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95章 拜訪藍保羅

謎猴兄弟 | 2021-11-19 07:27:28 | 巴幣 0 | 人氣 32


    1936年12月28日上午十點三十六分,李子因與木忠祥來到西安同濟醫院籌備處,李憶良早就在一旁等待。安置好了木忠祥之後,李子因與李憶良一同走向藍保羅牧師的辦公室。走沒有幾步,李憶良就納悶道:「奇怪,我好像覺得,這一段路,我們不是第一次走了…。但是,這可是你第一次拜訪藍牧師啊!?」,李子因還沒回應李憶良的話,辦公室內的藍保羅,便抬頭看見李子因,忙著站起身,用嫻熟的中文,與之握手寒暄道:「李局長,歡迎光臨。聽憶良說,你今天是來拜訪我,是為了手錶的事?」藍保羅招呼李子因坐下,而李憶良也因為還有其他事情,便先告退了。李子因有點不好意思,說道:「平時沒有機會來拜訪,今天第一次見面,就要麻煩藍牧師,真是過意不去。」藍保羅笑道:「沒關係,沒關係。其實,已經有人跟我說,你會在12月26日會來找我!」李子因心中一驚,12月26日正是自己被系統退出的日期啊,李子因昨夜已經盤算一整個晚上,終於想到了方法,也知道自己為何會被系統退出。但是,怎麼會有人知道?到底是誰,這麼神通廣大…。
    李子因還陷入震驚當中,藍保羅便把一隻手錶裝在盒子中,推到李子因面前,說道:「這隻手錶,你收下吧!」李子因嚇了一跳,問道:「藍牧師,你這是…?」李子因訝異,自己都還沒開口,藍保羅竟然就知道自己今天來的目的!藍保羅笑道:「李局長,聖經中有一句話,叫做『萬事互相效力』,你可有聽過?」李子因小時候也是被李憶良逼著看過聖經,所以這句話當然聽過,接口道:「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藍保羅讚許的點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我們基督徒認為, 上帝已經巧妙的安排了一切,你或許一開始不知道祂的旨意是什麼,但只要時間一久,你終究會明白,所有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有依有據的!」李子因好像有點明白了,說道:「你的意思是說,冥冥之中,自有安排…?」藍保羅哈哈笑著,說道:「沒錯,用中國話來理解,的確如此。這支手錶我已經守護一輩子了,最終,也只是等你來使用它!」李子因拿起裝在盒子中的手錶,上面的日期是1927年1月1日,除了日期不同外,外觀與自己手上的手錶對照,可說是一模一樣,或許唯一的差別,就是李子因手上戴的這支錶,經過歲月洗禮,已經顯得老舊了。
    李子因收下手錶後,感激地望向藍保羅,並好奇的問道:「藍牧師,你既然知道這支手錶的作用,難道你就沒有興趣,想親自使用看看…。」藍保羅再度哈哈大笑,說道:「你怎麼知道,我有沒有戴過呢?」藍保羅這句話,回答的極是模糊,既沒有承認戴過,但也沒否認。李子因心中就當作藍保羅曾經使用過手錶,於是想提出一些『手錶使用上』的問題,但又擔心藍保羅回答不出來,只好挑一個李子因認為比較無關緊要的問題,問道:「藍牧師,為何我來到這個年代,看到的時空管理者,是穿西裝的無臉男子。但李…我另一位朋友看到的,卻是穿著日本軍裝?」藍保羅說道:「你叫它為時空管理者,其實只是對一半,它不是個生命體,而是一個規則,一個你穿越時空後,必須遵守的規則…,簡單來說,如果在斜坡上,一個球體必定會往下滾,這就是規則。歷史就是那顆球,至於發展趨勢,就是斜坡的方向…。」李子因似懂非懂,說道:「所以,這個規則只有我自己能看到,它的裝扮,則反映了我自己內心的恐懼與不安?」藍保羅豎起一根大拇指,示意李子因的話完全正確。
    李子因則又繼續問道:「如果,我偏偏要抵抗這個引力,硬是要把球往上推,會怎樣?」藍保羅轉身去倒了兩杯咖啡,一杯遞給李子因,然後回答道:「系統先是會混亂,最後會不平衡。但系統不平衡的後果會如何?沒人知道。」李子因對藍保羅的回答,信心大增,便又繼續問道:「藍牧師,我到今天為止,才比較清楚我來這裡的目的,或許,就是阻止我那個年代的一樁火車爆炸案發生,但是我遇到的問題,如果要從源頭解決,卻又已經錯過時間…。所以,我在構思一個計劃,有沒有可能,我利用您今天給我的這支手錶,在次穿越…。」藍保羅一驚,說道:「這…,原則上可行,但是,過程會非常危險?」李子因不解,問道:「危險?」藍保羅點頭說道:「你從你那個年代,穿越來到1936年,我姑且稱之為第一次穿越。第一次穿越幾乎可以說幾乎沒有危險,那怕你在這個年代被殺或自殺,頂多退回原來的世界而已!最嚴重的就是被系統規則抹殺…,就是你說的無臉男子。如果被系統抹殺,那麼你所有曾經存在過這個年代的痕跡,就會完全被抹除…。不過,那也沒什麼,頂多重新穿越,再來一次。但是,第二次穿越,就不是這麼簡單了…。」
    藍保羅皺眉繼續說道:「第二次穿越,一樣有系統規則,一旦你在第二次穿越,被系統抹殺了,你的靈魂將回不到第一次穿越的身體之中…。相信你也見證過系統規則的能力,你想用普通的方法對抗它,幾乎是不可能的…。」李子因聽的冷汗直流,但還是硬著頭皮問道:「靈魂回不到第一次穿越的身體,那又會如何?」藍保羅語氣沉重的說道:「輪迴…,無限的輪迴!更專業一點的說法,叫做『穿越迴圈』。」說著,藍保羅取出了一張紙,並拿筆在紙上畫了一個圓圈,說道:「假設,我們兩個在這個時間點說話,你拿了這支編號二號的手錶,進行二次穿越。我們先假設,你失敗了、被系統抹殺了。那現在的這個你,就會徹底消失!但是,原本的手錶,也就是你手上戴的編號一號的手錶,還是會繼續傳承,另一個你也會繼續成長,等到你拿到現在這支編號一號手錶,進行一次穿越,然後再遇到我…!」
    李子因似乎聽明白了甚麼,雙手顫抖地捧著咖啡喝了一口,故作優雅,但心中的恐懼,卻讓李子因說話時,聲音忍不住顫抖,道:「藍…牧師,有沒有辦法…,有沒有辦法得知,自己是否陷入『穿越迴圈』?」藍保羅輕嘆了一聲,說道:「這是個難題…,該怎麼說呢?首先,每一次穿越,都會創造出一個平行世界,這個世界的所有人,當然不會有另一個平行世界的記憶,所以,都會覺得自己是第一次經歷某些事物?但實際上呢,就像我剛剛畫的那個圓圈圈,你或許經歷過許多次了,但你會完全不自知…!」藍保羅喝了一口咖啡,繼續說道:「但是,還是有一些簡單的方式,可以得知自己是否陷入『穿越迴圈』!例如,你應該是穿越後,才會遇到無臉人,但如果你已經陷入『穿越迴圈』,甚至有可能還沒穿越前,就會覺得自己已經看過無臉人!」李子因心中一驚,手中咖啡差一點就掉在地上了,顫聲問道:「藍牧師,實際上,我是四月二日生日的當天,才收到手錶,但這之前,我就一直夢見無臉男子與火車爆炸,這樣…算嗎?」藍保羅眉頭深鎖,點頭說道:「這樣說來,的確很有可能…。畢竟,以科學的角度來說,你有見過的事物,出現在夢中,比較合乎邏輯!當然,歷史上也不是沒有『預言之夢』的前例,所以,我只能說,很難直接判斷你是否陷入『穿越迴圈』!」藍保羅說完,看著李子因,那眼神似乎再問:「這麼危險,你還要去嗎?」
    聽到這裡,李子因有些膽怯,懷疑自己是否還要繼續執行『二次穿越』。畢竟,如果自己已經陷入穿越迴圈當中,就很有可能,自己不知與紀晴要道別幾次?趙嘉馨不知要在火車爆炸中死去幾次?歐志揚不知要面臨幾次喪妻之痛?這個年代的亂世兒女,不知要面臨幾次的生離死別?但如果不執行『二次穿越』呢?火車爆炸中死亡的那些人,是否就任憑他們犧牲呢…?「唉!」嘆了一口氣,李子因在心中告訴自己:「或許這就是我的宿命,連牧師都不知道我是否已經陷入迴圈,我自己是在怕甚麼?就算陷入迴圈,我也得救回嘉馨…!小晴在這個年代,我無法帶她離開,這是我心中的遺憾。如果連我唯一有機會拯救的嘉馨,我都不願嘗試,我怎麼面對黑仔?怎麼面對我自己?」打定主意的李子因,精神稍振,對著藍保羅說道:「藍牧師,我覺得有些事我必須去完成,否則,我無法面對自己的下半輩子。所以,我決定要進行第二次穿越!但是,我如果把這支編號二號的手錶用掉,那我手上這支編號一號的手錶,到時候會如何傳承到我的手中?」藍保羅笑著問道:「你認為,這種手錶,全世界有幾支?」李子因愣了一愣,回答道:「我猜,應該很稀有吧。」藍保羅點點頭,又繼續問道:「沒錯,這個世界只有一支逆向的手錶。但是,在你眼前,有幾支手錶?」李子因似有所思,回答道:「藍牧師,你的意思是說,這手錶只有一支,但也可以說是無限多支!」
    藍保羅讚賞的拍手,說道:「正是,每個世界只有一支逆向手錶,但是,每穿越一次,就會創造出一個平行世界,而每一個平行世界,都有一支逆向手錶…。」李子因終於了解,這支手錶到時候如何回到自己手中,既然這個問題已經明瞭,李子因在心中暗暗發誓:「之前,有沒有陷入迴圈,我不知道。但這一次,我一定要成功!」李子因又向藍保羅要了一些東西,例如安眠藥之類的藥品,藍保羅囑咐李憶量備妥。告別藍保羅之後,李子因才驅車回到住處中。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