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90章 犯罪集團的內幕

謎猴兄弟 | 2021-11-16 18:40:26 | 巴幣 0 | 人氣 62


    2001年4月26日下午四點二十分,宋雪凝檢視了一次李子因的生理數據後,滿意地說道:「復原的不錯,如果沒問題,明天就可以出院了。」李子因對著宋雪凝道:「多謝你了,宋醫師…。」宋雪凝笑了笑,便走出病房。隔沒多久,又是歐志揚走了進來,對著李子因說道:「好一點了嗎?」李子因說道:「這句話,是我要問你吧!我覺得,你受傷比我重!」歐志揚無奈地苦笑,坐到李子因的床頭邊,說道:「上次,我的手下把爆炸起點畫給我,你說,這個老先生你有印象…。」李子因點點頭,說道:「他應該就是周顯揚吧,原本他要起身,被我不小心撞倒了,那時,他身邊有個大型的行李箱,而這個座位,就是你們所畫出來的爆破起點!」歐志揚又拿出一張照片,遞給李子因,說道:「這次爆炸的行李箱也找到了,引爆的雷管,與之前的爆炸案一樣,都是出自同一人之手!」另外,歐志揚又拿出一份報紙,說道:「另外,犯罪集團通過媒體聲明,要總統江勝雄開記者會,承認自己所領導的政府無能,然後下台…。!」
    李子因問道:「你之前說過,有個神秘人打電話給你,把犯罪集團要對付周顯揚的線索透露給你…?」歐志揚點點頭,說道:「他說他不知道爆炸的時間跟地點,只知道跟這個周顯揚有關…。」李子因彷彿自言自語一般,分析著案情道:「現在,這個犯罪集團或許內部有兩股勢力,第一股勢力,或許是以炸彈客為首,即便不是,也應該可以指揮炸彈客,繼續犯案…。第二股勢力,應該就是這個神秘人,而這個神秘人,或許就是上次與我們倆文鬥與武鬥的那個人,你還記得嗎?那一次,他差一點死在槍下,或許,就是他們自己人開槍的…。」歐志揚說道:「沒錯,他們甚至還在嘉馨所搭乘的公車上安裝假炸彈…。」說到趙嘉馨,歐志揚又是一陣傷感。李子因繼續說道:「兇手要知道你喜歡的人是嘉馨,這個不難調查,以此來要脅你,很容易想像…。但是,為什麼他會綁架宋雪凝?」歐志揚淡淡地說道:「可能,他們覺得宋醫師是你女朋友吧…。」聽到這句話,李子因像是全身電流流竄而過,整個人驚坐而起,說了一些歐志揚聽不懂的話:「以為宋雪凝是我女友?身手很好,與你不相上下!基金會的負責人是范氏芳…!我想,我知道那個神秘人是誰了?」歐志揚神情一緊,問道:「是誰?」
    突然間,歐志揚的手機一響,又是神秘人打來的,歐志揚看著李子因,說道:「神秘人…!」李子因冷笑了一聲,說道:「范文雄…!」歐志揚一愣,突然明白了李子因剛剛所說的內容,於是接起電話,說道:「范文雄,找我甚麼事?」電話那頭,彷彿聽到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竟沉默了好一陣子,才開口說道:「你…知道我是誰?是李醫師告訴你的嗎?」歐志揚也沒有否認,說道:「沒錯,他就在我旁邊。」范文雄說道:「如果他也在,那就省事了。你們身邊還有其他人嗎?」歐志揚說道:「沒有,就我跟李醫師兩人。」范文雄說:「好,如果沒有其他人,你開擴音吧,我有事找你們倆討論。」歐志揚向李子因使了個眼色,並把手機開擴音,放在病床上,然後說道:「有甚麼事說吧!我們在聽…。」
    范文雄語氣帶有點歉意地說:「我知道,那個叫嘉馨的女孩死了,我先向你們倆致哀…。」歐志揚眼眶泛紅,不屑道:「你不會是打電話來,笑話我們的吧。」范文雄否認道:「不,我是真心致哀的…。還記得我之前說過的話嗎?我想找你們尋求合作,所以,我原本的算盤是,先給你們火車爆炸的線索,等你們確認為真,展現我的誠意,才來談合作,只是,沒想到卻是這樣的結果…。」李子因說道:「你是想救你妹妹吧!」范文雄略為吃驚,說道:「你猜得出來也不奇怪,沒錯,我妹妹被警方帶走,而我,也被組織追殺…。我死不足惜,但是,我妹妹卻是無辜的!」李子因說道:「我們見個面,當面聊…,你可願意?」范文雄似乎是陷入了一陣思考,隨後便答應。歐志揚卻冷冷的對著范文雄說道:「你不怕,我部屬人員去抓你?」范文雄笑道:「會不會被抓,我倒是不在乎,因為我現在只想救出妹妹。至於你們,抓不抓我應該也無所謂,因為你們真正要抓的,是害死趙嘉馨的兇手吧!」說到害死的趙嘉馨的兇手,歐志揚怒目圓睜,眼睛幾乎噴出火來。
    一間簡陋的飲料店,環境衛生不怎麼好,飲料也不好喝,平常時候是幾乎沒人光顧的,但今天,卻迎來三位客人…。只是,那三個人好像只顧著說話,手上的飲料卻一動也沒動。
    范文雄剛坐了下來,便對李子因與歐志揚說道:「兩位,為了展現誠意,讓你們先問問題,我知無不言。等你們滿意了,我再來提要求!」歐志揚點頭,開門見山的問道:「這幾件爆炸案,都是你主導的嗎?」范文雄搖頭說道:「前兩件的確是,但火車爆炸案不是,否則,我就不會透露線索給你了。」范文雄繼續說道:「楊晉新將軍案,我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楊晉新,其他的死傷人員,我已經能避免,就避免了…。」歐志揚冷笑道:「真的好仁慈!」范文雄裝作沒聽到,繼續說:「曾賜強的爆炸案,前半段也是我部下的局!」李子因問道:「你說的前半段,是指他被割掉的一顆腎?」范文雄傲然道:「沒錯,我透過他身邊的兄弟,長期給他下藥,讓他腎衰竭,隨後安排他出國換腎,如你們所見,一顆是真的腎,另一顆,就是炸彈了。」李子因說道:「對於曾賜強,你們的手段似乎殘忍了一點。」范文雄不屑道:「殘忍?如果你知道他幹了那些壞事,就不會覺得我殘忍了。販賣毒品、逼良為娼這種事我就不說了,光是在他手上,被他摧殘過女人,至少就有十幾個,其中,更有幾個未成年少女,是直接死於他的虐待之下,我把曾賜強炸死,卻沒有波及警務人員,你們…還會覺得我殘忍嗎?」
    歐志揚「哼」了一聲沒有說話,李子因則說道:「喔,照你這麼仁慈的犯罪手法,這起火車爆炸案,真不是你主導的了?」范文雄點頭說道:「盜亦有道,我只針對組織給我的任務目標,其他無辜之人,我是能避則避…。」李子因又問道:「照你所說,這次的火車爆炸案又是誰指使的?」范文雄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是我們組織中的二當家,沈俊昇。」李子因在腦中搜尋了一下這個人的名子,發現自己並不認識,又問道:「那你們組織的大當家是誰?」范文雄略做思索後,說道:「你也見過,他叫木忠祥。」李子因一凜,心中略感驚訝,這個木忠祥,跟楊湖塵的兒子木忠祥,是同一個人嗎?但楊湖塵的兒子,日後不應該認祖歸宗,改回楊姓,叫楊忠祥嗎?李子因喝了一口難喝的飲料,掩飾了內心的驚訝,又問道:「你上次跟我們說,你被組織追殺,你妹妹被陷害…。可以詳細的說明一下情況嗎?」
    范文雄點了點頭,說道:「要說組織之前,先容我介紹一下我自己。我跟我妹,小時候住在緬甸,是緬甸的華僑,但是生活並不富裕,嚴格來說,應該是經濟拮据。那時,木忠祥爺爺在緬甸經商,生意似乎做很大,因緣際會認識他後,他對我們兄妹很好,時常資助我們兄妹…!在我長大後,為了感謝木爺爺,便加入他的組織,這才發現,這個組織是個犯罪集團…。即便如此,為了感謝木爺爺對我們的恩情,我依然盡我所能地回饋組織,但容我在重述一次,加入組織的只有我,我妹妹只知道我跟著木爺爺辦事,卻不知道我們在做甚麼?楊晉新爆炸案發生後,我們…。」歐志揚打斷范文雄問道:「抱歉,打斷你說話。但我有一個問題,就是,為甚麼會挑這三個人下手?」范文雄搖頭說:「這個我就不清楚,我只知道,這三個人很久之前,就跟木爺爺結仇,但是什麼仇,我就不清楚了?」李子因也問道:「難道,木忠祥沒有告訴過你…?」范文雄搖搖頭說:「沒有,木爺爺好像不太願意提起這件事。然而二當家沈俊昇是知道所有實情的,因為他與木爺爺從年輕時便相識,而且兩人是過命交情,對這三人展開復仇的計畫,便是沈俊昇提出的,並掛名總策畫…!」
    李子因點頭說:「好吧,你繼續說。」范文雄繼續說道:「楊晉新爆炸案後,沈俊昇就曾經跟我說過,他最後的目標是向政府施壓,所以希望我動靜搞大一點。後來,我綁架宋醫師,找你們倆個去玩文鬥與武鬥的遊戲時…!」李子因疑問道:「抱歉,這次換我打斷你…。我想問的是,那一次為甚麼拖我下水?我記得,應該沒有得罪你吧!」范文雄笑著說道:「你沒有得罪過我,相反的,我還很欣賞你跟歐警官…。實際上,我不時幻想著,如果有一個對手,腦力如同李醫師一般聰明,身手如同歐警官一般不凡,我是否還能保持不敗…!」李子因與歐志揚兩人對看一眼,只覺得這個范文雄,也太自戀了一點。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