲…!」李憶良點點頭說:「沒關係,不認識就不認識,只要我們還有機會見面就好,但是…,你回到那個年代後,應該就再也看不到我了吧!我記得你剛剛說的是,我死之後,才把手錶給你…。」李子因淚如雨下,拉著李憶良的手說:「對,一旦我回到現代,就…看不到你了。」說完,李子因對老院長的思念情緒爆發,如同小男孩般抱著李憶良痛哭流涕,說道:「我…,真的好想念你…。」。而李憶良如同一下子成熟了好幾歲,彷彿慈父般,輕拍著李子因的背,兩人久久不語。
    待李子因情緒回穩,李憶良才說道:「過幾天,藍牧師就會到西安,到時候,我們一起去見他,問問他手錶的事,如何?」李子因擦著眼淚,說道:「一定的,我們一同去找他…。」李憶良想了想,又問道:「紀姨知道…,你即將離開嗎?」李子因點頭說:「知道,但我沒跟她說,我們倆的關係,也就是說,她不知道,我就是你撫養長大的…。」李憶良問道:「你怎麼不跟她說,讓她知道日後還能見面,或許心中會比較好受的…。」李子因說:「但…,依我對小晴的了解,她如果知道日後還能見到我,必會終身不再改嫁,她還年輕,怎麼能這樣孤獨過上一輩子?」李憶良現在對這種男女之情還不是很懂,只是隱約覺得李子因所言有理,卻又好像過度擔心了。李子因握著李憶良的手說道:「在這個年代,我放不下的人有很多,例如你、虎頭、小桃子,例如我軍中那群兄弟…,但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小晴。然而,對於小晴的要求,我內心卻又是矛盾的!既希望她一輩子記得我,也希望她能快一點忘記我…。小蛋頭…或者該叫你老院長…,你能答應我,幫我照看她嗎?你們幾個,有空就時常來看看她,別讓她一個人孤單…。」李憶良點頭說道:「放心吧,我與虎頭、小桃子三人,會有很長一段時間待在西安,我打算找他們倆搬到附近住,有空就來陪陪紀姨…。」李子因安慰的說道:「那就好,我就放心多了。」
    1936年12月24日上午十點十分,江仁平被軟禁的新政大樓,原本空曠無人的會議室,如今竟塞滿人潮,連晚一點才來的李子因,竟然已經擠不進會議室,只能站在外面,透過門窗看著裡面的情況。沒多久,會議室裡面的一間小休息室,走出了幾個人,便是委員長江仁平、江夫人與其他幾個南京政府高層。記者們無不抓緊時機拍照,鎂光燈此起彼落,江仁平拿起麥克風,說道:「中國正在外求和平,內求統一之際,凡我中國有志之士,無不為國家發展,感到擔憂。如今的中國,正值存亡之秋。在此,茲將從今而後,中國百姓如何團結,為諸君說明之。」江仁平頓了一頓,繼續說道:「中國民族本是酷愛和平,國民政府的外交政策,向來主張對內求自存,對外求共存。近年來的對日外交,一秉此旨,向前努力,希望把過去各種亂態,統統納入外交的正軌,去謀求正當解決,這種苦心與事實,國內大都可共見。我常覺得,我們要應付國難,首先要認識自己國家的地位。我們是弱國,對自己國家力量要有忠實估計,國家為進行建設,絕對的需要和平,過去數年中,不惜委屈忍痛,對外保持和平,即是此理。正所謂:「和平未到根本絕望時期,決不放棄和平,犧牲未到最後關頭,決不輕言犧牲。」
    李子因小時候,讀過不少江仁平的文稿語錄,說實話,那時候看,根本沒有甚麼振奮人心的感覺,只覺得是八股文,讀來沒甚麼感覺,甚至無聊到想睡…。但如今,年歲已大,真實經歷過所謂外強入侵,才知道江仁平的這些字句,極為激勵人心…。李子因把視線往台下移動,只見聽講者無不認真、激動,有人緊握拳頭,有人甚至開始流淚。江仁平繼續說道:「總之,我等在此宣布,即日起,連共抗日,全中國沒有內部的敵人,只有對外唯一的敵人。今後,必以全力固守這個立場,我們希望和平,而不求苟安;準備應戰,而決不求戰。我們知道全國應戰以後之局勢,就只有犧牲到底,無絲毫僥倖求免之理。如果戰端一開,那就是地無分南北,年無分老幼,無論何人,皆有守土抗戰之責任,皆應抱定犧牲一切之決心…。」此話說完,在場所有人無不倍受激勵,全體皆起立鼓掌,氣氛熱烈,久久不能停息。
    當天下午一點,章漢毅、楊湖塵、江春泰與李子因,四人再度聚首吃飯喝酒,慶祝著西安兵諫終於落幕,章漢毅等人雖然身為綁架人的一方,但心理壓力之大,不小於被綁架的江仁平一方…,而之後的史學家,也將此一事件,統稱為「西安事變」。
    章漢毅笑著說道:「來,乾一杯。這一杯,慶祝我們終於完成計畫…!」其他三人笑著陪同章漢毅喝了一杯。章漢毅臉頰微紅,又倒了一杯酒,說道:「這一杯,敬東北的鄉親父老,我們…即將進軍東北,趕走日本人。」三人一陣歡呼,興高采烈地喝下這杯酒。章漢毅隨即又倒了杯酒,說道:「這一杯,敬我們兄弟四人,從此以後,或許不再見面,但兄弟之情永存…。」其他三人突然愣住,對李子因而言的確如此,但江春泰與楊湖塵卻一陣愕然,江春泰問道:「漢毅,你為何會說這話?」章漢毅又自斟自飲了一杯酒,才說道:「我決定送委員長去南京…。」江春泰與楊湖塵一愣,還沒有反應過來這代表甚麼意思時,李子因說道:「你明知道,這一去南京,就沒機會回來,這…又是何必呢?」江春泰與楊湖塵終於回過神來,也異口同聲地阻止…。章漢毅揮揮手道:「這一次兵諫,我們固然達到目的了,但中央政府是不可能就此罷休的。如果連綁架最高首長這種罪都不辦,這個國家最後豈不是沒法紀可言…!」章漢毅又喝了杯酒,才說道:「我既然身為東北軍的最高指揮官,希望我這一去,能換得中央政府不再追查其他人的罪刑,讓我,承擔一切後果。」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